763鸿门之宴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5:08:03 字数:3118 阅读进度:763/1780

梁健接起了电话,说:“你不是喝喜酒么,怎么给我打电话了”

冯丰在电话那头,呵呵笑了几声,笑声有点干涩。:efefd梁健听出了些不对劲,正想问怎么回事,却听冯丰说:“她说,想请你吃个饭。”

梁健一愣,他自然知道冯丰的她指的是谁,但梁健不明白,这小宇请他吃饭做什么他和她之间唯一的交情不过是基于冯丰吃过几次饭而已。

梁健没马上答应,而是问:“有什么事吗”

冯丰忽然压低了声音,说:“好像是那个曹永明想请你吃饭,我估计是为了整改的事情。梁健,这件事情,你自己决定,千万别顾及我。上次我已经坑了你一回了,这一次我一定不能再坑你了”

梁健听后,说:“好的。我想想,回头再告诉你。”

挂了电话后,项瑾见他脸色不是很好,便问:“怎么了”

梁健想了一下,说:“冯丰,有人托他请我吃饭”项瑾看了他一眼,问:“是不是那个托他的人,你不想见”

梁健点头,说:“是为了整改的事情。我不想去,但如果不去,冯丰在他前女友面前肯定就丢了面子,他心里肯定不好受。”

项瑾沉默了一会,忽然看着他,笑道:“我有一个办法,你要不要听听看”

梁健好奇地问:“什么办法”

项瑾说:“我听说高厅长是个很讲原则的人,你何不邀请他一起去呢整改的事情,他是主要负责人,他去最合适不过。”

梁健看着项瑾,心里很是惊讶,他笑道:“没想到,你还挺坏的,这不是我又把高厅长给坑了吗”

项瑾眨了眨眼,调皮道:“我想他肯定不会怪你的”

梁健点了点她的鼻子,然后拿出手机给高成汉打电话。听了梁健说的之后,高成汉同意和他一起去。梁健又回了冯丰,对于梁健能应下,冯丰感激的同时,又说了很多抱歉的话。梁健只说了一句:你以后还是离那个女人远点为妙,否则迟早被她带到坑里去

冯丰连着说了好几个是字。

曹永明似乎很急,饭局就定在了这一天的晚上。地点是宁州的一座七星级酒店。去那里赴宴之前,梁健和高成汉一起去了一趟医院,看了周云龙。

周云龙躺在病床上,整个人瘦的只剩下了骨头,身上插满了管子,依然昏迷不醒。他的家人,守在病床边,也都形容憔悴。听护士说,他们这么多天来,一步都没离开过。梁健听着心里难受,周云龙同志年纪并不是很大,四十多岁,能做到水利厅厅长的位置,在政治上,可以说是前途大好。若是运气好,在退休前,再上两个台阶也是很有可能的。可就是这样一个人,此刻却躺在这里,生死难料。

梁健与高成汉劝了几句他的家人,又祝福了医院方面几句后,离开了。在去酒店的路上,高成汉与梁健说:“你说,人生的意义在于哪里”

梁健想了一下,说:“我一直很喜欢将进酒里的两句话。”

高成汉接话:“哪两句”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梁健回答。说完,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喜欢它所表达的对待人生的那种豪迈态度。我喜欢这种豪迈。”

高成汉听后,轻叹了一声,说:“是啊,人生短暂而又无常,得意尽欢,确实应该如此不过,我们身在这个环境之中,想要尽欢,却是很难。这一生,能谨慎着平安度完,就很满足了。”

梁健沉默了下来,他知道高成汉话中的平安二字因何而来。他心里不由沉重了一些。周云龙的事情到现在也没什么眉目,按理这不太正常,除非是有人正给凶手捂着。而,只要凶手一天不找到,整改的事情,一天不结束,梁健和周云龙,甚至那些支持治水整改的人,包括张省长,都会一直处在危险之中。

车子到了酒店,还没下车,梁健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等着的冯丰。冯丰身边还站着三个人。两个男的,一个女的。女的梁健认识,自然就是冯丰的那个前女友小宇。和当初见她时不同,现在的她,浑身珠光宝气,显得老成了许多。自然,梁健也是更加不喜欢。

车子刚停下,冯丰上来拉开了车门。梁健第一个下车,刚下车,冯丰的前女友就端着她那张脂粉味很重的脸迎了过来,挤着冯丰,就拉起了梁健的手,笑道:“梁哥,咱们可是好久没见了吧”

