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6扑朔迷离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6:09:59 字数:3306 阅读进度:876/1780

项瑾和梁健之间,恋爱的过程太短暂,而一结婚,她就成了母亲。这样的节奏,让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根本来不及沉淀就已经升华,从爱人变成了亲人。这天晚上,项瑾的变化,让梁健仿佛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仿佛两人回到了结婚前,准备将曾经缺失的恋爱过程再重新经历一遍,ji情,暧昧,娇羞这些曾经没有的东西,在这天晚上,似乎都补上了,圆满了。

几次缠绵过后,沉沉睡去。醒来时,霓裳正在旁边的婴儿床里,睁着无邪的眼睛,看他醒来,便张开手要他抱,嘴里呢喃着并不清晰的声音:“爸爸,抱。”

梁健立马起身抱起了霓裳,刚抱起,身后的床上,项瑾翻了个身,也醒了。梁健温柔一笑,说:“要不再多睡一会吧,昨天累了。”

还带着朦胧睡意的项瑾一听这话,脸颊刷地红了,目光柔柔地嗔了他一眼,眼角蕴着的那些羞涩,让梁健颇为受用。

她美好的身体,在宽松的睡衣下,随着她的动作,若隐若现。梁健感觉喉咙有些发紧,忙移开了目光。一边脑子里还在想: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容易就被诱惑了以前,她也一直和自己同床共枕,怎么好像没有这种感觉呢。

项瑾走到了他身边,接过项瑾,见他有些魂不守舍,便问:“想什么呢”

“没什么。”梁健回神,笑答。项瑾转头看了一眼床头的时钟,说:“七点四十分了,你会不会来不及”

梁健一听这时间,赶忙去洗漱。下楼吃早饭的时候,小五已经吃好在等他了。小五什么都没说,但梁健下意识地觉得有些害臊,好像小五知道他昨夜的疯狂才导致今天起晚了一个小时一样。

到了单位,对于他今天突然的晚到,沈连清和常建都挺意外。梁健走进办公室,沈连清跟了进来,拿起他桌上的茶杯,说:“茶凉了,我去换一杯。”

梁健拦住,说:“算了,现在天不冷,凉了就凉了吧。”

沈连清将茶杯又放了回去,看着梁健坐下后,他开口说道:“书记,你昨天让我去打听那块地的事情,有点消息了,但真假不好说。”

“哦”梁健倒是有些意外地看向沈连清,他动作很快。“坐下,慢慢说。”他说。沈连清将椅子拉近后,坐了下来,然后开口说道:“我昨天下班后去找了国土局的王局长,本来想跟王局长打听一下。但是王局长说他也不清楚,但是他介绍了一个人给我,是阿强集团的。”

说到这里,沈连清顿了顿,告诉梁健:“书记,原来阿强集团里面,也并不是铁板一块。杨天翔下面,很多人其实都并不服他。王局长介绍我认识的人,是阿强集团的市场部经理。他告诉我说,原来除了包括杨天翔在内的少部分人之外,其余的人都不赞成杨天翔为了一块地跟政府杠上。”

这一点倒也不算意外,昨天纪中全跟梁健提到阿强集团高层不稳定的时候,他就已经能猜到这些。梁健问沈连清:“还有其他的吗”

沈连清点头:“市场部的路经理告诉我说,杨天翔要那块地,是有人授意的。至于这个人是谁,那个路经理说他以前从来没见过,不是公司的合作伙伴,也不是公司高层。”

这个消息倒是让梁健有些意外。本来就已经迷雾一团的事情,现在又多出一个神秘幕后来,顿时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起来。梁健皱了眉头,陷入沉思。

沈连清静静等在那里,半响,梁健回过神后,问他:“就这个消息吗”

“还有一个”沈连清回答:“那块地,之前曾经有一个集团企业申请过,但是不知为什么,程序还没走到国土局就被拦下来了。”

还有一个集团企业申请过那块地梁健一愣,思维顿时将昨天纪中全提到的水厂和这个所谓的集团企业联系到了一起,他问沈连清:“这个集团企业申请这块地做什么用途,你知道吗”

沈连清想了一下,回答:“好像是想开发一个度假村吧,集团名字叫什么,那个路经理应该是知道,但他好像不肯说。我后来又问了王局长,他好像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情。”

“那这个路经理是怎么知道的”梁健问。沈连清摇头。

梁健听后,在脑海里将这几件事情放在了一起,拼凑了一下,却拼凑不起来,除了阿强集团内部的不稳定能确定应该是确有其事之外,另外的一个水厂,一个集团企业的度假村概念,却是对不起来。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还是两个都是假,梁健不得而知。他回过神,看向沈连清,问:“另外没有了吧”

