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5急转直下(二)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10:30:35 字数:3328 阅读进度:965/1780

沈连清后面跟着一个梁建此刻并不是十分想见到的人,政法委书记吴越。:efefd吴越的胳膊下夹着一份文件,走在沈连清后面,步伐随意,目光也很随意。

梁建从沙发里站了起来,开口问到:”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案子有进展了“

吴越来,除了案子还能是为啥。梁建心里清楚,加之此刻心情很差,索性就开门见山。吴越点了下头,然后看着沈连清在那边忙碌着泡茶,并不开口说话。

梁建也没催他。等沈连清泡了茶出去后,吴越才慢条斯理地将文件往梁建面前推了推,说:“这是谷清源的审讯报告,您先看看。”

梁建没动,身子往后靠了靠,目光看着吴越,努力让自己看上去随意,问:”他招了”

“没有。”吴越回答。说完,顿了顿,又跟了一句:”但这样拖下去也没意思,所以我考虑结案了。“

梁建眉头一皱,这话的味道不太对。忙问:”你打算怎么结“

吴越神情依然平静,看不出任何喜恶。那只一看就没经历过任何风霜雨露的手,轻轻拿起了桌上的那杯茶,喝了一口,才缓缓开口:”审计那边查出来的证据,我已经全部核实过,确定都是真实的。凡是有谷清源亲笔签名的,我也专门找人核验过,确定是谷清源的亲笔亲名。既然物证齐全,也皆都属实,我认为就没有必要再查下去了。另外,这件事情是钱市长的人发现的,要是我们揪着不放,难免会给人一种我们是故意跟钱市长唱对台戏的感觉。“

吴越说的时候,目光忽然犀利了几分,盯着梁建的脸,企图捕捉梁建脸上的每一丝表情的变化。他到永州才一年时间,政法委书记这个位置不好呆,可以说,除了市委书记和市长,接下去就是他最大了。甚至有些时候,他手里的权力还能超过钱江柳。权力大并不就是好的,很多时候,权力越是大,就越是如履薄冰,特别是像他这样,后来者。永州政界的蛋糕已经被钱江柳和梁建分得差不多了,他想去抢一杯羹,何其难。但也不想投入他们中间任何一个阵营,一旦列了队,有些事做起来就会被束住手脚。吴越从来都是个高傲的人,他也有高傲的资本,他怎么甘心被束住手脚。而这一次的事情,似乎是上帝特意给他开了

一扇窗户,让他看到了机会。

梁建一直都不曾觉得吴越是个简单的人,此刻吴越的一番话,就更加肯定了这个看法。他果真是不简单啊。

他话中说的是我们,可话里却在暗示自己,不要再揪着不放了,否则就是和钱江柳撕破脸皮了。

可梁建和钱江柳之间还有脸皮可撕吗又或者说,已经到了如今这地步了,他还会在乎是不是会撕破脸皮

梁建又想到了胡小英的那番话,他的信心呢,他的勇气呢是被安逸腐蚀了吗难道他就甘心吗

从他脑海里再一次回想起胡小英的话,到他忽然下定决心,恍惚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正仔细观察着他的吴越,忽然就觉得他有些不一样了。哪里不一样,也说不上,或许是眼神吧。他的眼神里多了点东西。

梁建伸手就将桌上的那份文件往吴越面前一推,“这份东西我不会看。你刚才说的话,我不赞成。”

吴越像是没料到梁建的话会说得这么直接,甚至还有点冲。他愣了一下,然后那两条相比较男人来说略微秀气了一点的眉毛,微微地皱了一下,目光在那被梁建推过来的文件上面转了转,开口时声音已有了变调:“那梁书记打算让我怎么做”

说完,他调整了一下坐姿,刚才还算端正的话,现在就是放松了下来,整个人微微陷在椅子中,有种等着看戏的即视感。

梁建察觉到了他的变化,心里头冷笑一声,脸上却不露声色,平静回答:“既然这件事是吴书记你负责,那这个主意你就自己拿吧。但是,如果你还是想来问我的主意的话,我还是那句话,没有谷清源的口供,我不赞成结案移交检察院。“

吴越脸上似乎是抽了一下,梁建没看太清。他陷在椅子里陷了好一会,没说话。抿着嘴,透出些不悦。

梁建看着他,耐心等着。半响,他忽然霍地站了起来,一手抓过桌上的文件,生硬地说了一句:”行,我心里有数了。“说完,转身就走。

他走后不久,沈连清走进来收杯子,犹豫来犹豫去,没忍住,问了一句:”我刚才看吴政委走的时候,脸色不大好。”

“他可能觉得永成钢业的案子比较棘手吧。”梁建淡淡回了一句。

提到永成钢业,沈连清的手顿了顿,“郎局长那边还是没进展吗”

