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2我要时间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10:30:39 字数:3313 阅读进度:972/1780

毕望眼神恍惚,口中呓语一般接着话:“是啊,杨总人还真是不错。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要不是他,我也爬不到那么高的位置。”

狗子忽然看了他一眼,眼神奇怪。

毕望也从恍惚中回过神来,想起自己刚才的话,忽然脸就烧了起来,这么一个好的人,自己怎么就恩将仇报了呢

毕望忽然觉得自己罪恶深重,恨不得立马就冲到耶稣教堂中,拜倒在神父脚下,好好地忏悔一番。但他转念一想,如今自己遭受的难和苦,或许也是一种赎罪吧。这么一想,心里就舒服了许多。

两人又聊到了其他地方,有人陪着说话,时间就是过得快。某个点的时候,狗子忽然惊叫了一声,说:“时间差不多了,卖饼的肯定在了。我出去给你买饼。”

说着,狗子笑眯眯地站起来,毕望还靠在门框那里。狗子愣了愣,略有些尴尬地说:”毕大哥,你先往里面坐坐,我得把门带上,不然回头有人过来看到,我会被罚的“

毕望已经好多天都没跟人好好说过话了,今天难得找到一个肯跟他说话的人,哪里好意思为难他。忙站了起来,让开了位置。狗子一将门关上,这两日一直侵袭着他的孤独寂寞还有恐慌就铺天盖地而来。

他这心里那股悔恨的情绪又起来了。

狗子走开的时间并不长,最多十五分钟。可毕望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样,漫长地让他坐立难安,心中像是有千百只爪子挠一样难受。门开的时候,左边侧门斜照进来的阳光落在他的脸上,那种淡淡的温暖的感觉让他瞬间就在心底有了决定他一秒钟都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了,他要出去

可,狗子还看着他呢。毕望平生第一次耐下了性子,小心翼翼地思考起来。

“喏,吃吧。”狗子将一个还冒着腾腾热气的山东煎饼递到了毕望面前。金黄的面皮里裹着七八种细碎的食材,散着香气。毕望忍不住深吸了一口,熟悉的味道在鼻腔里回荡来回荡去,将思绪也荡了开去。

他十五岁就出来闯荡了。那时候运气不好,出来没两个月,身上的那点家财就都送给了小偷。没钱又没亲人的他,在那座冰冷的城市里,举目无亲。还好,命运还算是眷顾他,当他以为自己会饿死在某个小巷的垃圾桶后的时候,他遇见了杨永成。

他带他回了永州,还替他安排了学校读书。那个时候,总是会有一个大妈骑着个三轮车停在校门口的香樟树下,三轮车上放着一个炉子,炉子上安了一块铁板。有人过去的时候,她就会做一个煎饼。那时候没有山东煎饼这个概念,但东西是一样的,甚至更加美味。

毕望是那个每天光顾的人,不仅因为好吃,还因为便宜。杨永成对他不吝啬,但他并不喜欢用他的钱。或许是因为那点可笑的自尊吧。

那个饼一吃吃了三年。或许是因为吃腻了,所以后来再也没吃过。多年后,再回到永州,回到杨永成身边时,当他平静地告诉他,如果要进永成钢业,就得从底层做起。那一刻,他忘了曾经煎饼的味道,和校园里那段无忧的时光。

此刻,狗子的这个煎饼将这些已经被蒙尘在记忆深处的画面勾了起来。毕望忽然怔住,他究竟做了什么天呐,他做了什么

“你怎么不吃不好吃吗”狗子见他愣在那里没有反应,皱了眉头问了一句。毕望惊神,哂笑了一声,说:“没事。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我以前很喜欢吃这种饼。”

狗子咧嘴一笑,说:“我也喜欢吃。这东西不仅好吃还便宜。”

狗子的话又说到了他心坎里。毕望忍不住了,他靠近了狗子,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周围,确认没人后,才在狗子狐疑地眼神中,悄悄问出:“狗哥,我能不能求你帮我件事”

狗子见他神神秘秘地模样,脸上揣上了点怀疑色彩,审视了一会儿后,也不知是恰好猜中了,还是真的看穿了毕望的想法。

“你不会是像让我放了你吧”

毕望楞了一下,但狗子都已经帮他说出了口,即使不可能,毕望也要试一把。他有些急切地拉住狗子的衣袖。狗子着急忙慌地又甩开,皱着眉头低声斥了一句:“别动手动脚,万一被人看到了,我们两个都没好下场。”

毕望一听,只好收起手,但嘴里的话可收不起来。

“你放我走,我给你五万,这样你就不用再在这里做这个了,你可以随便找个城市,找份好一点的工作,过好一点的日子。”毕望因为着急,话都说得有点语无伦次。他可能没有意识到,五万块钱放在现在这个社会里,并不算什么。

