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4人生如戏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10:40:48 字数:3220 阅读进度:984/1780

钱江柳的目光动了动,说:“这个董大伟虽然情有可原,但这次的事情性质恶劣,影响严重,而且已经引起省里的注意,我听说乔书记也挺关注这次的事情的,所以,我认为该他承担的责任还要是承担。至于情理上嘛,我们另外方面再补偿一下。”

钱江柳的话,倒是挑不出毛病。但梁健今天晚上想谈的不是董大伟如何处置的问题,而是赵全德的问题。但很明显,钱江柳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就是不想让梁健谈赵全德的问题。

这是一场藏在和气背后的较量。梁健不可能让赵全德就这么轻易得蒙混过关了。他瞄了赵一眼,后者低着头,看不清神情。

“全德同志对这件事怎么看“梁健将话头抛给了他。

赵全德吓了一跳,猛地抬起头,啊了一声,才定了神,回答:“我的想法跟钱市长的一样,该处置的还是得处置,法治社会嘛,一切还是得要按照法律来。“

梁健点点头说:“确实,我们现在讲求法治,董大伟确实犯了错,既然犯了错就应该要承担相应责任,这是责无旁贷的事情。但是,在这件事情中,犯错的可不只是董大伟一个人,全德同志,你说是不是“

赵全德眼神顿时虚了,晃来晃去找不到一个着落点,口中心虚地应着:“是是“

钱江柳见赵全德这副心虚的模样,眼里掠过一丝恨铁不成钢的怒意,转瞬就藏起,不露丝毫痕迹,口中插进话来:“确实,在董大伟的问题上,我们很多人都有失职的地方,包括我自己。今天在这里,我跟梁书记自我检讨一下,平日里,我对这件事关注得太少了,以至于迟迟没有很好的解决,这才导致了董大伟同志作出了如此偏激的举动。这样吧,接下去的事情,就由我亲自负责处理,也算作是我将功补过吧。“

梁健看向钱江柳,他可够聪明的,这样一说,无疑是在告诉梁健,我都跟你检讨了,你要是再找茬,可就是有点不给面子了。可,凭什么,梁健就要给他面子。

梁健淡淡回答:“那就辛苦钱市长了。董大伟的事情,确实我们都有责任。但那只是诱因,我今天还是想和全德同志谈一谈今天现场的问题。齐威是全德同志的秘书吧。“

钱江柳脸色变了变。但,这个时候不好插话,否则就太明显了。只能听着赵全德回答:“是的。“

“我听说,是你下的命令要求当场击毙董大伟“梁健问。

赵全德脸色立变,张了张嘴,一时没说出话来,可后面坐在沙发上的钱江柳可忍不住了,噌地一下就站了起来,走到赵全德身边,质问:“全德同志,你真下过这样的命令“

赵全德会意,慌忙摇头辩驳道:“当然没有。董大伟虽然行为偏激恶劣,但罪不至死。而且,当场击毙这样的命令,也不合规矩,我怎么会下达这样的命令”

赵全德的满口否认,梁健倒也不是很意外。他要是老实承认了,梁健才会觉得惊讶吧。只是钱江柳这护犊子的架势,实在让人讨厌。梁健抬头看他,懒得再与他假惺惺的虚与委蛇,直接说道:“钱市长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没事的话,可否让我和全德同志单独聊聊“

钱江柳的脸上顿时挂不住了,青了一阵白了一阵,终于还是脸皮不够厚,走了。梁健让沈连清关了门,然后问他:“齐威在哪里“

赵全德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不知道。”

梁健可不信这答案,齐威是受了他的命令去做事的,结果闯下了这么大的祸,他肯定会想办法联系赵全德,寻求庇护。

梁健盯着他,说:“据我所知,今天还调动了一个狙击手到现场,如果我没弄错的话,齐威他一个秘书,好像没这么大的权力吧。”

赵全德的脸色变了变,但依旧强撑着说:“这件事我问过武警总队那边,他们说是齐威拿了我的签字同意书过去的。但是我确确实实是没有签那份同意书。梁书记,我虽然是个粗人,但做事情得按照规矩来,这道理我还是懂的。何况,这是一条人命,我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同意”

“你的意思就是说是齐威伪造了那份签字同意书”梁健问。

赵全德慌不迭地点头,同时嘴里还不忘忿忿地抱怨:“枉我平日里还对他多有照顾,没想到竟然是只白眼狼,给老子挖了这么大一个坑梁书记,你可千万要相信我啊“

梁健笑吟吟地看着他,也不说话。赵全德慌了,问:“梁书记,你笑什么“

梁健说:“我笑你呀。“

赵全德立马低头看了看自己,那略显凌乱的衣衫,顿时局促起来,一边慌忙用手整理,一边尴尬解释:“来得匆忙,王世根那家伙说梁书记要召见我,我立马赶过来了,都没来得及拾掇自己。”

