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9我放不开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5:18:51 字数:3201 阅读进度:779/1780

梁健想了想,找出了之前吴仙梅的电话,给她打了过去。一问才知,原来出事了。吴仙梅在电话里,把省妇联给骂了一通,骂完之后,意识到现在给她打电话的也是妇联的,还是副主席,又不好意思起来,讪讪说道:“梁主席,我不是骂你。我知道你最近出了意外,对了,你身体怎么样了”

“我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梁健回答。说完后,想了下,又说:“我想去看看许姐,不知道您方不方便带我去一趟”

吴仙梅有些犹豫,但还是答应下来。梁健跟她约了下班后。

下了班,梁健跟项瑾打了个电话,说了一声,就出发了。先去吴仙梅所在的小区,接了吴仙梅,然后又转去郊区的养老院。

许慧两次试图自杀,女儿还在国外没回来。她今年是最后一年,家里发生的这些事,没敢告诉她。儿子要上班,还要照顾小孩,没那么多时间看着她,只好将她送到了养老院中。然后,每天下班后,去陪陪她。还好,许慧的儿子还是属于孝顺的。

路上,吴仙梅说,许慧住进去已经有一个月了。当初,因为起诉离婚,许慧丈夫是过错方,被判净身出户。谁知道,那个女人转身就去把孩子打了,同时和他断绝了关系。许慧丈夫一时接受不了,一天晚上喝醉回来,出了车祸,过世了。

许慧自从丈夫死后,就没说过话。第一次自杀,是晚上吃了安眠药。幸好她儿子发现的早,及时送到了医院洗胃,才抢救过来。第二次,是不是真的想自杀也不知道,他儿子怕自己一个疏忽,自己的老娘就没了。最终决定把她送到了养老院中。

夕阳红养老院是宁州还算有名的养老院,各方面条件都还不错。梁健他们去的时候,许慧一个人坐在湖边的木椅上,看着湖中的夕阳发呆。

吴仙梅走过去喊了她一声没反应。吴仙梅回头无奈地看了一眼梁健。梁健走了过去,看着她跟印象中相差了许多的憔悴模样,心底生出许多内疚。

梁健在那里呆了一刻钟左右,就被吴仙梅催着离开。吴仙梅怕待会许慧儿子看到梁健,一激动起了冲突。从始至终,许慧都没跟梁健说一句话,甚至连看一眼都没有。

回去的路上,梁健把吴仙梅送回去后,本想直接回家,谁料接到了胡小英的电话。胡小英问他:“晚上有空吗一起喝个茶吧”

梁健应下了。本来准备回家吃饭的打算也搁置了,反正还要出来,就索性在外面吃了。他给项瑾打电话,项瑾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

梁健本想如实回答,可不知是什么了,也许是他心底的那一丝心虚,话到嘴边又变了:“水利厅的高厅长说有点事要跟我谈。”

项瑾哦了一声:“那你开车小心。”

“好的。”梁健挂了电话后,心里又起了些愧疚。他对项瑾撒了谎,这个谎言的出口,出乎他的意料,像是本能一样。

梁健随便吃了晚饭之后,就去了约好的茶馆,开始等待胡小英。等待胡小英的时间里,梁健一直在思考,他和胡小英之间的关系,到底该怎么处理。

他首先问自己:还爱胡小英吗这答案是毋庸置疑的。

然后他又问自己:能和项瑾离婚吗

梁健承认,到达省里之后,或者说自从霓裳出生之后的这半年多时间里,他改变了许多。如今的他,还是一个父亲,这是以前他所没有的一个身份。

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出发,他都不应该和项瑾离婚。

若问他,爱不爱项瑾他的回答,或许要考虑几秒。但答案肯定是爱。项瑾是一个几近完美的女人。惊艳的外表,优秀的家世背景,不俗的教养和学历,还有善解人意的性格,她就是一个典型的白富美,这样的女子,没有一个男人是不爱的。

所以,他没有任何跟项瑾离婚的理由。

那他跟胡小英之间该怎么处理

娥皇女英的故事,是每个男人心中都有的梦想。但,梦想止于现实。胡小英和项瑾之间,自然不可能成为娥皇和女英。所以,注定有一个人是需要放开的。这个人,不言而喻。梁健即便再不想面对,也始终都得面对。

胡小英来的时候,已经近九点。进包厢的时候,两颊微红,鬓角的发丝有些散,贴在绯红的脸颊上,平添了许多妩媚。一袭黑色裹身长裙下,一双被肉丝包裹着的光滑小腿,勾人遐思。

