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谁的责任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3-19 09:23:26 字数:3120 阅读进度:1027/1780

“她哄孩子睡觉呢,你等等,我去换她。:efefd”梁母放了电话机去换项瑾,刚放下,电话机又到了李园丽手里。两人闲话几句家常后,梁健忽然想到了老唐,就问李园丽:“我爸最近有消息吗”提及老唐,李园丽原本还算轻松的声音就沉重起来,她叹了一声,说:“没有。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梁健一边心底责怪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一边宽慰:“他身边肯定有人陪着的,你不用太担心。”说到此处,项瑾来了。李园丽就将电话交到了项瑾手中。梁健问:“唐力睡了”“还没。刚吃饱,估计要一会。霓裳在陪他玩呢。”项瑾回答,说完,立即就关心到:“你那边怎么样环境什么的还适应吗”“还好。”梁健不想让她太担心。两人相隔这么远,担心也是空担心,何苦。“那就好。我看网上的空气报告,太和那边的空气质量很差,你一定要自己注意保护好自己,不要太随意了,出门要记得戴口罩。现在因为空气问题,引起身体不适的例子很多。”项瑾一下子说了很多,而这些话在没从宁州出发的时候她就说过一遍。她很少这样不厌其烦的叮嘱他。梁健不由得笑了起来。他一笑,项瑾就明白了,笑着嗔道:“怎么嫌我烦了”“怎么会”梁健忙否认:“偶尔这样,我觉得挺好的。”“偶尔这样那你的意思就是在提醒我,如果我天天这样的话,你就会受不了”项瑾像是故意要与梁健斗嘴一般,鸡蛋里挑着骨头。梁健一愣后,哑然失笑。项瑾也跟着笑了起来。这一刻,两人的心很近,梁健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刚认识项瑾的时候,那时候,他们也经常这样笑。他总会被她各种看似无理的要求弄得无可奈何。但,不得不承认,那时候的项瑾,像是一个误入反间的精灵,忽然闯入了他原本昏暗的生活,给他带来了许多的快乐,也给他的生活留下了一些不可磨灭的印记。如今再想起以前的那段时光,梁健也总感慨,命运总是那么让人意外。那时的他,何曾有想到过,几年过去,曾经看似遥不可及,甚至都不敢却争取的女子,此时却已经成了他的妻子,还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挂了电话后,梁健的心情变得很好。心情好了之后,思维的速度似乎也快了起来,起先跟娄江源谈的事情,还有些不是很明确的地方,忽然间就有了灵感。于是,将之前陈杰做的记录拿了出来,修修补补,这一沉浸,就忘了时间,期间小五买了药送进来,梁健都没注意到。最后还是笃笃地敲门声惊醒了梁健。梁健开门,小五站在门口,将手机递过来,说:“陈秘书长找你。”梁健一愣,他找自己,为什么不直接给他打电话。梁健一边往里面走,一边接过电话,就听得陈杰在电话那头问:“是不是打扰到您休息了”梁健顿时醒悟,他估计是担心自己睡了,所以先打给小五问一下。“还没。”梁健回答:“怎么了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事吗”陈杰说:“刚才娄市长给我打了个电话,想让我跟您请示一下,看明天的常委会能不能延期一天,关于之前在您房间谈的那个方案,他有些想法想跟您在常委会之前先讨论一下。”在常委会之前梁健抓住了这几个字,皱了皱眉,问陈杰:“为什么非得要在常委会之前,这里面有什么讲究吗”陈杰犹豫了一下,回答:“娄市长没说,不过,我想,娄市长可能想在常委会上将这个方案提出来。”梁健惊了一下,这娄江源果然是心里有把火的男人,一旦想清楚了,真的是一刻都等不了啊可是,他之前说的那个方案,还只是个雏形,具体的细节都还没有敲定,这么快就提上常委会不会太仓促了梁健在心底里转了好几个念头后对陈杰说道:“常委会的时间就先延期吧,不过具体时间先别通知,到时候再说。”“好的。”陈杰应下。“那就辛苦你,其他的常委成员那你负责通知到位。”梁健说道。