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荆州事故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3-19 09:23:27 字数:3228 阅读进度:1030/1780

早餐过后,在梁健的坚持下,出了院。:efefd小青周到,早就将他的衣服从酒店拿到了医院,换好衣服出来,小青正巧在那收拾东西,梁健看了她一眼,心里又多了一些肯定。离开医院,梁健直接到了单位。刚到单位没多久,娄江源就来了电话,说:“怎么不多休息一天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梁健笑道:“又不是什么大事,没事的。对了,你的方案准备得怎么样了”“我已经让秘书发给陈杰了,他应该会拿给你。你再审阅一遍,要是没问题的话,可以把常委会提上议程了。”娄江源说。梁健忽然想到了那位公安局局长明德,那天晚上这么一番交流之后,这两天一直没什么消息。他昨天进了医院,也没听陈杰说起明德有过来看望。礼节性的看望,梁健并不期待,甚至还有点厌烦,但当所有人都出现了,明德却没有出现的时候,不得不让人觉得有点奇怪。想着,就问娄江源:“我们的明德同志这两天在干嘛”“他到荆州去了。”娄江源回答:“怎么了”“荆州”梁健愣了一下,荆州市是太和市下面的一个县级市,面积几乎占据了半个太和市。但,荆州市是整个太和市经济最为落后的一个地方,太和市排名前十的贫困镇有一半以上都在荆州市。所谓凶山恶水易出刁民,这荆州市的民风,据说也是太和市内最为彪悍的一个地方。听娄江源说明德去了荆州,梁健心里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会不会是荆州出了什么治安问题。一问之下,果不其然。昨天一早,市里就收到消息,荆州市那边的两个村发生暴动,打了起来,据说情况十分严重,有伤亡现象。有伤亡现象是娄江源的措辞,梁健问他:“死亡人数多少”娄江源叹了一声,说:“两个。都是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一对老夫妻。女的是心脏病发,男的是摔倒的时候,脑袋撞在了石头上。死了人的村子抓了人当人质,非要另外那个村子拿出三十万来,才肯放人,否则就要一命偿一命。当地的镇上没办法,求到了荆州市里,荆州市里也是束手无策,又求到了市里。你不在,我就擅自做主,让刘韬和明德一起过去,先稳住情况。”“那现在情况如何”梁健神色凝重,没想到这只是睡了一觉,就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娄江源回答:“目前情况是暂时稳定了下来,但那个村子不肯放人质,刘韬同志还在跟他们谈判中。”听娄江源两次提起刘韬,梁健回忆了一下,记起这是个女人,市政领导班子中唯一一个女同志。上任那天,他见过,容貌似乎平平,唯一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带着一副黑框眼镜,显得有些古板,和之前他看到的照片上的样子有些不一样。人与名对上号后,梁健沉吟了一下,问:“荆州的这件事,你有第二个方案吗”娄江源叹了一声,说:“有。明德同志就是第二个方案。但是,我不希望用第二个方案,这样的话,恐怕会让事情进一步激化,最少也会影响百姓和政府之间的关系。原本,太和市这官民的关系一直就不太好。”既然娄江源准备了第二个方案,梁健暂时也不用太担心这件事。只是,就如同娄江源担心的一样,这第二个方案最好还是不要有机会实施比较好。那就要看刘韬同志能不能顺利完成任务了“你给刘韬同志的时间是多久”梁健问娄江源。“两天,到今天晚上。如果还是不行的话,今天夜里就让明德执行第二方案。”“行,那我们就先等等吧。至于常委会,等明德同志回来再说。我们的方案实施,如果有他的协助,效果会更好。”梁健说道。“好的。”娄江源应下。梁健还是有些担心,忍不住又嘱咐了一句:“荆州那边你多关注一下,一有进展,就通知我。”“好的,没问题。”挂断电话,梁健将陈杰叫了进来。他是拿着文件进来的,正是娄江源那份方案。梁健接过来后,问陈杰:“荆州那边的事情,你清楚吗”陈杰回答:“了解了一些,但细节不是很清楚。”“你关注一下。另外,我之前让你准备的那份人员调动的方案有了吗”梁健问。陈杰点头回答:“准备好了。在我电脑上,您现在要看吗”梁健点头:“你去打印出来吧。”“好的。”