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3百万筹码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5:18:48 字数:3318 阅读进度:773/1780

项瑾十分识趣的出去了。房间里,就留下了高成汉,张强,还有梁健三个人。梁健有些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今天干部下河活动的情况,等张强和高成汉一坐下,就开口问到:“今天活动怎么样”

张强看了高成汉一眼,高成汉回答:“取消了。”

梁健愣住,问:“为什么”

不等高成汉回答,张强就说:“你现在主要任务是好好养伤,其余的,等伤好了,再说。”张强的不直接回答,让梁建心里生出了些忐忑。他沉默了一下,问:“是不是跟我有关系”

张强没说话,高成汉说:“其实不光是你,还有我。只不过,你的问题要严重一些。”看到梁建眼中迷惑的目光,高成汉问他:“你还记得那个永成钢业的董事长曹永明吗”

梁健点头,曹永明这个老狐狸,他怎么可能忘记。高成汉接着说道:“那次吃饭,我们都被拍了照片。”

梁健惊呼:“怎么可能那天的照片不是已经删了吗再说了,就算拍了照片,应该也没什么大关系吧。”

高成汉笑了一下,说:“如果只是那几张照片是没问题的,关键是”高成汉没再说下去,而是问梁健:“你后来又跟他去喝茶了”

梁健想起那次可以算是被胁迫而去的茶会,想起了几个小时的卫生麻将。至今,那一个筹码好像还放在他书房里的书架上。

面前的不是什么外人,梁健也不需要撒谎,何况,他自认清白,无需掩藏,于是点头承认。

高成汉又问:“那你是不是收了他们什么东西”问这句话的时候,高成汉脸色有些严峻。

梁健意识到事情可能有些严重了,但他并没有收东西,于是摇头说:“没有。”

张强忽然插嘴:“你仔细想想。”

梁健不用想,直接说:“真的没有。我发誓。”

张强说:“现在外面有传言,说你收了一个价值一百万的筹码,这个筹码,在澳门任何一家赌都可以兑现。而且,在喜来登18楼,也可以按照一定比率兑换。”

梁健如雷击中,傻在了那里。他确实拿了一个筹码,可他哪里知道这是个价值一百万的筹码。这可是一个大坑,专门挖好了等他跳的天坑。而梁健,尽管保持了十分警惕,却还是乖乖地自己跳了进去。他可是记得,那天是他自己选的那枚筹码,至于为什么选那一个,是因为那个筹码上的数字最小100,可他哪里能想到,这100是一百万哪

梁健整个人都怔在了那里,好久都回不过神。回过神来后,他也没想着要隐瞒,这种事,瞒也瞒不了。他直接跟张省长坦白道:“那次茶会结束的时候,我确实拿了一个筹码,但我不知道这个筹码是能兑换现金,而且是一百万。我记得我离开喜来登的时候,还特意问了那里的前台员工,他们告诉我说是不能兑换的,我才敢收的。”

张强看着他,叹了一声,说:“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但,这件事,外面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省纪委已经决定立案调查,鉴于你现在是伤员,所以暂时不对你进行调查,不过,曹永明那几个人当中,今天一早就有人来自首了。”

梁健明白,那不过是一只替罪羊,当时就已经准备好牺牲的替罪羊。而且一百万的贿赂,只要有人替他活动活动,并不会关太久。梁健到此刻,才终于明白,从那天梁健和高成汉答应赴宴开始,就已经有一个极大的坑挖好,等着梁健跳了。

高成汉说:“最多明天,纪委那边应该也会找我谈话。你趁着这两天,他们暂时不会来找你,好好想想,这件事要怎么应付。”

梁健点头。他们没有再多说什么,坐了一会就离开了。他们刚走没多久,梁健的父亲梁东方忽然走进来,欲言又止的模样,在他床尾,来来回回走着。梁健因为心里装着事,一下子也没注意。等到发现时,梁东方已经欲言又止了好几次。

梁健看着父亲,问:“爸,你怎么了”

梁东方有点不敢看他,眼神闪烁。梁健联想到刚才的事,心想,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当即就有些担心,连忙问:“爸,是出什么事了吗”

梁东方慌忙摆手。

“那到底是怎么了”梁健问。

梁东方这才犹犹豫豫地说出口:“你父母来了。现在在门外。我担心你有情绪,没让他们直接进来。你看,要不要让他们进来”

