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7暴雨将袭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6:10:00 字数:3241 阅读进度:877/1780

沈连清没打电话去问,在办公室拿着电话坐了两分钟后,决定亲自下楼去看看。他先去了保安室,招商局的车,虽然也有通行证,但进来保安还是会登记的。沈连清没问保安,而是让他们拿来了登记簿,自己翻了起来。今天还早,上面登记的车子只有三辆,沈连清立马就找到了招商局的车。

沈连清看了一下旁边登记的时间,倒也进来不久,五分钟之前。沈连清将登记簿还给了保安,一边往大楼走,一边想两个问题。一个是,梁健为什么让他来做这件事。另一个是,这余局长要是不去梁健那里,会先去哪里呢

进了大楼,沈连清在楼下大堂站了一分钟左后,然后向右转弯,坐了电梯,往上走。他去了市府秘书办。里面有一个科员,跟他关系不错。以前,也是一起在区里工作的,后来他调到市里不久,他也跟着挑了过来,后来,因为两个人一个在市委,一个在市府这边,基于工作缘故,联系就相对少了点。

沈连清一走进市府秘书办,里面几个在桌子后面正埋头修改文件的都抬起了头,看到他,几人都是愣了一下。秘书办的主任在里面的小办公室里透过开着的门,看到沈连清,立马就要站起来,沈连清眼尖,看到后,立马就说:“李主任你管你忙,不用招呼我,我就是来找小秦说几句话的。”

沈连清口中的小秦,是个女孩子。说实话,女孩子在秘书办的倒是不多,而能和沈连清关系不错的女孩子,就更少了。这小秦长相不算漂亮,但也还算是耐看。小小的瓜子脸上,带着一副黑框的眼睛,听到沈连清提到她,她站了起来,从桌子后面走了出来,说:“你来找我的”

沈连清点头,问:“有时间吗出去聊几句”

小秦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办公室里看着他们的李主任,然后点头。两人走了出去,沈连清带着她走到一个角落,一瞬间的尴尬过后,问:“你最近怎么样”

小秦倒也不像那些混迹官场的女人,成熟自如,宽大的黑框眼镜,让她看着年轻外加有些呆萌。她推了推往下滑的眼镜框,说:“还好。你呢,听说你现在是市委书记的秘书了,恭喜,终于熬到出头之日了。”

沈连清扯了扯嘴角,说:“你也会有这么一天的。”小秦却不以为然,说:“我没听到过有女孩子当秘书的。”

沈连清想安慰几句,但一想,似乎真的没有听到过,这安慰的话顿时又说不出口了。几秒的尴尬之后,他索性就转移话题,说:“跟你打听个事,你知不知道,现在市长办公室里的是谁”

小秦看向他,茫然地说道:“当然是钱市长,还能是谁。”

沈连清皱了下眉,耐心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问,刚才谁去见钱市长了。”小秦又推了下眼镜,回答:“这个没注意,要不我帮你去问问张秘书”

沈连清点头。小秦准备走,沈连清又拉住了她,嘱咐:“别说是我让你问的。”

小秦推了下眼镜,说:“我看着很笨吗”

沈连清尴尬地笑了,松了手。小秦往前走了一步,又停了下来,回头对他说:“你要是没其他的事情,就先回去吧。我去问了,然后发短信告诉你。”

“好的。”沈连清应下。等小秦走后,他也回自己那边了。刚进办公室,就收到小秦的短信,说:“招商局的余局长。进去坐了十分钟,两分钟前已经走了。”

两分钟前,那不是很快就会到这边了吗沈连清忙站起来,走到梁健的办公室外,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梁健正在里面看资料,听到敲门声,抬头喊道:“进来吧。”门开了,看到沈连清,梁健就抬头等着他的答案。

沈连清没走进来,只是站在门口说:“去另一边的七楼了。现在应该马上就要到这边了。”梁健点头,说:“那你先出去吧。待会他来了,让他在外面先等等。”

沈连清点头。门关上,梁健也没心思去看桌上的资料,靠在椅子里思考起来。招商局的副局长飞鸿,是和杨天翔有关系。这件事,纪中全能说给他听,就说明,这件事的真实度是可靠的。要不然涉及一个的干部的作风问题,没有十足的把握,纪中全作为纪委书记,应该不会轻易说出口的。

杨天翔和钱江柳的关系,应该也不简单。否则,这一次的常委会,钱江柳就不会提出来,而且立场这么鲜明。而现在,他让这招商局的局长来见他,可人家却先去了钱江柳那里,看来这钱江柳上任不久,但在市政府这个螃蟹身上,根基很稳。

