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3谁是凶手(一)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10:50:55 字数:3225 阅读进度:993/1780

梁健没想到,郎朋和王世根也已经对狗子起了疑心。其实这种疑心,在王世根心里早就有了,只不过之前并不是很强烈。之前从宁州将狗子带回来的时候,除了想保证他的安全之外,王世根也是存了一定的心思的。但他没想到的是,狗子竟然跑了。

其实,再想想,对于王世根和郎朋对狗子早有怀疑,也并不是值得意外的事情。毕竟在破案方面,他们比梁健要专业得多。只是,怀疑归怀疑,却没有实实在在的证据。况且,现在狗子又失踪了。

梁健没有在抛尸现场多停留,谷老爷子出了事,他不能让谷清源再出了事。原本他是打算将谷清源先保释,但现在出了这样的事,谷清源出来未必会比在吴越手上安全。但以防万一,梁健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给吴越打个“预防针“。

回去的路上,梁健就亲自给吴越打了电话,吴越也是个聪明人。和聪明人说话,就有一点,简单。

梁健还没开口,吴越就说了:“梁市长打电话来是为了谷清源的事情吧“

“是的。”

“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吴越这一次倒似乎态度好了许多。梁健觉出来了,有些惊讶,但也没想太多,开口说道:”不想让你做什么,谷清源的爷爷被杀了,刚发现的,初步判定,凶手应该就是毕望那件案子的凶手。我担心,这个人不会就此罢手。所以,在这段时间里,我希望你能保证谷清源的人生安全。当然,如果你觉得这有压力的话,也没关系,按照目前的情况,谷清源应该是可以保释的。到时候再让警局的同志辛苦一下。“

“不用这么麻烦。梁市长放心,既然人在我手上,我肯定是不会让他出问题的。当然如果谷清源自己想不开,精神上出什么问题了,那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这一点,也是梁健担心的一点。但如今情况复杂,谷家又出了这样的事情。谷清源留在吴越那里或许倒反而安全。梁健想了一下,说:“这样吧,既然你觉得保证谷清源人生安全没问题的,那谷清源就继续由你负责看管着。至于心理方面的话,回头我联系一个心理医生定期过去查看一下。“

“也行。“吴越答应得很爽快,和上一次两人的交流,不一样,顺利得让梁健觉得这吴越是不是换了个人。

事情谈完,梁健准备挂电话了,忽然,吴越问了梁健一句:“其实我一直想不明白,永成钢业的事情,你为什么就这么坚持“

梁健愣了一下,为什么梁健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他觉得这样是正确的吧。

梁健没回答他,他也没坚持,只是,他又说了一句。

“省里有个调研组在永州,听说已经呆了一段时间了,这件事你知道吗“

这两天连着一串事,梁健都将这件事给忘到了脑后。现在被吴越一提,顿时就想起来了。梁健先是心里惊了一下,这件事很保密,连胡小英起初都是不知道的,后来她说去摸摸情况,也一直没有消息传来,说明她没打听到什么。连她都打听不到的事情,吴越竟然知道了。但转念一想,吴越能到永州当政法委书记,就是因为他背后的势力,所以倒也不用太奇怪。而且,小组到永州也有段日子了,吴越这个时候收到消息也不算早了。

这么一想,梁健愈发觉得于何勤不简单了,当初就是他让他的秘书给他透露的消息。那个时候调研组还没出发,于何勤就已经知道动静。还有,那个余秦,还真是不可小觑啊

回过神,吴越还等着。梁健斟酌了一下,回答:“之前收到过消息。但不清楚这个调研组到永州是来做什么的,上面没有通知下来,既然上面不想让我们知道,那我们装作不知道就行”

吴越明显是不想装作不知道:“你不觉得这个调研小组来的时间很巧合吗永州现在正是动荡的时候,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更能清楚地感受到。”

这不是废话么,梁健自己就是动荡的核心梁健在心底暗语了一声。

“调研小组现在秘密下来,你不好奇不着急”吴越问他,那语气就像是一个在诱惑单纯小姑娘下水的猥琐皮条客。

梁健笑了一下,说:“我好奇,但我不着急,吴书记觉得我有什么好着急的吗”

“自然,如果这个调研小组是冲着梁书记你来的话,那么你可得抓紧时间了。我想,按照你对永成钢业这件事的执着,你肯定不希望在这些事情都没有尘埃落定的时候离开永州吧。”

