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说塌就塌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6:20:09 字数:3212 阅读进度:888/1780

郎朋的人,是在两个小时后后到的。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这段时间里,另一边又塌了一次,不过,缺口不大。因为有之前的意外发生,所以梁健不敢再让人停留在那里,草草将缺口补上就迅速退到了远处。

两个小时后,郎朋带着一个车队过来了。他们一到,就迅速搭建起了相应设备,探照灯高高架起,瞬间就将周围如墨一般的漆黑驱赶了开去。

看到这周围亮了起来,梁健这心里总算放松了一丝。郎朋带了不少人过来,梁健不想去问,这些人他是怎么从钱江柳的嘴巴里抢出来的,但他记在了心里。

有了生力军的加入,现场的那些人身上的压力小了很多,梁健让村民都先回去休息,其余的人,一部分人先在帐篷里,或者车里休息。在他们休息的时候,郎朋带来的人就迅速加固那堵墙。梁健一个盹醒来,原来的泥墙外面的石堆已经变成一堵石墙,整整齐齐,都是些上白斤重的大石头,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弄来的,码得整整齐齐,瞬间让梁健觉得安心了不少。他们在石墙外,还有粗壮的原木,进行了巩固。平整的柏油马路上多了一排洞,洞里竖满了那些粗壮的原木,也不知道这些洞,是怎么弄出来的,梁健似乎都没听到什么响动。

原本和他一起在旁边休息的沈连清,这时也醒了,走到了他身边。梁健问他:“几点了”他看了看手表,回答:“快五点了”

梁健苦笑了一下,想,看来自己这一个盹打了有将近四个小时,够长的。他抬头看了看天,雨似乎小了些,但没有停的架势。五点的天空,依然漆黑一片。

梁健弄了点雨水,搓了把脸,说:“走,跟我到那边去看看。”

沈连清点头。两人批了雨衣,往石墙那边走去,郎朋带来的人还在忙碌着。郎朋也在那里。梁健走过去,找到郎朋,问:“怎么样了”

郎朋回答:“差不多了。你们之前已经做了不少工作了,所以工作进度很快大概再半个小时,已经就可以了。”

梁健点了点头,抬头就着探照灯的光,仔细地打量了一会那看似固若金汤的墙,然后又问郎朋:“跟里面有联系过吗”

郎朋摇头,说:“两个小时前联系过,但没联系上,可能是哪里线路又出问题了。”听说联系不上里面,梁健这才放下一些的心,又揪了起来。这里的水,算是堵上了,可是梁健担心大坝出问题。上一次跟里面联系的时候,李站长还说,大坝里面已经开始有地方渗水了这大坝要是出了问题,这里就算砌上十堵墙,恐怕也是于事无补的。

梁健转头问沈连清:“邓局长在哪里”

沈连清回答:“可能还在休息。我去叫他。”

梁健点头。沈连清转身准备去找邓大为。才转身,他的动作就顿住了,伸手拉了拉梁健的衣服,喊了一声:“梁书记,你看,又来了不少人。”

梁健闻声不由诧异,他好像没叫其他人来。一边想着,一边和郎朋转过身,往远处看去,只见,探照灯光线范围外,有不少束光摇晃着往这边靠近。

梁健皱眉,想这会是谁看那一束束的光,也不像是汽车或者摩托车的灯光,倒有点像是手电筒的光。

不等梁健吩咐,沈连清率先说道:“我过去看看。”说完,他就小跑着迎了过去。半响后,他带着一群身影,逐渐出现在梁健他们的视野中,有撑伞的,有穿雨衣的,但看着,应该大部分都是女人,男人也有,比较少。

一个个要么手里拎着篮子,要么肩上挑着担子。梁健看清后,立马就迎了过去,郎朋也跟了过来。

梁健一走近,沈连清就笑着迎了过来,说道:“书记,她们是附近村上的,来给我们送吃的喝的来了”

梁健这心里,顿时就暖和起来了,就跟好像喝了一大杯热开水一样,整个人都有种暖洋洋的感觉,有种辛苦没有白费的感觉。

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女人不高,最多一米五五,身材壮实,套着一件宽大的雨衣,显得笨拙,但她身上挑的担子里,放了不少东西。梁健慌忙接过,刚放下,听她说道:“我家男人一回家就跟我说了,让我呀叫些姐妹,煮点吃的喝的,给你们送来。他说你们这雨里忙活了一天,肯定又冷又饿的所以呀,我一做好,也等不及天亮了,就赶紧给你们送来了。你们赶紧趁热吃,也好暖暖身子,不然回头准得感冒”

