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0别怪走火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5:49:29 字数:3337 阅读进度:830/1780

贺健翔没有抬头看梁健的眼睛,回答:“哦,别人打过来的,那种特殊服务的电话。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梁健却不太相信,他盯着贺健翔,说:“我希望你别做傻事。如果做了,我也希望你能诚实地告诉我,否则出了事情,别怪我救不了你。”

贺健翔脸上,微微抽搐了一下,说:“你放心,我心里有数。”

梁健看了他一会,本来想找他说点什么的,但此刻心情忽然变得很差,顿时没了说话的。梁健转身出去了。

褚良在一个小时后,拿着纸质的文件上来了,送到了贺健翔房间让他签了个名后,又送到了梁健房里。

梁健拿起手机给这份文件拍了个照,尤其是签名部分,还来了一个特写镜头。弄好后,他将这几张照片打包发给了那个网络管理员,并嘱咐他,时刻关注凉州那边的消息,如果看到陈昌国开始给家属发钱,就将这几张照片放到网上去。

这是梁健为了这一千万能完完整整到家属手中,而想的一个办法。这也是梁健不希望贺健翔现在被抓住的一部分原因。

刚刚弄好这些,这简陋的旅馆木门外忽然传来一阵阵脚步声。正打算出门的褚良刚开了门,忽然脸色大变,猛地又重新将门合上了。

梁健看向他。褚良脸色难看,刚要开口说话。门忽然被砰砰敲响。

“开门。”门外的人中气十足,理直气壮地喊着。

梁健看到褚良无声地说:“那些交警。”

梁健第一反应是想到了刚才他看到贺健翔打电话的一幕。只能是他了。在他这一失神的功夫,门外的敲门声已经激烈起来,仿佛有种再过十秒钟不开门,他们就要砸门的架势。

梁健心里被这急促的敲门声吵得很是烦躁,却又不得不冷静下来,思考对策。他皱眉对正等着他发话的褚良说:“先开门。”

褚良问:“真的”

梁健说:“贺健翔一个人在隔壁,他很可能已经被抓了。”

褚良忙开了门,果然,贺健翔已经被两个警察给架着胳膊走到了屋外。门外的人一看门开了,进来就要制住他们。梁健往后退了一步,躲开了他们。褚良更加只直接,那个伸手上来的人,被他直接一个擒拿手给摁到了地上。然后另一只手从腰间摸出了一个证件,往前面一推,喊:“你们想干什么”

他亮出了证件,这些不明就里,不过是听了命令而来的人,顿时有些犯模糊了。站在那里,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

外面一个像是队长的人,没看清里面的情况,喊:“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动手”

褚良已经松了那个被他摁在地上的人。此刻他站了起来,听到队长的话,回答:“队长,他们是自己人。”

队长不耐地喊:“什么自己人这里没有自己人,只有犯罪分子赶紧抓起来”

队长的话一出,那些人立即又想上来拿住梁健二人。梁健岂能让他们这么平白无故地给抓了,虽然抓回去,他们肯定不敢拿他怎么样,但这也是一种侮辱。如果是以前的梁健,或许会选择忍忍就算了。但梁健不是以前的梁健。

他哼了一声,说:“我看你们今天谁敢动手。”他声音不是很大,可在场的人都挺清楚了。他本来就比一般人要略高的身材,站在那里,高大挺拔的身材,天生就给人一种压迫感。加上,此刻他冷静或许应该说是冷酷的神色,眼睛中自信而又霸道的神采,竟让这些人都震住了,真的没敢在上前。

梁健看向屋外那个被人挡着的队长,问:“刚才谁说的,我们是犯罪分子。”

“我说的。”队长推开前面的两个人,走了进来,站到了梁健的目光里。他没看梁健,而是扫了一眼那些不敢动的警察,吼:“还不动手,看什么呢怎么,等我给你们发糖啊”

梁健看着他,冷笑一声,说:“你说我们是犯罪分子,有证据吗还是,你有逮捕文件如果没有,就请你们退出去。另外,他也给我放了。”梁健指了指门外的贺健翔。

队长终于正眼看他了,说:“想看文件可以啊,跟我们回去,你有的是时间看。想看什么,就看什么。”话音落下,梁健正要说话,有人的手机想了。队长从口袋里掏出他的苹果机,接了起来。

“局长,你好。”

“是,那个老板已经抓到了。另外两个拒捕。”

“好的,那我现在就带人回来。”

