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3视频疑点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5:18:59 字数:3391 阅读进度:793/1780

梁健打开门,一个曾见过几面的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带着一个女秘书站在门口。看到梁健出来,立马端起满脸的惊慌,问梁健:“这是怎么回事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得到褚良的消息后,梁健对于宾馆方面,已经完全不能信任。他看着这张脸,觉得满是虚伪。他冷笑一声,说:“杨经理,来得很及时嘛”

杨经理脸上讪讪,说:“梁主席,这是我的失职。请问现在胡部长怎么样了”

梁健看着他,想了一下,说:“我们单独聊几句吧。”

杨经理让秘书等在门外,梁健和他二人关了门,走到了胡小英房间的阳台上。梁健今早出门时还晴朗的天空,此刻不知从哪里飘来了一大片乌云,遮住了阳光,光线暗了下来,犹如此刻梁健的心情,一片阴霾。

梁健看着阳台外,满是高楼大厦的宁州,对走过来站在他身旁的杨经理说:“杨经理,看在我们曾经也有些交情的份上,今天有些话,我就直说了。”

杨经理忙点头附和:“是是您直说。”

梁健没看他,说:“我相信,你应该早就知道胡小英同志失踪的消息了吧”

梁健这话一出,杨经理顿时变色,整个人都变得不安起来,他慌忙辩驳否认:“梁主席,这话可不能乱说,胡部长失踪了我这也是才知道啊”

梁健不信他,不过,他说这句话,并不是因为心里已经肯定,而是想诈一下他。可是此刻看他的神情,只见不安,却不见愤怒,让他心里有了些把握。

梁健反问了一句:“是吗”

杨经理说:“我要是早知道,不就早报警了吗梁主席,你想,这胡部长在我们宾馆失踪了,这可是大事,我瞒着对我,对我们宾馆都没有好处啊你也知道,我是个商人,商人最看重的是什么,当然是利益啊这损人又不利己的事情,我做它干嘛我又不傻”

梁健冷笑:“你是不傻我看,你就是太聪明了。”

杨经理褪去了刚才的惶恐,看着梁健,说:“我不明白梁主席这话是什么意思。”

梁健看着他,说:“刚才,公安厅的同志已经去检查过你们宾馆的监控了。”梁健注意到,杨经理听到监控两个字的时候,神色动了动。虽不明显,但梁健还是注意到了。

这让梁建更加肯定,这个杨经理一定有问题。

杨经理问:“有发现什么证据吗”

梁健没回答,只是说:“杨经理,看在以前的交情份上,我今天忠告你几句。有些事,要看得远一点。胡小英同志是政府官员,现在她无缘无故地失踪了,你觉得政府方面会不追究这件事情如果胡小英同志安全归来,那还好说,万一有点什么意外杨经理,你觉得这个责任,你能承担得起吗”

杨经理得脸色开始变得难看,他目光微微闪烁,口中道:“这胡部长虽然是在我们宾馆不见的,但也不能全怪我们宾馆吧”

“如果你们宾馆只是保护不力,那倒是问题不大。顶多就是把你职位撤了,这个经理的位置换个人来坐。但如果”说到这里,梁健故意停了一下,杨经理的额上已经开始见汗。梁健心底冷笑一声,继续说道:“如果,被查实,这件事跟你们宾馆也有关系,尤其是和你杨经理有关系的话,你觉得,法院会判你个几年呢”

杨经理顿时跳了起来,吼道:“梁健,你胡说什么。什么叫和我有关。胡小英她不见了,谁知道她是被人绑架了,还是自己走了。凭什么要让我去坐牢”

对于他的气急败坏,梁健愈发肯定,这杨经理肯定有问题。他笑了笑,说:“杨经理不用这么生气,我也只是个假设。如果杨经理记起来什么事情想跟我说的话,欢迎打我电话。我的电话,杨经理有的吧。”

杨经理看着他,没说话。梁健也不介意,迈步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他转头看向还在阳台上的杨经理,大声说:“杨经理,我记得你女儿好像还才读小学吧”

阳台上的杨经理,脸色瞬间惨白。

梁健出去了,门口姚松看向他,用眼神问他,问得怎么样了。梁健说了一句,先回厅里再说。梁健安排了两个人在楼下守着,然后带着姚松褚良他们去了公安厅。

刚到,夏初荣的秘书已经在大门口等他们了。三人一下车,就被秘书带着直接去见了夏初荣。褚良将他从监控室偷偷拷来的监控视频拿了出来,跟夏初荣简单汇报后,就跟姚松先去了技术部,分析视频去了。他们两人走后,夏初荣和梁健坐了下来。夏初荣问梁健:“胡小英同志的情况,你比我熟悉,你觉得什么人比较有可能”

