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另寻高人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47:56 字数:3338 阅读进度:1078/1780

娄山村和娄山煤矿的这次闹剧,以双方各退一步的结局,总算是勉强收场。可,娄山煤矿和娄山村之间的梁子,算是又多了一道。太和市政府既无能又喜官商结合的形象在娄山村村民心中的形象又深了几分,连带着梁健的脸也黑了两分。

不过,这件事情一出,梁健也暂时打消了试图缓和的想法。娄山村的人是有委屈,可这世上委屈的人多了去了,委屈不能成为他们肆意伤人,蛮不讲理的借口。梁健打算晾一晾这娄山村,正好这几天沈教授的考察也差不多结束了。陈杰已经回来,在办公室跟梁健唠叨了很久的老教授的敬业精神,感慨自己比老教授年轻了二十多岁,却都没有他这么好的体力。

梁健略微问了问这次考察的事情后,给陈杰放了一天假,让他休息一下。而他自己,则开始着手下一步的事情安排。

梁健让沈连清通知了叶海同志和刘韬同志,到他办公室集合。刘韬就在大楼里,自然是先到的。她到后,沈连清泡了杯茶就出去了,梁健从办公桌后抬头看她,忽然觉得今天的她有些不一样。这种不一样,具体也说不出来,只是一种感觉。许是梁健的目光太过于专注,刘韬坐在那里,感觉像是有火慢慢地烧上来,又烫又热,还有些恼。她终于鼓起勇气,抬眼狠狠地瞪了回去,冷声问:“梁书记,我脸上有花吗?”

声音虽冷,瞪得也很用力,可那张不算俏的脸却是绯红无比,如此一来,这话倒有些像是在娇嗔撒娇,竟也有几分娇媚的韵味。梁健自知是自己失礼,也来不及去品味她这一瞬间的娇媚,忙收了收目光,道:“叶海同志还没到,你先坐会等等,我把手上的事情处理下。”说罢,低头看文件,仿佛刚才灼灼盯着人家的不是他。刘韬心中恼恨,却也无可奈何。毕竟眼前之人是市委书记,总不能冲上去揪住他的衣领,要求他道歉吧?而且,他刚才看她时,其实心里并不是那么的反感,再仔细瞧他,他比自己还年轻几岁呢……刘韬没敢再往下想,心底恶狠狠地将自己骂了一顿后,又提醒自己,人家已经是有妇之夫了,连想想也是不道德的。

刘韬心里活动无比激烈的时候,梁健却撩拨了人家而不自知,埋头在工作里,无比专注。叶海来得比往常都要慢,刘韬坐在那里,有种如坐针毡般的难熬感。好不容易平定下来的心情,一抬头看到他,心底里又忍不住要掀起一些涟漪。正当她忍无可忍,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叶海终于到了。梁健也终于忙完了手上的事情。

三人坐了下来,有了叶海的加入,刘韬显得自如了许多。

梁健对二人说道:“沈教授的考察已经结束了,想必关于太和市的环境整治方案应该会很快出来。叶海,煤矿企业整改的方案怎么样了?”

叶海回答:“还有些细节,要斟酌一下。”

“要加快,我们要打他们个措手不及。沈教授在这边的事情,估计也瞒不了很久。一旦他们反应过来,等省里压下来,我们再想动就很难了。”梁健沉声说道。

叶海点头:“我争取明天就将方案拿出来。”

“今天下班前行不行?”梁健问。叶海有些犹豫,但最终顶不住梁健不容拒绝的目光点头应下。

见叶海应下,梁健起身,走到办公桌边,弯腰将放在桌角的两份文件拿了起来,然后转身走了回去。坐下前,他看了刘韬一眼,此刻的她已经恢复如常。

梁健将文件放到了茶几上,道:“今天把你们两个叫过来,是有一件事,要拜托你们去做。”

“您说。”叶海道,刘韬没做声,目光盯着梁健,等待下文。梁健点了下茶几上的文件,道:“这两份文件,你们一人一份,你们先看一下。”

刘韬先伸手拿了一份文件,叶海随后。两人几乎同时翻开来,同时皱眉,同时抬头不解地看向梁健。

“梁书记,我不明白,这里面的东西,似乎不是我们应该管的事情吧?”刘韬先声发问。

梁健微微一笑,道:“正因为不是,所以才要让你们两个来查。”

刘韬又低头看了一眼文件中的内容,眉头皱得更紧,神色愈发严肃,甚至沉重。叶海有些迟疑,眼神中闪烁了好几次,才终于开口问梁健:“梁书记,这些是哪里来的?”