“人呢,该拾掇的时候还是得拾掇。古话说得好,人靠衣装马靠鞍嘛有些人,就得要靠外在的东西去把自己拾掇得人模人样的”梁健笑着说道。

赵全德起先还笑嘻嘻的,但是笑着笑着就笑不出来了,脸色难看了起来。他也听出了梁健这话的味道不对,是拐个弯骂他呢。赵全德想发火,却又不敢发,憋得脸都红了。梁健调整了一下坐姿,浑然不顾他已经那张红得跟猴子屁股一样的脸,继续问道:“全德同志的手机是不是不太好了“

赵全德正心里不痛快呢,梁健忽然这么一问,他愣了神,呆呆地看了梁健两秒钟,才回过神,瓮声瓮气地回答:“没有,挺好的,梁书记干嘛问这个”

“哦,我就是好奇一下,因为今天我联系你联系了一天都没联系上,我还以为你的手机坏了呢,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大的事情,让一个秘书在那指挥,结果搭上了一条人命。“梁健的口气越是随意,赵全德的脸色就越是难看。

等梁健说完,好半响,他才憋出一句话:“今天恰好手机没电了,没找到充电器。“

“那你今天在哪呢“梁健跟着就问。

赵全德噎住,眼珠转来转去,透着心虚,半响,回答:“在家。“

“我记得今天好像不是周末吧,你在家呆着干嘛呢“梁健问。

“身体不太舒服。”赵全德低了头不敢与梁健的目光接触。

梁健笑了一下,说:“这件事情已经这样了,多的呢我也不想再问你了,你只要告诉我齐威在哪里,其余的我可以不追究你的责任。”

赵全德还嘴硬:“我怎么会知道齐威那白眼狼在哪里我要知道,早就亲自去把他揪出来了,这白眼狼给我挖了多大的坑啊”赵全德显得很激动,好像他真的是不知道齐威在哪。可梁健不相信,他觉得,齐威一定会联系赵全德。这是一种直觉。

而,事实证明梁健的直觉是正确的,在梁健不依不挠地盯着赵全德看了两分钟之后,赵全德终于松口:“他确实给我打过电话,但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他没和我说。”

“那你能联系上他吗“梁健心里一喜,忙追问。

赵全德坐在那里,耷拉着脑袋,像是一只斗败了的公鸡。

后半夜的风,带着露水的湿润,拂在脸上,吹散了不少倦意。梁健抽着烟,靠在椅子上,看着窗外飞速后退的光影,一声不发。

沈连清开着车,时不时地看他一眼,好几次之后,终于忍不住,开口问:“董大伟那边,您打算怎么处理“

梁健将手里烧了一半的香烟塞回嘴里用力吸了一口,然后塞进了左手边的烟筒中,叹了一声,回答:“还能怎么处理。他自己不冷静,弄出这么大的事情来,现在还死了人,我就是想要留情也留不了了而且,上次毕望的案子目前还没有决定性的证据,有些人希望董大伟把毕望的案子一起背了,恐怕他们不会轻易放弃的。”

“王队长不是已经查到线索了吗”沈连清着急地说。

“线索不是证据。线索是需要时间去求证的。但现在我们最缺的就是时间。怕就怕,接下去不要出事才好。“梁健叹道。

“出事出什么事“沈连清一脸不解。

梁健没说话,半响,他给郎朋发了一条短信:“务必看好董大伟,千万不要再出事。“

梁健担心的,不仅仅是董大伟再闹事,他怕有些人不想再看到董大伟活着。只有他死了,毕望的案子才能更顺利地安到他头上。毕望的案子一结,那永成钢业的案子也该结了。

想起永成钢业,梁健就想到谷清源,也不知道他最近这几天怎么样。吴越那家伙,可不是个善茬。

十来分钟后,车子停在了太阳城门口。梁健看着后半夜依然灯火辉煌的太阳城,眯起了眼睛。

梁健带来的人不多,王世根外加两个刑警,都穿着便衣。梁健和沈连清没有下车,王世根带着两个刑警走进了太阳城的大门。

十五分钟后,齐威穿着一身浴袍被两个刑警押了出来,王世根跟在后面。

梁健坐在车里,看着那个穿着浴袍的男人,几个小时前,他还无比威风地在永安乡里嚣张地指挥着,享受着那种高高在上的快感。

人生还真是如戏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