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口无遮拦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49:23 字数:3458 阅读进度:1108/1780

这些人也都不傻,电视剧没少看的他们,自然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有人尴尬,有人难为情,有人还在为刚才不小心被警察碰了几下还在疼的地方生气,想着,就算是误会,也不能这么算了,不然岂不是白挨打了。

梁健清楚这些人的想法,他看了看时间,这么一耽搁,也快九点了,就道:“这样吧,今天呢,你们也别急着回家了,来都来了,就去里面坐坐,走走看看。就当是来市政府旅游了一趟,待会呢,我找两个护士,给你们检查一下,看刚才有没有受伤。有受伤的,治,没受伤的,就喝杯茶休息休息,等中午吃过饭再回去。”

“你请我们吃中午饭啊?我们自己可没钱!”有人后面起哄。梁健笑道:“对,我请!这样行了吧?”

“中!”有人学着电视里某个小品演员,笑着喊了一句,顿时,大家都笑了起来。

有人忍不住走上来,在梁健耳边轻声提醒梁健:“梁书记,让这么多人一下子进去,万一出点什么事,可就不好了。”

梁健一边招手让沈连清和明德过来安排这些人进门,一边关了话筒,和刚才说话的广豫元走到了一边,才接他刚才的话:“你看看,周围多少看热闹的?这么多的人,拥在市政府门口,丢的是市政府的脸。”

广豫元瞧了一眼那个还被便衣控制着煽动者,压低声音说道:“但是,万一故意闹事的不止有一个人呢?”

梁健转头看着那群跟着明德他们往里面走的百姓,再看看还有一些在原地犹豫着不知该走还该跟进去的人,笑了笑,道:“他们不敢进去的。”

广豫元对于梁健的这种自信,有些不喜地皱了皱眉头。在他看来,梁健的这个决定做得太冒险,这是将大楼里数百工作人员都置身在了危险之中。可是,他同时也不得不承认,在刚才那样的场景下,梁健的表现很棒,处理得也很好。所以,他虽然不喜,最终还是没有再反对。

等人走得差不多了的时候,梁健和广豫元几人也往里面走去,两个便衣押着刚才那个闹事的跟在后面。

穿过花园,来到大楼前。刚才进来的百姓都已经让沈连清和明德安排在二楼的一个大型会议室中。沈连清在上面安排茶水等事宜,明德则是跑下来跟梁健汇报。

等他汇报完,梁健就将那个闹事者交到了他的手中,让他自行发挥。

那个闹事者显然不是什么忠诚之士,被明德关到办公室中没超过十分钟,就招了。明德来告诉梁健,他们这次一共来了五个人。但除了他一个,其余四个都没进来。这五个人,都是梁健要关闭的一个中型煤企的总经理请的。

听明德说完,梁健朝明德说道:“接下去该怎么做,你知道吧?”

明德点头后,准备走。梁健又叫住他:“找到人后,好好问一问,这件事,这些煤企老板没那么大胆子做,背后肯定还有人指点。”

明德看了梁健一眼,迟疑了一下,没说什么,点头应下后,就出去了。等他走,梁健刚准备坐下来,门就笃笃地响了起来。

“进来。”梁健喊。

进来的是广豫元。

梁健看到是他,便让他过来沙发坐。广豫元站在门口没动,手握着门把手,对梁健说道:“刚才徐部长给我打电话了,刚才的事情,省里已经知道了。有人拍了视频,传到了省里。”

梁健一听,当即明白,这么快的速度,必然是有人准备好了。不过,也不足为奇,既然这是一场排演好的戏,那么必然会有观众。梁健比较在意的是,省里现在是什么反应。当即,就问广豫元:“徐部长怎么说?”

广豫元回答:“徐部长没说什么,不过听说有些人很不高兴,恐怕会让你去省里一趟。”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才接着说:“这个时候让你去省里,恐怕这件事又得有所变化。”

梁健皱眉沉思,广豫元说得不错。这个时候,如果他去了省里,只要有些人稍微使些手段,让他在省里留上一留,那这件事,再出变故也不是不可能。

梁健想了一会,抬头问广豫元:“关矿的事情,进行得怎么样了?”

广豫元回答:“目前只有一半企业表面上配合,还有一半企业,根本不理会我们。”梁健听后,眯起眼睛,抿着嘴心里转着心思,一会儿后,心一狠,就对广豫元说道:“你跟电力局那边联系一下,凡是不配合的,都立即停电。然后,让明德去接管封矿,如果有不配合的,一律先行逮捕拘留。”

广豫元脸色变了变,惊讶地看着梁健,问:“这不符合程序吧?”

梁健朝他露齿一笑,道:“非常时期非常手段。这时候,要是不狠一点,那很可能就没机会了!”

广豫元盯着梁健看了一会,忽然说道:“看来疯子梁健这个称号,并不虚传啊!”他说完就出去了。梁健却愣在那里好一会:疯子梁健?这什么称号?

