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最后博弈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2-01 11:01:06 字数:3326 阅读进度:1011/1780

走出泰和路32号后,梁建并没有立马通知纪中全,让他将资料交给吴越。离公示期还有几天,如果这个时候,资料给了吴越,一旦走漏了风声,老黑的事情,钱江柳肯定是使不上力了。梁建可不想错过了这么个自己送上门的劳力。

梁建想了想,给郎朋打了个电话,交代了他一些事情,然后才放心地去了宁州。刚到宁州没多久,梁建忽然就接到了王世根的电话。

“梁书记,省公安厅来人了。”王世根有些焦急。梁建虽然之前有料到,老黑背景深厚,动了他,肯定有人会着急,只不过他没想到,省里动作会这么快。

“去了哪些人”梁建问。

王世根回答:“刑侦总队的一个副队长,和治安总队的队长,还有另外带了三个人。”

刑侦队和治安队梁建皱了下眉,沉吟了一下,问王世根:“郎朋呢”

“他被叫去谈话了。”王世根说。

“谈话结束,你让他打个电话给我。另外,如果他们跟你们要资料,你们就给,记住,所有证据,一定要做好备份,藏好了。”

“你放心,梁书记,我就担心有人捣乱,所以早就做好备份,已经交给纪书记,让他统一保管了。”

“好的。那就先这样,有新动静再跟我联系。”梁建挂了电话后,想来想去,觉得有些不放心。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让人给搅黄了。

梁建拿出手机,犹豫了好一会,翻出了一个许久不曾联系的号码。电话拨出后,第一个没人接。梁建有些不死心,又打了一个,响到一半的时候,终于接通。

电话一通,刚才想好的措辞,却突然忘了。梁建有些难为情,自从上一次在白其安家中见过杨美女之后,他一直都没有联系过她,除了避嫌之外,最关键的是,他甚至都没有想起过她。可现在有事了,才找人家。梁建有些难以启齿。

过了好几秒,他才强迫着自己开口:“美女,现在方便吗”

“有什么事”时隔许久,杨美女似乎对他还是心存一些怨气。梁建心中更加不好意思,但他的事情,不得不说。

“我想见一下白厅长。”

“他在省政府,你可以直接去找他。”

“我想单独和他见一面,有件事情,很重要,只有他能帮忙。”梁建一边和自己内心做着斗争,一边放软了语气。

杨美女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答应他:“我打个电话问问。你等我会。”

十分钟后,梁建接到了白其安亲自打来的电话。还没开枪,梁建就遭到了白其安的训斥:“我不喜欢你通过我女儿来找我。你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

白其安愣了愣,片刻后,问:“找我什么事”

“能见面聊吗”梁建问。虽然他知道,以白其安的身份,估计是没时间出来见他的,但是他还是想试试。

果然,白其安说:“就电话里说吧,我现在走不开。”

“也行。今天省厅刑侦队的副队长和治安总队的队长带着人到永州了,这件事,您应该知道吧”

白其安没说他清楚不清楚这个事情,只是回答:“这是乔书记直接安排的事情。”

梁建一听这回答,有些犹豫要不要说下去。如果说白其安对这段时间永州发生的事情,一点也不知情,肯定不可能。但他是不是一清二楚,那就不能肯定了。现在白其安对梁建说,这是乔任梁直接安排的,是想表达他对这件事并不是十分清楚呢,还是想表达,这是乔任梁的事情,我插不上手,你找我也没用

如果是前者,梁建或许能争取一下,但如果是后者,那基本是没希望了。梁建摸不清到底白其安这话到底是哪个意思,但,这件事,找他是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方法。他可以找于何勤,但,最终还是要绕到白其安这边,作为省公安厅厅长,对老黑的事情如何处理,有着十分重要的发言权。

既然如此,试试总是没错的。梁建一咬牙,也不犹豫了,一股脑就将想说的,说了出来:“我想请白厅长帮个忙。今天省厅突然派人到永州,是为了最近永州的一个案子。案子涉及到永州当地一个黑暗势力的首脑。此人,跟政府内部多名官员勾结,在永州横行无忌,嚣张跋扈,肆意敛财,行径十分恶劣。甚至,在抓捕当时,还教唆手下,把枪射伤了前去抓捕的两名干警。这样的人,我认为,应该重惩,以儆效尤。”

白其安听完他的话,沉默了一会后,开口道:“目前案子还在你们永州,要重惩还是怎么样,是由你们永州做决定的。”

