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微服私访(一)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3-19 09:23:27 字数:3081 阅读进度:1031/1780

荆州的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刘韬虽然在娄江源的口里,是个能力不错的女人,但终究还是没有将这件事处理好。收到消息的时候,梁健正准备下班。是娄江源亲自打来的电话,刚接起就听到他叹了一声,说:“梁书记,荆州的事情恐怕要实行第二方案了。”第二方案也就是由明德出手,强行将村子里的人质救回来,是下下之策。刘韬已经去谈了两天,一直没办法达到和平解决的目的,才无奈决定使用第二方案。只是,这第二方案明显是弊大于利的。这一下午的时间,梁健已经算是基本了解了这次两次村子大打出手的原因。缘由是一桶水。荆州市内,因为十几年前开发过度,如今沙化严重。严重的沙化导致的后果,最严重的两个后果,一个是环境问题,常年的风沙侵袭,让环境变得很恶劣;一个是水源问题,土地的沙化让水资源严重流失,五六年前的时候,荆州就已开始进入水资源缺乏的困境,这几年,荆州政府一直试图缓解这个现状,但始终没有什么成效,反而这两年随着环境的愈加恶化,这缺水问题就愈来愈严重了。今年入夏以来,荆州市内就一直没有什么大的降雨量,偶尔飘几滴毛毛雨,也很快就被漫天飞舞的风沙榨干了水分。炎热侵袭下,没有水是多痛苦的事情是一直生活在沿海一带的梁健所无法想象的。但,梁健能够理解。这一次打架的两个村子,良和村和赵前村,和另外一个潘村在缺水问题上,在荆州市内却是一直算是比较良好的状态,他们三个村子从上空看,就像是一个圆,将一个小湖围在了中央。往年虽然也有干旱缺水,但这湖中的水一直还算充足,勉强能维持三个村子的日常生活。但今年不知为何,从入夏以后,这湖中的水就开始减少,到如今已经能看到湖底了。这一下子,三个村子的人都急了。花式囤水活动就开始了,这样一来,湖里的水少起来就更快了。越是少得快,就越是让人心慌,越是心慌就越是要加速囤水,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很快,就有人开始因为囤水而拳脚相向,几次之后,三个村子的村干部一合计,搞了一个定时定量取水,还专门请了镇上派出所的人来帮忙维持秩序。几次之后,大家也都习惯了这个根据人口来供水的方案,同时这个湖内的湖水的水量在这个方案实行后也稳定了下来,这更让大家的心也定了下来。就在村干部们都松了口气,以为可以平安度过今年的大旱时期,却不料前两天出事了。有人取了水回去的路上,被人撞了,水桶翻了。这下好了。如今这水可是个稀罕物,救命物,有钱人家都未必愿意卖。这一撞,一桶水没了,少了水的人自然不愿意,撞了人的又不愿意赔,几言不和之下就是拳脚相向。这每次取水,都是由村干部集合,三个村统一去取水的。两个人的矛盾,瞬间升级成为两个村的矛盾。矛盾激化到一定程度,一个前来劝架的老人不幸摔倒,一命呜呼。他的老伴赶来后知道这个事实,刺激过度,心脏病发,也是随了去了。这就是一桶水引发的血案。梁健知晓了事情大概的来龙去脉之后,一直也有在考虑,万一刘韬不能谈妥的话,是否真的只有执行第二方案这条路了。梁健问了自己很多遍,最终给了自己一个自认为还算可以的答案。此时,听到娄江源跟他说的话,他也没有多犹豫,就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先不忙让明德动手,我有个想法,你先听听。”娄江源听了倒是一喜,他也明白明德这个暗手只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如果有其他更好的解决办法,他自然是愿意的。他忙说:“您说。”梁健先问了娄江源一个问题:“我听说,到目前为止,推倒老人的那个人还没找到,是真的吗”娄江源叹了一声,说:“当时情况混乱,哪里有人弄得清楚到底是谁推的。就连良和村的人也弄不清楚。”“既然如此,就把当时参与斗殴事件的人全部都抓起来。”梁健忽然掷声。