梁东方说这句话时,看着他的眼光中,带着些复杂不明的情绪。梁健看到了,却没心情去读。此刻的脑海里,无由来生出许多烦躁的情绪。亲生父母的突袭,让他措手不及。他不是没想过,见面的场景。自从知道自己身世到现在,他无数次会在脑海中脑补各种各样见面的场景,甚至,他想到过老死不想见,可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场合。

梁健失神,梁东方喊了一声,将他拉了回来,梁东方叹声说:“他们终归是你的亲生父母,听到你出事了,立马就从北京赶了回来,见一面吧。他们也老了,这么多年也不容易。”

梁健知道梁东方说的有道理,他有很多话想用来反驳梁东方,却都没有说出口。

病房门被推开了,在梁健还没准备好的时候。但这个事,似乎永远没有准备好的时候,起码此刻没有。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女人。看着年纪,大约在四五十左右。保养得很好,看得出来,应该是养尊处优的,身上的气质也很好。女人后面是一个男人,很高,肩膀也很宽。男人的目光越过女人的头顶,直接落到了病床上躺着的梁健身上。他的目光,很锐利,这种锐利,并不是咄咄逼人的那种锋芒毕露,而是有一种穿透的力量,仿佛能看到人的心里去。

梁东方的身形,是瘦削的,虽然不矮,却也不是很高,很普通的农民形象。从小梁健一直不明白,为何父母都不是高个子,怎么他就那么高。此刻,看到这个男人,多年以来,一直归结为基因突变的问题,终于得到了解答。

梁健能肯定,这个男人,就是他的父亲。但是,他不想承认。这种抗拒,来源于一种命运弄人的滑稽感。当年想送人就送人,现在想认就认,他算什么

梁健没有问出口。尽管心中已经海啸一般,但脸上却平静无比。或许,梁健只是不想在这两个人面前失态,他的自尊,在这样提醒着他。

女人一进来,便快步走到了梁健的床边,伸手想去摸梁健的脸,却被梁健躲开了。女人的手僵在半空,几秒后,女人讪讪一笑,收回了手。

梁东方与两人打了声招呼,然后走了出去。病房留给了梁健和他的亲生父母。男人站在女人的身旁,看着梁健,带着一种莫名的郑重,自我介绍:“梁健,你好。我是唐国和,你的亲生父亲,她是李园丽,你的亲生母亲。”

他的介绍,好似疏离,又好似紧张。梁健不想去分辨,到底是因为疏离,还是因为紧张,他冷冷地回答:“不好意思,我的父亲和母亲都至于一个。”

唐国和也不恼,只是说:“你的身体里流着我唐家的血,这种事情,是没办法改变的。”梁健不想与他辩驳,转过脸,不想看他们。李园丽轻轻撞了一下唐国和,示意他别说话了。唐国和看了李园丽一眼,说:“我去外面等你。”

唐国和走了出去,李园丽拉了个椅子,在床边坐了下来。李园丽沉默地坐了很久,久到梁健都快要控制不住情绪,大叫着问她她到底想干嘛。但,还好,李园丽没给他大叫的机会。她终于说话。

她说:“老唐,他不是一个会表达感情的人。他在情感这种事情上,很笨,当初追我的时候,要不是我这个人性子比较直接,估计就黄了。如果黄了,这个世界上,也就没有你了。我知道,你心里肯定很抗拒我们,肯定很想不明白,为什么当初要把你送给你东方爸爸他们。这其中的原因,我现在还没办法解释给你听,但我希望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父母会愿意与自己的孩子分离。老唐,其实很爱你。这么多年,他一直在关注你的消息,家里有一本你的相册,有你从小到大的照片,有些是东方寄给我们的,还有些是,他偷偷地来看你,拍的。他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都知道。他经常深夜一个人起来,坐在书房里,翻着那本相册,一看就是一两个小时。这么多年,只有我知道,他心里到底有多想你。但,如果时间倒退到当年,我想他还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活下去。所以,我希望你原谅他,他或许在你成长的过程中从来没有出现过,但他一直都在那里”

李园丽说了很多,却一直在说老唐,她几乎都没有说到自己对梁健是如何的思念。梁健背对着他,脸下的枕巾不知不觉就湿了。

李园丽最后说的话是:“我跟老唐商量过了,如果你不打算跟我们回北京,那我们以后就来宁州定居。我们一家子,已经分开了这么多年,不能再继续分开下去了。”

梁健没有回应她。他不知是该反对还是该赞成。

这种戏剧性的事情,梁健原本以为只有电视里才有。而那天霓裳出生的时候,梁健听到梁东方说的话,忽然觉得,所谓戏如人生,人生如戏这句话还真没说错。

甚至,人生比戏还精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