“不过就是几个电话的事情,没什么辛苦的。”陈杰笑道:“那您早点休息。”“好的,你也早点休息。”梁健挂了电话后,将手机还给了小五,看着窗边书桌上那份刚才自己还没修改完的记录,微微皱起了眉头,看来自己今天得要加个班了,既然娄江源的斗志已经燃了起来,自己可不能给他拖后腿,浇冷水。小五似乎看出了梁健打算加班的念头,不用梁健说,就去泡了杯茶放在了书桌上,然后才出去。梁健一坐下,就又坐了两个小时,等到全部整理好,时间都快三点了,忙洗漱一番,进了卧室,倒头就睡。这一睡,差点睡过头,还好有小五这个人形闹钟在。这么多年,只要他在身边,总是没有梁健睡过头的机会。正在洗漱的时候,陈杰就到了,还带了早餐过来。他刚进门,小青也来了,推着早餐来的。陈杰一看,愣了一下,然后尴尬地笑了起来:“看我这脑子,我都忘了,这里是有早餐的。”梁健正好走出来,听到就说:“没事,那正好可以多吃点。”用过早餐,七点四十不到一点。三人从太和宾馆出发,宾馆离太和市政府有些路,但因为时间还早,路上车子倒不是很多。只是,经过一夜的沉淀,梁健看到路边的绿色栏杆都成黄黑色了,上面都是灰尘。他皱了皱眉,对坐在前面的陈杰说:“这里的空气质量这么差,就没有人提出来要治理空气吗”陈杰也在看外面,听到梁健问,就回答:“前两年还没这么严重的时候,也有人闹,现在嘛,估计他们也都习惯了。”梁健听了,叹道:“惯性这个东西,有些时候还真的挺可怕的。”陈杰颇为认同的点头,接着说道:“我上次看了一个报告,现在每个月太和市的医院里都要接诊几千例因为空气质量问题而引起的各种呼吸道疾病,肺病,甚至还有些孕妇因此而小孩畸形流产的。但就这样的状况,嘿,这两年反倒没人闹了。你说,他们要是一直闹,我们也好有借口跟上面提意见,他们闹都不闹,我们连个借口都找不到”梁健却不是这么想,听着陈杰那番话,他的心情忽然变得挺沉重的。太和市百姓的沉默,未必全是因为惯性,更多的或许是失望,甚至绝望。在他们的心中,民与官斗,总是斗不过官的,既然斗不过,又何必再斗。只是,官是什么官的存在是用来保护民众的利益,维护社会秩序的。看来,娄江源确实该急,那个方案确实该越早推出越好梁健对陈杰叹了一声:“这种事,本来就是我们应该承担的责任啊”话音落下,梁健忽然觉得自己身上重了重,不知陈杰是否也有这种感觉,只是镜中,他的神色凝重了许多。到了办公室,才坐下没多久,陈杰忽然进来,说:“梁书记,组织部的余有为部长来了。”梁健愣了愣,看了时间,才八点零八分。他这来得有点早啊,而且,几乎是踩着自己到的点到的意外归意外,既然他来了,而且这算是第一次正式接触,总不能让人家第一次登门就让人家吃个闭门羹吧。这组织部长又不是蹩脚女婿,梁健这点面子总是要给人家的。于是,让陈杰将余有为迎了进来,梁健跟他坐到了沙发上,陈杰泡了茶就出去了。等关上门,梁健对余有为笑道:“有为同志来得很早嘛”余有为略有些尴尬的笑笑,说:“年纪大了,觉少,反正也是闲着,就索性早点来了。这市政府旁边绿化好,空气还好点,正好可以散个步。”又提到了空气,梁健差点没忍住跟余有为也吐槽几句。可是,话到了嘴边他又吞了回去。这余有为一大早来找他,肯定有事。而且,这空气问题,现在也不是跟余有为讨论的时候。梁健简单说了一句,就改变话题,问道:“有为同志这么早来找我,是有事吗”余有为点头:“确实是有件事想请示下梁书记的意见。本来是打算今天的常委会上说,但昨天突然接到陈秘书长的电话说是要延期,所以我就想,要不先来找您谈谈。”梁健没跟他解释常委会为什么会突然延期,方案的事情,现在还没具体敲定,梁健不想有第五个人知道,免得传了出去,打草惊蛇,到时候,反感还没开始施行,就被某些方面的压力给逼得胎死腹中。“你说。”梁健看着余有为说道。余有为斟酌了一下才开口:“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人员的问题。您应该也知道,上次贪腐案之后,虽然一部分紧要职位都已经补上,但是还是有一些位置目前还空着,这些位置不能总空着,一段时间还能应付下,时间长了就会影响正常的工作运转。所以,我考虑着,是不是该把这些位置都一一给充实起来”本书来自品&书#网:bookht3030650index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