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6不速之客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10:50:56 字数:3302 阅读进度:996/1780

纪中全见梁建替他们说了话,也就不再就这个话题说下去了。梁健话题一转,就提到了陈文生的案子:“最近,陈文生的那个案子准备得怎么样了”

“已经开始在着手查了。根据陈文生提供的线索,进展很快,不过,困难还是有的。有些事,暂时还不能动。”

梁健看了他一眼,说:“能不能动,你做决定。我相信你。我今天找你过来,是有件事,要告诉你,顺便听听你怎么看。”

“你说。”

“中央派了一个调研组到永州这件事,你知道吗”纪中全眉头皱了一下,摇头回答:“没听说过。已经到了吗”

“到了有段日子了。是秘密调查,知道的没几个人。钱市长那边知不知道我不清楚,但是吴越是知道的。”梁健说道。

“那这个调研组到永州的目的是什么清楚吗”纪中全面露了些许忧色,问。

梁健摇头:“这就是我找你来的原因,我猜测,会不会跟陈文生的案子有关系,除此之外,我想不到还有什么事情,可以惊动中央,派一个调研组过来。”

纪中全被梁健这么一问,愣了一下,转而神色又凝重了两分,斟酌了一下,回答:“依我看,未必。陈文生只不过是个小人物。虽然这一次他吐出了不少东西,但这些都是些表面的东西,就算上面真的有些人急了,也不太会直接出面,而是会先让省里面的人出手解决。”

“你说的也有道理,我也想到过。但是,如果不是陈文生的案子,那这个调研组是为何而来呢”梁健问。

纪中全想了一会,犹豫着说道:“会不会跟我们永州的事情根本没有关系”

梁健略略惊讶,看着他,纪中全补充道:“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以前我们办案的时候,为了保密,去外省也是有的。而且,如果他们是为了陈文生的案子来的,那我这边,不太可能一点动静都听不到。”

被纪中全这么一说,梁健也渐渐觉得,或许这个调研组真的不是冲着永州来的。但这么一个不稳定因素呆在永州,总是让人有些心神不宁的感觉,主要是目前永州的情况很乱,实在是不能再被添乱了。

但,再不安心,对于梁健他们来说,也只能是这么小心翼翼,提心吊胆地等着,轻举妄动地后果很可能就是弄巧成拙。

两人又聊了一会陈文生的案子,纪中全准备走了。梁健忽然想起了阿强集团的总经理,他示意纪中全再等等,他拿起电话给沈连清打了个电话,问:“人还在”

“嗯。”沈连清用一个鼻音代替了回答,想必那个人就在他办公室里。梁健挂了电话,问纪中全:“你怎么看”

纪中全没有回答,反而问梁健:“谷清源出事后,永成钢业的财务状况你有没有留意过”

这话问得梁健一愣,最近忙得焦头烂额,哪里还有时间和精力去注意永成钢业的财务状况。他摇了摇头,问:“怎么了”

“具体我也不清楚,谷清源被关起来之后,老黑买通了一个股东,目前是这个人在掌局。原本有谷老爷子在,还能勉强对付一下,但现在谷老爷子也死了,我担心这样下去,没等谷清源出来,永成钢业恐怕就不是永成钢业了。如果真是这样的结果的话,那你这么坚持做这件事情的一半意义就没有了。”

又听到老黑的名字,最近总在听到他的名字,仿佛自从梁健决定所有事都开始深究的那一刻开始,他就不断地在听到老黑的名字。看来,这个名字,还真得在上面好好做做文章了。梁健心里恨恨,他又想到陈文生的案子,于是就问纪中全:“陈文生的案子中,目前查出来的,跟老黑有关的有多少”

纪中全想了一下,伸出一只手,晃了晃:“五成。”

梁健冷了脸:“看来这个老黑的手还真是够长的,哪里都有他。正好,谷清源的案子和董大伟的案子都有他,这样吧,你手头上其他事情也都暂时放放,接下去重点就给我查老黑这个人,不管是什么事情,无论大小,都要一五一十地给我查清楚。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什么三头六臂的神仙,这么大本事”

相比于梁健的愤然,纪中全要冷静许多。他看了一眼梁健,犹豫了一下,问:“你确定要查这个老黑”

梁健眉头一皱,反问:“难道这个人不能查”

“那倒不是,只是,有些事,我可能没跟你说过。”纪中全说道:“以前高成汉在的时候,也不是没想过这件事,但他后来放弃了。”

梁健倒是没听高成汉说起过这些,他愣了愣,追问了一句:“为什么”

