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你来我往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3-19 09:23:41 字数:3155 阅读进度:1060/1780

“今年西陵省旱情普遍严重,我们陵阳市也是自顾不暇。但就像梁建书记说得那样,大家都是一家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开闸放水没问题。我们已经在积极准备开闸放水的方案,争取在梁书记给我们下的通牒期限前完成开闸放水的任务,今年大旱,这粮食收成不太好,梁建书记和娄江源市长要是一生气真来我们市政府赖着不走,蹭吃蹭喝,还真是有压力呢”办公室内,沈连清拿着手机读着上面的文字,脸上的表情想笑又不敢笑。旁边陈杰倒是少些顾忌,早就在笑了。等沈连清读完,当即就说到:“先不说他们这公关做得怎么样,这写文章的绝对是个厚脸皮的”梁建笑笑,没说话。沈连清问他:“那我们要做什么吗”“接下去的事情,就交给宣传部去做吧,你待会去通知祝部长一声。”梁建说到。沈连清点头。梁建又看向还带着笑意的陈杰,无奈地说:“你也别光顾着笑了。趁热打铁,抓紧时间跟陵阳市那边确定下次会面的时间,拖得时间长了就得拖黄了。”陈杰收起笑意,点头说好。“你们都先出去吧。我靠一会,四十分钟后,陈杰你进来叫我一声,对了,待会的会议是在几点钟”“三点半。”陈杰回答。“那来得及。”梁建说着,已经靠向椅子里,闭上了眼睛。陈杰和沈连清见状,都轻手轻脚地出去了。关上门,陈杰又笑了起来,对沈连清说:“写这篇稿子的还真是个人才。”沈连清赞同地点了点头,说:“不过,也很嚣张。”陈杰忽然双手一拍,沈连清吓了一跳,疑惑地看向他,问:“怎么了”陈杰看着他,说:“梁书记不是让你去通知祝部长,你别去了,我去。”沈连清看了她一眼,陈杰不由尴尬,解释道:“想什么呢。我就是正好有事找她,就帮你省点工作。”沈连清也不去反驳他,虽然他不太相信。两天时间一晃而过,这两天里,太和市宣传部和陵阳市宣传部像是两个调皮的孩子,在网上你来我往地隔空喊话,各种明枪暗箭,好不热闹,让一堆看热闹地网民看了个过瘾,当然也不乏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各种煽风点火。甚至,还有旁边与陵阳市和太和市都有接壤的乾州市外宣办也掺和了进来,东插一脚西戳一棒子,生怕陵阳市和太和市闹不起来,没了好戏看。而陵阳市虽然有些不情不愿,但终归还是如约在三天内,开闸放水。张恒似乎为了好好展示一下自己那颗无私的心,特地还请了媒体,直播了一下开闸放水的一瞬间,顺带着又来个煽情地演讲。一时间,原本对陵阳市和太和市之间这场没有硝烟的文字争斗都抱着嘲讽态度的网民,不少人都倒戈向了张恒和陵阳市。直播的时候,梁建和娄江源都各自在办公室里看着。娄江源打来电话,笑着说:“这老狐狸的演技可以搬个奥斯卡了”梁建跟着笑:“还真是难为他了。”“时间定了吗”娄江源问。梁建答:“没有,一直拖着不肯松口。”“要不让宣传部那边给点一点”见识过在这件事上宣传的作用后,娄江源又下意识地想到了宣传部。梁建却有些不同意见:“张恒是要面子的人,但也不是什么为了面子就什么都抛得下的人。这几年,因为生态环境的人为破坏,这西陵省的干旱是一年重过一年,缺水并不是我们太和市一家,陵阳市的情况虽然好一些,但其实也并没有好很多,张恒轻易不同意放水也是可以理解的。另外,开闸放水也不是小事,放水前需要做的工作很多,光是安全工作就得十分注意,万一出点什么事情,到时候承担责任,必然跟他张恒逃不了干系。所以,我们也别把他逼太急了。私底下再催催,要是真还是一副没得商量的态度,我们再想其他办法。”梁建说完,娄江源笑着说道:“行,听你的。反正,对付他,我是道行不够的。”梁建笑笑,接着说道:“缺水的事情,我们也不能光指望水电站放水。上次吴清学老教授跟我说过,这几年,娄江的水位也一直在下降,如果不想办法维护娄江水域的生态,很可能再过个十几二十年,这陵阳市的水电站就成了摆设。”“有这么严重不至于吧”娄江源惊了一下。“这也仅仅只是老教授的一个推测,到底有没有这么严重,目前谁都说不准。