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祖宗轻点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3-19 09:23:38 字数:3103 阅读进度:1052/1780

“梁书记,你怎么突然来了”娄江源一边惊讶地问,一边站起来,见着梁建把门关上,就自己走到茶柜那边,准备给梁建倒茶。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梁建拦了拦:“不用泡茶,我不喝。”娄江源回头问他:“真不喝不用跟我客气。”“客气什么,真不喝。”梁建笑道。娄江源听了,就将拿到手里的茶叶又放了回去,转身坐到了梁建旁边的单人沙发里,问梁建:“突然过来,有事”“也没什么事,就是随便走走,走到这了,就进来跟你打个招呼,顺便聊几句。”梁建笑着:“还记得高粱镇那个何耀明吗”娄江源先是愣了一下,而后点头,问:“他怎么了找你来了”梁建摇摇头:“他倒是没找我。我只不过刚才忽然想起来了,当初我可是答应了他要把水的问题解决的。回来之后一忙就忘了。”“也是,荆州那边水的问题始终是个大问题,一日不解决,一日就是个隐患。”娄江源脸上浮现愁容,问:“陵阳那边一直没有消息吗”梁建笑道:“张恒可是个老狐狸,我不打电话给他,他是不会主动给我打电话的。”“按说,他应该比你我更在意是不是能把陵阳市挤到调水工程的名单里,他就这么沉得住气”娄江源皱着眉头问。“那是因为他自信。”梁建回答:“他自信,陵阳市即使没有我们的帮忙,也能凭着他自己的一己之力,挤入调水工程的名单中”娄江源一听,微微惊讶:“不见得吧这调水工程的名单,即便是省里,也没有百分百的话语权的”“这就看他的本事了”梁建说到。“那我们怎么办这两天,荆州那边似乎又不太平了。”提到荆州二字,娄江源就是满脸的愁意。也难怪他愁,这老天爷始终不肯下一滴雨,荆州那边大部分面积都已经断了水。所谓兔子急了还要跳墙,何况人这水要是一直没有,治安问题就会严重。前段时间出了高粱镇的事,死了两个人,虽然最终事情是解决了,但终究成了人心里的一个梗。娄江源心里有,梁建心里其实也有。听得娄江源说荆州那边又不太平,梁建的脸色也沉重了起来。他顿了顿,说:“看来,得去一趟省里。”娄江源抬头看他,问:“打算什么时候去”“就这两天吧。”梁建说。“好,那我跟你一起去。”娄江源说道。梁建本想说好,但转念一想,因为娄山的事情,娄江源在省里那些领导的眼里可没什么好印象,他去未必好。于是,便说:“这里也离不了人呢,还是我一个人去吧,有你在这里,万一要是有点急事,我也放心些。”听梁建这么说,娄江源只好作罢。还没从娄江源办公室出去,梁建的电话就响了。梁建一看,是自己办公室打过来的,愣了一下后,皱了皱眉,该不会是那个祖宗吧接起一听,果然是蒙蒙。“你去哪了”蒙蒙一副质问的口气,仿佛是“家风严厉”的悍妻。梁建没理会,只问她:“有事”“我有点饿了,你陪我出去吃东西。”蒙蒙说到。“你找陈秘书长。”梁建说完,不等蒙蒙说话,就挂了电话。娄江源看着他将手机塞进口袋,迟疑了一下,问:“是那个姑娘”梁建点头。“梁书记的亲戚”娄江源又问。梁建摇了摇头,说:“省里接待处倪秀云同志的妹妹,国外刚回来,想要到这里玩,让我帮忙照顾两天。”“倪秀云”娄江源颇为惊讶,他与倪秀云也是认识的。只是,梁建初到西陵,就能让倪秀云将妹妹给托付,这实在是让人觉得意外。不过,也难说,说不定梁建和倪秀云之前就认识呢心里想归想,娄江源却也没去刨根问底,这毕竟是私事。只是,这两天,大楼里已经开始有些风言风语出现,这世上,最不缺就是无聊的人。梁建起身告辞,娄江源送到门口。刚出门,梁建的手机又响了,这回是陈杰打来的,压低了声音:“梁书记,您什么时候回来”“怎么了”梁建皱眉问。“您快回来就是。”陈杰那声音,都快哭了。梁建只好加快了脚步,赶到自己那边的时候,就看到陈杰站在自己办公室门外,哭丧着脸正求着屋里的人:“我说祖宗,求你了,把那壶还我,行不行”“你告诉我梁建去哪了,我就还你”屋里那任性娇蛮的声音,不是蒙蒙又是谁。