一个招商局,局长,副局长,两个重要人物,都或多或少地属于钱江柳这边,这变相地等于,这招商局属于钱江柳的势力范围了。

那这样的话,一切和招商有关的事情,发生什么都是有可能的。一旦一个机构,被一个领导完全掌控,那么事情就会脱轨,任何事情的发生,其实都不必惊讶。

梁健想,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无论是集团企业的度假村项目,还是水厂项目,应该是有一个项目因为那块土地,确实是被招商局给压下了。而其中牵涉的人,应该不止飞鸿一个人。

杨天翔,钱江柳,飞鸿,余局长,还有那个不知具名的神秘人这似乎是条长线,牵扯着不少隐情。梁健转头看向窗外,天空乌压压的,看来暴雨真的要来了。

正想着,忽然窗外的乌云层中,亮光一闪,一道闪电忽然蜿蜒而下,劈在了城中某处地方,然后便是震耳欲聋的雷声。梁健被惊醒了过来,他整理了一下情绪,通知沈连清让招商局的余局长余数进来。

梁健没请他做沙发,而是让他坐在了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中。这坐椅子和坐沙发是有讲究的。坐椅子,体现的是一种公事公办的态度,而坐沙发就相对来说,要随意一些。余数同志在椅子中坐下后,梁健没抬头,装着在看资料,其实他的心思根本不在资料上。他只是想熬一下这个余数。

过了大约六七分钟,沈连清泡的那杯茶,都已经不冒热气了。梁健才抬起头,看向他,客套地说了一句:“不好意思,工作比较多。余数同志,工作也应该很忙吧。”

余数正开着小差,一听梁健的声音,立即收敛心思,回答道:“还好还好”

梁健瞄了一下电脑上的时间,说:“是吗你耽搁了这么久才过来,我以为你很忙呢”

余数脸色微微一变,忙又说道:“是有点忙,沈秘书打电话来的时候我正好在开会,秘书又没及时通知我,就迟到了。”

“哦。”梁健也没戳穿他的谎言,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说:“今年台风真多,这场雨最好不要下太久,不然永州该要忙着抗洪了。”

余数有些摸不着头脑,想不明白梁健找他聊这些干嘛抗洪的事情,不是应该找水利局的赵局长吗不过,这也只是他心里嘀咕,口上却跟着附和:“是啊,现在这天气是一年比一年怪了。”

梁健收回目光,话锋一转,就到了正事上:“余数同志,我听说前段时间有个度假村的项目被你们拦了下来,是有这回事吗”

梁健这跳跃的幅度有点大,余数一下子跟不上,愣了有一两秒时间,才反应过来,目光闪烁着,不敢与梁健对视,口中回答:“是有这么个事情,但不是度假村项目,就是一个度假农庄,项目不大。申请的公司也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我们内部会议商量了后觉得不太靠谱,就没上报。”

梁健本来也只是想诈一下,但没想到,还真有这么个项目,先不管度假村还是度假农庄,单只余数这番话,就让梁健心里对之前听到的那些看似不靠谱的消息瞬间就相信起来。他没再追问度假村还是度假农庄的事情,而是点点头,说:“这招商工作关系着永州市的发展,余数同志能够把好关是好事。”

余数同志扯了扯嘴角,笑得很是僵硬。梁健装作看不出来,随意地问:“我听说,你们局里的飞鸿同志,至今还单身对吗”

余数又是一愣,点头回答:“是的。”

梁健笑笑说:“这工作重要,我们干部的个人幸福问题,组织上也应该关注一下。余数通知有空也帮忙物色物色,总不能让工作耽误了我们干部的个人幸福。”

余数同志看着梁健的目光里有差异,口中不迭地应下:“是应该的,我回去就去张罗。”

“嗯。”梁健点头,然后又蹦出一句:“对了,我上次听人说,这飞鸿同志跟阿强集团的杨天翔杨经理好像关系不错。这要是真的,倒也不必帮忙张罗了,省得人家觉得我们多事。”

提到杨天翔和飞鸿的关系,余数顿时又紧张起来了。他躲着梁健的目光说:“这个我也不清楚。”

梁健笑了一下,说:“这飞鸿同志也算是你的下属,还是应该多关系一下。”

“是是书记教训得是,回头我一定改正。”余数连连点头。梁健笑看着他,可心里却在不断地转,想这个余数和飞鸿,还有杨天翔,钱江柳之间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