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秘密会议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3-28 00:26:13 字数:3154 阅读进度:1074/1780

梁健一下子说了很多,都是昨晚整理了思路之后确定下来的。娄江源听他说完,沉吟了一会后接过话:“其实,在我看来,无论是空气问题,还是水资源问题,最根本的两个原因,一个就是早些年的大肆砍伐,还有一个就是,毫无节制的开采煤矿资源,导致地质层断裂。如今太和市范围内,沙化严重,缺水严重,而这两者是会相互影响的,越影响,越严重。如今的局面,就需要双管齐下,一边拟定专业方案,大力整治;一边定下政策,该改革的改革,该升级的升级,甚至,如果有必然需要,就算要改变整个太和市的经济产业模式,也不是不可以尝试。”

娄江源态度摆的很明确,也很坚决。这是让梁健欣慰的一点。但他也有担忧的地方。煤矿产业这个老虎屁股是必须要摸的,可摸到怎么样一个程度,却是很有技巧的。如果按照娄江源刚才说的,关键时刻,改变整个太和市的经济产业模式,言下之意就是要摈弃如今以煤矿产业为主力的经济模式,甚至说要割掉这块大肥肉。要是这样,就不是摸老虎屁股了,而是要上演一场武松打虎了。当初,武松是借酒壮了胆,梁健可没酒,但这胆是壮还是不壮呢

而且,更关键的一件事情,太和市的财政问题。以如今完全赤字的财政,完全是没办法支撑这一系列的计划的。

梁健有些犹豫,娄江源看了出来,点到:“梁书记,我也不是给你出难题。这俗话说得好,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按照现在整个大环境的发展趋势,煤矿产业的逐渐落幕是必然的。当然,也不是说就要一刀切,除了那三大集团,其他的小矿,在我看来都可以关了。一来,这些矿,安全标准和维护上都是不达标的。这几年,多多少少都出过事,只不过被有些人刻意压了下来。这些事,你想必也听到一些,我就不说了。另外,要说污染,三大集团在环保上肯定是不达标的,可这些小矿因为小门小户,资金受限,肯定也是不达标的。因为矿小,单独看,或许要比那些大集团要好,可是合在一起看,就会发现,这影响绝对要比大集团要大。”

娄江源一下子又说了很多。无疑,对于太和市的煤矿产业情况,他是十分清楚,也是下过功夫去了解的。梁健听他说完,沉吟了一下,答:“我倒也不是不舍得关掉这些小矿,你说得都对,只不过这一动之下涉及到的问题也是方方面面的,只要有一个方面处理不好,就会带来一连串的影响。我们必须得想周全了。”

娄江源点头:“确实得想周全了。对了,煤矿的事情,单靠一个叶海,我估计不行。”

梁健沉默。之前娄山煤矿的事情上,梁健也已经看出,叶海此人态度是可以的,但在办事能力上,缺少点手段和圆滑技巧。如果只是摸摸老虎屁股,他或许还行。但要是想打虎,就他一个人,确实很难挑起这个担子。但一时间,梁健手里也没有什么可用的人才。之前岗位空缺填补的事情上,为了要安抚余有为那只老狐狸,梁健退一步海阔天空。这一步退了,海确实阔了,天也空了,可到用人的时候,就有些束手束脚的感觉。打虎之事,一来敏感,二来也需要一个立场坚定的人来执行,否则很容易功亏一篑,影响大局。陈杰倒是可以信任,在这件事情上,也可以肯定他的立场坚定,但问题是他性格冲动,加上前几天的那件举报的事情,他现在也不适宜抛头露面,冲锋陷阵。

梁健想了好一会也没想出个好的人选,便问娄江源:“那你觉得,还有谁比较合适”

娄江源毫不犹豫地回答:“刘韬啊,我觉得她就挺合适的。”

梁健愣了一下,那个女人,自从上次荆州的那件事情过后,就没怎么接触过。那次的事情,梁健对这个女人算不上多好的印象。工作能力上应该可以,但这性格实在是有太多的刺。梁健看向娄江源,问:“她合适吗”

娄江源笑:“她绝对合适。太和市的那些煤矿老板都是男的,对付男人最合适的是什么人,自然就是女人。”

梁健看着娄江源有些愣神,没想到娄江源也会有这样俏皮的时候。

娄江源的理由说服了梁健,虽然从分管工作内容上来说,让她参与似乎并不合适。但合适不合适,在国内这种体制模式中,向来都是领导一句话的事情。梁健以前一直很不喜欢这种模式,但此刻却也不得不承认这种模式在有些地方,还是挺好用的。

