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还很年轻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5:49:29 字数:3342 阅读进度:831/1780

梁健不由生出些忧虑。张省长如此状态,只能说明,现在江中省的形势真的很紧张。

秘书萧正道没跟着进来。梁健才想起,刚才进来也没看到他。虽然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但张省长没下班,一般来说,这秘书也是不会下班的。不过,梁健也没有去多想。既然秘书没来,这里三个人梁健级别最低,加上他以前也当过张省长的秘书,一些习惯也知道。就主动拿了茶叶茶杯,开始泡茶。张省长也不拦,和夏厅长两人,在沙发上先坐了下来。

张省长靠在沙发中,看着梁健熟练的泡着茶,忽然说:“最近几天,听到好几个人说你这段时间有些变化,但是今天看你泡茶的样子,我知道,你还是没变。你还是梁健。”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梁健一愣,也是一惊。他没转身,继续将手里的动作做完后,才端着茶杯转过身,笑着说道:“我最近可能火气有些大,所以那些人可能就觉得我变了。”

夏初荣站起来从他手里接过茶杯,嘴上也接过话茬,说:“年轻人就应该有些火气,这是好事”

梁健将茶杯在张省长面前放下,张省长说:“年轻人是该有些火气,但也要懂得该收敛的地方收敛,别过了。”

“是。我记着了。”梁健又将自己的茶杯拿了下来,然后在夏初荣的旁边坐了下来。梁健没有先开口说话,他和张省长有段时间没见面了,虽然在凉州的这段时间,相关情况,夏初荣肯定都有跟张省长汇报,但是有些事情,梁健并没有跟夏初荣提起过,那么张省长即使有所怀疑,也是不能肯定的,所以他是肯定有话要问他的。

夏初荣先开的口。他问张省长:“目前,贺健翔已经被华剑军的人带走,我们接下去该怎么做”

夏初荣的话,一下子就切到了梁健心中的重点。梁健趁机就接过话茬,说:“这一路上,贺健翔吐了不少东西,这下子被华剑军的人带走,恐怕不会安全。“

张省长看向梁健,问:“我听说你们在四点多的时候就已经下了高速入城了。为什么不直接来公安厅”

为什么不直接来公安厅这其中,自然是和梁健的私心有关。但,这一点梁健不能告诉张省长。虽然,他很信任张省长,张省长也一直对他有知遇之恩。但每个人都总是会有自己的秘密,这些秘密不是为了来伤害别人的,而是因为想保护自己心底那块不想被人揭穿的角落。

梁健回答:“当时后面有车子一直在跟踪着我们,我当时以为是凉州于书记单方面的动作,所以想甩了那辆车再来公安厅,没想到,这于书记动作很快,能量也很大。我没办法,只好先带着贺健翔还有褚良走。但,没想到,还是没成功。”

张省长听了说:“那个凉州的于书记我也有所了解。背后,是有一点能量。不过,这一次,为什么有些人会动作这么大,还是因为贺健翔这个人对于他来说很重要,或者应该说,对于他们那些人来说很重要。所以,他们无论如何也要把他抢到手。对了,你说他吐了不少东西,这些证据还在吧”

“都在的。这要谢谢夏厅长,他反应快,及时将姚松他们还有车子,从交警那边捞了回来,不然的话,估计也保不住。”梁健说。

夏初荣一听,笑了说:“就姚松那小子藏东西的本领,交警队的那些小子就是把那车子给拆了估计都找不出来。“

夏初荣这么一说,梁健不由好奇起来,问:“那么多东西,他到底藏哪了”

夏初荣说:“我也不知道。反正当时我也没看出来他到底把东**哪了。后来,也没看清楚他到底从哪把那些东西拿出来的。”

张省长听着他们说完,问梁健:“这姚松,是不是就是之前你建议从镜州调过来的那两个小伙子之一”

梁健点头。

张省长又看向夏初荣:“人才,我们就要重要。可别埋没了。”

夏初荣笑着点头。梁健见话题聊远,便想着扯回来,他可还有事想要张省长帮忙呢。他说:“接下去,张省长有什么打算凉州那边,什么时候可以让纪委过去控制,展开调查”

张省长听后,眉头微微一皱,问梁健:“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昨天早上的那篇稿子是不是你发出去的”

张省长这话一出口,夏初荣也看向了梁健,眼神有些耐人寻味。梁健想起,当初夏初荣问他是不是他发的时候,他可是一口否认的。可是现在张省长既然这么问,心里肯定是已经有了一个答案了,其实这件事并不难猜的。若是梁健继续撒谎,那么张省长对他的信任,肯定会受影响的。

