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3飘摇不定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10:40:47 字数:3177 阅读进度:983/1780

人质没死,却也离死不远了。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开枪的不是别人,正是齐威。他逃了。让梁建觉得无法接受的是,当时现场那么多警察还有武警,竟然没有抓住一个齐威。

上访户绑架人质,威胁政府。公职人员不顾命令私自开枪,没有打中嫌犯反而差点将人质送去了阴曹地府。这两条中的无论哪一条,都足以成为头条。而这两条都一起发生了。

当天夜里,梁建又回到了宁州,他才从宁州离开不超过8个小时。这一次,他坐在了乔任梁的办公室里。

乔任梁的脸很臭,在办公室冷嘲热讽地训了他足有半个小时,才放他离开。祁佑一杯茶也没给他泡。

刚离开乔任梁那里,梁建正想给胡小英打电话,他有好多话想跟她说,也有些事情想听听她的意见。可电话还没拨出去,就被人抢了先。是李端的电话。

”人没撑过来“李端在电话那头说到。

梁建沉默了一下,问他:”齐威找到了吗“

”没有。“李端回答。

梁建火了:”一个大活人难道还能凭空蒸发了不成给我去找,就算是把永州翻个底朝天,也得把齐威给我找出来“

”好,我马上去跟郎朋联系,让他出动所有力量去找。”李端回答。

“赵全德呢还联系不上“梁建略微冷静了一下,又问。李端哼了一声,说:”他之前没出来,现在更加不敢出现了“

事情接连不顺,梁建心里跟堵了一块大石头一样,直想要大肆发泄一顿。他很快就找到了发泄的口子。

梁建直接挂了李端的电话,然后给王世根打了过去,问:“你知不知道赵全德在哪”

“不清楚。不过我大概能猜到在哪。”王世根回答。

“去找。今天就算是铐也要把他给我铐到我的办公室去等着,我现在从宁州回去。”梁建说完就挂了电话,他不管王世根怎么找到赵全德,他只要结果。

才坐上车,还没开出省政府,项瑾的电话忽然进来了。梁建想起她身怀六甲,可自己一天两度到达宁州都没去看她一眼,心里有些愧疚。略微平息后,接起电话:“还没睡啊”

“睡不着。”电话那头,项瑾的声音平静得让梁建心疼,“你今天到宁州来了”

梁建不想骗她:“嗯。白天来了一趟,后来市里有事直接赶回去了,我现在在回家的路上。”

“回家”项瑾的声音中猛地多了一丝波动。

“是的。我刚出省政府,大概二十来分钟就到家了。“梁建说话的时候,沈连清已经吩咐司机改变路线了。

项瑾沉默了一下,像是要将心底刚才一瞬间的欣喜藏起来,好让自己不那么喜形于色,不让电话那头的那个男人听出来,得意于自己的魅力和她的牵挂。

她问:“晚饭吃了吗“

”还没。不太饿。“梁建回答。

”那我去给你做一点,你待会回来就可以吃了。“项瑾说着,梁建就从电话这头听到窸窣的声音,想必是准备从床上起来。梁建忙阻止:”不用了,我回去看你一眼就得回永州,市里出了点事,我得回去处理。“

窸窣的声音停顿了一秒钟,然后继续。声音也继续:”再赶饭还是得吃。很快的,我给你煮碗面,妈妈晚饭时候烧的菜还留了一点,正好热一下可以吃。“说完,不等梁建说话,又补充了一句:“让司机开慢点,注意安全。“

梁建不忍拒绝她的关怀和爱意,只能忍着心底翻涌的那些夹杂在温热中愧疚嘱咐她:”你自己小心点。”

车子直接开到了楼下,梁建喊沈连清和司机一起上去,沈连清拒绝了。

“我和张师傅就不上去了,旁边就有饭店,我和他去吃一点。”

梁建也没坚持。项瑾或许准备了,但他想两个人单独待一会。到楼下的时候,他停下来往上看,厨房的灯亮着,黄色的灯光从窗户里透出来,暖暖的,这种暖和胡小英给他的暖不一样。

他忽然又想到了胡小英。她总是会在他忍不住想要像项瑾靠近的时候,忽然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提醒他,他的心里不只是只有一个项瑾。

