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箭已上弦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03-28 00:26:15 字数:3372 阅读进度:1077/1780

梁健虽然在刘韬和其他人面前,表现得淡然自信,但其实心底也是倍感压力。这件事,先不提即将会遇到的来自省里的压力,光是太和市本身就存在许多阻力。首先,最大也是最迫切的问题,财政问题。要想改善环境,没有钱,怎么弄

其次,关闭中小型煤矿,那么必将带来的就是许多人的下岗,这批人怎么安排

最后,刚开始,靠那天会议室中的几个人,还勉强能支撑一下,但随着方案计划的展开,势必需要很多人的参与和共同努力,可目前太和市的人员当中,能信之人,很少。

这三个问题,第一个是迫在眉睫的问题。梁健思来想去,要想在段时间内,得到大笔资金的话,只能跑一趟省里了。

可他这个想法还没来得及实施,梁健就被拖住了脚步。

事情是出在修路的事情上。娄山煤矿的施工队,和娄山村的人干起来了。梁健一听这消息,就顿觉头大。娄山煤矿和娄山村,都不是省油的灯。

梁健没有直奔现场,根据上次娄山村村民对他的态度,他去了,让事态严重的机率会更大一些。梁健考虑了之后,一边让明德亲自去现场处理,一边让沈连清联系了大金牙和娄山村的那位许单。

许单来得挺快,据说沈连清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正在医院。有几个村民被打伤了,其中一个十分严重,许单从医院离开的时候,刚推进抢救室。

关上门,梁健看着满脸沉重的许单,叹了一声,忍不住责怪:“你怎么这么糊涂和他们的人打起来,你们能占到便宜”

许单深吸了一口气,回答:“我今天在市里,也是刚收到消息不久。具体怎么打起来的,我到现在还没弄清楚。不过,胡东来的人基本上不会去我们娄山村那边,这次怎么会突然出现”

已经摸清了大概情况的梁健,无奈回答:“他们是去修路的施工队。”

“修路”许单愣住。

“这是我和娄山煤矿的一个约定。”梁健这话一说,许单看他的眼神中,就多了些审视的味道,仿佛梁健就是一个叛徒。

梁健苦笑,正要说话。沈连清来敲门了。

“娄山煤矿来人了。”沈连清说道。

梁健问:“来的是谁”

“一个女的,说是胡东来的秘书。”沈连清回答。梁健皱了眉头,想了一下,说:“先让她在办公室等等。”

等沈连清关上门,梁健又看向许单,苦笑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既然我答应了你们会给你们一个交代,就一定会说到做到。本来这条路呢,也算作是我的一个表态,想告诉你们,我是真心想把你们村的事情解决好的。但没想到,弄巧成拙,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还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许单眼里的怀疑少了些,但估计也未全信。他抿着嘴唇,沉吟了片刻后,说道:“现在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谁对谁错我也说不好。这样吧,我先回去了解下情况,到时候我们再联系。不过,有一点,既然他们娄山煤矿那边打伤了人,那么该赔偿的就要赔偿”

梁健点头:“这点,我待会会跟他们表明的。那你先回去。”

许单走后,叶小茜走进办公室,在许单刚才坐的位置坐了下来。梁健看着她,问:“你们胡董呢”

叶小茜看了他一眼,回答:“如果我说他不在太和,你信吗”

梁健笑了笑,没有回答。其实,梁健回答信与不信都不重要,胡东来肯定在太和,但他不想见梁健,所以让叶小茜来。

上次那个山庄的见面,梁健和胡东来之间,已经各自都摆出了态度,就差没最后撕破脸了。或许因为胡东来的关系,梁健对着这位小茜美女,也没能心情好起来,脸色有些冷。他道:“说说吧,这件事,他打算怎么处理”

叶小茜犹豫了一下,回答:“这件事的责任不在我们。”

梁健眉毛一挑,问:“你的意思就是,你们不打算承担责任了”

“既然错不在我们,为什么要我们承担责任”叶小茜也挺冷,气势丝毫不弱。梁健冷笑了一下,说:“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你们娄山煤矿和娄山村之间的矛盾,我也不是不清楚。今天这事,娄山村已经好几个人进了医院,还有人在抢救,你们娄山煤矿无论怎么样,责任都是要承担的。”

叶小茜一双杏眼冷冷盯着梁健,抿着那唇妆化得十分精致的双唇,沉默了几秒后,终于有了退步:“医疗费我们可以承担,但其他的,免谈。”

