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5什么声音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6:20:08 字数:3511 阅读进度:885/1780

梁健他们赶紧跑了过去,沈连清先到,试图劝阻,并没什么效果,想挤进去,也根本挤不进。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正束手无策的时候,梁健拉住了他。梁健转头一看,发现了旁边的消防车上,挂着一只扩音喇叭,一把拿了过来后,凑到嘴边,就是一声大喊:“别吵了”

突然的声音或许是惊到了这群激动的人,一瞬间,都住了口,只剩下雨声哗哗。他们回过头来看梁健,沈连清趁机拨开人群挤了进去,一到里面,发现情况有些特别。中心位置,还有三个伤员。他忙转头对梁健他们喊道:“书记,这里有人受伤了。”

梁健一听,立刻也挤了进去,手电筒一照,一看,果然是有伤员。梁健转头问不说话的洪伟:“这是怎么回事”

洪伟不肯说话,他是跟在他身边的一个干部回答了梁健的问题:“你们刚走不久,那里又发生了坍塌,他们三个石头打到了。”

“那为什么不立即送医院,还在这里闹什么闹”梁健质问,目光盯着洪伟。洪伟这时说话了,赌气的语气:“我倒是想啊,可你倒是看看他们,他们根本就不让我们走”洪伟一边说,一边拿手去指周围的老百姓。周围的人,原本不说话了,这些又炸了,又你一句我一句的吵吵起来。

梁健听得头疼,可也依稀听到了一些事情。等他们重新安静下来后,梁健看向洪伟,问:“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洪伟辩解道:“我没有说,不送他们的人去医院,只是让他们等等,医院那边已经派车来了,很快就会到的。”

“胡说你之前跟我们是这么说的吗”有一人立即反驳道。梁健看了洪伟一眼,转头看向说话的人,正是之前跟梁健说过话的那个带头的百姓。梁健开口说道:“他之前怎么说的,你待会再告诉我,现在首要的事情,就是先送这几个受伤的人去医院。”说着,他又转头去问洪伟:“医院的车什么时候到”

洪伟迟疑了起来,吞吞吐吐地回答:“不是很清楚,大概大概还要一个小时吧。”

梁健也不想跟他计较,为什么他刚开始说很快就到则变成了一个小时。他看向那位带头百姓,说:“这样,我们也不等救护车了。你们扶他们上车,送他们去医院。”

一听梁健这话,他们原本愤怒的神情也平静了下来,立马扶着那三个伤员分别坐进了两辆车内,一个伤得是腿,只能是半躺在后座,另外两个稍微好些。

派了司机送他们离开后,梁健叫了洪伟到一边,问他:“之前为什么不派车送他们去医院”

洪伟说道:“之前送那个受伤的干警,已经走了一辆车,现在又走了两辆车,现在只剩下三辆车和一辆消防车,万一有什么突发情况,我们这么多人,怎么坐怎么撤离我之前只是让他们多等一会,他们并不是什么多重要的伤,只不过是骨折,多等一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你倒好,一来就派车给他们送走了这车子一来一回,得好几个小时呢这中间要是出点什么事,怎么办”

梁健没有插话,静静地等着他发牢骚,抱怨。等他停下,梁健问他:“说完了吗”洪伟偏过头,不理他。梁健笑了笑,说道:“你考虑得,是有一定道理。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么大的雨,让一个伤员在雨里面等一个多小时,合适吗再说,按照你的说法,那要是这一个多小时里面发生点什么情况呢带着几个伤员,又是晚上,我们总归会有很多不方便而且,现在非常时刻,老百姓本来就对政府有意见,你这么一来,他们的意见会更大,到时候万一再来个,你怎么处理”

洪伟一直不说话,也不看梁健。梁健叹了一声,缓了语气,说:“行了,人既然已经送走了,多的我也不说了。我出来,是有件事情,要跟大家说一下。你去把人都召集过来吧。”

洪伟只能去召集人,但召集来的都是那批政府人员,那些老百姓正准备离开,洪伟也没喊他们。梁健看到,忙让沈连清去喊住他们。等他们过来,梁健说:“刚才的事情,是我们做得不够妥当,在这里,我跟你们道歉了。”梁健说完,就给他们鞠了个躬。那些老百姓看到梁健这样,神色也都好了些。那个带头的老百姓开口说道:“梁书记,你人不错,现在人也已经送去医院了,我们也就不计较了。”

梁健接话:“谢谢另外,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请大家帮个忙,不知道行不行”带头的老百姓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周围的同伴,然后回答:“你说吧,能帮的,自然没问题。”

“谢谢”梁健忙说道,然后将他决定将谷口堵起来的计划说了出来。一出口,洪伟先反对,说:“这样太危险了,而且靠我们这么几个人,没有专业的工具,也没办法把这谷口给堵起来啊要知道这青龙潭现在水位这么高,泄洪的时候,水流的冲击力肯定很大,我们这么点人,挡不住的”