梁建顿时怒向胆边生,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陈杰身边,看向屋里那个正盛气凌人的娇少女,喝道:“闹够了没”梁建的忽然出现,让陈杰和蒙蒙都愣了一下。陈杰顾不得跟梁建打招呼,抬腿就进了屋,小心翼翼地从蒙蒙手里接过了那个茶壶,长舒了一口气。蒙蒙看着他不说话。梁建移开目光,喊陈杰:“你去市委办把那个女大学生叫过来,让她带蒙蒙去城里逛逛,七点前送回太和宾馆。”梁建说完转身就走,蒙蒙拔腿就追,追上了,两手一楼,就将梁建的胳膊给塞到了自己胸前的两团肉里。可惜,此刻天时地利人和三样一样都没占。梁建毫不客气地一甩手,将蒙蒙甩得一个踉跄,差点就摔地上了。刚才还不当回事的她,此刻终于有些怯了。梁建板着脸,声音也不重,只是也不轻:“蒙蒙,我不管你是谁的女人,什么背景。但是,这里是政府大楼,是办公的地方,不是你玩的地方。之前,我觉得你还年轻,不懂事,纵容你三分,但你要是因此而觉得可以肆意妄为,那你就错了。你要是还想在太和呆着,待会就乖乖跟人出去,七点前回太和宾馆。要不然的话,我就让司机送你回晋阳市。”“你不会的而且,如果我不想走,谁都别想让我走”蒙蒙仰着脸,十分笃定而自信十足地回答。梁建忽然笑了笑,说:“那我们就试试”说完,他就伸手往口袋里,准备掏手机。许是梁建笑得太冷,还是个小姑娘的蒙蒙,有些慌了,气势弱了几分,问:“你要干嘛”梁建没理他,拿出手机,径直给小五打了电话:“你把车子停到门口,然后”话还未说完,蒙蒙忽然窜到了身前,伸手就要去抢他手里的手机,梁建手一伸,将她挡开,继续说:“然后上来一下。”说完,挂了电话。蒙蒙见电话已经打完,转身就往梁建的办公室跑。梁建还没反应过来,办公室门就砰地一声关上了,不用试,也知道,肯定是锁上了。蒙蒙倒是没有在里面喊几声,给自己壮胆。梁建看着紧闭的门,笑了笑,这丫头,也只是看着精明而已。他喊了一声陈杰:“我办公室的钥匙,你那里应该有一把备用的吧”陈杰点头:“有。”“拿来给我。”陈杰看了一眼关着的门,迟疑着没动,问:“真要把这祖宗给送回去”“怎么你舍不得”梁建淡淡道。陈杰慌忙摆手,苦笑着说:“要是像今天这样的多来几回,我没心脏病也要被她给折腾出个心脏病来”“那还不赶紧去拿钥匙”陈杰忙进了屋,拿了钥匙出来。“我去开吧。”陈杰说。梁建拦住了他,拿过钥匙:“我来。”钥匙插进孔里的时候,梁建停了下来,对着门里说了一句话:“你现在还有一次机会,自己开门,就留在太和。等我开门,就回晋阳。我数到三一二三”正当梁建讶异着,这小姑娘的倔脾气的时候,这门忽然开了。让梁建意外地是,蒙蒙倒也没什么委屈的表情,只是白了梁建一眼,就擦着梁建的身体,走出了屋子,问后面的陈杰:“那姐姐呢来了吗”“哦,她马上上来”陈杰愣了愣后,朝梁建抛了一个到底还是书记牛的表情。梁建没理会他,朝着背对着他的蒙蒙说到:“待会做小五的车出去。”蒙蒙顿了顿,转过了身看他,问:“你是算准了我肯定会开门的,对吗”“没有,我原本以为你不会开门的,这样我就可以把你送回晋阳去”梁建淡淡说到。蒙蒙气得不轻,瞪了他一眼,拉着陈杰就进了他的办公室。片刻后又听得陈杰在那哀求:“祖宗,你轻点”“你才祖宗呢,我都被你叫老了”“那你不要动来动去,我就不叫你祖宗,叫你美女,怎么样”“不稀罕”“祖宗”梁建站在办公室门口,听着声音,笑了笑,转身进了屋,关了门。事情总是一桩桩一件件的堆在那里,等着梁建去做,去处理。这一件还没处理完,另一件就来了。所以,要速度。反正也打算去一趟省里,正好可以把这祖宗送回去。还真个祖宗也不知道,这丫头到底是谁的女儿。不知道,以后霓裳长大了会是什么样应该不会也像蒙蒙这般闹腾吧想起霓裳,梁建心头忍不住一阵柔软,也不知最近怎样还有唐力,他没有姐姐那么幸运,一出生,爸爸就跑了这么远的地方,连见一面,都成了奢侈。本书来自品&书#网:bookht3030650index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