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3心血来潮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5:18:54 字数:3528 阅读进度:783/1780

回到宁州已经有几天了。:efefd项瑾没有跟他们一起回来。说要陪项父几天,但梁健不敢肯定,这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而郝教授这边,也已经有了消息。他夫人宁静教授明天就回带着她的一个研究团队,来到江中,具体好像是五个人,包括她自己。高成汉那边已经开始在安排这五人到来后的安排问题。

因为现在治水工作,成了华剑军为了累积政绩的工具,梁健对此的积极度,难免少了些。既然专业人士已经找到,梁健也不想再插手了。毕竟之前的意外之后,梁健治水顾问的名头也已经被华剑军给撤掉了。

结束与项瑾每日的慰问电话后,梁健坐在电脑面前,有些无聊。这几天,他几乎是每天清茶报纸电脑的生活,让他有种快要腐朽的感觉。仿佛,已经提前进入了退休的生活。

梁健虽然不再年轻,但在政治上,他还是年轻的。可他现在却过着临近退休的生活。这无疑是不适应的。

梁健想,他还是要想办法离开妇联这个地方才行。这并不是看不起妇联的工作,但这里终归是不适合他的。

正想着,手机响起。是路玮霆的电话。梁健愣了一下,想华剑军的秘书找自己会有什么事

一边想着,一边接了起来,说:“路处长,你好。”

两人客气了几句后,路玮霆终于切入正题:“梁主席,上次我求你帮忙的事情,有消息了吗”

梁健一怔,花了好几秒才想起来,路玮霆求他的是什么事情。梁健不好说,自己完全将这件事情忘了。只好说:“我问过胡小英同志了,她最近比较忙,还没给我答复。要不这样,我待会再给她打个电话,问问”

路玮霆显然有些失望,但听到梁健后面的话,又连声说了两个好字。

梁健原本想问路玮霆为什么不自己去请她,但想想还是不问了。路玮霆肯定是已经邀请过了,但胡小英应该是没同意。

但,此刻让梁健给胡小英打电话,却是有些为难。从北京回来后,梁健几次想跟胡小英联系,都被他忍住了。既然在项父面前许下了承诺,自己心里也有了决定,那么就应该做到。

但答应了路玮霆的事情,也不能不办。再说了,他和胡小英之间,抛开那段感情,毕竟还是同事。同在一个系统中工作,就算现在的岗位,使得两人的工作内容不太有可能有交集,但不代表以后没有。日后,总是要见的。

梁健拨通了胡小英的电话。电话响了一会,接了起来。胡小英刻意压低的声音传了过来,说:“我现在不方便,晚点给你回电话。”

梁健只好挂了电话。

半个小时后,胡小英回了电话过来。胡小英问梁健:“怎么了”

她的声音,听不出多少的亲昵,却也没有公事公办的疏离,就好像两人是老人一般的熟稔。这种感觉,让梁健心中的紧张,还有些无措,顿时好了许多。

他问:“很忙”

胡小英说:“还好。刚才有个会。”

梁健哦了一声,然后说到了路玮霆。听到路玮霆通过梁健请她吃饭,胡小英似乎有些不满意,说:“这个路玮霆,也真是有点奇怪。怎么请我吃饭,都请到你那去了”

梁健笑说:“可能是他觉得像你这样的美女,不太好请吧。”话一出口,梁健就知道自己这话说错了。他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子。他想,自己最近是怎么回事。怎么自从魏雨那件事情后,自己整个人都好像不对了。

胡小英也尴尬地没了声音。梁健解释也不好,不解释也不好。只好讪讪地岔开话题:“那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

胡小英说:“要不就今天晚上吧。不过得要稍微晚点,我手头有点事,估计下班没那么早。”

梁健说:“好。没问题。那我去通知路处长。”

挂电话之前,胡小英忽然问:“你也一起去的吧”

梁健本想说:我还是不去了吧。但一想,不去似乎太刻意。就说:“路处长如果邀请我的话,我就去。”

胡小英哦了一声,然后挂了电话。挂了电话后,梁健过了几分钟之后,才给路玮霆回的电话。路玮霆听到今晚就能跟胡小英吃饭后,显得有些激动,连声谢了梁健好几次。而后,似乎是一时激动说漏了口一般,爆出了一个让梁健心里一震的消息。

他说:“梁主席,你呀,也不会在妇联委屈太久了,最近”

路玮霆的话到了这里就停住了,梁健一愣后,追问:“最近什么”

路玮霆呵呵讪笑了一声,遮掩道:“没什么。我是说,梁主席这样年轻有为的人,呆在妇联是屈才。”

梁健知道路玮霆是在敷衍,但也不好揭穿。他也做过秘书,有些东西不好说是确实的。而且他和路玮霆之间,也没好到推心置腹的地步。唯一的交情,可能就是这一次他帮他请了胡小英吃饭。