“你别管是哪里来的,就告诉我,敢不敢查?”梁健看向他。叶海的性格,总是偏软一点。接触多了后,梁健也掌握了与他沟通的技巧,激将的语气总是容易达成目的一些。果不其然,叶海虽然犹豫,却沉默了下来,相当于是默认了。

可刘韬不一样,将文件一合,往桌上一放,一点也不顾忌梁健的市委书记身份,毫不给面子地说道:“之前的事情我同意参与,那是看在太和市百姓的份上,但这件事,你要做,我管不着,但我不会参与。你另寻高人吧!”

“在我看来,这座大楼里我能相信的高人就两个,一个是娄市长,他不方便插手这件事,也没这个时间,那么就只剩下刘副市长你了。”梁健笑道,对于刘韬的面无表情浑不介意。

被梁健夸做高人,刘韬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可嘴上依然没松口:“你说破天也没用,之前那件事已经是我的底线了。”

梁健道:“可是这件事,跟煤矿产业的改革一事是息息相关的。如果想要永绝后患,那么这是必然要走的一步棋。否则的话,即使我们今天做得再好,明天有人搞些小动作,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很有可能就功亏一篑,你想看到这样的结果吗?”

刘韬沉默。

“太和市的煤矿,不论大小,多多少少都有些政府背景,这一点,我们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要想煤矿产业改革一事顺利进行,我们就需要有与这些背景相抗衡的东西。这个就是。”梁健说着,手指在刘韬扔在茶几上的文件上点了点。

刘韬脸色不太好看,露出些挣扎,梁健也不多说,按照刘韬的性格,多说反而不益。她是个聪明的女人,煤矿改革一事背后的沟壑她也清楚,只要给她点时间,她会衡量出一个轻重出来,这也是为什么梁健当初那么肯定她会来找他一样。一个女人能爬到副市长的位置,却还带着满身的刺,足以证明,她必然还没有被这个现实给打倒。

没用很久,刘韬就咬了咬牙,开口道:“你应该很清楚,我和叶海一旦开始动手查的话,很有可能就不止是太和市,你想过后果吗?”

刘韬并没有明说,但在场三个人心里都清楚,叶海也盯着梁健,他心里也是有顾虑的。虽然他也清楚,煤矿改革一事,要想成事,这是必然要走的一步。

“当然想过。”梁健回答:“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简单四个字,让刘韬语塞。梁健看着她,笑了笑,道:“我第一天来这里上任的时候,就被娄山村的村民在高速上给赶下了车。你知道,后来,我坐上

闫部长的车后,闫部长问了我什么吗?”

“什么?”刘韬下意识地接话。

梁健笑了笑,将当时闫部长问的那个问题重复了一遍:“一个城市的发展,什么最重要?”说完,他问刘韬:“你说什么最重要?”

刘韬张嘴就想说话,但话到嘴边,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停了下来,皱着眉头,想了会儿,才回答梁健:“人。”

梁健没对她的回答做任何评价,又转向叶海,问他:“你觉得什么最重要?”

叶海很快回答:“我觉得这个要看实际情况吧。”

“那你觉得,以太和市为例,什么最重要?”梁健似乎不想让叶海蒙混过关。叶海皱了皱眉头,用不太确定的语气回答:“稳定吧。太和市目前整个民心动荡,十分不利于整体的发展。”

叶海的回答,不算错。但不够深入。而刘韬的回答,是让梁健满意的。城市是由人组成的,社会的根基就在于人。如果一个城市的发展,不以百姓的需求和意愿作为基准,那么这样的发展到最后必然是会失败,或者畸形,犹如当下的太和市。

梁健问刘韬:“现在你明白了吗?”

刘韬回答:“我明白但不代表我就愿意。”

梁健笑了笑,说:“我相信你还是会和上次一样,最终同意的。说句不怕别人说冠冕堂皇的话,我相信你的心里还是装着太和市的老百姓的。”

刘韬先是愣了愣,而后讽笑了一下,含着点苦涩:“我有什么本事能装着太和市的老百姓,我自己也不过是个老百姓。行了,文件我拿着,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你说。”梁健毫不犹豫。

刘韬欲言又止,看了看叶海。叶海也识趣,立即站了起来,表示有事先走。等他走后,刘韬说到:“我奶奶,你也见到过。老年痴呆,已经十分严重。我这辈子唯一放心不下的,就她一个人了,但西陵省的好几个养老院都不肯收。你也知道,这份文件的东西,一旦开始查,那么祸福都是旦夕之间的。江中省宁州那边有个养老院,十分擅长照顾老年痴呆症的患者。我打算把她送过去。我听说您的家人也在宁州,如果到时候我有个什么意外,能不能到时候麻烦你的家人帮忙照顾一下。也不用做什么,时常过去看看,关照一下,就可以了。钱的方面,我会一次交足。”

本书来自 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