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4群情激愤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5:29:12 字数:3261 阅读进度:804/1780

梁健他们径直到了那个事故现场外。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之前隔着远,看不太真切。现在一靠近,就看清楚了。这幢大楼占地面积不少,整一个大楼已经基本成型。外面看着,还算完好,但里面,从十三楼开始,每一层的楼板中间,都塌陷出了一个大洞,一直塌到最底层。而周围的水泥柱上,也开始出现裂缝。

救援队,还没有开始进去搜救,因为要先检测这幢大楼目前是否稳定,是否会继续倒塌。如果说,还会倒塌,那么他们需要先找到脆弱点,然后做支撑,以免搜救时,发生更大的塌陷,带来更大的伤亡。

梁健看了一会后,问旁边的陈昌国:“市里没人来”

陈昌国说:“市长和公安局长来了。”

“他们人呢”梁健问。

陈昌国回答:“他们到现场看过之后,就回去了。”

梁健皱了下眉头,没说什么。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市里面,起码要有一个公安局长,或者副局长,在这里指挥。但现在竟然一个人也没在,实在不太像话。

梁健又问陈昌国:“大概有多少人被压在里面,数字统计过了吗”

陈昌国摇头,说:“这个工地的施工单位一出事后,大大小小,好多领导都已经联系不上了。不是关机,就是不在服务区。”

梁健一听,心里不由无名火起。但这时,不是发火的时候,压住怒气,问:“难道一个管事的都没找到”

陈昌国说:“有几个,但都说不清楚具体里面有多少人。这种工地上到底有多少工人,只有工头最清楚,但是工头也被压在里面了。”

“那你估计有多少”陈昌国想了下,说:“估计不是很多”

梁健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在警戒线外排起长队的家属队伍,然后冷声问:“不是很多多少个才算多”

陈昌国悻悻闭了嘴。梁健心里尽管愤怒,但也知道,这时候和这陈昌国发火也没什么用。更何况,他现在的身份,只是个省妇联的副主席。在这种事情上,过分的越俎代庖,并不是很好。

这时候,市里的妇联车子终于到了。后面还跟着几辆县里面的车。和梁健他们到的时候不一样,有了梁健的铺垫,他们十分顺畅的进来了。

梁健他们没动。车子一停下,前头的一辆车上,就走下了不少人,目光在周围一扫,看到梁健一行人后,就朝着他们匆匆过来了。

为首的是市妇联主席,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身体微胖,身高不高,略方的脸上,脸颊微红,堆着笑,对梁健和马雅二人低头道歉:“不好意思实在是路上太堵。”

梁健也不去拆穿她的谎言,和一个女人没什么好计较。马雅问:“需要带的东西都带了吗”

市妇联主席点头。梁健说:“那就先去安排那边的家属吧。他们情绪比较激动,你们说话做事态度尽量委婉一点,别刺激到他们。”

市妇联主席点头应下,然后安排去了。安排好后,市妇联主席又走了过来,站在马雅和梁健身边,欲言又止。

马雅与她是认识的,低声问:“怎么了想说什么就说”

她看了一眼旁边没注意这边的梁健,将马雅往边上拉了拉,然后轻声问:“这种事情不是一直都不归妇联管的吗”

马雅朝梁健努了努嘴,道:“我们的副主席神通广大,没办法。”

市妇联主席朝着梁健又看了一眼后,八卦道:“我听说这个副主席,和省长关系很好,而且北京还有关系。”

“你消息倒是挺灵通的。”马雅说:“人家的老丈人是北京的一个部长,就这关系,在省里面,谁不得哄着他点啊”

市妇联主席一副了然的表情,说:“原来如此。我听说”

市妇联主席的话还没说完,雯姐走了过来。她只好闭了嘴。马雅看到雯姐过来,就与她走到一边去了。

梁健在不远处,看着救援队不停地忙碌着。旁边陈昌国小心翼翼地陪着。忽然,陈昌国问:“梁主席,不知道张省长对这一次的事故是什么看法”

陈昌国一边问,一边小心翼翼地看着梁健的脸色。梁健从救援队身上收回目光,看了陈昌国一眼,说:“他的看法自然是有责必究。”

陈昌国的脸色微白了一下。梁健看着他,问:“承包这个工程的公司,你了解多少”

提到这家据说已经跑了一大半人的公司,陈昌国脸色又白了一点,支支吾吾地回答:“这家公司,我不太了解。”

