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2口说无凭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10:40:47 字数:3355 阅读进度:982/1780

永州地头蛇有三,一商一政一黑道。:efefd阿强重工,钱江柳,老黑。这是最近不知从哪个人嘴里传出来的话,在永州当地的一个论坛上风靡了好几天,也有不少人趁此机会说了一些从未在公众面前露过光的事情,这些事情每一件都足以震动人心。但口说无凭,真假难辨。梁建虽有心一一查证,却苦于没有人手,没有时间。不过,梁建却是记住了这众人评出来的永州三地头蛇。

三大地头蛇中,最出名的是那个老黑。钱江柳和阿强重工一政一商,离着一般平头老百姓的生活还是有点远的。可这老黑不一样,永州城里不少的娱乐类产业都有他的一份。而王世根带来的那个消息,也跟这老黑有关系。

王世根本想着是,既然这东边不肯亮,那么去西边探探。这两件大事,总得要有一样有点动静不是。所以,尽管是片雷区,王世根还是去踩了踩。他踩得很小心翼翼,可才走进边缘区域,就让他停了下来。倒不是因为踩了雷,而是因为发现了一些事情。

正因为这些事情,永安巷这边他才晚了这么久才赶到。王世根给梁建使了眼色,两人走到了一边。

”你查到了什么“梁建迫不及待地问。

王世根的声音压低了两分:“董大伟老丈人的那件案子估计不止是体制内管理不善的问题,可能还和老黑那边有些关系。”

梁建一惊,这件事怎么又和老黑扯上了关系。王世根继续说道:“我去打听过,城管收的那些都是保护费。交了保护费并不仅仅只是能够在相对热闹的街口摆摊,而且还能免于被一些混混什么的骚扰。还有,我另外查证过,董大伟老丈人第一次出事的时候,当时是有两个混混在场闹事的,只不过后来这件事被人盖了下来,所以我们一直不知道。永城区这一片的混混都是归老黑管的,特别是闹市区那一块的。除了老黑的人,没其他的人敢在那里乱来。”

梁建皱紧了眉头,盯着王世根,郑重地问:”你刚才说的是真的“

如果他刚才说的是真的,那这老黑还真是了不得。目前梁建手里抛开情交易那一块,有三件案子,已经有两件都是和他有关。剩下的那一件,根据纪中全从陈文生那边获得的口供看来,估计也和他多多少少有点关系,只不过目前还没翻出来。

而且如果是真的,这消息还真不一定是好消息。原本是希望王世根带来的消息能够给今天这局面上点助力,顺利解决。但如果和老黑扯上了关系,那这个消息暂时就只能藏着了,以免打草惊蛇,到时候得不偿失。

老黑是个硬骨头,对于他背后的势力,梁建有所耳闻,但并不是十分清楚。但从他能在永州屹立这么多年,并且有那么多黑历史看来,就说明,无论怎么样,他都是有些手段的。换在以往任何时候,梁建绝对是毫不犹豫地要跟他碰上几碰,较量一下。但如今这个时候,不同以往,他自身也是泥菩萨过江,虽说这次有人保了他,但乔任梁心里对他的念头并不会因此打消,反而会更加强烈。这就是所谓的逆反心理。

所以,这个时候去动老黑,梁建不得不好好思量一下。

而王世根告诉他:“事情是千真万确的,我亲自查证过,但能作为证据的资料很少。还不足以指证。而且就算证据足了,也很难把老黑拉下水来。毕竟整件事情上,老黑都没露过面,连句话都没说过。”

梁建掏出烟,点了一根,递给了王世根一根。王世根有些惊讶地看着梁建,他可是记得眼前这个市委书记可是不抽烟不喝酒的。

梁建没在意他的惊讶,点了烟,吸了一口,吐了出来。烟雾缭绕的背后,眼睛微微眯起:”这件事,你继续查,不管是什么,我们这一次都给他掀个底朝天这永州市的问题也够多的了,也该好好整顿整顿了但是目前的主要任务还是得想办法把里面那个一根筋的给我弄出来“

王世根一听,立即说到:”这简单我去说。“

梁建惊讶地看着他:”你有办法“

王世根神秘一笑:”他们这些人的心理我了解。”

梁建还是有些不放心,说:“郎朋在里面劝了这么久了都没动静,你确定你有把握”

“您放心。我这些年没事做就喜欢研究人的心理,也跟不少这类人打过交道。我有把握。”王世根说到。

梁建忍不住还是嘱咐了一句:“尽量不要刺激到他。齐威这边,我担心出事。”

梁建这话音刚落,忽听得李端的声音传过来:“不好,齐威呢”

梁建和王世根同时转头,不远处,李端一个人站在那里,而齐威不见了踪影。梁建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一声不好,立即喊道:”董大伟院子里“

