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初到太和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3-19 09:23:22 字数:2224 阅读进度:1018/1780

会议结束后,又扯了会,梁健的太和之行就正式启程了。陪同上任的是组织部副部长陈乾,还有宣传部长胡小英。胡小英的陪同出行,让梁健意外。但,碍着陈乾,梁健也不能多问。汽车转飞机,一路到西陵省城晋阳下飞机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机场外,竟然有一位副省长和组织部部长一起等在那里。胡小英和陈乾分别坐上了副省长和组织部长的车,梁健和省委接待办主任坐同一辆车。一般来说,接待办主任多为女性,西陵省也不例外。一袭天蓝色套裙,清秀的五官上,淡淡扫着些淡妆,初看竟有几分惊艳的感觉,细看之下,也能看出眼角的一些细纹。梁健打量人家的时候,人家也在打量他。美女微微一笑,说:“以前就听说江中有个年轻书记,不仅才华横溢,还是个仪表堂堂的帅哥。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有人夸总是件开心的事,何况夸人的还是个美女。梁健有些不好意思,说:“谬赞而已。何况,论起年轻有为,我哪里比得上倪主任。”倪秀云却抿嘴一笑,反问:“你觉得我比你年轻”“难道不是吗”梁健惊讶。倪秀云笑容愈盛:“我可比你大好几岁呢。”梁健又仔细看了看倪秀云,她那清秀的脸,在眼角额头,虽然也有了些细纹,但看着:“你好,覃秘书长。”“你好。”覃安与梁健握了握手,说:“欢迎来到西陵。这里比不得你们江中,你刚来可能适应不了,如果有什么问题,尽管跟我们秀云同志说。”梁健忙点头:“好的。谢谢覃秘书长关心。”“各位领导,,那边在等着,请到那边一起说话吧。。”倪秀云忽然笑着插进话来,几人一听,立马就笑着说道:“也对,我们走吧。”饭局安排在下榻酒店的四楼,没有富丽堂皇的大厅,只有一个古色古香的包间。梁健他们到的时候,包间里已经坐着两个人了。一个是宣传部的何部长,还有一个梁健叫不出名字,也不觉得脸熟的人。进来后,副省长做了介绍,除了宣传部的何有为部长之外,还有一个人,是太和市新上任不久的新市长娄江源。娄江源上任至今不足一年,而且在到太和市之前,一直都很低调,没什么出彩的地方。梁健之所以没认出他,是因为太和市的相关信息更新不到位,并没有将娄江源的照片放上去。所以,他虽然知道太和的新市长是叫娄江源,却不知道他长什么样。没想到今天这个饭局,他也来了。一一作了介绍后,各自坐下。梁健坐在了娄江源的右边,倪秀云坐在了梁健的右边。对面,坐着胡小英。饭局上,无非是一些场面话。梁健觉得无聊,吃得快差不多的时候,找了个要与家人打电话的借口溜了出来。刚出来没多久,他就收到了胡小英的短信,问他在哪里。胡小英也溜了出来。两人在转角处,停了下来。梁健说先前,接待办给他送了高档茶叶的事情。将胡小英一听,说:“既然她说是西陵省政府准备的,那你就收下吧,一盒茶叶也不能算什么。这不是什么大问题。”虽然胡小英这么说,但梁健心里总觉得有点不得劲。这一路过来,先是在宁州的时候,乔任梁他们一反常态,说了一些根本由不得他插手的事情。然后到这里,西陵省政府竟然给他准备了礼物。另外,胡小英竟然也陪同他一起上任,这也是一件不符合规矩的事情。寻常的事情,到了他身上,好像都变得不寻常起来,梁健也不知道该觉得幸运呢还是该给自己提个醒。正想着,忽然背后冒出来一个声音:“呀,你们怎么在这,吓我一跳”梁健和胡小英都被吓了一跳,倪秀云站在后面,一边轻拍着高耸的胸脯,一边目光在两人间逡巡,好奇中还带着点暧昧。“不好意思啊。”胡小英笑道。“没事没事,那你们聊,我去洗手间。”倪秀云说着就走。“我也去,一起吧。”胡小英说。她看了一眼梁健,和倪秀云走了。梁健站了一会,又重新回到了饭局上。没多久,胡小英和倪秀云也回来了。回来后,倪秀云总时不时看梁健一眼,多是好奇的目光。好不容易熬到饭局结束,胡小英和其他人去了其他地方,梁健则和倪秀云,娄江源留了下来。倪秀云问:“时间还早,要不出去走走梁健第一次来晋阳吧。晋阳的夜景还是不错的。”梁健还没说话,旁边的娄江源就说道:“不好意思,我可能陪不了两位了。我还得赶回太和,准备明天的事情。”倪秀云一听就说:“那江源同志路上注意安全。”娄江源走后,倪秀云坚持要带梁健去看夜景,梁健跟去了。晋阳的夜景还是不错的,尤其晋阳有许多的古建筑,历史悠久,在夜里,那些被灯光勾勒出来的形状,总是充满着一种只有时间才能沉淀出来的厚重感。只是,晋阳这空气实在太差。逛了才一个小时左右,梁健回去酒店后就觉得喉咙有些不舒服。第二天起来,他的嗓子就哑了,还伴随着一丝疼痛感。启程去太和的时候,他一开口,差点吓坏了好几个人。胡小英关切地问他:“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喉咙哑成这个样子。”梁健回答:“可能是昨天晚上有些着凉了。”他没说,昨天晚上,倪秀云待着他去逛晋阳城了。胡小英一听,郑重其事地叮嘱:“多喝水,回头等安置好,要是不见好,就去医院看一下。”梁健点头。相比于昨天晚宴的隆重,今天去太和的阵容就显得很是低调。只有三辆车。梁健在最后,前面胡小英和省委宣传部的一个副部长一辆车,陈乾和省委组织部长在一辆车上。晋阳和太和不远,高速只有四十来分钟的路程,梁健打了个盹,就被小五叫醒,说快下高速了。这话音刚落,忽然司机一个急刹,梁健还没彻底清醒的脑袋就砰地一声撞在了椅背上,一阵嗡嗡作响。“怎么回事”梁健呲牙咧嘴的揉着脑袋,问。司机咳嗽着,说不出话。小五状况最好,拉开车门就下去了。还没等他回来,梁健一抬头就看到窗外不知何时多了许多身影,一下子就将他们的车子包围了。甚至有人,企图来打开梁健的车门,司机反应快,迅速将车门锁住了。本书来源品&书网:bookht3030650index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