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2息事无宁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6:30:25 字数:3195 阅读进度:912/1780

周一。:efefd

关于常建的批文已经下来了,新任秘书长将会在星期三到任。梁健看到批文后,就给常建办公室打了电话,想跟他谈一谈。可电话打过去却没人接。梁健忽然想起,早上来的时候,常建的办公室门好像是关着的。他走了出去,想去一看究竟。路过沈连清门口的时候,他立马就走了出来,问:“书记,这是要去哪里吗”

“我去看看常建,他办公室电话没人接。”梁健边说边往常建办公室走。到了门口,门果然关着。沈连清抢着上前敲了敲门,但里面没人应。他等了一会,拧了下门把手,果然,门是锁着的。

“书记,常秘书长可能出去了吧。”沈连清转头对梁健说道。但,梁健心里总觉得有点不安。他对沈连清说:“你给常建的手机打个电话,看看他在哪里”

沈连清立马就拿出了手机,给常建打了过去。电话倒是通了,可是响了两三下就被摁掉了。沈连清立马又打了一个,还是摁掉了。他有些无奈地抬头对梁健说道:“书记,常秘书长他不接我电话。”

梁健想了一下,说:“那你留意下,要是再过会他还是没出现的话,就再给他打,打通为止。”

“好的。”沈连清点头。梁健回了办公室。但,坐在那里,总有些心神不宁,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

梁健起来给自己泡了茶,希望茶可以帮他静心凝神。才刚喝了两口,沈连清进来说,郎朋找他。

梁健忙让请进来。郎朋进来后坐下,梁健问:“怎么样那件事查出眉目了吗”

郎朋点头,说:“查到了一些。”梁健没说话,看着郎朋,等他继续往下说。郎朋接着说:“和林冲那孩子一起砸车的那几个混混,平日都是在当地的一个网吧里混的。他们这几个,都是跟着一个叫雷哥的人混场子的。这个雷哥在东陵县上,还算是有点小势力。”

郎朋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梁健便开口问:“你的意思是说,这次砸车子的事情,是这个雷哥搞出来的”

郎朋迟疑了一下,说:“这次的项目和这个雷哥根本没什么牵扯,更何况,这个雷哥虽然有点小势力,但和政府比起来,还只能算是个小虾,哪里敢和政府对着干。我觉得他背后另有其人。”

梁健看着他,沉了声音问:“你敢说背后有人,想必是查到了些什么吧”

郎朋点头,说:“查是查到了一些,但没确切的证据,只是猜测。”

“说来听听。”梁健说。

郎朋回答:“最近这个雷哥,经常出没在市区的一些场子里,我查过,这些场子,都跟一个人多多少少有些关系。”

“谁”梁健忙问。

“王大仁。”

梁健脑海里瞬间就浮现了那个瘦矮,微微有些佝偻的身影,还有脖子里那条指头粗的金项链和他那总是感觉有些猥琐的笑容。对于这个王大仁,梁健倒是一直了解不深。可能是因为觉得他没什么值得重视的地方吧。可此刻听到郎朋提到王大仁的名字,梁健倒是忽然警觉了起来,可能一直是自己忽视了他。

一直以来,对于王大仁有什么产业,梁健也未了解过。只是听钱江柳说他有点钱,说他不会投资,说他运气差此刻想起来,梁健对王大仁所有的了解,大部分都是钱江柳灌输给他的。这一点,非常不好。想到这里,梁健问郎朋:“对这个王大仁,你了解多少”

郎朋说:“因为这一次是一次暗中的调查,所以有些东西我没有敢深入查。但是,仅从我目前查到的一些事情上看,这个王大仁很有钱。”

梁健皱了下眉头,问:“多有钱”

郎朋顿了一下,说:“永州唯一一个五星级酒店,王大仁在上面买了一层。”

梁健一听,有些被惊到了。这永州唯一一个五星级酒店,听说当时造价吓人,如今也已成了永州的一个地标性建筑,这里面的一层面积买下来,恐怕没有个几千万买不下来吧。不过,几千万若是放在一个大项目里,那也不算多。只是,王大仁的产业肯定不止这一处。如此可以推断出,这王大仁的资产很可能是过亿的。而且,这一次,他和欧阳投资的那个项目,他出资应该也不少。只是,这王大仁哪里来的这么多钱看来,这王大仁,梁健还真得好好的了解了解。

梁健心里转了些心思后,又问郎朋:“可是,东陵县那个项目王大仁也有投资,他为什么要去搞破坏”