随后,路玮霆将晚饭的安排发到了梁健的手机上。梁健又给胡小英发了过去。短信发完之后,梁健想了想,给项瑾发了条短信,汇报了一下晚上的行动。

几分钟后,项瑾回短信:“去吧。但不要喝酒,你身体还在恢复阶段,不宜饮酒。早点回去休息。”

梁健回了一个嗯字。发过去之后,又心血来潮,加了一条短信: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接你。

项瑾回:怎么了想我了

梁健回:是的。你和霓裳不在,爸妈又回去了,有点孤单。

项瑾回:我过几天就回来。你说的,到时候你一定要来接我们,别又托给菲菲或者谁了。

梁健回:遵命。

发完,梁健坐在那里想,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加了一条短信。想的结果是,可能是因为即将要与胡小英见面,让梁健心里多出了一丝愧疚。

梁健苦笑了一下,看来,放下这种事情,真的是需要时间来慢慢熬的。

六点十分。胡小英来了电话,她已经处理完工作,问他在哪里。

梁健在办公室里,但路玮霆先前跟他说过,他会去接胡小英,便说:“我在去酒店的路上。你怎么过来”

胡小英似乎是没料到梁健没等她就先自己过去了,沉默了一秒钟后,说:“哦,路处长在等我。我应该是搭他车一起过来。”

“好的。那你们路上注意安全。”梁健说。

挂断电话后,梁健又等了一刻钟,才从办公室离开。他怕在门口撞上胡小英他们。走到四楼的时候,梁健看到维权部的办公室灯还亮着。一般,这里都是准点上班,准点下班的。出于好奇,梁健走了过去。办公室的门半掩着。梁健望进去,一头乌黑长发披散着的小语正趴在办公桌上,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梁健见是小语,便敲了下门。没想到,将小语给吓了一跳。小语回过头看到是梁健,一愣,说:“梁主席,你还没回去啊。”

梁健说:“有点事,你怎么还没回在忙什么呢”

小语说:“哦,宁教授明天过来,我先把准备工作做一下。”

梁健不由好奇,问:“你做什么准备工作这些水利厅那边不是都有安排吗”

小语忙解释说:“不是的。我准备的是宁州水质的一些资料。”

梁健有些惊讶。这宁教授放心让小语帮忙准备这些专业的东西,想来也是相信她的专业知识的。梁健没走进去,路玮霆那边还在等着他,耽搁久了不好。便说:“那你早点回去,女孩子回去晚了,路上不安全。我先走了。”

说完,梁健真想走,小语忽然追了两步,问:“梁主席,你还没吃晚饭吧要不一起吃晚饭吧”

梁健本想说,自己已经有安排了。但,话到嘴边,他却忽然顿住了。他对小语说,你等等。我打个电话。然后走到一边,给路玮霆打了个电话,问:“你们到了吗”

路玮霆的声音传过来,还带着车水马龙的声音,显然还在路上。

梁健说:“我这边有点事,估计一时半会赶不过去,要不你们先吃吧,别等我了。”

路玮霆客气了两句后,就愉快地答应了。梁健没去管路玮霆愉快些什么。转头对小语说:“走吧,我们去吃饭。你想吃什么我请客,就当是谢谢你帮我请到了宁教授。”

小语不好意思地问:“你本来是不是跟别人约好了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没事。也不是特别熟的。你今天是怎么过来的,开车了吗”梁健问。

小语脸颊微红,说:“我没有车,我坐公交来的。”

梁健说:“那你收拾一下,我先去开车,楼下等你。”

“嗯。”小语点点头,藏着她那小女生的欢快,转身进了办公室,梁健下楼开车去了。

晚饭,没有浪漫的情景。梁健对小语,是真心没想法。只是觉得,这样一个羞涩真诚的女孩,在政府这个系统中,实属不多见。当然,真诚的女子,他也遇到过好多个。例如王雪娉,例如古萱萱

梁健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对面的小语,忽然就想起了以前镜州的一些人。比起以前,现在的他,似乎多愁善感多了。

梁健苦笑一下,看来自己真的好好正面一下自己,反省一下。

这一次的相处,小语比之前要放松了许多。梁健发现,这个女孩子,也是个文艺青年。虽然学得是环保,但对文学也很了解。梁健与她,相谈甚欢,仿佛回到了大学时期,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愉快畅聊文学世界,不知时间流逝的日子。

吃过晚饭,梁健就送了小语回去,然后自己驱车往家去。开到一半,接到了胡小英的电话。接起电话,很久的沉默后,胡小英问:“为什么不来是已经做了决定了吗”

她的声音,没有质问的语气,只是透着疲惫和哀伤。

梁健有些不忍,说:“临时有点事。”

胡小英笑了一声,显然不信梁健的理由。梁健岔开话题,问:“你们已经结束了吗”

胡小英不答反问:“你知道路玮霆请我吃饭,是为什么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