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舌灿莲花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49:18 字数:3280 阅读进度:1107/1780

梁健收起笑意,指了指天,问眼前这些人:“你们觉得今天天气好吗?”

有人沉默,有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有人不忍心就这样被梁健掌控了主动,想要夺回来,于是躲在后面,大声喊:“你把煤矿关了,我们吃什么,喝什么,拿什么养一家老小,拿什么供孩子读书。

梁健招手,沈连清立即走上前来,梁健问他要过一份他昨天下发的文件,找到其中有关员工遣散相关的内容读了起来:“凡是需关闭的煤矿,其企业内所有员工,无论工作年限多长,一律发放三个月的工资作为遣散费。”梁健读完,看向眼前这些人,接着说道:“现在这里大多数人,应该都是最基层的挖煤工人。我了解过,一个挖煤工人,一个月不休息的话,最低有五六千左右。那三个月的遣散费,就有一万五左右。一万五可以维持一个三口之家的起码三个月的基本开支。也就是你们有三个月的时间,可以找一份新工作。”

在场有很多人,都被一万五这个数字给弄懵了。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个消息,他们只是被煽动来的,他们只被灌输了一个观念,一旦煤矿关闭,那么他们不仅没了工作,就连之前煤老板欠着他们的钱都要拿不到了。他们岂能不急。

可是,梁健说得却不一样。到底谁说的是真的?

有人在下面喊:“你现在当然说得好听,可回过头就不是这样了。大家不要信他的。这些当官的,什么都不会,就会一张嘴!”

梁健听得出,这声音就是之前那个声音。

有人又听了这声音,立即附和起来。梁健回答:“无论你们相不相信我,我还是那句话,煤矿肯定是要关的。”

“打他!他这是要逼死我们啊!”有人就是想要天下大乱。有人被他煽动着,想要冲上前来,被警察死死拦住。

梁健坐在音响上,纹丝不动,面不改色。

“你们多久没抬头看过天了?”

梁健问。

没人回答,只有喧闹和一张张凶狠的脸。

梁健又问:“你们知道,现在太和市的医院里,每天有多少小孩子,因为哮喘,肺病而住院吗?”

有人的动作慢了下来……

“你们知道,有多少婴儿,甚至都没机会来到这个世界,看一眼这个世界,就不得不被放弃吗?”

“你们知道,现在每天医院里,有多少人是因为呼吸道疾病而排队等医生吗?”

梁健停了停,看着有一般人已经停下动作的人群,笑了一下,又问:“你们知道这些都是为什么吗?”

没人回答。

梁健也没指望他们回答。梁健又随手指了一个站在最前面,刚才也是他冲得最猛,现在还整个人压在警察的防暴盾牌上的男人,问他:“你的肺肯定不好吧?”

“我的肺好不好,关你屁事!”男人回得毫不客气。

梁健笑了一下,回答:“跟我的屁肯定是没关系的。”

大家哄笑了起来。男人的脸红了起来,扯着脖子,朝梁健发狠:“你别耍嘴皮子,你今天要是敢关煤矿,老子就跟你拼命!”

梁健又道:“你的命就这么不值钱?我的命可是很值钱的,起码在我老婆孩子眼里,那是什么都不愿意换的。我可舍不得跟你拼!”

男子被噎住,梁健抓着这一空隙,立即说道:“其实刚才我的几个问题,你们大家都知道答案。现在,到处都在说霾,都在说保护环境。你们知道去年太和市的环境质量,在全国排在第几吗?”

有人问了一句:“第几?”

“差一点就做了第一。”梁健回答。

有人的神色严峻起来。

手里的话筒要比寻常的重一点,才拿了一会,手腕就有些酸,梁健换了个手,继续说:“说实话,要是能不关煤矿,我也不想关。你们知道gdp这个词吗?”

有人回答:“知道。”

梁健看向那个人,笑着说道:“看来这位兄弟,应该是经常看新闻。”

说话的人,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气氛,似乎在慢慢缓和下来。后面某些人看着这局势,渐渐着急起来。

“我就不解释gdp是什么了,简单点来说,这些煤矿开着,太和市的gdp就高。太和市的gdp高了,我这市委书记的面子上也好看,回头去省里跟领导汇报,也有底气。领导一高兴,说不定就给我升职加薪了。你们说,我为什么要跟升职加薪过不去?”梁健说道。

有人立即就搭上腔:“那你现在要关煤矿,肯定也是有好处的喽!不然,没好处,你干嘛要做!”