梁健看着她,读出她眼中的坚定,知道再谈下去,也谈不出什么花样。不过能承担医疗费,也已不错。这件事情,就梁健所大概了解到的,可能就过错而言,或许还是娄山村这边要更大一些。不过,目前毕竟是娄山村的人进了医院,若是娄山煤矿没有表示,恐怕很难平息这件事情。但,既然他们已经答应赔偿医疗费,况且眼前的女人是不会再松口了,梁健也就不再废话,就说:“行,那暂时就先这样。医疗费的问题,回头我会安排人联系你们跟娄山村沟通的。”

叶小茜点点头,站起来就走。她倒是连客套一两句都懒。梁健想,还真是高冷的美女。一边想着,一边站起来,忽然,一只手啪地一声就重重地拍在了他的胳膊上。梁健惊呆了,抬头怔愣地看着眼前这个美女,只见她还是那副波澜不惊地冰冷表情,淡淡开口:“我只是想证明给你看,一个巴掌也是拍得响的。”

说罢,她掉头就走。

梁健站在原地,哭笑不得。最近怎么竟遇上些有意思的女人

叶小茜走后,明德也从现场回来了,到他这边来做汇报。听他将了解到的事情始末汇报了一遍后,梁健才清楚,看来这件事,还真是娄山村那些人硬是要一个巴掌拍响的事啊梁健不由得又想起不久前叶小茜那一掌,又是一阵哭笑不得。

明德对梁健说:“现在关键的问题是,娄山村有个人伤得比较严重,他们村里面的人现在闹着非要娄山煤矿赔钱道歉,我已经把那几个闹得最厉害的都带回来了,暂时安排在总局这边。”

梁健问明德:“那娄山煤矿那边,伤情怎么样”

“一点轻伤,问题不大。这件事情,明显是娄山村的问题,娄山煤矿那边未必肯赔钱。”明德一脸愁容。

梁健对他说:“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你先把娄山村的人都送回去吧,让他们待在总局,回头再出点事,又是一身臊。”对于娄山村的人,清楚了来龙去脉的梁健,还真是有些怕到时候这些人疯狂起来,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可,明德当即就苦了脸:“他们不肯走。当时是他们拦着我们非不让我们走,才没办法带他们回总局的。”

梁健听了,不由无奈。见明德也是一脸疲惫,不忍再出言责备,便说:“你先回去吧。我想想办法。”

等他走后,梁健联系了许单。许单还在医院,梁健问了问伤员情况后,对许单说道:“娄山煤矿那边,我已经在沟通了,医疗费的问题不大,但想要更多的话,就比较困难了。今天这件事情,我已经了解过了,你们占主要责任,现在还有几个村民在总局闹,你去劝劝,把他们带回去吧。”

许单到底也是个明白事理的人,听了梁健的话,沉默了片刻后,表态:“等我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好,我就去总局。”

梁健有些不放心,便又告诫道:“你回去之后,好好跟村里的人沟通一下。这样闹,除了劳命伤财,对大家都没好处,甚至会把事情闹得更僵。难道这么些年,你们还没看明白”

“我知道了,我会劝他们的。”许单匆匆挂了电话。梁健心里却不是那么放心。

被这件事这么一闹,去省里的计划就泡汤了,接下去两天都有比较重要的事情,只好暂时搁置。

夜里,梁健在外面吃过晚饭,原本打算回太和宾馆,走到半路后,心血来潮,便让小五改道,去了娄山煤矿不到的那个三岔路口。

路口没有路灯,因为修路的关系,这里的乱石成堆,一半高一半低,比以前更不成样子。梁健站在黑暗中,站了有一个小时。

小五站在后面,一声不响地陪着他。

梁健在想,这条路,到底该不该修

第一天他来上任,娄山村的名字就烙印在他的脑海里。如今他到太和也有两个月了,这个夏季都快过去了。

而太和市的问题,从娄山村和娄山煤矿的问题,升级到,整个煤矿产业的问题。梁健不是知难而退的人,他决心修这条路,便是做好了被打击,被拦阻的准备,甚至做好了,随时被摘帽子的准备。

可他没想到,这条路第一步才迈出去,就出了事情,实在有些出师不利。

娄山村的这条路,他当时想修,是想缓解政府和娄山村之间的关系,最不济,也要疏散一下娄山村村民心里的那股子怨气,让他们重新对政府燃起一些信心。虽然当时,按照梁健和胡东来之间的约定,明面上路是由娄山煤矿百分百出资的。而实际上,也是如此。但只要路修好了,有了这第一步,这第二步,第三步,第四五六步,就总是会简单一些。

梁健想了好多,那会坐在车上看着窗外阑珊灯火时忽然涌现出的那一丝犹豫,终于在这黑暗中,逐渐磨去,只剩坚定。

既然箭已上弦,那为何不发

就像陈杰说的,不试试,不到最后,怎么就知道不会成功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