于是,刘韬就这么被推到了煤矿产业改革大计的领头军当中,而就在梁健和娄江源商定此事的时候,她正在市妇联开会。

会议室坐满了人,都是女同志。一些人低着头,一些人正全神贯注听着讲话,刘韬坐在主席台上,旁边的一位女同志正在发言。忽然,一股冲动涌上鼻尖,她忙转过头,抬手轻轻捂住嘴。

“阿嚏~”尽管捂了嘴,声音还是有些大,旁边的女同志停了停。另一边的女同志贴心,递了纸巾给她,轻声问:“感冒了”

刘韬接过纸巾,摇头。

复归沉默。

人选已定,接下去就是政策和计划制定了。梁健也不耽搁,和娄江源二人,说干就干。既然没酒,那就趁热打铁。两人的计划,并没有立即就去通知刘韬和叶海二人,还有一系列的问题需要一一敲定。该找人的找人,该计划的计划,一切紧锣密鼓却又悄无声息的进行。

一个星期后的周末,有朋自远方来,飞机在太和机场平稳落地后,梁健将回家的计划推迟,带着小五和秘书,亲自等在了出口处。

没多久,人流中出现了一对老夫妻,男的带着帽子,推着手推车,女的一头披肩长发花白,挽着男的胳膊,优雅而缓慢地走在旁边。

梁健举手朝他们挥了挥,两人看了过来,笑了起来。

会面后,梁健笑道:“沈教授,沈夫人,一路辛苦了。”

沈教授摘下了帽子和墨镜,笑道:“不过几个小时的飞机,辛苦什么。”叶夫人在旁边温婉笑着。

“外面热,我们到车上聊。”梁健说道。小五和沈连清主动接过行李,一行五人上了车。为了接这二人,梁健特意让陈杰安排了一辆宽敞的七座车。

上车后,梁健刚坐好,就听得沈教授说:“说说,你怎么让陵阳市同意开闸放水的。”

沈教授是国内首屈一指的环保方面的专家,尤其是治沙和绿化方面,更是执牛耳着。梁健能找到他,也是托了许多关系介绍。还好,这沈教授不像是国内一些名气很大架子也很大的专家,听了梁健的求助后,国外会议刚结束,就飞回了国内,在京城经过了一天的整顿,带着夫人就飞到了太和,准备常驻。

只是,梁健怎么也没想到沈教授会问到关于开闸放水的事情,当即愣了愣,才回答:“其实我也没做什么,是省里的刁书记下的指示。”

沈教授听了微微一笑,说:“刁一民啊”梁健以为他会评价几句,可念叨了一个名字后,就没了下文。梁健心里有些痒痒,却也不好意思去追着让他多说几句。

一路上,拉了些家常,大概介绍了一些太和这边的情况之后,就到了酒店。为了保密,梁健没有将他们安排到太和宾馆。太和宾馆内眼线太多,梁健不放心。

送到房间安置好后,梁健准备和小五二人离开,沈教授和其夫人都已经是快七十岁的人了,虽然看着面色红润,走路还有虎虎生风的感觉,但年纪在那,到底也是爷爷辈的人了。梁健本意是想让两位先休息一天,却被沈教授拦了下来,说:“时间宝贵,你把人都叫过来,今天先在这里开个简会,我了解下具体的情况。”

梁健劝道:“这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不用急这一天时间。”

沈教授瞪他一眼,说:“你不急我急。行了,赶紧把人都叫过来吧。”

梁健只好随了他,旁边沈夫人朝梁健无奈地笑了笑。

老人家行事果断,却也严谨。会议上,到的人并不多。目前这件事,还处在保密阶段,梁健不希望太多人知道。而其中,刘韬是唯一一个一头雾水到的此处。进门前,她还在心底嘲讽:这梁健不知道又在搞什么鬼,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在酒店房间开会。要是被人拍了照片

她在心底腹诽了一大篇,可门一开,看到屋子里的六七个人,却是愣了愣。娄江源先她一步到的此处,看到她,就笑着招呼:“你终于来了,就等你了,快过来坐。”

刘韬勉强笑了笑,进门落座后,没忍住,开口问:“谁能告诉我一下,这个会议是什么主题”

梁健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娄江源回答:“你仔细听就行。”

“都到齐了吗”沈教授转头问梁健。梁健点头:“都到齐了,开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