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3调研出发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5:59:43 字数:3398 阅读进度:853/1780

“就字面意思,只工作半天,下午一点到傍晚的五点,四个小时。”项瑾解释。梁健问:“那你工作室的位置选好了吗”

项瑾笑了一下,说:“我现在正在外面看。我看中了三个地方,都还不错,到时候你来帮我挑一个。”

梁健说好,话音刚落,忽然又想起,自己马上就要出去一段时间。于是,忙说:“对了,有个事,我得跟你说一声。”

“什么事”项瑾问。

梁健将调研的事情说了,显然项瑾已经习惯了政府这种时常会不在家的节奏,只是有些失落,可能是因为没结婚时,单亲的她,父亲总因为工作不在身边。结婚后,丈夫又总因为工作,也会时常不在身边。还好,她有了霓裳,还有两个回像妈妈一样对待她的妈妈。

时间很快,周末一过,便到了出发的日子。前一天晚上,项瑾就已经给他整理好了该带的衣物,还有一些应急的药品,然后交给了小五。早上临出门的时候,两位妈妈,千叮咛万嘱咐的对梁健说了很多,又对小五嘱咐了一遍,这才放了他们离开。小五在这里住的时间还没有很长,可他话不多,却又勤劳的性子,很快就赢得了梁母的喜欢,项瑾也不讨厌,甚至连霓裳都很喜欢他。

从别墅出发,梁健先去了市府。常建他们已经准备好,等在市府门口。沈连清站在常建身侧,常建另一侧则站着经信委的办公室主任,产业规划处的主任等几个领导。而离她们稍微远一点的地方,站着两个记者,一男一女,应该是日报社的。梁健没有看到杨美女。

梁健抬手看了下时间,快九点了。梁健转头问常建:“新华社的记者,通知到了吗”常建点头,说:“可能是路上堵吧。”

话音落下,梁健的电话响了。梁健拿出来一看,是杨美女的电话。梁健走到一边,接了起来。

“梁健,我被拦在门外了,进不来。”杨美女的声音透过电话传过来,她声音中显得有些着急,喊他也是直接喊了名字。

梁健并没有觉得不妥。梁健问:“你有没有这边秘书办的电话”

杨美女愣了一下,说:“有。”

“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通知门卫。”梁健说道。杨美女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然后哦了一声,挂断了电话。梁健放下电话,想,她最后的那句哦的音调明显显得有些失落,可能是意识到了,她这个电话打给他,其实并不妥当吧。可是,她被门卫拦着不让进来,心情变得焦躁的时候,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梁健。

梁健走了回去,对常建说:“先上车吧。”

“那个记者不等了吗”常建问。

梁健说:“到车上等吧,大家也都站了有一会了吧,都累了。”

一群人,纷纷上了车。常建给梁健也安排了那辆市府专门安排给他的车。梁健说:“我就用自己的车吧,坐惯了。”

梁健说着,坐进了自己的车里。上车后,他对准备上前面那辆11人坐的大车的沈连清喊道:“小沈,你坐我的车。”

沈连清没去看常建,只是转身走到了梁健的车边,然后坐到了后座上。而梁健,依旧坐在前面。

常建皱了下眉头,然后上了后面的大车。

梁健倒也不是要故意要显得特立独行,他只是懒得因为这些无伤大雅的东西,改变自己的习惯。

五分钟后,杨美女气喘吁吁地跑着出现在梁健的身影中,那一头干练的红色短发长了些,多了些女人的妩媚。

杨美女一出现,常建就从前面那辆大车走了出来,看着她跑到跟前停下后,训了几句,才让他坐进车里。

常建电话打到了沈连清的手机上,问是否可以出发了。沈连清询问了梁健后,两辆车开始启程。

刚启程还没开车市府,梁健就收到了杨美女的短信,问:“你在哪里我怎么没看到你”

“我在你后面的车里。”梁健回答。

半响后,杨美女发来短信,说:“我都忘了,你现在是市委书记了。”

梁健本来想回,在你面前,我永远只是梁健。但想了想,还是删了这条短信,重新输入:“工作时间,没办法。下了班,我还是梁健。”

又半响,杨美女问:“那你是喜欢工作时候的你,还是喜欢下班时候的你”

梁健看着这条短信,揣摩着杨美女这句话中的意思。他揣摩了一会后,忽然发现,有些事情,其实不揣摩装傻更好。他回:“男人必须要有事业,才能称之为男人。但,如果只有事业,会不完整。还好,我比较完整。”

大约一分钟后,杨美女回:“嗯,事业正当头,家中又有娇妻女,何止完整,简直完美,好么你这是在赤果果的炫耀。”