梁健看了洪伟一眼,说:“我已经联系区政府那边,让他们派人手过来了。而且,青龙潭泄洪,不会一下子开多个闸口,会慢慢来的。最关键的是,据目前的状况来说,这已经是唯一一个办法了。”

有老百姓问:“那里面那些地啊什么的,是不是都得没了呀”

梁健说:“这只是暂时的,等雨停了后,我们会立即疏通河道,将这个问题解决掉,恢复原状的。”

“这雨什么时候停也不知道,地里的那些东西,泡上个几天的,还不都得泡没用了啊”有人说道。他刚说完,这带头百姓就转头瞪了他一眼,说道:“这青龙潭要是真塌了,命都要保不住,你还惦记着你地里那一丁点的东西这能救你命不成”

被他这么一抢白,说话的人低了头不说话了。梁健知道,在场的百姓,恐怕不少人心里都惦记着自家地上的那些东西,毕竟是他们赖以生存的,谁不心疼。梁健想了下,说:“你们放心,你们的损失,政府会考虑给予一定补偿的”

梁健话还没说完,旁边的洪伟拉了拉他,轻声说道:“这种话不好随便说的,这次水灾情况这么严重,这一个赔了,个个都要赔,政府里哪有那么多钱”

梁健没理他,继续说道:“大家还有什么其他问题吗”

众人摇头,洪伟则是带着一种你就等着后悔吧的眼神,看了梁健一会,转头到一边去了。梁健见众人都没意见了,就说:“那我们商量一下,该怎么堵吧。”

怎么堵,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谷口的地方,正好是柏油马路,他们没有专业的机器,打桩很难。一群人商量了十几分钟后,商量了一个都觉得还算可行的方案后,都各自忙去了。老百姓都开始往家奔,去拿麻布袋,蛇皮袋,铁锹等工具,梁健让两个干部开了两辆车跟着他们去,方便搬东西。

他们住的地方,都离这里不远,没多久,一个浩浩荡荡的队伍就来了,队伍中多了好几辆拖拉机,还有不shao妇女也跟着来了。梁健看了,忙问:“女人怎么来了”

那个带头的笑道:“梁书记,你可别小看这些个农村妇女,干这种体力活,说不定比你这个大男人还要行”

对于梁健来说,从小的教育,女人和孩子,在这种危急时刻,是应该保护的对象。但这带头的说得也不错,论起干体力活,梁健可能还真干不过这些农村妇女。此刻时间紧张,梁健也就随他们去了。

一堆人,挖泥的挖泥,装袋的装袋,拖拉机duangduangduang地轰鸣着,一趟趟地来回拉着。一群人忙得热火朝天,很快,谷口处,就堆起了一人高的墙。正忙着的时候,区政府派过来的人到了。他们来了不少人,还开了一辆军用卡车来,也不知道是哪里弄来的,带了不少东西过来。

有了这部分加入,工作进度又快了不少,很快,这堵墙就垒起了近三米高,再往上,没有一些专业工具,只靠人工,就比较困难了。

梁健他们暂时停了下来。邓大为站在梁健边上,两人一起审视着这堵墙,墙高三米左右,厚也有一米左右。邓大为问梁健:“书记,你觉得这墙挡得住吗”

青龙潭到谷口距离也有两千米左右,但这是公路的长度,水不沿着公路走,要短很多。这泄洪的时候,水从闸口冲出来,冲到这里,能有多大力,梁健算不清楚。他犹豫了一下,回答:“希望能挡得住”

话是如此,两人脸上都有掩不住的忧色。洪伟走了过来,问:“墙已经搭好了,这周围我也带人走过一遍了,该堵的都堵了,里面是不是该泄洪了”

梁健抬头看了看天,此刻已经是漆黑一片,灯光下的天幕,雨点兜头盖脸地砸下来,让人心生压迫感。梁健想,该来的总要来。再等下去,只会让青龙潭的情况更加危急。他转头对邓大为说:“打电话给李站长,让他开始准备吧”

邓大为深深看了一眼梁健,点头走到一边去打电话了。

泄洪是在三十分钟后开始的,这三十分钟,梁健他们等得十分煎熬。当轰隆隆的水声从山谷里传来的时候,梁健反而有了一丝轻松的感觉,是驴还是马,终于还是要揭晓了。

第一波水冲到谷口的时候,是听到水声后的三分钟左右。水流轰地一声撞在那堵墙上,梁健他们站在远处,都感觉到了震动感。

这震动感还没结束,第二波水就撞了上来。这时,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不好,那边塌了”

梁健闻声看去,塌的不是那堵墙,是离谷口不远处的一处河道。电筒照过去,白色的水花喷出来有近米高,有百姓想过去重新堵上,梁健忙大喊:“别过去危险”

那百姓听到声音,倒也不固执,立马停了下来。这时,有一道轻微的呲声在黑夜里响了起来。

邓大为问:“什么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