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冲你来的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3-19 09:23:40 字数:3293 阅读进度:1057/1780

梁建回到太和的时候,信访局那边的局面已经控制住了,大部分上访群众都已经被劝送回去,只剩下几个固执的,还留在信访局这边不肯走,闹着一定要见领导。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梁建本想先去信访局,但听到明德说场面已经稳定后,就不急着在上访群众面前现身了,转道先去了医院,看娄江源。娄江源也不知是运气不好,还是闹事的人冲着他去。今年是他头一回去信访局,却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头破血流的他,裹着白纱布躺在病床上,正在打电话,看着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整体精神还好。梁建走进去,他三言两语匆匆结束了电话后,朝梁建苦笑了一下,说:“早知道就跟你一起去陵阳了,就没这事了”“医生怎么说”梁建拉了凳子坐到了床边,问他。娄江源回答:“没什么事,就是破了点皮。只不过他们不放心,担心我脑震荡,非要让我住院观察一下。”梁建笑着安慰他:“观察一下,放心些。”娄江源点头后,端肃了神色,问梁建:“我觉得,今天的事情,是冲着我去的。”梁建看了看娄江源脑袋上的纱布,伤口应该是在额头靠左的发际处,外面那层白纱布处还隐隐渗出血色“怎么受的伤”梁健问他。娄江源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地回答:“当时场面混乱,我也弄不清楚,回过神来的时候,头上已经破了。不过据当时我身边的人说,要不是小江他动作快,帮我挡了挡,今天我恐怕就没这么幸运了。就是苦了小江,右手轻微粉碎性骨折,估计得好好养一段时间了。”梁建听完,隐约感觉到了当时的凶险。手臂轻微粉碎性骨折的力量若是砸在脑袋上,恐怕娄江源真的不会有现在这么好。如此看来,真的有很大可能,这事情就是冲着娄江源去的。可是,娄江源得罪了什么人吗想到这里,梁建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问一下:“你觉得,会是谁这么针对你”娄江源摇摇头,说:“出事到现在,我一直在想,可也没想出这么个人,这简直就是想置我于死地的打算,我到太和这一年多时间,虽然有些事做得可能比较激进,但自问从来无愧于心,也没有什么将人得罪到要杀我而后快的地步,实在是想不出”梁建沉吟了一会,说:“想不出就算了,先养好身体。我去看看其余的人。对了,待会我让明德安排两个人到这边来守着。”“这就算了吧。我想那些人还没大胆到要到医院里来杀我吧”娄江源苦笑到。梁建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保险一点安心。”娄江源没再反对,梁建走出病房,就给明德打了电话,让他安排人过来守着。其余受伤的人,也都在这座医院,就在下面几层。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梁建也没有一一去探视,只在服务台询问了一下,得知大概情况后,就带着沈连清还有小五离去。回到办公室,已是下午近三点。奔波了大半天,午饭还没吃上,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陈杰似乎早就料到,早早已经准备好了午饭,他一到,就让食堂的人送了过来。梁建叫了沈连清和小五一起吃,陈杰在旁边坐着。梁建对陈杰说:“信访局的局长叫什么名字”“周新亮”陈杰回答。“今天他在现场”梁建边吃饭,边问。陈杰点头,说:“当时他和娄市长站在一起。不过运气好,被人推开了,没受伤。”梁建点了点头:“你把他叫来吧。”“好,我现在去打电话。”陈杰出去之后没多久,市信访局局长周新亮同志竟然就到了。中等身高,略壮,国字脸,看着倒是挺稳重的样子。他进来的时候,梁建还没吃完,就随手指了旁边的沙发让他先坐。坐下后,同样还没吃好的沈连清放下碗筷准备去泡茶,他忙站了起来,说:“不用忙,先吃饭,我自己来。”“你自己去泡吧,茶叶,红茶和绿茶都有,爱喝什么泡什么。”梁建这般说了,沈连清就没再动了,拿起碗筷快速扒饭。等周新亮茶泡好,沈连清已经开始收拾,梁建也放下了碗筷。等沈连清收拾好,小五端了出去,沈连清被梁建留了下来。梁建接过沈连清泡好的茶,吹了吹气,抿了一口后,道:“说说今天的事情吧。”周新亮放下茶杯,调整了坐姿后,认真回答:“我正想跟梁书记来汇报今天的事情。