这绰号,梁健从未听到过,也不知从哪里传出来的。梁健歪了歪脑袋,自问:“我疯吗?”

他想了一下,忽然笑了起来,或许,还真有点疯。但这年头,不疯魔,何以斗得过那些成了精的老狐狸。

离着市政府很远的一处公馆的后花园中,几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正聚在一处,看着手机上的视频,一个个笑得十分开心。

视频放完,其中一人随口问道:“这视频处理过,不会让人看出来吧?”

刚才拿着手机放视频的一听就说道:“你放心,处没处理过根本不要紧的,要紧的是,确实有人不满意梁健关矿然后上访把市政府围了,还打起来了。”

刚才说话的人,没了话。过了一会,又有人问:“今天那胡胖子怎么没来,他不是最喜欢凑热闹的嘛?”

“他为什么不来,你不清楚?”另一人搭腔,一脸的不屑和嫌弃,说完,还呸了一声,道:“一提起这死胖子就生气,当时要不是他抢了娄山那块地方,今天哪里轮得到他威风!”

拿手机的那位瞧了一眼说这话的,笑了一声,道:“行了,老李,你也别不服气。当年,就凭你,还真不一定能拿下那块地。这胡胖子,别看他这么个人,要没点实力,这么多年那娄山村的这么个闹法,还能这么坚定,要换了你,还真不一定行!”

“那还不是老狐狸那里钱送得多,要是没老狐狸帮他撑腰,娄山村的人这么个闹法,十个胡胖子也未必撑得住!”老李嘴硬地喊着。

在场的人听他将话讲得这么穿,都有些紧张。拿手机的瞧了瞧四周,见没服务员在周围,才松了口气,回过头来立即瞪了这老李一眼,道:“老李,别嘴上没个把门的!这话是能随便说的,要是被捅了出去,你我都没好果子吃!”

老李去不以为意,颇不在乎地说道:“怕什么。这西陵省,还不是那老狐狸一手遮天,他的事,谁敢插手!去年,反贪腐,打老虎的口号喊得那么响,不也照样是雷声大雨点小,抓了几个虾兵蟹将就了事了,听说,那帮人走的时候,还和那老狐狸一起吃了顿饭呢!”

看他一脸地肆无忌惮,其余人慌张得不行,一些人站起身就要走,直呼老李此人没劲,拿手机的却还有事要和这些人商量,只好又一个个拉住他们别走。好不容易将这些人劝住,老李却又要张口。拿手机的一看,立即打断了他:“行了,老李,我求求你,你就闭嘴吧!你这张嘴,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早晚有一天,你要栽在你这张嘴上。”

老李张嘴就要说话,旁边的人抬手就拿起桌上的一个果子,塞到了他嘴里,口中嫌恶地道:“赶紧堵住你的嘴,别再口无遮拦地,到时候害了我们一群人!”

老李愤怒地瞪向他,刚要发火,拿手机的立马周旋:“行了,今天我把你们叫过来,是有事要跟你们商量的。”

一听有正事,老李只好压下了心底的那些不服气。

“现在有几个小矿已经关了,那几个矿,就这么荒了,也挺可惜的,我考虑着,要不我们几个摊一摊,把这几个矿分了?”拿手机的说完,扫了一圈众人,见各自都认真考虑起来,心里有些松气。

等了一会,还没人说话,他就问:“你们觉得怎么样?”

话音落下,有人抚着下巴,问他:“这些矿有好也有差,怎么个分法?”

“当然是,各凭实力!”拿手机的回答。

老李插进话来:“你仔细说说,怎么个各凭实力的分法?总不可能把这些矿拿来竞拍吧?这样的话,吃亏的,可就是我们了。”

拿手机的微微一笑,道:“当然不是。我已经跟其中几个老总联系过了,我的意见是这样,凡是你们看中哪个矿,就自己去跟他们的老总沟通,只要老总同意,签下合同,那这矿就是你的了。”

“那万一我们都看中了同一个矿呢?”老李又问。

“那自然就看谁能先让这老总在合同签字了!”拿手机的笑。

这时,有一人皱着眉头,出了声:“你们是不是都忘了一件事,这些矿,都已经被关了,要想重新再开,都需要把程序再走一遍,政府那边能同意?”

“这一点,不用担心,到时候自然会有人帮忙操作。”拿手机的笑得胸有成竹。

老李狐疑地看着他,问:“谁这么好心?不会是那胡胖子吧?”

拿手机的笑而不语。老李一见,手掌一拍桌子,就噌地站了起来,吼道:“这胡胖子这么精明的人,如果有这么好的事情,他为什么不自己去收这些矿,还会把这肉让给我们!我看他,肯定憋着坏!得,这事我不参与了!你们自己玩吧。”

说完,老李拔腿就走!

本书来自 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