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常委风云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3-19 09:23:30 字数:3183 阅读进度:1038/1780

常委会在某些人的期待中,终于姗姗来迟。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会议开始的时候,梁健迟到了十分钟。当然,这并不是故意,只是在去会议室的路上接了一个电话,耽搁了一些时间。电话是荆州市市长打来的。昨天他们去省里,已经有了结果了。不出意外,他们的要求被无情的驳回了。也如梁健所猜测,他们看到了陵阳市的市委书记张恒。因为时间的关系,听完荆州市市长的汇报,梁健也没多说什么就挂了电话。走进会议室,该到的人都已经到了。见到他,有人准备站起来,梁健看到,抬手制止:“坐着吧。”落座后,梁健看了一眼娄江源,他朝他点了点头。梁健笑了一下,目光转向房间里的其他人,有些人已经有过接触,有些人除了刚来时的那一面之缘外,还未曾接触过。他们看他的目光,除了审视之外,有些还带着点戏谑。“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们就开始吧。今天的回忆,由江源同志主持。”梁健开口说道。娄江源接过话:“既然梁书记让我主持今天的会议,那我就按照我的风格来了。今天的会议是梁健书记上任后召开的第一次太和市委员会常务委员会议,会议议题之前也都有通知到各位了,也不用我多说了。谁先开始”话音落下,在座的人没人动。娄江源等了一会,将目光落在了明德身上,说:“要不明德同志先来说吧。之前半年内,你的工作十分突出,就由你来开这个头怎么样”明德见娄江源点到他,直了直身子,开口说道:“行,那就我先来说吧。”议题是早就定下来的,要说的,自然也是早就准备好了稿子。明德原本也就是个谨慎的人,这发言稿的内容也是十分的本分,不长不短,控制在了五分钟以内。他说完,娄江源目光一扫,问:“接下去谁先来”有了明德开这个头,其余的人倒也不再忸怩了。一个接着一个,很快就轮完了一圈。最后是娄江源。娄江源简单说了几句后,就将话语权给了梁健。梁健的身前放着一份稿子,是陈杰早就准备好的。梁健来之前,看过一遍,是按照以往惯例来的规规矩矩的内容。梁健看了一眼,没翻开来。他笑着扫了一圈在座的那些人,开口说道:“按照会议流程,接下去应该是我来说一下接下去的工作方向,谈一下省里的指导方针。但相信在座的人,应该都对我有过一些了解,我不太喜欢墨守成规。这些东西,我面前这份稿子里都有,回头我让陈杰同志复印一下,每人发一份,大家回去自己研究一下,如果有什么不赞成的意见,或者有什么要增加的,可以再来找我。接下去,我们换种方式,聊一聊目前太和的现状。大家有什么说什么,畅所欲言,不要拘谨”梁健说完,去看那几个专门在旁边做会议记录的,说:“你们就先出去吧,接下去的,不用记。”做会议纪要的几人,听得这话,有些不知所措。其实,不光是他们,就连旁边的娄江源也是被惊了一下。虽然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开会开到一半,把做会议纪要的人赶出去的,恐怕梁健还真的是第一人。只是,这几天的相处下来,娄江源似乎已经习惯了相信梁健。说来也奇怪,二人在梁健来上任之前,素昧平生,可自从第一天晚上在宾馆那一番谈话之后,娄江源就下意识地选择了相信他。这种信任来得有些莫名其妙,但娄江源选择了跟从心。他这一辈子走到如今,最大的一个准则也就是随听从自己的心意。梁健的话出口后,一时间没人说话,都有些怔愣。那几个做会议纪要的面面相觑了一下,正犹豫着要不要站起来,这时,终于有人提出了反对意见:“梁书记,这恐怕不太妥吧”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组织部长余有为。余有为可以说是,常委会委员中资历最老的,也是一个老太和。他一开口,立马就有人跟着点头。梁健扫了一眼,笑着说道:“这有什么不妥的。如果余部长真觉得有什么问题的话,那这样,常委会到这里呢,我们就先暂停一下,就当是中场休息,我们呢也暂时忘掉我们的身份,就当做是一个普通人一般,随意地聊聊,如何”梁健看着余有为,余有为抿着嘴,不说话。