王世根已经动了,四十多岁的他,腿脚竟然比梁建还快一个眨眼,他已经冲了出去,一脚踹开那扇破旧的木门,院子里,郎朋还和沈连清在门前苦口婆心,忽然听到砰啦一声巨响,都被惊了一下,郎朋更是直接摸出了枪。看到是王世根他,他又将枪收了起来,问:”怎么“

话还没说完,就被王世根打断:”齐威不见了,梁书记担心他会搞鬼,赶紧想办法把董大伟弄出来。”

郎朋眉头一皱,说:”齐威不在这,他想搞什么鬼就算狙击手已经到位,现在董大伟在屋子里,再神的狙击手也是白瞎“

”狙击手我已经解决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还是赶紧把他弄出来再说。何况,这人质一直被他这么关着也不是回事这件事,总得要解决”王世根说着已经站到了郎朋身边。

”那你来劝,我没办法“郎朋已经跟屋子里的一根筋唠叨了很久了,但这一根筋死活就是不松口。郎朋肚子里是一肚子的火,巴不得有人来换他。他赶紧让开了位置,王世根站到门前,抬手先是猛地在门上拍了两下,然后扯开嗓子喊道:”董大伟,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你要是不出来,我就踹门进去了“

”你敢进来,我就撕票“董大伟在门内毫不示弱的喊,声音上比王世根还高一些,但气势上却弱了一些。

王世根邪气一笑,说:”你想清楚了你今天要是撕了票,你要么就是死在这里,要么就是被我们抓起来,然后半个月后枪毙。你女儿今后就再也没有爸爸了,就算是以后再碰到有人给她寄死老鼠这种事情,也再没有任何人可以保护她了“

女儿是董大伟的软肋。他可以为了她绑架一个人,自然也可以为了她压下自己的冲动,找回自己的理智。

不到一分钟时间,董大伟就打开了门。门口的男人,胡子拉碴,神容憔悴。看到郎朋后,难过地撇过了脸。郎朋本想骂他一顿,但看到他这模样,那些话就再也骂不出口了。长叹一声过后,说到:”你说你,折腾这些干什么连我们都没把握的事情,难道你绑个人就能解决了你怎么就“

王世根拉了下他,示意别再说他了。人质在最里面的一把破椅子上绑着。王世根上前扯掉他嘴里的破布团后,立即就传出了一串尖声喊叫:”快快把那个疯子给我抓起来这疯子他想杀了我,他竟然想杀了我“

王世根毫不留情,一个巴掌就甩了过去,啪的一声特别响,特别清脆,就连郎朋都怔了怔,别说这个人质,直接懵在了那里,半响都回不过神。他想不明白,明明自己是受害者,怎么还要被打

等他回过神来,准备理论一番的时候,王世根却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清醒了没被他绑了这么久,人还清醒吧“

人质的那一堆控诉挤在喉咙里,不上不下,憋得脸都红了。

郎朋在后面,无声地笑了,这王世根还真是个老狐狸,这手段,够阴

给人质松了绑后,王世根毫不犹豫就拿出了一副手铐,拷在了他手上。人质一愣,顿时急了:“干嘛铐我你他妈眼瞎了吗我才是受害者你应该去铐他“

他抬手去指董大伟,王世根重重地拍下他的手,斥道:”喊什么喊我铐你自然有铐你的理由,你自己做了什么你不清楚吗“

人质的眼珠子转了转,吼:“我做了什么了我什么都没做我他妈被他捆在这里捆了一天了,我能做什么”

王世根没理他,拖着他往外走。郎朋带着董大伟跟在后面,沈连清最后。正要走出廊檐,王世根忽然停下,转头对郎朋嘱咐到:“现在不知道齐威藏在哪,待会出去小心点。”

郎朋想起之前齐威一点小动静就吓得开枪差点把自己崩了的样子,皱了皱眉,拉着董大伟站住了脚步,说:“要不还是你先带人出去,然后让外面的人都先撤了,我另外走。”

“这恐怕也不安全吧。”王世根有些犹豫。

郎朋又说:“其实不过就是一个齐威,也用不着这么紧张。就这么定了吧,你先带人走,正好我也有些话想和他说一说。”

郎朋和董大伟留了下来,沈连清犹豫了一下,跟着王世根往外走,他还得去梁健那汇报呢。

门口的武警见有人出来,又都紧张起来。最先出来的是沈连清,他一走出去就喊:“都收了吧,没事了。”

武警正准备收枪,忽然,砰地一声枪响,沈连清就感觉一股热风从耳旁擦过,带着火药味。

“小心”等他反应过来,已经晚了。后面的人质应声而到,王世根哪怕是眼疾手快,也只是及时捞住了他往后倒的身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