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0正是时候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06:30:44 字数:3340 阅读进度:950/1780

梁健听他说完,说道:“打麻醉确实有风险,医院里的医生都是有医德的,肯定不会做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的。我希望你能稍微冷静下。”

“我冷静我怎么冷静你要说不是他们故意弄的,我怎么都不信你知不知道,我丈人每次去摆摊,就因为我父亲没有给那些城管孝敬钱,他们就每次都把他赶到最角落里面去。有时候好不容易生意好点,他们就过去捣乱,不让他好好做生意。他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做点小生意容易嘛,你们这些人,为了钱,心比墨还黑。”眼镜男吼着,控诉着,泪水随着声音,肆意横流。

他说的那些,都是梁健不曾知道的。梁健皱了下眉头,说:“这些事,我确实不知道。但我会去查清楚的,如果确实属实,我会严肃处理。”

正在梁健这边努力跟这个眼镜男沟通的时候,市政府外忽然警笛声连天,钱江柳和赵全德回来了。眼镜男和他那些人很快就被钱江柳调来的警察全部包围然后一个个扣押带了出去。

梁健本想拦,被郎朋拉住了。郎朋小声跟他说:“让他做做样子也好,给市政府留点威严。“

梁健一想也是,如果这些人不略加惩戒的话,市政府的微信恐怕就真的是荡然无存了。

送走了那批人后,钱江柳走到梁健身边,神情沉重,但眼神中却透着看好戏的得意,说:“梁书记,这是怎么回事呀我走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

梁健看了他一眼,冷笑了一声,说:“那是因为你钱市长走得正是时候。“

钱江柳的眉毛一挑,笑了笑,没接话。梁健掉头就走。

钱江柳跟了上来,说:“梁书记,这件事闹得这么大,你打算怎么处理“

梁健回他:“钱市长不是忙着调研么,怎么有空来关心这件事了。”

“调研的事情确实时间比较紧,省里面已经催了两次了,说要让我把庆安县的农业情况摸清楚,交一份报告上去,我也是没办法呀不过,这事情,我作为一个市长也是有责任的,我当然不能让梁书记一个人辛苦对不对”

钱江柳这个时候跳出来,表示要和梁健一起承担这件事情,梁健还真是有些意外,起初是逃得比谁都快,这会怎么就换了脸了要是说纯粹想来看梁健的难堪,那他的目的已经打到了。梁健心情很差,此时也懒得跟他纠缠,哼了一声,就自顾自走了。

梁健一走,那个卫生局局长和毛大伟就从楼里跑了出来,迎到钱江柳面前,谄媚笑着说道:“钱市长,幸亏你及时赶到了,要不然今天我们这政府大楼还真有可能被那些刁民给砸了。”

钱江柳瞪了说话的毛大伟一眼,斥道:“还不都是你们干的好事这件事,现在闹得这么大,我看你们怎么收场。”

毛大伟嘻嘻一笑,说:“钱市长你放心,这件事随便谁来查,都怪不到我们头上来。”

“什么我们谁你们是我们毛大伟,你要是还想在位子上多呆几年,就给我管好自己的嘴巴。“钱江柳骂道。毛大伟连连点头。

钱江柳见他态度卑恭,态度缓和了一些,问:“这件事今天闹得太大了,我听说那个郎朋还开了枪“

“是的。那个郎朋仗着自己背后有梁健,简直无法无天了,竟然敢当着这么多的老百姓开枪”毛大伟连忙回答,还不忘带上梁健。

钱江柳看了他一眼,说:“想办法把这件事往省里面透一透,市政府门前开枪,这可不是小事。”

毛大伟笑:“我知道。我待会回去就去安排。”

钱江柳点头,目光又转向卫生局局长:“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

卫生局局长脸上还有余悸未平,听到钱江柳的话,抬头看了他一眼,说:“我能说什么。当初我就说过,有些事做得不能太过,但是有些人非不听我的,现在好了,闹成这样,梁书记肯定是会查到底的。”

“你怕他干什么今天这么一闹,恐怕他自顾都不暇了,你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吧”毛大伟一脸的轻松和得意。卫生局局长看了他一眼,眼里流露出几分厌恶,然后又很快藏起,说:“我局里还有点事,我先走了。”

他走后,钱江柳瞪了一眼毛大伟,说:“你以后说话注意点。对了,最近有人跟我说,那个郎朋在查以前洛水街的那件案子,你稍微留意一下。“

“洛水街洛水街什么案子“毛大伟迷茫地看着钱江柳。

“你说什么案子”钱江柳沉声说道。毛大伟一愣后回过神来,皱眉问道:“这件案子怎么被翻了出来,不是已经结案都好多年了吗”