“真的我怎么听说,当时这个项目在市里招标的时候,是你推荐的这家公司”梁健说。陈昌国一听,慌忙否认:“不是我我只不过是陪着吃了顿饭而已。这还是因为这块地是我们县里的地,要不然根本就轮不到我”

梁健看着陈昌国笑。陈昌国知道自己说漏了嘴,只好也不再隐瞒,将当时的一些事情说了出来。事实上,这块地的竞标,确实和陈昌国没什么关系。这块地的竞标项目是市里负责,一切的操作也都是市里来。就像陈昌国说的,要不是因为这块地在他县里,他连参加那顿饭的资格都没有。

梁健问:“当时饭局上有哪些人”

陈昌国回答:“这个记不太清了。”梁健不信。陈昌国只好又说:“市里面两位领导都在,还有城建局的领导,还有几个,我记不太清了。”

“那另外一边呢”梁健问。

陈昌国说:“那个公司的老总和一个女秘书。”

“没有其他人了”梁健想知道并不是这个。

陈昌国想了一会,终于回答:“哦,还有一个男女。男的好像来头挺大的,市里面两位领导对他挺客气的。但,我不知道他的身份。当时,没人说起他的身份。好像所有人都心照不宣一样。”

梁健听后,拿出手机,给姚松那边发了条信息,让他发一张韩磊的照片来。很快,照片就发来了。梁健拿给陈昌国看,陈昌国一看,就说:“就是他。”

“你确定”梁健问。

陈昌国点头,十分肯定的说:“我十分确定,就是他。”

梁健收起手机。现在已经确定,这个项目确实是和韩磊有关系的。那么现在就要找出证据。他不能一切都等老唐来办。

梁健想了一下,问陈昌国:“这个项目的资料,你们县里面应该有备份吧”

谁知陈昌国却苦笑着摇头,说:“这个项目,我们县里面就相当于是卖了块地。”

梁健明白了。看来如果想要深入了解其中的信息,还得去市里。但无疑,这个市里面的人,大部分人都已经被韩磊他们买通。

梁健正考虑着,怎么从市里面挖到消息的时候,小语跑了过来,说家属安排那边出了点问题。梁健转头看去,只见两男一女,正与特警激烈的争吵着。

梁健走了过去,问:“怎么回事”

特警说:“这几个人根本不是什么家属,他们就是记者,想混进去。”

梁健打量了一眼这两男一女,确实,就如特警所说,他们根本就不像是家属,因为他们脸上,眼睛里,根本没有那种家属身上有的焦急,担心,悲痛。

这时,其中一个男的梗直了脖子叫了起来:“你们凭什么说我们不是家属你们有证据吗”话音刚落,另一个立马搭腔,喊:“就是呀你们没有证据,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还是说,你们其实根本就是不想让我们进去,刚才只不过是敷衍我们的”

尽管有一小部分人已经进来,但没进去的那些,听到这话,顿时骚动起来。瞬间,这三人的气势又涨了几分,盯着梁健几人,毫不相让。

梁健看到一人背着一个书包,书包沉甸甸的。梁健便对他说:“我们说你不是家属,你问我们要证据。那你说你们是家属,证据呢”

男的愣了一下,显然没料到梁健会反过来问他要证据。趁着他愣神的时候,梁健突然上前,一把拽住他的背包,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背包已经到了梁健的手里。

“你干嘛”男人大叫,扑身过来就想抢回背包。旁边的特警眼疾手快,一个横步就拦在了两人中间,把那个男人牢牢抱住。其余两人见状,忙上来帮忙。女子身小,从下面一钻就钻了过来,冲着梁健就跑过来,要去抓那个背包。梁健往后一躲。这时小语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拦住了那个女子,说:“你不要这样。你们这样,我们可以告你们扰乱治安的”

女子闻言,停了下来,盯着小语,声色俱厉:“我们怎么扰乱治安了你们不经我们同意,就把我们的东西抢走,我们不告你们就很好了”

小语看着她,认真的说:“你可以去告我们的。”女子一愣,小语又补刀:“当然,你们不一定能告得赢。其实,我们都看得出来,你们就是记者而且还是不怀好意的记者。”

梁健就站在旁边,小语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他已经拉开了背包里,包里相机录音笔,还有几张新华社记者证。梁健将背包往旁边登记的桌子上一扔,说:“证据就在这里。”

后面排队的人看向他们的目光微妙起来。那两男一女,脸蛋涨红,也不知是因为刚才争斗,还是因为此刻的羞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