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二选其一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3-19 09:23:22 字数:3218 阅读进度:1019/1780

车外的人拉不开车门,就开始咣咣地砸车窗,大吼着“下车”二字,仿佛暴民。只是梁健惊魂初定后,才发现,这些人状似暴民,却还有理智。上来敲车窗的那几个人后面,还站着不少人,彻底地将这三辆车围了起来,他们手里都拿着不少农用工具,但这些人没有一人上前,就隔着一两米远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而上前来的,都赤手空拳。

一会儿后,这些人终于停了下来,退了出去。有人上前,将一张白纸贴在了车子的挡风玻璃上,上面写满了字。

梁健坐在后排看不太清,正要叫司机念出来,却看到前面小五回来了,路过车头的时候,顺手将那张纸拿了下来,然后迅速地坐进了车里。

“怎么回事知道吗”梁健一边问小五,一边从他手里拿过了那张纸。还没来得及看,手机震了一下,是胡小英的短信。她在短信里嘱咐:“你千万别下车,会有人处理的。”

梁健想了想,没有回信。拿起那张纸看了起来。纸上通篇就写了一件事。这件事,涉及到了已经被撤职的市委书记等一干人,还有太和市目前规模最大的三个煤矿之一娄庄煤矿。娄庄煤矿建成至今时间是太原所有煤矿里面最短的,但却是发展最快的。作为太和三大煤矿之一的娄庄煤矿,梁健也是仔细了解过。据说,娄庄的幕后老板神秘至极,至今没有人知道具体是谁,只知道此人还拥有一个上市公司,北京有多处楼盘也是他开发的。但是具体是什么楼盘,也没人说得清。不过,这些都是道听途说的事情,真正让梁健注意到娄庄的,是一个消息。

几年前,娄庄煤矿曾出过一次事故,官方报道上说,当时只有伤没有亡。可梁健从其他渠道却了解到,当时真正的伤亡人数达到十四个人,其中死亡人数就有十二人。这个数字的真假,当时无从考证,但要让梁健相信官方报道的数据,也是有些勉强。只是,那件事情后,娄山煤矿没多久就重新开始作业,一切都风平浪静,就连网络上也基本找不到相关消息。这一点就是让梁健注意到娄庄煤矿的一点。

一般来说,能开采煤矿的,都是些有背景的人。但出了矿难,能什么事都没有的,恐怕也是凤毛麟角般稀少的。

正想着,忽然手机响。电话是胡小英打来的,可说话的人却不是胡小英,应该是和他同一个车上的省委宣传部的副部长秦耀峰。

“梁健同志,现在这边出了点意外,但是太和市那边已经传来消息,说是中组部的人已经到了。这样,你到第一辆车上去,你们先走。”

中织部的人直接到太和,这是之前就说定的事情。梁健是从江中调任到西陵,这样的调动,需要中织部出面宣布上任才能生效。只是,梁健有些想不明白,这些人今天出现在这里,明显是冲着他们来的。那这些人是怎么知道他们今天会在这个时间从这里经过呢

很显然,有人走漏了风声,或者说有人给他们准备了这个局。又大胆点说,这个局说不定就是给梁健准备的。

梁健看了看外面,那些人都退在不远处,盯着他们看。他们似乎已经将这条路拦断,后面许久都没有车过来。

他收回目光,对小五说:“我们可能要下车。”

小五点头:“那你从右边下。”

梁健点头。轻轻开了车门,钻了出来,还没站直,就听得有人喊:“梁健”

这一声大喊,将梁健喊得一愣。他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还有陌生人能这么快认出他。这本该是件值得高兴一下的事情,可此刻,梁健却有种不太妙的感觉。果然,立即就有几个中年男人冲了过来,将梁健围住了。

小五立即上前,护在了梁健身边。上来的那几个男人,都算不得彪形大汉,身高不高,眉眼也还算温实,只是,被阳光晒出来的棕黑色皮肤,和短袖下线条流畅的肌肉,都在告诉梁健,要是打架,他很可能打不过这些人。

梁健打量着他们的时候,他们也打量着他。忽然,其中一个穿着件不太合身的恤衫的男人开口问道:“你就是新来的梁书记没错吧”

梁健点头:“是我。”

“那就对了。我们听说你今天上任,所以专门在这里等你。”恤衫男人开口说道。

梁健之前有猜到这些人可能就是冲着他来的,可是此刻被证实后,心里还是有些惊讶。他稍微定了定神后,道:“你们等我,就是为了那张纸上写的事情吧”