事情发生到现在,这个问题,梁健一直在想,什么人会这样对胡小英。想来想去,他都没有想到什么比较符合的人选。胡小英现在已经正式成为宣传部副部长,就算是之前和她竞争副部长一职的人,事情都已经尘埃落定,他们又何必去冒大风险做这样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呢这样的事情,一旦查实,那就是撤官撤职,坐牢的结局啊

而且,出事的是一位副部级干部,这和当时周云龙意外身亡又有点不一样,周云龙的事情至今还没有破案,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上面有一部分人不希望案子再查下去。人已经身亡,而且从表面上看,只是一件肇事逃逸的案子。但,胡小英不一样,胡小英是从宾馆被人绑架走的,生死未卜,政府方面不可能不严查,否则政府的面子放哪里去

从这方面推测,梁健觉得应该不是政府里面的人做的这件事情。但是,胡小英刚到宁州不久,也没有什么大的动作,又去哪里得罪那些社会上的人如此一想,又觉得,还是政府里的人有可能一些。

梁健想不通其中的关键,也不好随便给夏初荣一个猜测,便摇摇头说:“暂时没有头绪。”

夏初荣提及了之前的油漆事件。油漆事件到现在,也没什么眉目。但夏初荣推测,这两件事的背后,很可能是同一个人。所以希望,这一次,能找到关键线索。

两人又聊了几句后,夏初荣还有事情要忙,梁健也记挂着视频的事情,就离开了办公室,直接去了技术部找姚松他们。

梁健到的时候,褚良正在分析视频,一堆梁健看不懂的数据。姚松站在后面,时不时会说上一句,梁健走过去,问:“怎么样了”

姚松回答:“估计还得要个半小时。如果那烧掉的一部分是因为监控被关了的话,那我们只能从酒店那边下手了。如果说,是被剪辑掉了,看褚良能不能把剪辑掉的找回来,如果不行,还是得要从酒店那边着手。”

梁健听完,觉得关键点,还是在于酒店那边。他考虑一下,索性也就不再等褚良出结果,径直去了酒店。酒店前门后门,各自有一个人守着。梁健没管前门,直接去了后门。后门的警察坐在后门旁的一个小箱子后面,身上的警服已经脱了,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件旧衣服,套在了外面,远看过去,就像是一个流浪汉。要不是那比较具有辨识度的板寸头,梁健根本没那么快认出来。梁健走过去,惊讶地看着他,问:“你这是”

他抬头,看到梁建,有些无奈,站了起来,说:“这样伪装一下,只是想迷惑一下他们,如果他们没认出我的身份,忽然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这种在电视剧中的伪装监视,现在也出现在了现实生活中。但他这一出现,这警察的伪装算是白费了。

梁健识趣地离开了后门。想了想,这么像是个无头苍蝇一般乱逛,不但于事无补,还可能坏事,边只好按捺心里焦躁的心情,到了外面,坐在车里等褚良的电话。

不出多久,姚松的电话果然就打过来了。消息并不好,监控是被人关了。由此,也可确认,宾馆方面是肯定有问题的。梁健立即就给夏初荣打了电话,将这件事告诉了他一声,同时委婉表达了一下自己希望严查宾馆方面的意思。

胡小英的事情,夏初荣还没跟张省长和华书记那边汇报过。如果要严查宾馆这边,肯定是要上报他们的。夏初荣考虑了一下后,对梁建说:“这样,我先安排人去酒店那边,你跟进一下,我去张省长和华书记那边汇报一下。我们两边同时进行,抓紧时间,希望能尽快找到胡小英同志。”

梁健自然是不希望多耽误时间的。当即应下。刑事科的人来得很快,带来了很多人。姚松和褚良也跟来了。他们一到,带头的刑事科主任立即让人将前后两门守了起来。梁健和他们碰头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了宾馆。刚进去,杨经理就带着一票人出来了,全是惶恐的神情。杨经理勉强还算镇静,看到梁建他们后,就立即开口,说:“这是什么意思”

梁健看着杨经理,没说话。旁边的刑事科主任说:“找个房间聊聊吧。”

杨经理脸色难看,却又不能拒绝。只好带着梁健和刑事科主任,还有另外两个警察,去了大堂后面的一个办公室。

走到办公室门口,刑事科主任忽然吩咐跟来的其中一个警察,说:“小刘,你去把昨天晚上监控室值班的人都找来回家了,也立马去给我带过来。”

刑事科主任身上有股雷厉风行的气质,他手下的人,也有种同样的感觉。一声是后,立即就走了。

进了房间后。刑事科主任问梁健:“梁主席,你来跟他谈,还是我跟他谈”

梁健说:“这方面你是专家,你来。”这点自知之明,梁健还是有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