梁健的目光一落到她身上,便有些移不开了。梁健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花痴,但似乎这一点在胡小英身上,总会容易被推翻。

刚才胡小英还没出现之前,脑海里那些决绝的念头,瞬间就被抛到了脑后。梁健站了起来,迎过去扶住有些晃的胡小英,心疼的责怪:“怎么喝这么多酒”

胡小英顺势靠在他身上,仰头看他。一双杏眼之中,醉意朦胧,水意盎然,分外柔情暧昧。梁健忍不住,就沉溺其中,低头朝着她鲜红的唇上吻去。

可还没落下,胡小英却一把推开了他。因为反作用力,她自己也一下撞到了还没关严的门上,发出砰地一声闷响。

梁健只是往后退了一步,看胡小英低着头不动,忙问:“姐,你没事吧”

胡小英抬头,梁健却看到了,有泪水从她脸上滑下。梁健心中大惊,走上前,伸手想去扶她,却被她的手挡开。

梁健问:“姐,你怎么了”

胡小英一把擦去泪水,推开了梁健,走向了桌子。坐下后,才说:“没事。酒喝多了,有些失态。”

梁健却不肯就这样,追问:“我不信。你肯定是有什么事不能告诉我吗”

胡小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然后说:“和你没关系。”

梁健心里猛地疼了一下。握着茶杯的手,恨不得将茶杯都给捏碎了。他问:“姐,我们之间难道已经成了这样了吗”

胡小英嘴角勾出些苦涩,抬头迎向他的目光,出神地看了他好久。仿佛是想从他眼中,心底找出些她曾经未能抓住但现在想抓住的东西。

梁健不知道胡小英有没有找到。只听得她说:“我喜欢你,和你没关系。所以,我因为喜欢你而做的有些事,也和你没关系。你不需要知道。因为这是我的决定。”

梁健没想到胡小英会说出这样的一段话。刚刚因为一句和你没关系而差点碎成玻璃碴的心,此刻变得复杂起来。他生不出喜悦的情绪,他不知道胡小英做了什么。但,梁健的直觉告诉他

梁健问胡小英:“你是不是因为我才这么快来的省里”

胡小英看着他笑,有些凄凉:“我做的是不是很明显”

梁健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他忽然很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跟陆媛离婚的时候,他恨过陆媛。恨她的现实,恨她的移情别恋,恨她的不忠诚,其实,归根究底,他恨自己,恨自己怀才不遇,恨自己没能力给陆媛想要的。

可如今,他不再是以前的他了。身边的女人,也有过许多。可是,他却依然没有处理好,感情这回事。

梁健伸手轻轻拭去胡小英眼角落下的泪水,那温热的感觉透过指尖,仿佛针一样扎在他的心里。

“是我对不起你,姐。”

“我不要对不起。”喝了酒的胡小英,比往日少了些理智,少了些克制。此刻她就像是一个心受了伤的普通女人,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毫无顾忌地表露着自己内心的痛苦。

她说:“曾经我以为,我可以不在乎。不在乎你有家庭,有孩子,只要你心里有我就可以了。但现在我发现,我做不到。你知道,那天我得知你出了车祸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懵了。我好怕自己以后再也见不到你,我跟疯了一样,自己开着车就来了。一个小时的高速,我就开了半个小时。我想着,如果你没活下来,我就跟着你一起走。还好,你活下来了。但是,陪着你的人不是我,也不能是我当我看到项瑾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以前的那些想法是多么的天真可笑。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时光可以回头”说到这里的时候,胡小英泪光莹然的眼看着梁建,似乎在希望他回答可以。

可是,梁建不能回答。此刻的梁健,已然冷静了一些。他知道,他给不了。所以,他不能说,空洞的承诺,比不承诺更加伤人。

胡小英眼中的光芒黯了下去,她躲开了梁健捧着她脸的手,微微别过,说:“我知道,不可能了,回不去。但是,我放不开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哽咽的声音,微微抖动的肩膀。何时,她在他面前这样脆弱过以前,梁健虽然不曾觉得胡小英是个无坚不摧的女强人,但此刻看着她显露出这样的脆弱的一面,依然让他在心痛的同时,感觉震撼。

梁健更加的恨自己。

这时,门被敲响了。胡小英虽然借着酒意释放,但终究还是清醒的。很快就收拾好了情绪,擦干了眼泪。除了眼圈有些红,基本看不出来。

门是没锁的。梁健喊了一声进来,服务员走了进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