队长说完挂断电话,看向梁健,说:“算你们运气好。”说完,招呼了一声其余人,带着贺健翔就准备走。

梁健一看,顿时急了。“不能让他们带走贺健翔。”梁健对褚良喊了一声,上去就准备抢人。褚良也立即跟了上去。

可梁健的手才搭住最后一个警察的肩膀,那个走在中间的队长忽然回头,一个黑黝黝地东西举了起来,对准了梁健。

“识相点,就乖乖往后退。不然别怪我手里的家伙走火了。”队长阴狠地说道。梁健心中满是意外,他没想到眼前的这个队长竟然会有配枪。褚良也很是惊讶。他虽然有配枪,可是这次去海滨市抢人,连配枪也没能带在身上。

在生命面前,很多东西都会显得渺小。贺健翔虽然重要,但若要梁健搏上自己的性命,却是不可能的。首先,如果梁健出了事,那么这段时间以来的努力,可就真的都白费了。

梁健只好送了手,退后了几步,看着那队长无比得意地笑,然后将贺健翔带走了。在转角处,贺健翔转过头来看梁健,眼神苍凉。

梁健不知道,他的苍凉是因为知道自己这一去命途多舛,还是因为他心心念念,以为可以信任的人,竟然这么毫不犹豫地就出卖了他。或许两者都有。

梁健站在那里,想贺健翔和韩冰。他们之间到底经历过什么,梁健并不十分清楚。可是,梁健可以从贺健翔无论如何始终维护着韩冰的举动中可以看出,他很爱她。可是,这个女人,他爱了一生,却换不来她的一丝顾念。梁健忽然替贺健翔觉得悲哀。这样一生不娶,只为守候在她身边的爱,竟然只是错付,难怪他最后回头的那一眼,竟是那么苍凉。他的心里,应该很不好受。

“梁哥,我们接下去怎么办”褚良的声音打断了梁健的思绪。梁健回神,微眯起眼睛,说:“既然人已经被他们带走了,那我们继续躲着也没意思了。走,先去公安厅。”

到了公安厅,梁健先是找到了姚松他们。原来他们被交警带走后,夏初荣立马就收到消息了,立即就派人将他们连人带车都给带了回来。

梁健问姚松:“东西都没丢吧”

姚松嘿嘿一笑,说:“我怕他们搜车,所以重要的东西我都事先藏好了,他们根本就找不到。”说着,他就将一个大包放到了梁健面前:“都在里面了。”

梁健看了一眼,犹疑了一下,问:“这些,夏厅长都知道了吗”

姚松压低了声音,回答:“能说我说了,关于后来你跟贺健翔之间的那些事,我都没说。”说完,姚松又递了一个证件袋给他。

“手机和地址都在里面。”

梁健接过,没打开看,就交给褚良保管。递过去的同时,他对褚良说:“等这件事结束,我就去托人办你上次跟我说的事情。”

姚松疑惑地看向褚良,用眼神问着他,什么事。

褚良笑说:“梁哥记着就行。”

“这两样东西一定要保管好。还有一件事,要拜托你们两个一下。”梁健说。

“什么事”两人齐声问。

梁健脑子里想着项瑾,还有前两天通电话时生病的霓裳,说:“我家里,也帮我留意一下。现在形势紧张,我怕出事。”

虽然梁健能肯定老唐肯定有安排,但事情已经进行到了这一步,贺健翔被他们带走,有些事恐怕瞒不住。梁健有些担心,这些人会狗急跳墙,特别是华剑军。

只要那个证据一到手,他这十几年苦心经营的一切,可能就会瞬间灰飞烟灭。这样的事情,华剑军只要知道了,肯定不会任由着发生。他肯定会做些什么。从以往发生的那些事情来看,梁健担心,也不是没有理由。

褚良和姚松听了后,说:“事情没结束前,我和姚松会轮流值班的,梁哥放心好了。”

梁健点头,正准备再交代几句,夏初荣的秘书找到了他。梁健这才想起,他们本来打算在宁州安顿下来后,再通知他的。但实际上,一直没有通知。可之前夏初荣的电话里说,是秘书告诉他们已经离开凉州。显然,没有他们的通知,秘书也知道他们已经离开了。这未免有些说不通的地方。如果说,秘书对他们的行踪一直有关注,那么他们走的时候,应该会提出来一起走,为何不说

梁健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对劲。可这秘书毕竟是夏初荣的秘书,跟着夏初荣有些时间了,一直都蛮受夏初荣的信任。梁健压下心底的疑虑,跟着秘书去见夏初荣。

见了夏初荣后,梁健没提他对秘书的那些疑虑,两人稍微聊了几句,就一起去了张省长办公室。

跟张省长已经有段时间不见,这段时间在凉州,他两人也甚少联系。看到他的第一眼,梁健感觉他憔悴了。以前的他,似乎无论什么情况,都总是精神奕奕的。可此刻的他,虽然眼神依然很亮,可脸颊明显瘦了,脸色也不是很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