只不过,改善整个太和市的生态环境,尤其是荆州范围,娄江沿线,确实是刻不容缓的事情。第一次去陵阳的时候,我是横穿过了个整个荆州,我清楚荆州目前的生态环境到底有多差,几乎有一半的面积都在面临沙化。我们不能再等了。”梁建声音沉重而严肃,其实这件事,在那时候和陈杰还有小五开着一辆车沿着娄江,穿过荆州的时候,他就已经装在了心里。娄江源沉默了很久后,开口说到:“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首先钱就是第一大问题。”在梁建的人生路上,他从来没有像此刻这么为了钱这个字而发过愁。娄江源说得没错,这个事,是个烧钱的活,而且还不是一次性的,是日积月累的烧。可是,目前太和市的状况,完全是赤字的财政,又哪里来的钱来做这件事。想到钱,梁建叹了一声后,想到了娄山煤矿,想到了那颗大金牙,也不知道修路的事情怎么样,这几天被开闸放水的事情占了精力,也就没顾上这件事。这大金牙竟然也一直没找上门来,是他还没反应过来吗梁建想了想,想到了叶海。于是就亲自给他打了个电话。接到他的电话,叶海显得有些惶恐。梁建开门见山,问他:“上次让你去娄山煤矿转转,怎么样”叶海回答:“没见到胡东来,据说是出国了。是他的秘书,一个女的接待的我。他们的态度还是那样,罚单,认;要钱,拿不出。”还真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啊梁建笑了一声,问他:“那知不知道胡东来什么时候回国”“不是十分清楚。”叶海回答。梁建想了下,说:“这样吧,回头你带个头,搞一次调研,太和市范围内的所有大大小小煤矿,都走一下。摸个底,煤矿企业的这种只顾生产的方式也该改一改了。”梁建轻飘飘地一句话,却让叶海忽然间有了压力,可压力产生的同时,他的心底深处,也有一簇小火苗忽然就窜了起来。作为本市环保局的局长,他和其他一些环保局局长不一样,他是正宗环保这个专业出身的,当时到这里来,也是抱了雄心壮志而来的。可因为之前太和政治的灰暗和**,而他夹缝中生存已是不易,哪里还有空间施展拳脚,可现在不一样。主要是,这一次的这位市委书记,看着似乎年轻,但和以往他见过的市委书记都不一样。或许,这是一次机会。但,人都有两面。他心里除了那些雄心壮志之外,还有谨小慎微的一面。所谓旁观者清,太和的形势,他这个一直秉持着明哲保身的人,也算看得清楚。梁建有这个心思,可未必能成功。所以,具体是全力以赴地跟着他走,还是再观望一下,一时间,在叶海的心里,像是那古老挂钟下面的那个钟摆一样,摇摆不定。挂了叶海的电话,梁建坐在那里想,他让叶海做的事情,只是步大棋,是为了以后煤矿企业改革做的铺垫,但目前的问题,却是娄山煤矿这个大钉子。这颗大钉子钉在梁建心里,可算得上根深蒂固了。第一天到太和,这颗大钉子就给他上了一课了。到今天,梁建依然清楚记得,那天在闫部长的车上,他是怎么给自己的警告。娄山煤矿,难不成还真是老虎屁股,动不得吗他梁建还真不想信这个邪呢,怎么办第二天一早,原本有个会议的梁建推掉了会议,将陈杰叫了进来,问他:“还记得我第一天来太和市报到的事情吗”陈杰愣了一下后,点头,试探着问:“怎么你想去拿回那辆车了吗”梁建摇摇头:“那辆车也不是我的,我拿回来干嘛”“那您是打算”梁建笑了笑,说:“据说,当时的那些人都是娄山那边的”“是的。”陈杰回答。梁建目光微转,看向电脑屏幕上那满屏的照片,都是他一早到单位后,从网上找到的。一张张上面,都是让人诧舌的恶劣环境。“你去安排一下,多带几个人,我们去那边走走。”陈杰听了之后,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犹豫着,小声开口:“您确定要去那边”“怎么有什么问题吗”梁建问。陈杰苦着脸回答:“那边的人对我们政府人员,不太友善。”“是吗那就多带些人,以防万一。”梁建淡淡说到。陈杰还想再劝,梁建没给他机会:“行了,你去安排一下,如果不放心,就跟明德借几个人。”说着,他看了看时间,问:“四十分钟够吗”陈杰见梁建主意已定,虽然心中一万个反对,却也只好应下去安排去了。本书来自品&书#网:bookht3030650index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