梁健见他不说话,笑了笑,转头去看那几个人,说:“你们先出去等着。”这一次,余有为没有再拦着。没人再拦着。等他们走了,梁健笑着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要叫他们出去吗”没人接话,梁健笑了笑,自己接上:“他们在,你们放不开。好了,现在人已经走了,我们聊聊吧。这样吧,我先开个头,来说说我到太和这几天的感受。”梁健一边说着,一边目光随意地在这些人的脸上扫视着:“太和其实是个不错的城市。这一点,不用我说,历史就可以证明。但我来到太和这几天之后,我发现这不错二字得要打个折扣,而且是个大折扣。这肉眼就能看到的问题,就有好几个,其中最严重的有三个,排在首位的要属环境问题。空气质量差,扬尘多,这出门口罩都是属于必备物品了。第二个,是治安问题。”说到这里,梁健将目光落在了明德身上,明德的脑袋低了下去。梁健的目光一触即收,接着往下说:“太和民风彪悍我是早有耳闻的,但当街聚众斗殴这种事情,性质太过恶劣,实在是影响一个城市的发展。第三个问题,就是水的问题。我相信,大家都应该知道,今年大旱,水这个问题,十分严峻。”其实,在梁健心里,太和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财政问题。但是这一点,梁健故意将它忽略了,并不是他不想提,而是留着给别人提。这别人,就是娄江源。梁健说完后,娄江源很快就接了过去:“梁书记说完,那我也来说说吧。我担任这个市长,也有一年时间了。梁书记说的这三个问题,确实都是目前最严峻最显而易见的问题。但我认为,这三个问题,其实都不是问题,只要我们有钱”梁健正放在腿上谈着贝多芬交响乐的手指轻轻顿了一下,江源同志很急嘛,这么快就开门见山,一针见血了。正想着,在座的这些人中立即就有人哼了一声,开启了嘲讽模式:“娄市长这话说得倒是轻巧,问题是钱呢太和市的财政状况,你又不是不清楚,要说太和市现在情况最严峻的,恐怕就是这个钱字”说话的是城西科创产业集聚区党工委书记黄建斌。黄建斌一张国字脸上,带着一副金边眼镜,此刻眼镜后面的眼睛里,流露着浓浓的不满。梁健看了他一眼,心里翻出关于他的一些信息。城西科创产业集聚区,本来是被省里所看好的城市规划战略,但经历过这几年的太和经济滑坡,外加贪腐风波,这城西产业集聚区一直都没有发展起来,如今省里对他的意见挺大,他的位置很尴尬。所以,提及钱,他心里这压抑着的怒火就有些控制不住了,满肚子的冤屈和怨愤恨不得统统就在这里倒倒干净。娄江源也在太和市长的位置上干了一年了,这黄建斌的状况,要比梁健清楚得多,他心里那些委屈也清楚。所以,倒也没在意。只是笑了笑,说:“建斌同志不用急,先听我说完。”黄建斌哼了一声,别国脸,不再看娄江源。娄江源正要继续往下说,又有一人开口打断了他:“其实,建斌同志讲得不错,如今太和市最缺的就是钱,但就这一个字,就要难死不少英雄汉啊”梁健看了一眼说话的人,是统战部部长徐磊同志。徐磊也是位老同志了,但在太和的时间并不长。他说话时,神情沉重,显然也是被这个钱字愁了许久了。梁健接过话:“既然江源同志还没说完,不如我们先听他说完再说。”说着,转向娄江源,说:“江源同志,继续吧。”娄江源点头,目光一扫众人,咳了一声,继续:“太和现在确实是没钱,不仅是没钱,还欠了很多钱。这一点,我清楚,大家也清楚。但是,我们不能因为这样的现状,就自我放弃了,反而我们更应该努力想办法,大家说是不是”余有为接过话:“江源同志,不是我故意跟你抬杠,但你这话不是白说吗这办法要是这么好想,太和又何至于到今天这地步”“是啊”又有人附和。梁健看了一眼,是常务副市长耿直同志,之前余有为反对梁健的时候,附和的人就有他。梁健没说话。娄江源看了一眼余有为,没接他的话,而是跟着自己的话说了下去:“我之所以提这个话题,是因为我最近有了个想法,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听听大家的意见。要是可行,我们就这么办,要是不可行,我们再研究研究”娄江源说着,就站了起来,将他早就准备好的那份方案,一份一份地递到了每个人的手里。大家接到这份方案,都是愣了一下。估计谁也没想到,这娄江源是有备而来的。本书来自品&书#网:bookht3030650index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