梁健只犹豫了一秒钟,就开口回答到:“是我发的。”然后他看着夏初荣说:“夏厅长,不好意思。当时骗了你,也是怕这件事情传了出去,会影响我继续留在凉州。你应该知道,其实自从贺健翔的事情出来后,省里有些人就已经开始想法子把我弄回去了。”

夏初荣说:“亏我这么信任你,你小子对我就这么不放心”

梁健说:“对夏厅长当然是放心的,但隔墙有耳啊当时我身边不少人,我不能冒这个险。”

夏初荣不再说话,表示原谅了他。张省长等他们说完,开口:“那你跟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要发这样一篇稿子”

梁健笑了一下,说:“其实,张省长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对吗”

“我还是想听你说。”张省长说。

梁健便说:“我想让凉州的事情尽快地尘埃落定,我想尽快地还那些家属,还有那七十八条无辜生命一个公道。”

张省长听后,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他说:“那你知不知道,姜局长已经揽下所有的罪责,也就是你那篇报道,很有可能不但帮不到忙,反而会弄巧成拙。”

梁健说:“这一点,我不是没考虑过。但是因为有之前凉州塌楼事件的那篇帖子做铺垫,这篇帖子在舆论上是绝对占有优势的。”

张省长却笑了一下,说:“你呀,还是年轻了一点。舆论这东西,政府虽然重视,但对政府的影响却不是绝对的。就看有没有涉及到根本的利益。这一次,你这篇帖子,已经算是碰了某些人的底线了。所以,你难道没有发现,这篇帖子的影响,相比于之前那篇帖子,倒反而小了吗所以,政治上的博弈,千万别太依靠舆论,我们可以借势,但不能产生依赖。”

张省长的话,虽然并不深奥,但让梁健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他忽然明白了,为什么他的老丈人项部长一直都处在观望阶段,不肯出手。为什么在他明明看来已经是定局的局势,却迟迟不肯落下最后的定锤之音。原来,一切不过是因为,他这力,有点没打准。

他问:“那么依张省长看,接下去,我们应该怎么办”

张省长说:“凉州秦局长已经自首,对于凉州的局势来说,秦市长应该可以有一些作为了。所以暂时可以将于书记放一放。不过,省里么,有些人既然已经忍不住了,那么我们也该动一动了。”

梁健自然明白张省长口中的有些人是指谁,梁健心底开始纠结,到底要不要将贺健翔透露的秘密告诉张省长呢

梁健正犹豫着,听夏初荣问张省长:“那张省长觉得接下去我们该怎么动比较合适”

张省长问:“之前让你查的周云龙同志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忽然听到周云龙这三个字,梁健愣了一下。他本来以为这件事,已经结束了。没想到张省长和夏初荣他们一直在背后努力着。他看着张省长,忽然很佩服他。十年不动声色,只为一朝惊人。

周云龙的事情虽然没有十年,甚至还不足十个月,但依然让梁健佩服张省长这种谋略。他看向夏初荣,见他回答:“证据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应该能让韩磊蹲上不少年的大牢了。”

张省长认真地说:“我不要应该,我要确定。”

“只要那个关键证人不出意外,就能保证韩磊能在大牢里蹲上三十年。”夏初荣说。

“那就保护好那个关键证人。”张省长说。

夏初荣点头。梁健问:“周厅长的案子只能联系到韩磊吗”

夏初荣露出些失望之色,说:“我本来也以为起码能找到一点跟华有关联的蛛丝马迹,但是”说到这里,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张省长说:“一口是不可能吃成个胖子的。急什么另外,胡小英同志的案子,有找到什么新线索吗”

张省长提到胡小英的名字时朝梁健看了一眼,梁健也是没料到,张省长会忽然提到胡小英的名字,身体不由自主地僵了一下。他有些紧张地看向夏初荣,却失望地看见夏初荣摇了摇头,说:“翻案已经不太可能了。”

“只要目的达到,用哪个案子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张省长忽然说。梁健惊醒,他想他刚才的失望肯定是溢于言表的。

张省长对夏初荣说:“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些话想跟梁健单独聊聊。”

夏初荣走了。留下了梁健一个人。

梁健坐在沙发上,忽然有些不安。他想,可能是因为胡小英。

夏初荣看着他,说:“胡小英同志前两天从疗养院出院了。”

梁健霍地抬头,没有人通知他这件事。他在心底问了一遍为什么心底的那个自己给出的答案却让他胸口闷得难受。

他凭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