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7死亡阴影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6:20:09 字数:3340 阅读进度:887/1780

角落里,泥墙塌了大约一米宽,两米高的面积。洪水从里面滚滚涌出。梁健第一个冲了进去,冰冷的水,从头浇下去,竟有种,在冬天赤着身子跳入了河水里的感觉,让梁健直想打冷颤。他咬牙站到了泥墙下,用身体抵住了剩下的那一米高有些摇摇欲坠的墙体。后面沈连清也跟着一头扎了进来,学着他,也跟着用身体顶了上来,后面的人立马也都跟了上来,那些被冲掉的泥袋,有些沙泥都流失得差不多了,有些还能用。有人拿着袋子重新旁边田里挖泥装袋,有些则是将还能用的泥袋搬上去,叠放好。水流很大,一头扎了进去,眼睛都睁不开,但这一两袋泥放上去,根本防不住,如果人不压着,很快就被冲下来。所以梁健和沈连清还有另外几个人,就负责站在那里顶着泥墙,扶着泥袋子,不让被冲走。没多久,梁健就觉得身体都有些僵硬了。有人的灯光扫过这边,梁健看到旁边的沈连清,脸惨白的吓人。他吓了一跳,想喊话,可一张嘴,这水就灌了进来,差点一口气没跟上背过气去。咳嗽了一会,才总算喘过气来,这时,有几个人冲了过来,跟梁健他们换。梁健也不坚持,直接带着沈连清他们下去了。现在不是硬撑的时候,万一倒下了,反而倒是雪上加霜的事情。

梁健他们下去,顾不上休息,稍微活动了下腿脚,让麻木的身体恢复了知觉之后,立马就跟着其他人一起去装袋,搬土。

二十来分钟后,总算是将这个缺口给堵上了。可这里刚堵上,另一边,又砰地一声,塌了一块,这洪水又从那里喷了出来。一群人又匆匆忙忙地去堵那里。他们走路,都是用跑的。肩上扛着一袋泥土的,湿的泥土很重,一袋子,估计有百来斤。梁健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力气,扛着这一百来斤,走路竟然还能走出生风的感觉。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其实已经很累了,可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停,就靠着意念,一直在坚持着,竟然也能跟那些常干农活的老百姓一样,扛着百来斤的东西,脚步飞快地走着。

邓大为到底比他大些年纪,有些坚持不住了,脚下也有些飘了。放下袋子的时候,邓大为一边喘着气往回走,一边对梁健喊道:“这样不是回事啊如果一直这样不停地补完这里补那里,不用到明天早上,我们这些个人都会坚持不住的我们得想想其他的办法”

梁健也想想其他的办法,可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幸好消防车有手电筒,后来来的那部分支援人员又带了不少防水电筒过来,老百姓也有带头灯的,倒也还算有点亮。可这雨这么大,周围又都是汪洋一片,靠几个电筒能做什么。

梁健愁眉不展,看着这些拼了命在奔波的人,特别是那些老百姓,他们可都是自愿来帮他们的。如果这堵墙保不住,如果这些人有个什么意外梁健不敢想下去,就算到时候上面不追究他的责任,他自己良心上也过不去。他作为市委书记,他觉得他对每个永州百姓,都有责任。这一次长清区的水灾,闫国强等这一干长清区的干部有责任,梁健自己也有责任,说明他平时对各个区县的关心程度不够。

梁健正想着,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声:“不好,这里又要塌了”

梁健心里一惊,转头拿手电筒往泥墙那里照过去,却发现,塌的不是泥墙,而是一边的山体。当初因为要建这条公路,两边的山体都是开凿过的,这连续几场大雨,使得山体结构逐渐松散,就有了接二连三的山体塌方事件。

朦胧的光芒中,只见一片很大黑影,带着轰隆的响声,往着这泥墙处倾斜下来。黑影下,还有七八个人正站在那缺口下,用身体当墙,挡着洪水

“快跑离开那里快离开”梁健几乎是下意识地,抓着手电筒,就往那边跑过去,嗓子里喊出的声音,尖锐地吓人,已经不像是他的了。恐惧在这一刻,像是死神的手,紧紧地攥住了梁健的心脏,尖锐的手指扎进了他的心室中,窒息,疼痛。

对于站在泥墙边的那些人来说,那就在耳边的水声,雨声,盖过了梁健的声音,也盖过了山体塌方的声音,洪水拍打在他们脸上,他们睁不开眼,也看不到头顶落下的死亡阴影。梁健的脚步再快,也快不过自由落体的速度。

