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桌面谈判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3-19 09:23:39 字数:3333 阅读进度:1055/1780

蒙蒙的电话,让梁健原本对这小姑娘的印象有了一些改观。虽然最终,他还是未能知道这小姑娘到底是什么来头,但这一点到这个电话挂断时,就已经不重要了。梁健挂了电话后,前座的沈连清忽然递过来一个盒子,精致的包装,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东西。梁健疑惑地看向沈连清,后者说:“这是昨天晚上,蒙蒙姑娘托人送到酒店的,当时你不在,就放我那了,她说等我们走的时候再给你。”梁健接过,打开是一个造型简单大气的领夹,煤晶材质。煤晶也算得上是太和的一种特产。这是煤矿的伴生矿石,价值有便宜的,也有不便宜的。像盒子里这么通透的,应该也不便宜。盒子里还有个纸条,梁健打开,里面只有两个字:谢谢。梁健笑了笑,转身将这盒子放到了包中,并没有生出要将这东西送还回去的想法。车子安静地行驶在高速上,梁健靠在后座,闭目养神。快到太和市高速出口的时候,手机铃声将不知何时睡去的梁健从梦里拉了回来。睁开眼,还在迷蒙的时候,沈连清提醒他:“梁书记,你的电话。”梁健拿过手机一看,是娄江源的。梁健咳了两声清了清喉咙后,才接起:“江源同志,怎么说”电话那头娄江源掩不住的喜悦:“恭喜梁书记马到成功”梁健愣了愣后,回过神来,笑道:“消息这么快”“刚才陵阳市的张恒给我打电话了,说是省里下发了文件给他,让他跟我们商量一下开闸放水的事情。”娄江源显然是很开心。按理,张恒应该是梁健打电话,但却给娄江源打了电话。但此刻,梁健心情也是不错,就没细想,听娄江源说完,就道:“放水的事情,他怎么说”“他的意思是,找个时间,碰个头见面说。”娄江源回答。梁健想了一下,说:“碰个头也好,那就尽快吧。毕竟我们等得及,荆州那边可是等不及。”“好,那我再跟他沟通一下,商量一个时间出来。”娄江源电话挂了之后,梁健又将这件事在脑海里转了一圈后,对前面的沈连清说道:“待会回去,你和陈杰碰个头,有关于陵阳市的水电站大坝开闸放水的事情,商量一份合约出来,根据荆州当地的情况,确定一下,究竟一年几次开闸放水比较合适,如果遇到大旱情况,又应该是几次。如果说,有什么情况不明白的,可以去相关部门咨询一下。”沈连清应下。说话间,车子已经下了高速。到办公室的时候,陈杰却是没在。沈连清去市委办一问,说陈杰出去了,具体去哪却是没交代。梁健打他电话,也是没人接。因为正好娄江源找他,就将这事抛到了一边。张恒那边,时间上娄江源已经跟他商量好,就定在后天的早上十点。地点的话,就放在了陵阳市的水电站。涉及到开闸放水的问题,见面地点放在水电站还是比较合适的。而十点这个时间,早上从太和出发也是来得及。只是,在人选上,梁健听出了一些玩味的细节。娄江源说,张恒在提到见面的事情上,只说了让娄江源去,却没提梁健。娄江源问梁健:“到时候,是你去,还是我去”梁健笑了笑,说:“既然张恒同志好像不太希望我去,那就你去吧。”娄江源皱了下眉头,回答:“我后天下午有个会议,如果去那边的话,这会议估计就赶不上了。要不还是你去吧再说了,对付张恒,你比我有手段”说着,他谦虚地笑了笑。梁健笑答:“我只是比你会耍些小心思。不过,张恒恐怕不希望见到我。”“就这么定了吧。陵阳市那边还是你去。这几天因为又是上访周了,事情比较多,我也走不开”娄江源说道。梁健点头:“行,那就我去。”时间地点人选都一一确定之后,娄江源也跟梁健一样,想到了一处。听到梁健说已经让沈连清去联系相关部门撰写合约,便放下了心。临走,梁健忽然想起了娄山煤矿的大金牙,就问他:“这几天,修路的事情,有没有动静”娄江源摇头,说:“我让秘书一直在关注,娄山煤矿那边虽然已经把工程包下去了,但并没有动工的消息传来。你说,他该不会是敷衍我们吧”“应该不会。”梁健微皱了眉头,想了一下,说:“这样吧,待会我给环保护的叶海打个电话,让他去娄山煤矿转转。”“叶海和这修路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娄江源不解地看着梁健。梁健笑了一下,说:“你忘了那个四十万了”经梁健一提,娄江源就明白了过来,只不过他还是皱了眉头,露出了担忧:“这颗大金牙,会吃这一套吗”“不吃也得让他吃他要是不交钱也不修路,那就让叶海天天带着人去他的企业里转转。