“嗯。没有了。”沈连清摇头。

“行,那你先去忙吧。这件事,也再留意打听一下。”梁健说。沈连清点头,退了出去。梁健从椅子中站了起来,走到窗边,窗外的天空灰蒙蒙的,今天的太阳公公缺席了,像是要下雨。

梁健忽然想起,昨天似乎有新闻说,台风又要来了。自从地球开始温室效应后,这天气也是愈来愈奇怪了。如今时间已入秋,可这天气还没怎么凉下来,这台风也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来。

窗外,一座座水泥钢筋的建筑矗立在低沉的天空之下,透着一股压抑。梁健的心情,也跟着压抑起来。

他不禁,对着窗外,喃喃自问:“杨天翔,你到底想做什么”

没人回答。良久,梁健忽然长叹一声,收起了满腹的心思。转身,忽然想到了康丽,最近一直没有她的消息,也不知道东陵那个项目的事情,她准备得怎么样了。犹豫了一下,他拿出手机,找出康丽的电话,拨了过去。

接起他的电话,康丽的声音带着些许惊喜:“看来今天是个好日子。”

梁健笑了,说:“今天天气预报说,会有暴雨,估计好不了。”

康丽笑了两声,然后转到正题:“是为了项目的事情吧”经她这么一说,梁健不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回答:“算是吧。”

康丽笑说:“是就是,什么叫算是。”

梁健本想回答:“一方面是为了项目的事情,一方面,也是因为有段时间没你消息,想关心你一下。”但这话到嘴边,忽然想起,康丽曾说过的那些话,和她流露出的那种情。心里犹豫了一下,这话就又吞了回去。他说:“说不过你。那就是为了项目的事情吧。说说,考虑得怎么样了”

康丽回答:“我这边是没什么问题了,我的团队已经去考察过三次了,确定了两个地方,就看欧阳那边了,只要他同意,合同一签,该走的程序走好,项目立马就可以落地。”

经康丽这么一讲,原本因为阿强集团的事情,有些烦躁的心情,顿时美丽起来。他问:“那欧阳那边需要我帮你去联系吗”

康丽拒绝,说:“项目的事情,你也不清楚,还是我自己去跟他联系吧。”

“好的。”梁健笑说:“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

康丽回答:“没问题。不过我可有个条件,你得答应我。”

梁健说:“没问题,别说一个,三个都行。”

康丽一听,欣喜道:“我也不贪心,一个就够了,只要你别反悔就行。”刚才一时激动之下的豪言,此刻回头一想,梁健不由有些惴惴,便问:“什么条件,你说来听听。”

康丽沉默了一下,说:“以身相许,可以吗”

梁健一愣,讪讪笑道:“这恐怕有点难,我现在是身不由己了。”康丽笑道:“看你紧张得,你放心,不会让你以身相许的。”

“好吧,我相信你。”梁健心里微松了一口气。他相信,以康丽的成熟,应该不会有什么出格的要求。毕竟两人都不再是小年轻,都会去考虑很多事情的利弊。何况梁健想起项瑾,想起昨夜的疯狂,有妻如此,他确实应该知足。

康丽电话挂断后,梁健想到康丽那边和欧阳沟通好之后,项目的事情应该很快就会进入程序。他拿起电话,先给国土局的王局长打了一个电话,跟他先通了个气,到时候程序走到他那边的时候,让他在坚守原则和规定的基础上,相对方便一些。跟王局长这边打好招呼后,梁健还想给招商局那边打个电话,但这话筒刚拿起,梁健忽然想到了之前沈连清说的那件事情还有昨天纪中全提到的,一个集团企业的度假村概念项目,一个是水厂,似乎都和招商局有些关系。梁健犹豫了一下,电话拨到了沈连清的办公室里。

“通知一下招商局的局长,让他来我这里一趟。”梁健吩咐沈连清。沈连清放下电话,立马就通知了下去。

招商局不在市政府办公楼里,而是有**的办公地点,距离市政府办公楼,并不是很远,大概十五分钟车程左右。但,梁健在办公室等了半个小时,却还是没看到招商局局长的人。梁健将沈连清叫了进来,问他:“你刚才通知招商局那边的时候,他们的局长不在办公室”

沈连清说:“他的秘书是说他在办公室的。”

梁健眉头动了一下,想了一下后,他吩咐沈连清:“你现在马上去问一下门口保安室,看招商局的车有没有进来,如果已经到市政府了的话,想办法,看看他先去了哪里。”

沈连清没问为什么,看了梁健一眼,就出去办他吩咐的事情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