“呵呵。”梁健简单回了两个字过去。

短信到此就结束了。一路无话。

车子到了东陵县县城外的时候,路上的车子就少了起来。然后就看到了路边停着一排车,不少人正站在车边翘首以待。

前面带路的车慢慢缓了下来,小五只好也跟着缓了下来。梁健透过车窗,看到常建从前面的车上走了下来,和那几个人一一握手,然后一起朝着梁健这边走过来。

常建走到梁健的车边,梁健开了门,走了下去。沈连清立马也跟着下了车。常建一一给梁健介绍,东陵县的县长林家勇,副县长万雄,还有县委书记胡得力,县委副书记正东,还有几个人,梁健也没都记住名字。

一一握过手后,梁健说:“先上车去县里,到了县里之后,再慢慢说。这么大一群人都站在路边,影响交通不说,影响也不好。”

一群人听了之后,都各自回自己的车,常建也往前面的车走,梁健喊住了他,说:“常建,你跟小沈一起坐后面吧。”

常建脸色微喜,坐了进来。车子开了后,梁健看着前面一大长溜的车,面无表情,淡淡地问常建:“县里的人在这里等,是你通知的吗”

话一出口,常建原本因为终于坐进了梁健的车而生出的些许喜色顿时没了,他慌忙解释道,说:“书记,我只是告知了他们我们出发的时间,并没有安排他们在这里等着。”

梁健没有再说话,半响后,他开口对小沈说:“小沈,回头你通知一下剩下的几个地方,都不准到路口来迎接,这么大一群人站在路边,像什么样子。”

常建的脸色难看至极,沈连清没看他,默默地记了下来。

十分钟后,车子进了县政府。常建先下的车,不等沈连清动手,就率先拉开了梁健的车门,护着梁健下车。

梁健没看他,脚一落地,县委书记正东和县长林家勇就迎了过来,满面笑容地招呼他往里面走。

县长林家勇笑着说:“梁书记这一次调研第一站就选在我们东陵县,真的是我们东陵县的福气,我和万雄同志代表东陵县的百姓谢谢梁书记了。”

梁健说:“林县长不用这么客气。东陵县的百姓,也是我永州市的百姓。既然都是永州市的百姓,那哪里有难处,就应该先照顾哪里,你说对不对”

“对对梁书记能这么想,是我们东陵县的福气。”林家勇显得很激动。旁边万勇相比之下,倒是显得沉默了。

进了县政府后,常建上前问梁健:“书记,要不要先休息一下,还是直接开会”

梁健说:“先开会吧。”

一群人蜂拥着梁健进了会议室,会议简短,常建准备了讲稿,可梁健就和当初在宣布任命的会议上一样,依旧没用。只是用简短的几句话,概括了一下这次调研的目的。他的简短,让县委书记和县长他们准备的讲话,也不好意思长篇大论。

这样一来,原本大概有四十分钟的会议,直接缩水到了二十分钟不到。说完之后,梁健直接站了起来,说:“时间离吃饭还早,直接去林家庄渔场吧。”

常建愣在哪里,他看着梁健,心里估计是恨得痒痒。沈连清倒是没什么感觉,直接拎了梁健的包,拿起梁健的茶杯塞入包里,然后跟在梁健身后出了会议室。后面的一群人,也都磕磕绊绊,慌慌张张地忙都跟了出去。

出了大楼,要上车的时候,梁健看了一眼后面跟着乌压压的一片人,皱了下眉头,对身边的万雄说:“有些人就不用跟着去了,去这么多人,人家林家庄渔庄也不好安排。另外,你跟林县长,也留一个在这里吧,两个主要领导都出去了,万一有点事,没人主持也不好。”

万雄一听,和林县长相视一眼,说:“那林县长陪梁书记去吧,林县长老家就在那里,对那里熟。”

这一点梁健倒是不知道,此刻一听,惊讶地看了一眼林家勇,说:“原来林家庄渔场是林县长的老家。那待会林县长可得要带我好好走走。”

“说起来惭愧,我从那里出来,如今也算是混了个一官半职的,可惜没能帮上什么忙。我们东陵县还是这么穷,林家庄渔场情况虽然好些,却也好不到哪里去我能力有限,实在是愧疚”林家勇说的诚恳,面有愧色。梁健看着他,却不知道,这其中到底几分真假。

东陵县的人留下了不少,但跟着去的还是不少。林县长的车在前面带路,梁健跟在第二位,后面是经信委人坐的车,再后面是东陵县的车,三辆小轿车。

如此一来,也有六辆车,一般地方的婚车排场,也不过就如此了。出了县城城区后,没多久,就看到了连绵的水域,一望无际。路也开始差了起来,坑洼的水泥路,还很窄,如果对面有车来,必须得停下,让他们先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