目前,太和市的煤矿,属他娄山煤矿的形势最好,隐隐就是龙头老大的架势。我想,想看他吃瘪的,不只是我们吧。”梁健笑道。娄江源听了,跟着笑了,对着梁健说道:“要不是我就站你面前,恐怕很难相信,你才三十多岁”梁健笑道:“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娄江源笑笑,摆了摆手,走了出去。等他走后,梁健立即就给叶海打了电话,将刚才与娄江源提到的事情,交代给了他。具体的细节,他没有说,让叶海去自由发挥。梁健想,能做到环保局长的人,这么一点事,应该不难。叶海具体怎么做,梁健没去打听,后天一早,他和娄江源就出发去了陵阳市。到水电站的时候,是九点四十多分。张恒和他几乎是前后脚到。水电站站长一行人,站在了大门口等候着。梁健和娄江源依次下了车,就在他们前面到的张恒就走过来,两人握了手,寒暄了两句,就随着水电站的人去了里面。到了会议室,依次落座后,张恒作为主场,总是要说几句场面话。他是个老狐狸,话不多,却将梁健和娄江源又吹捧了一遍。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这要是换了脸面薄一点的,恐怕后面有些事就不好谈了,不好意思开口呀。但,梁健该脸皮厚的地方,绝对是不薄的。等到张恒说完,轮到他的时候,他直接就让沈连清将早就准备好的合约拿了出来,往张恒和水电站站长两人面前一放,一人一份,说道:“这次来呢,主要是想跟陵阳市商量一下关于水电站大坝每年和发生干旱时开闸放水的事情。这份是我这边草拟的一份合约,张书记和秦站长你们都先看一下,要是没什么问题的话,我们今天就把这份合约签了,以后就按照这份合约来,也省些事情。”显然,这份合约的出现是让陵阳市这边的人有些意外的,包括张恒。梁健明显看到张恒脸上的笑僵硬了一下,然后不阴不阳地说了一句:“梁书记,准备得很充分啊”梁健笑着回复:“陵阳市和太和市虽然近,但我们大家都很忙,见一面也不容易,既然见面,自然要准备充分一点,要是能把事情一次性做好了,那就尽量不要花两次的时间,现在不都是讲究效率嘛张书记,你说对不对”“对”张恒还是在笑,却笑得有些勉强。“张书记先看。”梁健也笑,不得意,也不谦卑。合约在梁健的要求下,是尽量简略了的,省略了一些废话,重点突出了要突出的点。张恒就着那几点要点看完之后,转头看向旁边坐着的水电站秦站长。他还在低头看。张恒或许是心情不太佳,不等他看完就问:“秦站长,这开闸放水的事情,你是专家,你觉得梁书记的这份合约怎么样”梁健目光扫过张恒的脸,才落到秦站长身上。他听到张恒的声音抬起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看了看张恒,又看了看梁健,斟酌着回答到:“从理论上说,这份合约是没有问题的。”“我们现在谈的是实际,不要理论”张恒说道。“实际嘛”秦站长又推了推眼镜架子,目光从梁健脸上扫过,落到了张恒脸上,停顿了几秒,应该是在心底斟酌了一番后,才接着说道:“还是有点问题的。”梁健来的时候,就没想过这份合约能够顺利签下。毕竟这开闸放水的事情,陵阳市不配合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就算这次有省委刁书记的发话,想让张恒这老狐狸立马就一改以往态度,变得无比温顺得配合,那就有点痴人说梦的嫌疑了。这就是梁健为什么要未雨绸缪,弄下这么一份合约来。这些年,太和市为什么会在这件事上吃亏,就因为当年建水电站的时候,当时太和市的领导太过信任陵阳市,只是口头约定,并没有白纸黑字,所以这么些年,太和市哪怕磨破了嘴皮子,也没办法拿陵阳市怎么样但这一次,前车之鉴在那,梁健哪能再在同一个地方栽跟斗他看着秦站长,问:“那秦站长说说,哪里有问题,我们讨论讨论。正好今天我把我们那边水利局的专家也一起带了过来,喏,这位就是我们太和市水利局的吴清学同志,也是西陵大学水利建设方面的教授。”梁健一边说,一边指了指坐在他下首娄江源旁边一位已经头发都花白了老人,他和秦站长一样,也架了副眼镜。只是让所有人都有些意外的是,梁健介绍过后,秦站长叫了这吴清学同志一声老师。梁健愣了愣之后,就笑了:“原来两位还是师生关系,看来我这介绍,是多此一举了”梁健笑得开心,这确实是一个惊喜。可是对于张恒来说,却是一个惊吓了。本书来自品&书#网:bookht3030650index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