恤衫男人点头:“我们也没有什么过分的要求,要么政府兑现诺言,给我们搬家,把欠我们的补偿款全部补给我们,要么就关闭娄山煤矿,这是当初合同上就写好的事情,你们政府不能说话不算话”

这件事,仅凭从纸上了解的东西,梁健很难现在就给出答复。这件事情,跟整个太和政府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且如今在场的,并不是只有他梁健。之前,胡小英提醒他,无论如何不要插手,肯定是知道了一些什么,才会出言提醒的。

梁健犹豫了一下,说:“你们也知道,我今天是第一天上任。更确切一点,我现在还不算是太和市的市委书记。只有等到我到了太和市政府,等上面的领导宣布我上任之后,我才是名正言顺的太和市市委书记。这是一点,第二点,你们这样把高速公路给堵了,不仅妨碍了交通,其实也很危险。第三点,也是最重要一点,如果我是一个负责任的人,我不能仅凭你们今天给我的一张纸,就给你们一个答复。我想,你们今天冒着危险来这里找我,肯定也是希望我是一个负责任的人吧”

围着他的几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下,有人转头去看不远处站着的那些人。忽然刚才那个恤衫男人的手机响了。他接了起来,说道:“不行,他不肯给答复。现在怎么办”

片刻后,他忽然皱了下眉,问:“真的要这么做”

梁健听到,心里忽然咯噔了一下。旁边的小五悄悄地将他往后拉了拉。

“好吧。听你的。”他挂了电话,抬头看向梁健,耸了下肩膀,露了个无奈的表情,说:“梁书记,不好意思了。今天既然你不肯拍板做个决定,那我们就只好来横的了。”

他话音落下,小五就一把将梁健扯到了身后,摆出了架势。可那恤衫男人一声动手之后,涌上来的男人,将手里的工具一抛,弯腰就将梁健刚才坐的那辆车给抬了起来,然后走了

梁健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些人走远,惊得合不拢嘴。

恤衫男人走前留下一句话:“等你什么时候想好怎么选了,我们再把车还给你。”

路上的人很快就散了。车里的司机从不远处跑了回来,一脸的郁闷还有些后怕。梁健坐到了第一辆车上,刚上车,就被西陵省委组织部的部长问:“刚才在外面,他们跟你说了什么”

梁健上车的时候,就看到那张纸在这个部长的手里捏着。那么这些人的目的,这个部长肯定也是清楚的。但是他问,想来最关键是想知道梁健到底说了什么。

梁健在脑子里略微组织了一下,回答:“他们说了娄山煤矿的事情。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他们的主要诉求是一个二选一的选题。要么让太和市市政府兑现诺言,要么就关闭娄山煤矿”

话音落下,就听部长愤怒地骂了一声:“这些人还真是无法无天了关闭娄山煤矿,说得倒是轻松。要是没了娄山煤矿,到时候太原市几万人都要下岗,谁养着他们,他们养吗”

梁健没接话,静静地等着。

骂完后,坐在他旁边的陈乾看了梁健一眼,眼里的目光让梁健有些不适。

“那你是怎么说的”部长的怒气有种收放自如的随意感,问话时,已经平静如初。梁健回答:“我说我还需要了解一下才能给他们答复。接下去的事情,您应该已经看到了。他们说,等什么时候给了答复,就什么时候还车”

部长听到这里,眉毛忽然一挑,问:“那你觉得,这个二选一的选题应该怎么选”

梁健一听,心里惊了一下。这部长是想考验他,还是为难他他已经说了,这件事他需要进一步了解才能有答案,可他却又问了这样一个问题。这其中,似乎为难的成分更多一些。

但既然他问了,梁健若不回答,不太好一些。

梁健想了想,在对事情还不足够了解的基础上,只能选择保守回答。他说:“对于这件事情,我的了解也仅次于刚才听他们说的那些。如果说部长想听我的看法的话,我只能就目前我了解的来说说我的看法,如果说错了,还望部长多担待。”

“没事,你随便说。而且,接下去,这太和市就在你的领导之下了,这件事,说到底还是要你来解决的。你现在提前想想也不错。”部长说。

梁健只能点头,然后说:“如果事情真的是像那些人说的,如果条件允许,还是应该尽可能的兑现诺言。”

部长点了点头,却又忽然问:“那如果条件不允许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