今天的事情,主要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好,安保措施没有到位,所以才让有心人有了可趁之机。我已经和明局长看过监控了,虽然事发后的监控都没有了,但事发前的还在。当时有两个人是没有经过登记,翻墙进来的,其中一个人因为翻墙进来的时候把帽子弄掉了所以拍到了脸,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找到这个人。事情的主要起因是因为,有人先动手,打伤了一个信访群众,然后嫁祸给了当时在旁边维的武警同志,武警同志反应过激,然后导致局面恶化,以至于发生了更加严重的群体性暴力事件,还连累娄市长受了伤。”梁建听完,说:“现在不是讨论是谁的责任的时候。安保方面确实是有待增强。信访工作一直以来都是属于问题尖锐的工作,所以万万不能掉以轻心。我今天找你过来,主要是想听听你的看法,这件事接下去,你打算怎么做”周新亮略一沉吟后,回答:“首先,今天在现场的群众,该安抚的安抚,该赔偿的赔偿,该道歉的道歉。无论这次的事情罪魁祸首是谁,我觉得我们政府方面的态度,还是要给的。”梁建点头:“还有吗”周新亮有些犹豫,看着梁建,欲言又止。“你想说什么就说,我这里,没什么不好说的。”梁建道。周新亮听了后,便道:“我想请梁书记和娄市长一起出面,公开给信访群众道个歉,以示我们的诚意。”说完,他似乎觉得有些不妥,又补充道:“当然,我待会就会去医院,给受伤的群众一个个道歉。”梁建看着周新亮,赞赏了一句:“其他的不说,你这种先以诚对人的态度还是可以的。行,那就按你的想法去做。”梁建如此容易的应下,让周新亮有些惊讶,当下很是欣喜,忙说:“行,那我现在就去安排。”说着,就站起来准备告辞。梁健拦住他,说:“不用这么急,你先坐着,我还有点事要跟你说。”周新亮又坐了下来。“今天娄市长去信访局视察工作这件事,之前有做过大肆宣传吗”梁健问。周新亮愣了愣后,忽然明白了梁健想问什么,当即就说道:“今天娄市长到信访局视察是早就定下的,虽然没有做宣传,但知道的人应该是不少的。”梁健点点头,又问他:“今天上访的群众,主要反应的是什么问题”“大部分都是和几大煤矿有关系,也有一部分是从荆州那边过来的,主要是反应水资源的问题。对了,我听说,陵阳市那边已经同意开闸放水了,这是真的吗,梁书记”梁健意外消息传播的速度,回答:“这件事还在商榷当中。今天的事情,目前看情况像是针对娄市长去的,但也不排除其他可能。你这几天辛苦下,配合一下明德同志,最好是能尽快查清事情的真相”“好。”周新亮应下。“另外没什么事了,你先去忙吧。”梁健说完,周新亮立即起身告辞。他走后,梁健看看时间,已经临近下班时间了,再看看手机,陵阳市那边一直没电话打过来,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梁健放心不下,拿起电话找到吴清学的手机打了过去。电话响了很久才接起来,吴清学咳了一声后,才出声:“梁书记。”“吴教授,事情谈得怎么样了”梁健开门见山。吴清学又咳了一声,说:“我现在正在回来的路上,到了跟你说吧”他这么说,梁健也只好不再追问,便说:“好的,那我在办公室等你。”“哦,不用。我等会到了,再跟你联络。”吴清学说完很快就挂了电话,梁健只好苦笑,这吴教授,专业方面是全国有名的,但这脾气也是有些古怪的。不过,今天早上那会议桌上,他可是古怪得十分可爱。梁健想起早上张恒吃瘪的模样,就忍不住在嘴角泛起了笑意。吴清学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了。梁健还在办公室,刚吃了晚饭。让沈连清泡了茶之后,就先出去将门带上。房间里只剩下了吴清学和梁健二人。梁健问吴清学:“吴教授晚饭吃过了没”吴清学推了下眼镜架,回答:“路上随便吃了点。”一边说,他一边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掏出了那份合约,放在了两人面前的茶几上。梁健看了合约一眼,问:“张恒没签字”吴清学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说道:“你先自己看看吧。”梁健疑惑地从茶几上拿起那份合约,翻了开来。打开后,发现原本的合约被涂改得不成了样子,不由惊讶地看向吴清学,问:“这是怎么回事”吴清学苍老的脸上布满怒意,冷声骂道:“张恒这家伙就是个无赖你一走,他就开始摆官架子,胡搅蛮缠我按照你的吩咐,该让的都让了,可这张恒就是不满足,得寸进尺这样的人,我没法跟他谈”梁健心里叹了一声,果然吴清学虽然当时给了张恒一个难堪,但真要论手段,这搞学术的,很难有弄得过玩权术的。本书来自品&书#网:bookht3030650index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