娄江源震住,片刻后,不确定地问:“这样不太妥当吧”梁健说:“太和市民风彪悍的问题,我想不用我说了吧。荆州目前的状况,若是不用点雷霆手段,恐怕镇不住这些人。一旦官府的权力和威慑失去了效果,你想想,会发生什么事情。”娄江源沉默。梁健继续说道:“当然,我说的抓起来,并不是真要给他们定罪。所谓法不责众,何况是在这样的状况下,如果真要论罪,那就显得我们政府方面太冷酷无情了。只是,该有的震慑还是要有的,否则以后就只会让他们牵着我们的鼻子走。”娄江源听完梁健的话,叹了一声,说:“你说得有道理。在这件事情上,我没有你这样的果断和魄力。”梁健笑了笑,说:“既然你赞成,那就让明德开始准备吧。至于逮捕之后该怎么做,应该不用我细说了吧”娄江源回答:“你放心,我已经有数了。”梁健有些不放心,忍不住嘱咐了一句:“记住,逮捕的过程,尽量温和,能不起冲突就不起冲突。”“嗯。我会转告明德同志的,我想他会有数的。”娄江源说道。梁健忽然想起一事,问:“荆州的缺水问题到底有多严重”娄江源似乎是犹豫了一下,然后才回答:“据目前下面反应上来的数据,荆州已经有一半的地方,开始进行饮用水管制了。”“这么严重”梁健顿时皱起了眉头:“没有什么办法改善吗”“之前曾想过从其他地方调水,但今年的干旱不只是荆州这一个地方,整个太和都处于一种干旱状态。城六区因为拥有最大最好的水资源,所以感觉不明显。但其余地方也都已经开始设置停水时段以节约用水了。”娄江源说到这里叹了一声:“各自都是自顾不暇,哪里还有什么心情去管荆州。”梁健听完,眉头紧皱:“即使如此,那总不能袖手旁观吧既然城六区的饮用水储备还算充足,为何不从城六区调水。”“救了东家没有西家,城六区的水资源虽然还算充足,但也只是刚过基准线,真要兼顾这么多,恐怕立马就捉襟见肘了。”梁健听完娄江源的话,顿时明白自己刚才是想得太简单了。既然荆州缺水,那么太和肯定也状况不会好到哪里去。毕竟是一个市,就算有所差异也不会很大。但就算如此,荆州的缺水情况已经这么严重,他又怎么能够不管不顾呢梁健皱紧了眉头,想了一会也没有头绪,只好对娄江源说:“这样,你先去通知明德,尽快把良和村和赵前村的事情解决了。至于调水的问题,我再想想,你也再想想办法。”“好。那我先挂了。”娄江源挂了电话后,梁健坐在那里想了好一会儿,脑海中,还是没什么头绪。这没头绪的其中一个主要因素,还是要归咎于,梁健刚来对于太和还不够了解,这种了解,除了人文之外,还有地理等等地理梁健忽然脑海中一亮,他要是记得没错的话,娄江就是从荆州的西部横穿而过,然后蜿蜒穿过城六区,再从古城县和青阳县的交界处流出太和市。梁健想到此处,立即就上网找到了太和市的地图,一看之下,果然如此。得到确认之后,梁健本想立即就给娄江源打电话,可手拿起话筒,却又停住了。他想到,如果娄江有水,恐怕荆州也不会缺水至此了吧。梁健又重新将话筒放了回去。考虑了一会后,他先将陈杰叫了进来,问他:“我听说,荆州缺水的问题很严重。”陈杰点头:“确实如此。这几年,太和市基本上一入夏以后到入冬以前,都会出现缺水的问题,这已经是一种常态了。但今年格外严重一些,据说荆州市那边,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下过雨了。”“我刚才看地图,看到娄江是穿过荆州的,娄江里难道也没水了吗”梁健问。陈杰有些惊讶地看了梁健一眼,问:“您不知道”说完不等梁健,又自顾自地回答了起来:“您不知道也正常,前几年,隔壁陵阳市在娄江上游建了一个水电站,从那以后,娄江下游就没有过一天是水满,而一入夏以后,基本上就是属于干涸的状况,今年是越发了,内陆的干旱不止是太和市一家,这陵阳市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更加是把娄江的水看得比什么都严了”听完陈杰这么一说,梁健已然明白,这娄江肯定是没水了。但没水,不代表没指望。娄江的上游是肯定有水的。想到此处,梁健笑了起来。陈杰见梁健笑,顿感莫名其妙。“有没有兴趣跟我来一趟微服私访记”梁健问陈杰,一脸的神秘兮兮。本书来自品&书#网:bookht3030650index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