砰地一声,水花溅出了好远,停在很远地方的车子上,都溅满了不少泥水,但又很快就被雨水冲刷干净。

那时候,梁健已经很近,只要再有两三米距离,他就能够到那些人了。可现实就是,他差了这两三米。一波洪水兜头冲出,直接砸到了梁健的身体上,原本前冲的身体,一个趔趄,就摔在了地上。砸过来的洪水很痛,摔在地上也很痛,可梁健感觉不到。他立马爬了起来,还没站起,就手脚并用地往那边跑了过去,像是疯了一般。

沈连清在后面一边追,一边喊,想阻止他,可哪里追的上。

“危险,书记”

声音落下,梁健已经扑倒在那堆砸下来的东西上,双手不要了似的,死命地刨着。这时,沈连清也追了上来,他想拉梁健,拉了一下没拉起来,停顿了一下,红着眼眶,蹲了下来,跟着梁健一起,开始用手挖。

这边的动静早已惊动其他人。有人拿着铁锹,撬棍什么的,赶了过来,帮着一起挖。没一会,梁健忽然摸到了一只脚他激动地大喊:“这里在这里”可是,天知道,这一刻,他的心里,到底有多怕

没人再敢拿工具挖,怕黑灯瞎火的伤到人,全部都改做了用手。很快,第一个人就挖了出来,他面朝下,双手张开,护着后面的几个人,梁健他们赶紧将他扶了出来,背到背上,送到帐篷里去。很快,其余的几个人都被送了出来。万幸,除了两个人昏迷不醒之外,其余的几个人都只是受了轻伤。这两个人,一个是消防队员,还有一个是个农民,梁健记得他,他之前还跟他说过话。他记得,之前在山上的时候,第一个站出来说要跟他一起下来堵缺口的就是他。

泪水还是忍不住,滚了出来,抹了还有梁健一边抹着泪,一边努力克制着不让自己失声,去安排人,将这些伤者立刻安排送医院。有两个是被保护在最里面的,只是受了点擦伤,他们不肯走,梁健只好让人给他做了紧急处理。

等人送走之后,梁健让沈连清打电话找到长清镇上的唯一一家医院院长,然后亲自嘱咐,务必要全力救治这些人,如果说情况严重,不能处理,无论想什么办法,一定要以最快地速度送到市医院去。不管怎么样,梁健都要求这些人能够平安。

梁健挂断电话后,邓大为走了过来,看了一眼梁健,叹了一声,说:“这是突发情况,不是书记你的错。他们会没事的”

梁健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底翻涌的情绪,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问:“泥墙那边怎么样了”

邓大为回答:“刚才塌下来的东西,正好把那个缺口堵了。其实,刚才那几个人已经很幸运了,塌下来的东西里,有一块大石头,跟我们来的时候,塌在路口那块石头差不多大,这要是砸在了他们身上,估计就算是十个人,也活不下来”

或许应该值得庆幸,可这一切,本来是可以避免的,不是吗梁健想,如果青龙潭的情况,能够早一点汇报,就能够有足够充分的时间做准备,就不用这样的狼狈,这样的仓促,最后造成这样的后果。再往前一点,如果一开始的时候,青龙潭就开始泄洪,那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局面,就不需要这么多无辜的人,在这里为了某一些人的错误,而用生命拼搏。

梁健恨,梁健怒,可再恨再怒,已经于事无补。什么惩罚,补偿,都得要以熬过今天晚上,为前提。

泥墙那边太危险,虽然暂时已经堵住缺口,但另一边仍然存在随时会被冲垮的风险,可梁健已经不想再让这些人去拿生命冒险了。

梁健问沈连清:“现在几点了”

沈连清回答:“十点刚过五分钟。”

离天亮,还有起码七个小时。七个小时,对于有些人只是一场梦而已,对于梁健和这里的这么多人来说,却是一场漫长的噩梦。

梁健问沈连清拿过手机,先翻出了钱江柳的号码,犹豫了一会,跳过了,然后找到了郎朋的电话,打了过去。

听郎朋的声音,显然还没睡。梁健开门见山:“我要你帮我一个忙。”

郎朋回答:“梁书记尽管说。”

梁健说:“我要你现在,发动你所有能发动的关系,务必给我找起码三十个消防队员,或者干警也行,我现在在长清区青龙潭这边。”

梁健说完,郎朋问:“情况很危急吗”

“是的。已经有好几个人受伤送到医院去了。我需要专业的设备和人员,我不管你想什么办法,一定要帮我带过来,我这边快要顶不住了”梁健的回答,让郎朋严肃起来。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回答:“好的,我现在就去想办法。给我十分钟时间。”

虽然梁健是市委书记,而郎朋只是永城区公安局的一个副局长,听从上级命令是本分。但,现在的局势,其实在之前梁健第一次打电话给郎朋的时候,郎朋就应该已经清楚了,但他依然能够这么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让梁健的感觉好了一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