还未到夏季,夜里的风却已经有了一丝夏季的燥热。梁建深吸了一口气,走进了黑暗的楼道里,随着脚步声一层层往上,灯光也一层层往上。

门已经开了,留了一条缝。屋内的光透出来,落在地上,梁建的脚步踩上去的时候,忽然有种提不动的感觉。

拉开门,正好她端着面碗,从厨房出来。她的肚子已经很大,穿着一条宽松的棉布裙子,外面套了一件围裙。忽然,梁建目光一顿,愣住了。

“你头发怎么剪了”那头曾经飘逸的秀发如今已然不见,因为怀孕而有些发胖的脸上,五官依然秀丽,只是那头利落的短发给了她跟以前不一样的感觉。如果说,以前是智慧和恬淡,那么现在更多的是清爽利落,透着坚强。

“肚子大了,洗起来不方便,就剪了。”项瑾轻描淡写的回答。

梁建还是有些不适应短发的她,说:”可以去理发店洗啊“项瑾笑了一下,说:”这一次跟上一次不一样,人特别容易累。总是什么都不想做,最近妈妈叫我去散步,我都很少去。整天就想睡觉。“

看着她回答时那副平静的样子,梁建心底涌起的是越来越多的心疼。他想去拥抱她,却被她躲开了。她说:”小心肚子。”

梁建心里泛起失落。

“吃吧。你不是赶时间吗赶紧吃吧。对了,小五和沈秘书呢他们没跟来,你自己开车来的”项瑾问。

梁建收起心底那些翻涌情绪,一边在桌边坐下来,一边回答:”小五受伤了在永州休养,小沈和司机在楼下吃饭。“

“我做了三个人的份。”项瑾说。

“我会吃完的。”梁建说完,就低头拿起筷子大口往嘴里塞。其实,面并不是十分好吃,项瑾在厨艺上一直没有特别值得称道的地方,但今天的面,让梁建格外的五味杂陈。有温暖,有愧疚,也有失落。

回永州的路上,他的脑海里总会想起他进门时那一刹那看到项瑾从厨房里走出来的那个短发的样子。那个她,让他有种危机感。仿佛下一秒,这一只已经破茧的蝴蝶就要振翅离开,而他只能留在地上,除了仰望只有仰望。

他爱胡小英吗毋庸置疑。他们之间的爱,是痛是ji情,是折磨也是享受。他爱项瑾吗肯定也有心动,也有温情,只不过没有胡小英之间这样的跌宕起伏,他们更偏向于细水长流。

生活本来就是一天天的日子细水长流,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可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容忍得了,自己同床共枕的男人心里总是装着另外一个女人。哪怕她才是闯入他们感情的那个人,虽然是不小心。

她想离开了吗梁建问自己,得到的只有心底的泛起的那一丝丝慌乱。他是爱她的。就算一开始没有深厚的感情,可这么些年下来,他们之间都已经有第二个孩子了,这份感情不再是爱情那么简单了。

但,感情的事情,从来都不是容易取舍的。梁建可以在任何事情上果断,毫不犹豫,可在面对这两个女人的问题上,他做不到。

他们都是他生命中十分重要的那个人。仿佛是手心和手背,又如何割舍

一路,他都很难静下心来。直到沈连清告诉他:“我们快到了。”梁建才整理好思绪,将那些公事重新放上心头。

赵全德已经等在他办公室了,满身狼狈。梁健走进去才发现,一旁的沙发上还坐着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钱江柳。

看到他,不算十分意外。梁健一边走向办公桌,一边对沈连清说:“给钱市长泡茶”

“不用,刚才李秘书长已经泡了。”钱江柳笑道。

沈连清看了一眼,他身前的茶几上确实已经有茶了。他将包一放,拿了水壶过去添了点水,然后站到了梁健的办公桌旁边。

“你去拿个凳子过来坐着吧,有些事待会可能要你记录一下。”梁健说。

沈连清立即搬了凳子,拿了纸笔,做好了准备。

等他坐稳,梁健又问:“王世根同志呢“

“哦,我让他先回去了。他也辛苦了一天了,就让他早点回去休息了。“钱江柳立即说道。

梁健哦了一声不再说话,自顾自地拿出一份份文件翻阅起来,好半响,钱江柳已经拿起茶杯喝了一口了,梁健才开口问:“钱市长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事,就是想关于这一次永安巷的事情跟梁书记你讨论一下,到底怎么处理”钱江柳显得有些小心翼翼。

梁健心底哼了一声,面上却道:“还能怎么处理,自然是依法处理。”

“依法处理是没问题,我的意思是,目前误杀人质的齐威还没找到,那董大伟那边是不是先进行处置”钱江柳更加的小心翼翼。

梁健盯着他看了一眼,问他:“那钱市长觉得怎么处理比较合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