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4准备永州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5:18:54 字数:3165 阅读进度:784/1780

梁健顺着意思问:“为什么”

胡小英说:“高成汉同志从永州市调上来后,永州市的市长位置其实一直是悬而未决。:efefd而现在,永州市委书记也马上要面临换届,自然有些人要沉不住气了”

梁健听了,微微皱眉,说:“路伟霆才到省书记秘书的位置上没有多久,难道他又想动了”

胡小英说:“估计不是。他倒是提到了一个人。”

梁健对这个人是谁并不感兴趣,倒是觉得路伟霆此举比较有趣。就算是路伟霆自己想动,或者谁求他帮忙,他是省书记的秘书,又何必舍近求远,来找胡小英呢这不是很奇怪吗

梁健心里这么想,口里面倒是没问出来。他随口问:“谁”

胡小英说:“你可能认识。”接着,胡小英就提了一个名字。名字倒是熟悉,梁健以前当秘书的时候,也有过接触。梁健没说话。胡小英接着说道:“其实,我觉得,这次的常委会,你可以争取下。”

梁健诧问:“你的意思是让我去争取永州那两个位置”

胡小英忙说:“当然不是。人人都想着往省里面调。何况你现在已经是副厅的级别了。永州方面,基本已经确定,是由省里下调。如此一来,那么省里肯定会有位置空下来,应该会比你现在这个妇联副主席好。莫非,你还真想在妇联里待着了”

梁健斟酌了一下,说:“自然不是。”

胡小英立马接上:“那你这段时间就好好准备一下,你自己的前程,如果你自己不努力,那么谁也帮不了你的。”

“我知道。”梁健说。

胡小英的话,没错。自己的前程,如果连自己都不努力,那么就算别人帮你使了两百分的力,也还是没用的。

但,跑官这种事,梁健是不擅长的,也是不喜欢的。

想了一下,思绪又回到了路伟霆请胡小英吃饭的事情上。他想,路伟霆为什么要绕个圈子,找胡小英帮忙

不可避免地,就想到了胡小英和华剑军之间的那些传闻。虽然未曾亲眼所见,但无风不起浪。梁健想相信胡小英并不是一个为了前程而不折手段的女人,但有些事,现实总会比较残酷。

梁健心里有些闷。到了楼下,在车里坐了好长时间,才打开车门,上楼。

江中宾馆内,胡小英站在黑暗的阳台上,房间里的灯一盏没亮。她总是喜欢站在黑暗中,似乎这样,她的心才会宁静下来,才会自由,才会没有束缚地畅游在自己的世界里。曾经,梁健的到来,让她渐渐的将这一习惯遗忘了,可如今,又回来了。

楼外,灯火阑珊。宁州不愧是江中第一大省,就连夜景也总是比镜州要繁华许多。看着这样的梦幻霓虹,很难保持住本心不丢失。

电话忽然响了,胡小英看了一眼,这些天,总是会隔三差五地在这个时间响起的号码,让她心里已经生出了许多厌恶。或许说,她其实从来都未曾喜欢过这个电话背后的那个人。她不喜欢他那副权利至上的嘴脸,更不喜欢他看向她时,那种目光。

但,她不得不接。

“华书记。”

两天后,项瑾回来。梁健早早地就到了车站等着。她们出来的时候,霓裳好多天不见梁健,一看到他,竟咧嘴笑了起来,小手挥舞着,想扑到梁健身上。这让梁建惊喜不已。霓裳自出生到现在,总是很安静,连哭也很少。情绪的表达,似乎也总是很含蓄,很少见她这么开心过。

梁健开心地从项瑾手里接过肉嘟嘟的霓裳,吧唧亲了一口。

一同回来的,还有李园丽。李园丽远远地在后面,梁健刚开始没看到她,打算转身走的时候,项瑾拉住他,说:“李妈妈还在后面呢。”

梁健一愣,项瑾这个李妈妈的称呼,让他心里有些怔然,还有些难以接受。他目光向后看去,只见李园丽手里拎着不少东西,正艰难地挤过出站的人流,向着她们这边走来。

项瑾不动声色地从他手里接过霓裳,暗示梁健去帮忙。梁健走了过去,说:“我来吧。”