梁健很感激,甚至有种眼泪要夺眶而出的冲动。提及农民,大部分人都会给他们冠上不少贬义的词,例如邋遢,缺乏素养,讲话不文明等等。但是此刻,梁健看到的淳朴和善良。梁健谢过之后,忙让沈连清去喊那些还在休息的人起来,他自己则领着这些农民往帐篷那边去。

所有的人,从她们手里接过那一碗热汤,一个热鸡蛋或者一个菜饭团子的时候,他们的脸上,都是感激,还有欣喜。

分完,吃完,她们又挑着担子,拿着篮子回去了。梁健亲自送了她们一段路。他想记住这群人,他觉得,这一天一夜里,这群农民给他的感触很大。而实际上,这群人今天的这番举动,也确实给梁健后来的仕途历程上带来了不少的影响。

每个人都有好有坏,没有人是完美的。或许他们不起眼,或许他们不是那么衣着得体谈吐不凡,但他们用一个善良的心证明了他们不比任何人差。

看着那一束束光渐渐隐去在黑暗中,梁健心里感触良多。回到基地,梁健看着那些都已经醒来的人,他们的状态,也似乎好了很多,不知道是因为吃了些东西有了能量的缘故,还是因为人心暖了人心,亦或者,两者都有。

正在发呆的时候,邓大为和郎朋一起跑了过来,邓大为说:“书记,跟里面联系上了。”梁健一听,忙问:“里面情况怎么样大坝要紧吗”

邓大为回答:“里面情况还行,虽然雨没有停,但四个闸口一起开闸泄洪,水位总算是低了一些,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大坝里面的情况的话,李站长说他目前正在组织人手对整个大坝内部进行一个排查,看看到底有多少个地方是正在渗水,或者曾经渗水的。但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大坝应该是不会出问题的。”

梁健听后,这心总算放了下来。他点点头,说:“既然情况已经暂时稳定,那我们也总算是可以稍微松松心了。”说着,梁健又问郎朋:“墙巩固地怎么样了”郎朋回答:“已经完成了。不过,我刚才去查看了一下墙另外一边的水位,已经很高了,如果了里面还需要长时间的泄洪的话,恐怕这堵墙得加高。如果加高的话,又会多出许多问题来的。”

梁健皱眉,想了一会后,说:“这样,你先让他们做好准备,把需要的材料都备好,至于到底加不加高,我们根据里面的情况再定。”

郎朋点头,说:“那我现在就去安排。”

梁健拦住了他,说:“他们也忙了几个小时了,让他们歇会再忙吧。他们也辛苦了。”郎朋听后,点头。

过了半个小时后,郎朋带着人去准备材料。这时,天才开始方亮,时间已经是六点半左右了。天色依旧是灰蒙蒙的,但雨总算是小了一些。虽然绵绵不肯停的样子,但比起昨天的滂沱大雨,已经好了很多,总算也是有几分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了。

这样又过了半小时,正在邓大为他们劝梁健回长清区里洗个澡,换身衣服好好歇歇的时候,这路上又来了一拨人,不对,是一拨车。

沈连清猜是区里的人。但梁健直觉不是。车子一直开到近前,才停下。第一辆车是一辆卡车,上面下来了不少战士。梁健愣了一下,这时边上的郎朋轻轻喊了一声:“书记,是钱市长。”

梁健一愣,旋即笑了起来。至于这笑容中的含义,恐怕只有他自己清楚了。虽然已经知道了是钱江柳,但梁健脚下可是一步没动,依旧站在帐篷门口,远远地看着那个人,在秘书的雨伞下,小跑着往这边跑来。

快到跟前的时候,郎朋和邓大为迎了出去,郎朋跑过去接过了秘书的伞,邓大为则只是意思了一下,只出了半个身子就立马又缩了回来。而梁健,没上前,反而往后退了一步,算是让开了路。

钱江柳进了帐篷,郎朋收了伞,到一边去了。钱江柳一边掸着身上的水,一边说道:“不好意思啊,梁书记,我来晚了”

这话是客气,可语气中梁健可没听出一丝一毫的不好意思。梁健看到他那一刻起,这心情就立马不好了。但虽然不发作,可不代表说话还能客气。梁健有一米八多,站在钱江柳面前,钱江柳比他矮了半个头左右。他淡淡地向下看了他一眼,说:“也不算晚,如果里面大坝撑不住的话,钱市长还能帮忙在这里指挥一下。”

钱江柳脸上抖了抖,呵呵讪笑了两声,说:“梁书记真会开玩笑,这青龙潭的大坝怎么会说塌就塌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