她的热情,让梁建有些吃不消。寒暄了一句后,忙躲开了几步。高成汉也下了车。曹永明和他儿子都上来和梁健高成汉一一握手后,六个人一起往酒店里走去。

到了里面,刚坐下,曹永明便说:“今天我还约了两个美女过来,应该快到了,我们等等再开始怎么样”

梁健看了一眼冯丰,意思是什么情况,搞得这么夸张。冯丰悄悄做了一个无奈地表情。梁健心中郁闷,却也无处发泄,只好忍着。倒是高成汉,不动声色。

过了大约十分钟之后,包厢的门被推开,一红一白的两个身影走了进来。

“不好意思,路上堵,我们迟到了”如黄鹂一般动听的声音,让梁健忍不住就将目光落到了那两人身上。

一人很眼熟,不是那江中电视台的年轻女主播赫敏吗至于另外一人,倒是很眼生,不过,论姿色,与赫敏却是有得一拼。特别是,她身上有一种清纯的气质,像是入世未深的小姑娘一般,令人心动。这种感觉,似曾相识。梁健忽然就想到了菁菁,当初,第一眼给梁健的感觉,也是这样的清纯动人。可是,最后呢想起前车之鉴,梁健不由得就警惕了起来,再看向这个女孩子的时候,就没了最开始的那种感觉。

至于高成汉,淡淡的看了两人一眼,礼貌性地招呼过后,便没再看他们。曹永明介绍了一下两位美女,赫敏自然大家都熟悉,而另外一位陌生美女,是赫敏的师妹,如今还是大三的学生,叫尹月。

又是学生。梁健对女大学生已经产生了一种井绳效应。在安排座位的时候,曹永明特地让尹月坐到了高成汉和梁健中间,而赫敏坐在了高成汉的另一边。

尹月坐下后,脸颊微红,臻首微垂,目光盯着自己放在膝盖上的指尖上,并不斜视。那模样,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清纯大学生。

梁健对美好,总是会有一种欣赏的冲动。但他却不得不提醒自己,千万别多看了,否则让那曹永明以为错了,到时候又多生出许多枝节来。所以,从尹月坐下后,梁健就可以说是一直处于一种目不斜视的状态。

曹永明说了几句开场词后,所有人一起举杯,喝了一口。梁健刚放下杯子,曹永明就点到了他,说:“梁主席,今天好像不太放得开么是不是因为我这个东道主没服务周到”曹永明说着,不等梁健答话,目光就移到了尹月身上,说:“尹月,今天梁主席我可是交给你了,你一定要把我们梁主席伺候好”

尹月像是嗯了一声,又像是没有。只是垂落的青丝间,露出的白嫩脸颊上,忽然染上了一抹红,分外娇艳。

梁健觉得有些尴尬,微端了酒杯,对曹永明说:“曹董客气了。尹月还是个学生呢,就别勉强她了。来,曹董,我先敬你一杯”

说罢,梁健举杯,一饮而尽。曹永明顿时显得十分开心,等梁健放下杯子,忙又让尹月给他满上。尹月低着头,都不敢拿眼睛去看梁健,瓷一般的手臂,趁着那红色的桌布,在灯光下,仿佛透明一般,发出令人炫目的光泽。

梁健虽然不是什么滥情之人,但也从来不敢以柳下惠自居。何况,对于美的事物,任何人都会喜欢。梁健的目光不受控制地落在那两截玉臂之上,被那莹润的光泽晃得有些失神。另一边,曹永明不动声色地将这些看在眼里,嘴角的笑,高深莫测。

失神只是一瞬间,梁健很快就拉回了心思,礼貌地对尹月笑笑。这时,赫敏那动听的声音忽然响起,说:“听说梁主席不仅长得帅,年轻有为,还特别的怜香惜玉,今天,我可算是见识到了呢来,梁主席,我敬你一杯。”

梁健看了一眼赫敏的杯子,大号高脚杯中,半杯的红酒,而他面前的高脚杯中,却几乎是满的。梁健皱了下眉头,刚才这尹月给自己倒的这么满,自己怎么没发现。

来不及多想,梁健只好拿起杯子,客气了几句后,仰头饮下。刚放下杯子,尹月又要给他倒酒。梁健忙拿手挡住,不小心,指尖碰到了她的手腕,滑腻,微冷。梁健说:“我自己来就行了”说着,便要从她手里接过醒酒器。结果,尹月却是躲开了。而这时,曹永明又说话了:“梁主席,倒酒这种事本来就该让女人来做的嘛,这样,这个酒才有味道嘛”梁健只好不再坚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