“我怎么知道”钱江柳说完,甩手就走了。毛大伟想跟上去,但脚迈出去又收了回来,正好这时,郎朋处理完事情,往里面走,准备去找梁健汇报情况。毛大伟看到,立即喊住了他。

郎朋看到他,有些厌恶,先前就他和那个卫生局的局长跑得最快,但人家毕竟是市容市政的主任,就停了下来,问他:“毛主任,有什么事情吗”

毛大伟笑笑,说:“没什么事,就想关心一下郎副局长,你没事吧”

“没事。”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郎朋懒懒扔了两个字给他,就准备走。可毛大伟想说的话还没说完呢,他呵呵一笑说:“也是,郎副局长身上还带着枪呢,怎么会有事呢。有人敢冲上来,开一枪,就算是一百个也得见了您跑呀,对不对”

这话的味道,可是够酸的。郎朋回头打量了他一会,说:“毛主任好像很羡慕我的枪,要不这样,我把枪借你玩两天。”说着,郎朋还真把枪掏了出来,状似无意地就把枪口对准了毛大伟。

毛大伟脸色一白,忙往后退了两步,口中忙说道:“郎局长开什么玩笑,这枪可是个危险玩意,我哪里拿得了。您赶紧收起来收起来这要是走了火就不得了了”

郎朋鄙夷地看了他一眼,那一副怕死的模样,看着还真是有点爽他将手枪收到了枪套中,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告诉毛大伟:“其实,这枪里面没有子弹。“

毛大伟愣在那里,等他回过神来,郎朋已经走出去好远。他喊道:“没子弹,你之前怎么开的枪。“

郎朋没理他。

确切的说,他的手枪里是没有真子弹,只有三颗空头弹。郎朋收到这边的消息后,特地换上的。他也是考虑到了,万一事态失控,可以用空头弹的响声来震慑一下。但当时,他也是防止万一,但没想到,还真是用上了。

当时,他是既庆幸又害怕的。庆幸的是自己的多此一举还真的派上用场了,害怕的是,当时他爬出手枪完全是情急之下的一种本能,如果当时手枪里是真子弹呢歹徒他遇到过不少,可与这种场面相比,他宁愿去对付那些穷凶极恶的歹徒。

办公室内,梁健一进门,就将门关上了。沈连清在外面敲门,梁健告诉他:“一刻钟内,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我。“

沈连清走了,梁健站到了窗前,看着窗外的那片城池。高耸的大楼,隐在其中的绿化,还有街上车水马龙的车,从这里看出去,一切似乎都不错,可隐藏在这背后的那些东西呢

到底是美好的,还是肮脏的

这三年来,梁健一直以为永州市里虽然不见得处处干净,但起码还好。可今天的事情,让他忽然意识到,或许这个还好只是他自己强迫给自己的一个错觉。这三年里,他一直努力想做一些事情,想给永州带来一些变化,也为了给自己履历上增添一些光彩,可直到今日他才忽然醒悟,这三年里,他一直都未曾真正的深入地去了解过永州这个城市。他就像很多人一样,迷失在市委书记这个位置上,只为了那些功绩而努力,却未曾真正地位百姓奋斗过。

或许他也做过些好事,比如当初青龙潭水库的事情,比如青溪庄的事情,还比如后面的好多事情,可出发点呢

或者说,他总是很被动的,等到事情发生了,闹大了,他才会意识到要去解决。

经过今天的事情,梁健是自责的。他不了解永州,不了解永州的百姓。他根本称不上一个合格的市委书记,否则今天的事情也不会闹到死了人,他才会意识到或许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他应该一开始就想到的。

十五分钟内,他检讨了自己,也好好的整理了思路。郎朋一直等在门外,好不容易满了十五分钟,他正准备敲门出去,忽然沈连清从办公室里出来,脸上表情比较紧张。郎朋看到,问:“怎么了又出事了“

沈连清摇头,但没说是什么事,走上前敲了敲门。

“进来吧。”梁健已经回到桌后坐下,喝着自己泡的茶。沈连清一改往日习惯,率先走进了办公室,站到办公桌前,说:“书记,省里刚才来电话,说让你立马就去一趟省里。另外”他回头看了一眼郎朋,继续说:“郎局长也要一起去。”

梁健知道,省里肯定会找他,毕竟张强他们都已经不在江中了,如今江中剩下的旧人没几个了。可他没想到,会这么快。

梁健抿着嘴唇坐了一会,站了起来,说:“那你就别跟着我去了,你跟李端两个人,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好。另外,你去叫一下李端,我有点事,要交代一下。”

沈连清走后,梁健趁着李端没来,对郎朋说:“你做好准备,省公安厅的厅长跟钱江柳关系不错。“

郎朋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