梁建刚想说话,忽然脑子里一亮,刚才白其安说,案子还在永州。他的意思,是不是表示,这次省厅派去的人,并不是去接手案子的

梁建顿时眼睛一亮,心里也轻松了几分。顿了顿后,他又问:“白书记对这个事情怎么看我应该怎么处理比较合适”

梁建话音落下,白其安那边似乎有人跟他说话,白其安匆匆说了一句”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后,就挂了电话。

至此,梁建刚才因为省厅派人到永州的这个消息而提起来的心,算是放下了一点。他相信白其安,虽然他们之间的关系说不上好,甚至可以说有点差。但他就是相信。

郎朋的电话还没来,谈话应该还没结束。梁建想了想,给郎朋发了条短信,将白其安的意思转达了一下,让他心里有个数,也能再那几个人面前理直气壮一些.

做完这些,梁健才放下心,让小五启动车子,往家里开去。项瑾已经出院,让梁健意外的是,不仅莫菲菲在,姚松和婷婷也在。一堆大人围着两个孩子,正笑得热闹。看到梁健进来,都愣了一下。一群人里性格最爽快的莫菲菲率先说了一句:“曹操回来了呀。”

梁健一边换鞋一边笑问:“这个曹操是我呀还是小五呀”

莫菲菲素来胆大爽朗,却也红了脸,目光扫过梁健背后的小五,对着梁健嗔道:“难得回来一次就跟我嘴贫,小心我告诉项姐。”

黄婷婷和姚松两人看了看三人,然后一副了然的表情。

梁健跟姚松他们寒暄了几句,上楼去看项瑾。推门进去,她背对着门口,侧躺在那里。

梁健悄悄进去,还没走三步,床上的人儿就转过了身,朝他看过来。一看到他,愣了一下后,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

与家人一起的时光,总是会觉得很短暂,特别是许久不见,而久别又在即,总是恨不得一分钟能掰成一百二十秒来过。

郎朋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天都快黑了。梁健问他:“怎么样”

郎朋叹了一声,说:“还能怎么样,低头挨骂呗”

“辛苦了。”

“什么辛苦不辛苦的,只要案子能办成,就算把我撸了我也愿意。”郎朋说道。

梁健忙打断他:“说什么浑话把你撸了,你现在手头的事情都交给赵全德,你就放心心得下”

提起赵全德,郎朋忽然就说:“你不提我还忘了。关于赵全德,有点事,我想问问你。”

“什么事”

“那几件案子,基本情况,现在我们也都已经清楚了。这赵全德在里面到底是个什么角色,我们也清楚。你说,现在这个情况,是动呢还是不动”

“不动。”梁健想也没想,就说道。

郎朋有些不甘心,问:“就这么放过他了今天这老黑可是没少往他头上扣帽子,要查他,现在可是个好机会”

“很快就是公示期了,我们时间不够了。目前首要任务,就是把老黑的事情,给坐实了,不要给他翻身的机会。”

“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郎朋问。问完,可能又觉得梁健才刚去的宁州就问这个,有些不好意思,就又追了一句:“我知道,现在叫你回来不合适,不过省厅的人还没走,你不在,我怕钱江柳添乱”

梁健笑笑,说:“别担心钱江柳。他不会。你不用去管省厅的人,就大胆地去办老黑的案子就行,务必要把这些证据都给坐实了”

“行,我听你的”

与郎朋通话结束后,梁健想了想,还是决定给钱江柳通个电话,点一点,免得出什么幺蛾子。

梁健电话过去的时候,先是秘书接的。梁健问:“钱市长呢”

“他在陪省厅的人吃饭。”一听,梁健立即腹诽了自己一句,省厅的人到永州,钱市长这个即将要上任的市委书记,自然是要尽尽东道主的责任,拉拢一下,表现一下的。

秘书见梁健没声音,问:“你有什么事吗”或许是觉着梁健马上就要走了,自家的主人马上就是市委书记了,他连那声梁书记也提前省了。

梁健也没在意,跟一个小秘书没什么好计较的。他想了想,说:“你把手机给钱市长,我有话跟他说。”

秘书嗯了一声,过了一会后,还是小秘书的声音:“钱市长现在正喝酒呢,可能不方便接你的电话。”

“那就算了。等他吃完再说吧。”梁健挂了电话,心里暗道:这钱江柳,看来是喜事临门,有点得意过头了。

不过,他本来也就对他没多大指望。只是,如果不能把钱江柳拉到老黑这趟浑水里,那他可就不能留着了。

梁健心一狠,抬手就把电话给纪中全拨了过去。

“给吴越的那部分资料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就给他发过去吧。另外,你再发一份给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