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5路遇跟踪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6:30:27 字数:3209 阅读进度:915/1780

车上,司机问梁健:“去哪呀”

“市政府。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梁健回答。司机一听,又问:“在那上班”梁健点头。司机跟着感概到:“公务员好啊工资高,福利好。”

梁健笑笑,没有接话。司机可能看出来梁健并不太想说话,便也住了口。过了一会儿,等红绿灯的时候,司机瞄了一眼后视镜,忽然皱了下眉头。

梁健没看到。很快,红灯转成了绿灯,车子再次往前开去。又过了没多会儿,梁健就已经看到了市政府的大门了。

梁健拿出钱包,准备付钱,却听得这时司机咦了一声,说道:“还真是巧,这后面的车子好像也是到市政府的。说不定,还和你认识呢。”梁健一听,心里不由得生出几分不安的感觉,他转头往后看去,后面的车子跟得不远,透过后面的车玻璃,看不到车里面的人,但能看到车牌,车牌是外地的,显然也是陌生的。

梁健愣了愣。这愣神的一会儿,车子已经停了。梁健付了钱,准备下车。伸手开车门那会,忽然心里一动,他又转头往后看了一眼,却发现那辆车子不见了。

梁健一怔,旋即自嘲,想:看来是自己这两天被那个电话弄得有些草木皆兵了。一边想着,一边推开车门,一边准备走出去。

一只脚刚落地,梁健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仿佛心里忽然出现了一个声音,告诉他,回头去看。他一回头,发现刚才消失的那辆车,此刻停在绿化带旁边的非机动车道上,引擎还在转着。

梁健忽然就做了一个决定,他缩回了出租车内,对司机说:“师傅,你帮我开到里面去吧。”

司机师傅起先有些不情愿,因为已经付了钱,他的计价器都已经清零了,这再送到里面,价格不好算。梁健明白他的顾虑,拿了十块钱给他后,师傅的不情愿就没了。

门口的保安认得他,很快就放了出租车进去。而那辆车并没有跟进来。走回办公室的路上,梁健给郎朋发了条短信。发完,一抬头,却险些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常建。看到他,梁健愣了愣,对面的常建也愣了愣。

梁健先回过神,说:“听说你身体不舒服,怎么又过来上班了”

常建微低着头,回答:“不是什么大病,就是点感冒。早上去挂了个水,已经好多了。反正呆在家里也没事,就过来了。”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哦,我刚才过来收拾一下东西,现在去人大那边报到。”

他说收拾东西,可他手里没拿任何东西。常建似乎能猜到梁健的想法,又说:“秘书办的小张刚才已经帮我把东西搬过去了。”

梁健笑笑,说:“那祝你以后在那边一切顺利。”

“借您吉言,一定会的。”常建笑着接话。然后,两人点点头,擦肩而过。到了办公室,沈连清一进门,就对梁健说道:“书记,之前常秘书长,不对,该叫常副主任了,他来过了。”

“我知道,我刚才碰到他了。”梁健说道。沈连清却显得有些意外,问到:“您刚才在哪碰到他了”

梁健诧异,问:“电梯出来的转角那里,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沈连清怔了怔,然后回答:“没什么,就是他走了一会儿了,我以为他早就去人大那边了。”

梁健皱了下眉,但也没多想,他也可能只是去别的办公室逛了逛。毕竟到了人大那边后,这边就来得机会少了,道个别总是要的。

沈连清见梁健没其他事情,就出去了。梁健揉了揉眉心,感觉有些累。正准备休息一下,电话忽然响了。听着那叮铃铃的声音,梁健心里一下子就紧张起来,还有愤怒。他一把接起,却听到一个声音说道:“梁书记吗我是钱江柳。”

梁健愣了愣,钱江柳这个时候打电话来是干嘛想归想,口中却笑道:“钱市长啊,有什么事吗”

钱江柳说:“哦,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你晚上有空吗”

“钱市长有什么事吗”梁健问。钱江柳说:“这不是东陵那边的项目已经落地了吗,欧阳那边要开个庆功会。想请你过去一道开心开心。”

这钱江柳是得了便宜又来梁健面前卖乖。王大仁和欧阳抢了康丽的项目,此刻竟然有脸来请梁健去参加庆功会。梁健心底里顿时涌起一股怒意,康丽那边,他一直都心存歉意,可此刻,钱江柳还说请他一道去开心开心,这不是打脸吗