梁健笑答:“我当然是想要有好处!”说着,梁健抬手指了指自己,道:“我想对我自己好一点,我到这里这么久,什么鼻炎,咽炎,就没停过,药也没停过。我觉得,我要是再不做点什么,挺对不起我自己的,也对不起我的家人,我的爸妈!有一句古话,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叫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赚钱的方式有很多种,但为什么我们就一定要选择这样一种虐待自己的方式呢?”

“那是因为你不缺钱,你一个吃皇粮的,哪里知道我们这些只能卖体力的苦处!”有人喊。

梁健回答:“我是没干过重体力活,确实也不太清楚卖体力的苦楚。但我知道一件事,如果再这样下去,我们的下一代,恐怕连卖体力的机会都没有!你想想,一个有哮喘的人,能奢望他去做体力活?一个肺不好的人,能干体力活?”

众人沉默。

梁健看着他们,忽然觉得这一幕就好像古时僧人之间的辩经。想着,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这头上前段时间剃的头发,似乎没长,还是挺短的。

再看向这些人,梁健心里,更平和了一些。

他咳了一声,在外面待了这么点时间,喉咙里就已经不太舒服,像是有痰糊住了一样。可见,这空气质量是有多差。

连着吞了两口口水,等喉咙舒服一点,梁健才又开口说道:“我知道,煤矿一下子关了,你们心里挺慌。担心老板不给钱,担心找不到下一份工作,担心下一份工作收入没这一份好。但是,煤矿就算今天我不关,下一个人来坐这市委书记的位置,也还是要关的。你们总还是要面对这些问题的。大道理呢,我今天也不跟你们讲,虚的呢,我也不说,多的,我也不给你们保证。我就保证两件事,第一件,工资和遣散费我一定让企业给你们。第二件,现在政府没钱,只要有钱,我一定会想办法给你们一些补偿,具体多少,到时候看情况,你们看行不行?”

大家面面相觑,已有松动,窃窃私语间,都有认可。眼见着,这事情,说不定就要被梁健这么舌灿莲花的一顿说之后给化解了。可,就在这时,最左边,忽然一个人撞在了一个防暴警察的身上,然后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有鲜红色从他捂着的指缝间渗出来。

梁健一看,心里顿知不好。刚要喊话,控制场面,有人抢了先。

“不好了,警察打人啦!”

那个被装的警察,一脸的懵逼,等他反应过来,一个个充满了仇恨的拳头已经到了眼前。只是几秒时间,场面就失去了控制,乱成了一锅粥。梁健被小五带到了后面,避开了扭打在一起的众人。

明德在一边急得满头大汗,梁健走过去,拉住他,吩咐:“外面还有人吗?立即叫他们把这些人都包围起来,一个都不准放走。”

明德愣住。

“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布置!”

明德回过神,忙去安排。梁健冷眼瞧着这些防暴警察,都还算好,一个个都克制着,连警棍都没掏出来。

等明德回来,告诉梁健已经布置好了的时候,已经有警察开始忍不住准备要掏警棍了,梁健瞅准了时机,让明德掏了枪,鸣枪示警。枪声一响,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刚才谁是第一个被警察打的?站出来!”梁健看着他们,拿着话筒问。

没人站出来。

跟娄山村的村民打了数次交道后,梁健早就得出一个道理,对付这些人,太软弱,是没用的。

这个世上,是有真冤屈,可也有不明真相的跟风闹事,更有心怀鬼胎的煽风点火,唯恐天下太平。

“不敢站出来?怎么,怕我拆穿你?”梁健冷笑着。不明真相的他们,面面相觑。

忽然,人群中有个地方动了起来,梁健身高的优势,看到了那个人正试图往后挤,准备逃走。

你能逃得掉?

梁健冷冷瞧着,等着。

不多时,这个人就被一个便衣扭着手上了手铐,送到了前面。有人被抓了,顿时这里又乱了起来,大家都想跑。

梁健喊:“你们慌什么,放心,我不抓你们!”

大家将信将疑,盯着梁健。

梁健示意便衣将这个人转过身来,朝着大家。然后说道:“你们仔细看看他,看看他有没有受伤。”

大家都将目光投向了他。这个人脸上,除了一些不太像是血的粘稠液体之外,似乎并没有伤口。

梁健上前去抹了一把,嗅了嗅,又往前走了几步,将手指递到了这个人的面前,道:“你闻闻。”

这人迟疑了一下,低头闻了闻,道:“不像是血。”

“是番茄酱!”梁健说道。

本书来自 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