郎朋回答:“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但,如果不是王大仁,这雷哥怎么会这么巧合,每次来市里去的地方,都是和王大仁有关系的”

这确实也是存在让人生疑的地方。梁健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后,问郎朋:“除了这些,还有没有查到其他能把这雷哥和王大仁联系起来的地方。”

郎朋听后,脸上露出了些许犹豫之色。梁健说:“没事,有什么就说什么。”郎朋点点头,说:“我有个朋友在银行的,我托他查了一下这个雷哥的账户。就砸车事情发生的第二天早上,雷哥的账户里就多了十万块钱。”

十万这也不算是个小数目了。梁健愣了愣,问郎朋:“能查到这笔钱是谁打给他的吗”郎朋摇头回答:“这是现金直接存进去的。是他自己存的。所以,想知道这笔钱哪里来的,只能去问雷哥。”郎朋说完看着梁健,见梁健半响没说话,犹豫了一下,说:“要不这样,回头我找两个兄弟,去一趟东陵县,再打探打探。”

梁健没同意,而是问郎朋:“砸车这个事情,后来怎么处理了”

郎朋说:“那几个小混混抓了两个,其余的逃了。至于林冲那孩子,因为有林县长,估计公安的人也不敢抓。我听说,项目方的车子,他们没要求赔偿,至于其他的那几辆车,林县长亲自掏了腰包赔了,也算是息事宁人。”

梁健听了,又问:“那几个混混,现在还在县里的公安局里”郎朋回答:“没有,早就放了。因为没人起诉,所以没办法立案。”

梁健皱了下眉,心里愈发不解,这件事如果真是王大仁主导,那他搞这么件事情出来,想干什么。他沉默了一会,又问郎朋:“那林冲呢现在怎么样”

“不清楚,估计是被林县长关在家里吧。”郎朋回答。梁健想了下,说:“你回头去一趟东陵,想办法把林冲接上来,最好是别让人知道,包括那个林家勇。”

郎朋点头。

正在这时,沈连清敲门进来说,常建回来了。梁健点了点头,然后看向郎朋说:“那你先回去吧。林冲的事情,最好尽快。”

郎朋回答:“我一回去就办。”

梁健点头。沈连清送郎朋出去后又回来了,问梁健:“书记,要让常秘书长过来吗”梁健本来是想找他有些话说,但此刻,也没了心情。就对沈连清说道:“也没什么事情,你跟他说一声吧。星期三新任秘书长就来上任了,你让他把要交接的工作准备一下,跟办公室那边尽快交接一下。人大那边,他也要尽快去上任才是。”

说完,梁健也就没再去在意常建的事情。下午的时候,常建忽然来了办公室,跟梁健汇报,说该交接的工作都已经跟办公室那边交接完毕。如果这边没什么事的话,他明天就想去人大那边上任了。梁健当然没异议。他看了看常建,说:“我知道你心里有怨气,但工作就是工作。我也没办法。”

常建表情平静,甚至说有些冷静,口中回答:“我理解。书记不必放在心里,人大副主任其实也不错了。我很满足。”

常建忽然说出这番话,倒是让梁健有些惊讶。梁健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忙笑道:“你能这么想,我很开心。”说着,梁健站了起来,想与他握下手,可梁健才站起来,手还没伸出去,常建就说道:“如果书记没其他事情的话,那我今天就先回去了。”

梁健准备伸出去的手,就又收了回来,说:“好的。那你早点回去吧,调整一下也好。”常建转身出去了。梁健坐在那里,细细想了想后,却觉得今日这常建反常得有些不寻常,让人心里总觉得有些怪挂的。但,想来想去,所谓的怪也只能归结为,常建前几日因为调动而闹得情绪平静得有些快,有些让梁健不适应。

梁健自我安慰,可能是常建忽然想通了吧。如此一想,梁健便不再去想常建。以后他去了人大以后,接触就会少了一些。

很快就到了下班。梁健正准备下楼的时候,忽然接到了小五电话。梁健有些诧异,小五几乎是不给他打电话的,一般这个时候都是开了车出来在门口。梁健一边奇怪,一边接起电话问:“怎么了”

小五回答:“车子有两个轮胎被扎破了,今天开不了了。”

梁健一听不由一惊,问:“早上来的时候不都好好的吗,怎么会扎破了呢”小五回答:“应该是人为的,可能是白天停在停车场的时候,被谁扎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