梁健想着就准备拒绝,可话到嘴边,却又停下了。不要脸的是他钱江柳一流的人,又不是他梁健。他们既然有脸来请他,他为什么不去

想到此处,梁健立即就说道:“好的。几点,我一定准时到。”

钱江柳一听,便笑道:“六点半。我听说,梁书记的车子昨天出问题了,今天还在修理厂吧”

梁健已经刻意将这件事压下,但没想到,钱江柳已经知道了。既然知道,梁健一不必隐瞒,于是回答道:“是的。”

钱江柳便说:“那待会梁书记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坐我的车一起去吧。我大概六点钟左右从这里出发。”

“这样也好,那就辛苦钱市长跟我挤挤了。”梁健说道。钱市长忙笑着说道:“梁书记这是哪里话,你肯赏脸坐我的车,我的福气。说起来,东陵项目的事情还是多亏了你,要是没有你,我那个亲戚王大仁也不会认识欧阳,也促不成这桩合作。这可都是你牵的线。所以呀,我也要谢谢你啊,梁书记。要不这样,明天我和大仁请你吃饭,也算是表表我们的谢意。”

“心意我领了,饭就免了。我这个人有个臭毛病,对外面吃吃喝喝不感兴趣,就喜欢家里吃点清淡的。”梁健说道。钱市长呵呵一笑,说:“这哪里是臭毛病,这是好习惯。我应该向梁书记学习。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六点,我在楼下等你。”

“好的。”梁健说道。

“那梁书记先忙。我就不打扰了。”钱江柳挂了电话。梁健放下电话后,脸上那一丝皮笑肉不笑的笑意收起,变得冷漠。

“哼,这钱江柳的脸皮还真够厚的。”梁健嘀咕了一声,目光扫到一旁的手机,不由停了下来。

和康丽也有段时间不联系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东陵项目的事情,肯定对她有一定损失。不过,梁健基于某些方面的考虑,至今也一直都没有正式地跟她道过歉,心里始终是过意不去。梁健叹了一声,拿过手机,给康丽打了过去。

可惜,电话里传来的只是冷漠的录音,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梁健无奈地笑了笑。

一转眼,就到了六点。

梁健带了沈连清,下了楼,钱江柳已经在门口了。看到梁健,上前了两步,然后等着梁健。梁健走过去后,钱江柳笑脸相迎,打过招呼后,他将目光落到沈连清身上,然后笑问:“小沈也一道去吗”

梁健反问:“有什么问题吗”

钱江柳忙说:“问题是没有,不过车子恐怕坐不下。”说着,他停了停,然后转身对自己的秘书说道:“那你去叫个车,待会和小沈秘书一起过来,我和梁书记就先过去了。”

梁健看着他吩咐完,什么都没说。

庆功宴自然就是在那个唯一的五星级酒店。只是,这庆功宴并非放在专门用来酒宴招待的一至五楼,而是放在了十三楼。在电梯里的时候,梁健忽然想起,郎平跟他说过的,关于王大仁资产的事情,曾提到王大仁在五星级酒店买下了一整层。想来,这十三楼就是王大仁的了吧。

梁健看了一眼旁边的钱江柳,并没有开口问他。到了十三楼,电梯门一开,便见一个偌大的大厅,装修金碧辉煌。中心一个硕大的水晶灯悬挂在离地不过一米的地方,灯光照射在上面的各色水晶之上,折射出绚烂多彩的光芒,让人炫目。

大厅内,四根一人合抱左右粗的柱子,通体金色,也不止是镀了金,还是只是做成了和金子一样的颜色。总之,装修很豪华,处处透着土豪的气息,和王大仁身上的那股味道一样。

但,让梁健意外的是,此刻大厅内,人并不多。梁健问钱江柳:“怎么就这么些人吗”

钱江柳笑着回答:“今天这庆功宴是专门为了梁书记你设的,自然不是什么人都能来。”梁健一听,微微皱了眉。恐怕今天这不是庆功宴,而是鸿门宴吧。他看了一眼钱江柳,他带着微笑的脸,看着是那么的邪恶。梁健移开目光,看向大厅内,大厅内已有的七八个人都已经注意到了他们。欧阳和王大仁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朝着他们两人走来。

王大仁在前,欧阳略落后一步。还未到近前,王大仁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梁书记大驾光临,大仁有失远迎,该死该死”

这一句话,差点没将梁健的牙龈给酸倒了。他憋着不爽和鄙夷,淡淡地跟王大仁握手敷衍:“不敢当,王老板客气了。”说完,目光转向欧阳,欧阳微微一笑,说:“梁书记,好久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