“我不清楚。”纪中全看着他:“但我觉得他既然放弃,肯定是有什么理由的。老黑这个人能在永州当了地头蛇这么些年,除了手段狠之外,背景是肯定有的。但这个背景到底有多强大,谁都不知道。虽然外面也有一些传言,但是不是真的,很难说。不过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几年前的时候,老黑曾得罪过一个省里来的领导,当时那个领导当场就放下狠话要拆了太阳城,可是现在太阳城还好好的站在那。倒是那个领导,回去后没多久,就被调走了。所以,我希望你的决定不是一时冲动。一旦开始这么做了,就开弓没有回头箭了你要想清楚。”

纪中全说完,目光凝重地看着梁健。

梁健问他:“你怕丢了帽子吗”

纪中全笑笑:“我这个位子,从来就是个吃力不讨好的位子。看着权力好像很大,但实际上,大部分人都不愿意跟我们走近一点。我也干了这么多年了,要真因为这事丢了帽子,也好,正好可以好好休息一下。我也干累了。”

纪中全的无所谓和豁达,让梁健欣喜,也觉得有些歉疚。但,老黑这个人,早晚总是要查的。无论是陈文生的案子,还是董大伟和谷清源的案子,梁健总觉得,老黑这个人或许才是其中的关键。

“那就这么定了,你待会一回去就可以开始着手准备了。”梁健说道。

纪中全点头。

他出去的时候,阿强集团的那个总经理还在沈连清的办公室。沈连清出来送纪中全,他也跟在后面,谦卑地笑着上来跟纪中全握了手,寒暄了几句,才看似依依不舍地松了手,放纪中全离开。

纪中全还没走远,他就准备往梁健办公室走了。沈连清忙拦住了他,问:“你等等,我去问问书记。他不一定有空见你。”

“纪书记都走了,梁书记肯定有空了。”他笑道。

“最近事情多,纪书记在梁书记办公室呆了这么长时间,梁书记可能没时间再会见你了。你还是让我去问问吧。要是你就这样闯进去,正好我们梁书记在忙,你觉得他心情会不会不好”沈连清努力让自己的态度感觉上温和有礼。

他很是不情愿地同意了。

沈连清上前敲了门,走进去,转身要关上,却被阿强集团的总经理一把给抵住了。他惊了一下,还没回过神呢,这总经理已经身子一侧,肚子一缩,脚下一动就挤进了房间,嘿嘿笑着,朝着梁健那边鞠了个躬,说道:“梁书记,好久不见。”

梁健是看着他挤进来的,心里已是满腔不悦,但这阿强集团的总经理,一脸的笑,梁健也不好当场发作,伸手不打笑脸人嘛只好忍了怒气,冷冷问他:“你来找我什么事”

梁健也没说让他坐,也没说让他站。他倒也不客气,搓了两下手,就迈步上前,一个墩子就在之前纪中全坐的那把椅子里坐下了。

梁健对他心里又多了些厌恶。

“梁书记,我今天来找你,主要还是为了当初我们阿强集团拍到的那块地的事情。”他一开口,梁健就愣住了。

他原本以为这阿强集团的总经理是为了永成钢业来的,但没想到他一开口,却是提到了一块地。

梁健稍一想,就想起了,那时候他刚到永州不是很久的时候,他和阿强集团之间曾为了一块地,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博弈。

后来,虽然梁健算是稍胜一筹,但阿强集团也不是没赚到便宜。只是,那块地他们拍去之后,按照计划应该是用来建筑智慧车间的厂房的,但至今为止,这厂房是一点也没见到,地也是一直空着。没想到,这阿强集团总经理今天又为了这块地来找他梁健了。

梁健看了看他,问:“这地有什么问题吗”

“地是没什么问题,但地面上的有问题。”他说的时候,始终笑嘻嘻地,笑容还特别的谦卑。可在梁健眼里,却是怎么都喜欢不起来。

他忍着心里的不愉快,继续问:“地面上的什么有问题”

“主要还是人。”

梁健愣了一下,他看向还没走的沈连清,问:“那块地上面有人住吗”

事情已经隔了几年了,沈连清的印象也比较模糊了,但他素来有个好习惯,他笔记记得很详细,一些没有完成的或者说他觉得有可能日后会用到的事情,总是会隔一段时间就会温习一下。所以他虽然一时想不起来,但他隐约还能记得个大概,略一想,就回答梁健:“当初阿强集团拍到这块地的时候,是块空地。”

一位朋友的书:1,权路通途:v.y;2、巅峰仕途:v.y。大家可以看看。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