梁建摇了下头。

沈连清有些泄气,拿了杯子准备走。走到门口的时候,梁建忽然想起一件事,喊住了他。他转过头,看着梁建,等着他发话。

梁建忽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的思绪一下子就飘到了三年前,第一次与沈连清见面,似乎也是在这个办公室中,他到的时候,他正好在打扫卫生。然后一段对话,让他就生出了要用他做秘书的想法。

所以说,命运是很奇怪的东西。有些人,本来注定不会交集,可却交集了。这三年来,沈连清的工作算不得十分出彩,可胜在他细致,懂得收与放。

可如今,说不定明天省里文件就会下来了。

梁建晃着神的功夫,沈连清也察觉出了一些不对,他皱了皱眉,却忍住了没出声打扰梁建。

回过神,他站在那里,神情正常,看不出什么。梁建笑了笑,说:“前段时间,我记得我问过你,有没有想过接下去要去哪里。你想过了吗”

沈连清笑了一下,说:“还没。我这个人比较懒,习惯了东西,懒得去改变。”

“这个习惯不好。这官场上,没人能够一直留在一个位置上不动的。你这两天好好想想吧,想好了跟我说一声。”梁建说完,就低了头。

沈连清站在那里,看着他,眼里多了忧虑。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犹豫了一会,转身开了门出去了。

回到办公室中,心思怎么也宁不了。他想到之前的一些传言,再联想到梁建今天的话,忽然惊觉,难道是上面已经下了决定了

沈连清心里顿时不安起来。就像他说得,他习惯了呆在梁建身边。他也不是没想过接下去要去哪里的问题,只是,他感觉迷茫。此刻,忽然接收到这样的讯息,他这心里忽然就愁了起来。这一愁起来,就有种收不住的感觉。

好不容易到了下班时间,却又要给郎朋去送饭,一路上都有些恍惚。到了永和宾馆,也没像前几次一样,查看一下,就径直走了过去,直奔307房间。

房间门开了,郎朋看着已经好了很多。接过他手里的饭盒,郎朋就准备关门。沈连清拦了一下,问:“怎么样他招了吗”

郎朋摇了下头,没说话。沈连清心里不有丧气,情绪低落地回去了。

永州的夜,跟其他地方的夜都差不多,不同的是,永州夜里的市民要格外活跃一些。此刻,眼前的广场上,大妈们无比欢快地跳着广场舞,歌曲月亮之上的调子高昂地在空中回旋着,梁建坐在广场边的长椅中,看着眼前这些扭动的身躯,心里满是复杂。忽然,一只手从旁边伸了过来,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白皙的皮肤,有些冷,可却带着某种力量,冲击入他的身体。

他转过头,那张魂牵梦萦的脸在朦胧的灯光下,带着温柔的笑,目光静静,就像一面平静无波的湖水,让他的心也跟着静了下来。

“不论怎么样,我都陪着你,没什么过不去“音乐声很响,她的声音很轻,可他听得格外清楚,就好像是在耳边的呢喃。

他的心,一下就热了起来。

这一回,他不想克制。

四月底的夜里,风还是有点凉。轻舞的窗帘后,她白皙的脸上带着两抹红晕,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如果可以,他真想就这样一辈子将她锁在身边,再也不放开。

可,总有煞风景的时候。

手机铃声突兀地出现,惊扰了这一室的温情。梁建带着无奈起身,她也是匆忙起来。梁建拿出手机一看,是郎朋的电话,心里顿时微喜,立马就接了起来。

“他招了”梁建迫不及待地问。

可电话那头传来的并非喜讯,只能算是噩耗。郎朋说:“他被人救走了。”

梁建猛地一震,下意识地反问:“你说什么”

郎朋咳嗽了一声,才又重复了一遍。

梁建的手紧紧攥着手机,仿佛要将这手机给捏碎一样,“怎么会这样”

郎朋又咳嗽了,好几声。梁建一心在毕望逃跑的事情上,没有在意。郎朋说:“不清楚,可能是什么时候暴露了行踪,让他们找到了这里。”

自从毕望住进永和宾馆后,郎朋就没出去过,要说暴露,除了梁建之外就只有沈连清。但这话郎朋没说出口。

他又咳嗽了起来,梁建脑子里一片乱麻,好久才反应过来,忙又关心了一句:“你怎么了”

郎朋轻描淡写地回答:“他们人来的比较多,没打过。”

“你还在那里吗我现在过来接你。”梁建一边说,一边就去拿衣服,胡小英适时将衣服拿了过来,又服侍他穿上。

出门的时候,他才忽然反应过来,停下脚步,一把拽过她,狠狠地在她唇上亲了一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