不得不说,吴越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

但,梁健也不是一个笨的人,吴越肯定是有所求。梁健犹豫了一下,问吴越:“你知道些什么”

“关于这个调研小组,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我确实知道一些事情,而且保证你感兴趣。”吴越说道。

梁健皱了下眉头,他很想立马就追问他到底是什么事情。但与人谈判的时候,越是表现得急切就越容易让人抓住把柄,越容易被人操控。吴越必定是有所求的。

梁健沉默了好长一会,在心底权衡了许多,才问他:“你想要什么”

吴越笑了一声:“很简单,我要你市委书记的位子。”

梁健愣了一下,旋即明白。吴越空降到永州当一个政法委书记,大部分也是为了镀金而来,如果按照正常程序,他可能还需要到另外一个市再去锻炼一届,然后再往上。但到一个新的市,一切都又要从头开始,难度无疑要大得多。对于吴越来说,他只是来镀金的,那么永州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如果梁健能够把这一锅子乱粥给处理好了,那么他吴越来接盘,何尝不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吴越这算盘打得很好,梁健离开永州是必然的事情,就算他把永州的这锅粥给炖好了,时间也是呆不长的。先不说,是不是能去上面,光乔任梁恐怕就容不了他。所以,市委书记的位子势必是要空下来的。但,吴越为什么就认为,他梁健能保证将这位子会是给他的

梁健心底泛起一丝疑惑,正犹豫着,但吴越似乎有点着急了,追问道:“怎么样这个交易应该不需要想很久吧”

“市委书记的位子,好像不是我能说了算的吧。”梁健回答。

“自然不是你能说了算的,只要你肯走,这位子自然就会是我的,这一点梁书记不用担心。”吴越的话,自信满满。

梁健想到,看来他背后的势力,对于省里常委的影响应该是挺大,否则他哪来的自信。既然如此,如果吴越手里真的有对目前这个格局有帮助的消息,那听听又何妨。离开永州对自己来说,也是必行之事。

于是,就说:“我肯定会走,但要等我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你可以把你知道的告诉我了。”

“毕望的凶手是谁我知道。更确切的说,应该是我知道是谁雇了凶手杀了毕望。”吴越的话,让梁健惊得差点跳起来。

“你知道”他按耐住心情,不敢置信地又问了一句。

“你还记得今天庭上你们提交的那些新证据吗”吴越问。

“自然记得。”梁健回答。

“那你有没有仔细看过这些证据,里面的证据都指向一个人。”吴越说道。梁健眉头一皱,犹豫了一下,问:“你是说,那个人才是雇凶杀了毕望的人”

吴越却在这个时候打起了马虎眼:“这个我不能确定,毕竟我不是专业破案的,但是你可以顺着这个线索去找一找,说不定就会有些意外收获呢。好了,我知道的也告诉你了,梁书记别忘了你答应我的,等你把目前这个烂摊子收拾完的时候,可别不舍得走”

“你放心,只要你刚才告诉我的消息是有用的,我自然不会忘了我答应你的。”梁健说完就急忙挂了电话,然后给王世根拨了过去。

王世根一接起电话,还不等梁健说话就说道:“梁书记,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我们可能找到第一案发现场在哪了。”

梁健一愣,问:“在哪”

“离永安巷不远的一片建筑工地里。回头我把地址发给你,你要过来看看吗”王世根的声音里都透着兴奋,仿佛凶手已经在他眼前了。

梁健想起刚才准备问他的事情,就问:“你还记得上次毕望的案子,你当时查过经过永安巷外面那条路外面的车子,有几辆好像是外地的对吧”

“是有这么回事。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王世根问。

“我记得,狗子交出来的证据里面显示,那个背锅的企业老总好像也是外省的吧。”梁健说。

电话那头,王世根立即沉默了下来,片刻后,忽然啊呀叫了一声,喊道:“我怎么就没想到,还真有一个是同一个地方的。我现在就去查”

“你让手下人去查吧,你不是说找到第一现场了吗”

“哦,对对你看我,一激动,都乱套了。”王世根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两声。梁健本想一起去看看,但转念又想到,谷清源那边,他该去看一下。谷老爷子出了事,他还不知道,但总是要知道的。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