但他没意识到,狗子可是意识到了。他脸一板,压低了声音喝道:“你话说八道些什么。我要是放了你,老黑肯定不会放过我,轻则残废,重则小命就没了。”

狗子这么一说,毕望心里那股火就有些冷了下去。可这时,狗子的目光在他脸上溜了一圈,嘴里又冒出一句:“而且现在五万块钱能干什么。”

毕望一听,顿知,这事情还有点戏。他忙说:”那你要多少只要你放了我,价格随便你开。“

狗子审视着他,那一张看似老实的脸上,那双小眼睛里面的光是狡黠而冷静的。

几秒后,毕望快要沉不住气了,狗子才开了口:”如果我帮你,那就是把自己的脑袋别在了裤腰带上。你觉得我这一条命值多少钱“

这话让毕望的心里开始忐忑了。他清楚,狗子如果帮了他的话,就注定不能在永州立足了。可是,狗子一下子将这报酬和他的命划了等号,这价格可就不好开了。

而且,他其实没有多少钱,加上在永州的房车可能也不会超过两百万,要论现金,大概也就二十来万。其中二十万,还是钱江柳那帮人给他的。

毕望犹豫来犹豫去,小声地报出了一个数字:”十五万。“说完,又怕狗子狮子大开口,立马又加了一句:”我就这么点钱。“

狗子在这社会里摸爬滚打了好几年了,加上他从小就机灵,毕望说得真话还是假话他一眼就看出来了。他摇了摇头,说到:”十五万买我的命,还少了点“

毕望的脸一瞬间就灰了下去,抿紧了嘴唇不再说话。狗子也不急,他知道,眼前这个人一定会抬高价钱的,因为他从他眼里看得到那种想要逃出去的渴望,强烈得像是一团火,就快要将他烧的渣滓都不剩了。

果然,看到毕望脸上出现的挣扎神色,狗子心底不免生出了一些得意。他想,二十万。他只要二十万就够了。有了这二十万,他可以去另外一个城市,搞一个小店面,做点小生意。就不用再在这里,每天看着别人的脸色,低头哈腰,过着毫无尊严,提心吊胆的日子。而且,他也厌倦了这里的声色犬马,冷血无情。他想过有人情味,知冷暖的日子。

毕望果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在一番挣扎之后,终于还是被心中的渴望所打败,咬牙切齿的说出三个字:”二十万。“

狗子眼里忍不住泛出一丝惊喜,这已经达到了他所期望的。他目光又打量了他一会。他觉得,如果自己再坚持一会,应该能从眼前这人身上榨出更多的来。但他转念又想起曾经某个人说的话,做事不能做绝,见好就收。

狗子同意了,当然不能同意得太不矜持。在毕望眼里,他做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心里挣扎,天人交战,才终于可怜他,同意帮他逃走。但他也有一个条件,他要和他一起走。两个人一逃出去,毕望就得把钱给他,否则,他就是拼着被老黑打死,也要拉着他一起死。

毕望自然是毫不犹豫地同意。

夜幕刚临,太阳城里的工作人员开始忙碌起来。夜色下,两个人影悄无声息地从侧门溜了出来,沿着墙角的垃圾桶,绿化,一路矮着腰快速奔逃。

毕望和狗子正在城中四处躲藏奔逃的时候,梁建正和胡小英通着电话。电话里,胡小英的声音透着焦急。

“你实话告诉我,永成钢业的案子跟你有没有关系”

梁建拿着手机,听着这个朝丝暮想的声音,心里泛起浓浓的复杂。一边因为她的紧张而欣喜,一边又因为她的质问而失望。这么多年,她难道还没读懂他吗

许是他的沉默让胡小英察觉到了自己刚才话中的不合适。她柔软了语气,说到:“对不起。我不是想怀疑你,我只是不希望你出事。”

梁建不忍骗她,更不忍看她为自己伤心。何况,这件事,还有些地方需要她配合。他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胡小英听完之后,惊呼:“这样太危险了我不同意。这简直就是在玩火。”

梁建笑笑,说:“这火已经点着了,已经由不得我们了。”

胡小英沉默了下来。

半响,她问:“那你需要我做什么”

梁建眯起眼睛,看着窗外的夜色,回答:”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我懂了。你放心,我会想办法的。“她答应得很果决,甚至都没有想过要怎么做,能不能做到。

只是,于她而言,在这个时候,她只能做到。因为,这关乎着他的安危,他的前途,他的人生。

她和他是绑在一起的,起码在她心里是这样想的。这条路上,如果没有了她,她又怎么走得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