陈杰说着忽然想起一事,对梁健说道:“对了,听说您生病住院,昨天下面几个区县的领导都打过电话来慰问,有好几个都明里暗里地跟我打听调研的事情。您觉得,调研的事情需要安排吗”新官上任,调研是必走流程。不过这一次,梁健想往后放一放,不用这么急。太和市现在整个局说乱挺乱,问题挺多,说不乱吧,也算得上,因为太和市的大问题都摆在明面上。这个时候下去调研,其实没什么意思,除了这些明面上的大问题,更深层次的东西,很难看到。既然如此,梁健又何必在这个时候浪费时间。他想了想,对陈杰说:“调研的事情不用急,接下去要是还有人问,你推说不知道就行了。”“好的。”陈杰回答。“不过,你可以先研究一下调研的路线。”梁健看着陈杰笑道。陈杰愣了一下后,点头应下。等他出去,梁健开始翻起桌面上的方案,看着那份十分详尽细致的方案,梁健心想,这份方案估计娄江源又加了夜班才搞出来的。他做得细致,梁健看得也细致。一沉浸,就忘了时间的流逝。中间,陈杰进来放下那份人员调动的方案又出去了。忽然笃笃地敲门声响了起来,梁健头也没抬,喊了声请进。片刻后,他依旧没抬头,就问:“怎么了”“小青送了饭过来,她进不来,给我打了电话。”听到小五的声音,梁健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果然是小五,他刚将两个保温桶放到了茶几上。梁健看着保温桶,又怔了怔,忽然间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这么一个小姑娘,这样的照顾,已经超出她的职责范围。真的只是她的善良吗梁健心知未必,这其中自然有着别的心思,或者目的。梁健放下文件,起身走到茶几边的沙发上坐下,看着小五一样一样的摆好后,都是一些清淡的菜,或者说都是梁健喜欢的口味。似乎才只吃了三餐,小青已经掌握他的口味,这样的观察能力,不得不让人惊讶。菜准备得很多,差不多三人份。梁健,小五,还有陈杰,正好三人。梁健不得不感慨:这个小姑娘,不简单呀。是不简单,否则又怎么会安排给梁健做专职服务员呢既然准备了,那就不要浪费,梁健让小五将陈杰叫了进来。陈杰一看桌上的饭菜,惊了一下,看了看小五,又看了看桌上那两个保温桶,诧异地问:“宾馆那个小姑娘送来的”梁健点头。陈杰立即左看右看,好像梁健这金屋里藏了娇。梁健失笑:“别看了,她没进来,打电话让小五出去拿的。”“她倒是挺会做事的。”陈杰也感慨了一句。梁健复杂地笑了一下:“确实挺会做事,连你这份都准备了。”陈杰一听愣了一下,仔细看了看桌上的饭菜,也看了出来,正好是三人份。看出来后,他皱了下眉,看了眼梁健,没说话,坐下来闷头吃饭。梁健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心里却多了些念头在转着。这样一个聪慧的小姑娘,若是能简简单单在身边照顾,那自然是好的。毕竟,女人总是要比男人细致些。但,若是这小姑娘心思多了,在身边,就未必是好事了。不得不说,小青这样的小姑娘,有着让人难以割舍的魅力。哪怕是梁健已经在女人这两个字上尝多了教训,此刻心底里还是有些纠结的。吃过饭,小五收拾好走的时候,忽然站住,回头嘱咐:“身体刚好,中午休息一下。另外,昨天嫂子打电话来了,我没跟她说你生病的事情,你待会抽空给她回个电话。”一起生活三年多,小五如今已经像是一个家人。很多时候,他话都不多。梁健感激地看了他一眼,点头回答:“好。这两天辛苦你了。”小五笑了一下,没说什么,关上门出去了。梁健忙给项瑾回了电话,问起昨天的事情,梁健打了个哈哈就混过去了。很快,项瑾那边就响起了唐力的哭声,项瑾说了句,唐力醒了,就匆匆挂了电话。梁健想,有两个孩子还有两位母亲,或许会让项瑾不那么孤单吧。只是,他看不到。那一头,项瑾挂了电话后,却坐在那里,迟迟没有动,目光看着手机发了好一会的呆,才起身去抱房间另一头摇篮里正在嗷嗷哭泣的唐力。刚抱起,房门被推开,梁母急急地走了进来,看到项瑾已经将唐力抱在怀里,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妈,唐力估计饿了,你去帮忙泡点奶粉吧。”项瑾一边哄唐力,一边说道。梁母听到奶粉二字,眉头皱了一下,犹豫了一下,问:“奶水又没了吗”“嗯,这一次的奶水比较少。”项瑾回答。梁母叹了一声,转身出去泡奶粉了。项瑾哄着唐力,眼眶忽然却红了。她觉得很累,而梁健太远。太和不似当初的镜州,也不像后来的永州。本书来自品&书#网:bookht3030650index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