说着,弯腰去接她手里的东西。李园丽没拒绝,看着他一样样地把她手里的东西全部接过去,目光里的温暖,落在梁健脸上,让他感觉灼热。梁健感觉自己面对不了,忙迈开大步,往外走。可那目光一直在他的背上,灼得他痛。梁健觉得自己快要受不了了,可忽然,这股让他感觉无比有压力的温暖,不见了。

梁健浑身一松,却又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他回头去看,只见李园丽从项瑾手里接过了霓裳,霓裳与她一点也不生。

李园丽保养不错,五十多岁的年纪,看上去只有四十出头,和项瑾站在一起,就像是一对年龄相差稍微大一点的姐妹花。两人身上都有一种相似的恬静和智慧,这让两人站在更像是一道怡目的风景。

梁健将她们送回家后,就回了单位。他今天是请假去接的他们。本来项瑾是打算星期六回,但项父要出差,不放心项瑾和霓裳在家,就让她们先回来了。于是,李园丽也一起回来了。

回到单位。没多久,梁健就接到了萧正道的电话。萧正道说,让他过去一趟,张省长找他。

张省长找他,不是为别的,竟和那天胡小英说的是同一件事。但张省长的意见是,想让他去永州。

张省长说:“现在省里形势复杂,你的身份也有些特殊,所以我觉得离开省里,对你来说,是一件好事。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有抱负的年轻人,这一点,我现在也没有变。但,如果你继续呆在这样的环境中,我很难确保,你不会被影响。所以,我建议你去永州。永州的政治环境是相对比较和谐的。”

梁健的脑海里,飞快地转着。如果离开宁州,去永州,那么项瑾他们该怎么办跟他一起去,还是留在这里

张省长见梁健没说话,便继续说道:“从政治前途上看,去永州对你来说,绝对是一步好棋。你现在在省里已经陷入了泥潭之中,我相信这一点不用我说,你也看得明白。所以,离开这里,对你来说,就是一个新的开始。而且,到了永州,就是一把手,你的施展范围更大,你的抱负就越能实现。”

张省长说到这里看了梁健一眼,才继续往下说:“你是不是在想你的家庭问题”

梁健想了一下,回答:“有这个顾虑。但并不是主要的。”

张省长说:“我相信项瑾一定会支持你的决定。你认为对你来说,最大的顾虑是什么说来我听听”

对于梁健来说,这最大的顾虑,其实根本说不清道不明。可能是这段时间妇联工作的闲散,在他身上刻下了某些懒散的痕迹,让他有些安于现状的冲动。

但张省长的话,对他来说是有冲击力的。确实,离开宁州,去永州,对他来说,是一个离开这个泥沼绝佳的机会。

梁健想了一下,说:“如果去永州,市委书记这个位置,可能有点难。如果是市长的话,华书记肯定会想办法将市委书记的人选攥在自己手里”

梁健话未说完,张省长看着梁健,表情有些严肃。他问:“你怕了”

梁健一凛,答:“没有。”

“那你犹豫什么做官的原则,只要对得起良心,对得起百姓,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你要是连这点信心也没有,那也不用去永州了,继续妇联待着吧。”张省长有些严厉的说道。

张省长似乎从未用过这样严厉的语气。但,好似醍醐灌顶,让梁建意识到,如果这个机会不抓住,那他自己以后肯定会后悔的。

梁健挺直了背,郑重回答:“我想好了。就去永州。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张省长这才露出了一丝笑容,说:“这才是你梁健不过,这件事,我现在也只是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你要有点心理准备。”

梁健点头。

走出张省长的办公室后,虽然张省长最后的话,在提醒梁健,他并不能十分肯定他一定能去永州,但依然梁健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就好像失去了目标的人,又重新找回了目标。这一次的目标是:永州。

走回妇联的路上,梁健给项瑾打了一个电话。项瑾惊讶地问:“你不是刚走没多久吗怎么了”

梁健想着怎么措辞比较好,犹豫了几秒时间后,问:“你觉得永州这个城市怎么样”

项瑾并没有意识到什么,随口回答:“不熟悉,不过好像还不错的样子。听说,那边风景还挺好的。”

梁健又问:“那你觉得,如果我们搬去那里生活,怎么样”

项瑾沉默了下来。半响后,问:“是不是工作上有什么调动了”

梁健如实回答:“现在还不知道。不过有可能回去永州。”

几秒后,项瑾说:“你去哪我就去哪。我说过了,不会再和你分开。”

梁健感动:“谢谢你。”

夫妻之间,不需要这个字。项瑾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