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明天抢人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49:55 字数:3154 阅读进度:1124/1780

要打,打不过。按照张天这姿态,一旦开打,梁健他们有个什么‘意外’,完全不用惊讶,甚至,很可能走不出这里。

要不打,想从张天这里要走绿萼,那是不可能的。带不走绿萼,面对倪秀云,梁健心里或多或少都是有所愧疚的。

正在梁健纠结的时候,梁健手里的电话响了。

梁健看了一眼接了起来,电话那头传来姚松的声音:“梁哥,我查了。张天应该是个假名,不过,那个卿堂居,倒是查出了一点。”

梁健看了一眼张天,问:“你说。”

“卿堂居的老板,是个叫张天一的人,可能就是你说的那个张天。这个张天一,以前坐过牢,至于为什么坐牢,相关信息查不到,被限制了。我的权限不够。不过,这个人背景不简单。”

梁健听完,就说道:“我知道了,谢谢。”

电话那头立即追问:“梁哥,你没事吧?”

“先这样,回头再跟你说。”梁健挂了电话后,看向张天,道:“今天是我们太过唐突,打扰张哥了,不好意思。”

说罢,梁健抱起不肯走的倪秀云,扭头就走。倪秀云在梁健怀里,紧紧抓着梁健的衬衫领子,埋着头,不吵不闹,可梁健感受得到,她在抖,抖得很厉害。

快要走到那转道口的时候,忽然听得后面有一小姑娘的声音喊:“倪姐姐,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我!”

怀里的倪秀云再也忍不住,哇地一声,嚎啕大哭。

梁健终于将倪秀云抱出了卿堂居,走远一点后,才将她放了下来,扶她坐在木椅上。她已经收了声音,可还在啜泣,肩膀一抖一抖。

梁健叹了一声,跟她道歉:“对不起。”

倪秀云不说话。良久,她抬手擦干眼泪,抬头看向远处,嘶哑着声音说道:“其实,绿萼是不是我亲妹妹,我也不知道。但我希望她是,我也希望能带她离开这里。你不知道,这张天是个魔鬼,绿萼今天就要被送到……”倪秀云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眼神闪了一下后,叹道:“算了,事已至此,说再多也没用。你们先走吧,我想一个人待会。”

梁健看出,倪秀云是有话瞒着她。他犹豫了一下,在她旁边坐了下来,缓缓说道:“我刚才拜托我的一个朋友查了一下这个张天,他原名是不是叫张天一?”

倪秀云诧异地看向梁健,道:“不是很清楚,你是什么时候查的?”

梁健笑了笑,没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继续问到:“他是不是坐过牢?”

倪秀云眼里的诧异更多了一点,点头回答:“他好像是坐过。”说完,趁着梁健沉吟的时机,她想起之前卿堂居里,张天看到梁健就认出来的情形,心里忽然又多了些歉疚和担忧。她悄悄看了梁健一眼,心里有些许复杂的情绪,轻轻缓缓的淌过。

哎——倪秀云在心底里轻叹了一声,只可惜相见太晚,自己韶华已逝,而对面的他也已名草有主,今生只能是有缘相识无缘相守了。

被这份落寞一染,倪秀云心里的歉疚就更多了一点。她本以为张天不认识梁健,所以想让梁健来抢人。到时候梁健抢了人跑了,只要她不说,张天也是没办法。另外,以她对张天的了解,绿萼就算再乖巧,再讨喜,在张天眼里也不过是个玩物,是个花瓶,抢走也不过是抢走了,只要让他出了这口气就行。所以,她今天本已做了牺牲的心理准备,奈何上天竟然没给他这个机会。更没想到的是,张天竟然一下子就认出了梁健,以倪秀云对张天的理解,虽然今天绿萼没抢成,但张天对梁健肯定是怀恨在心了。以他瑕疵必报的性格,梁健今后的路,只怕是更难走了。

在倪秀云看来,张天是比罗贯中更加难缠的人。

罗贯中有权势,但到底是官面上的人物,行事总还是要顾忌三分,但张天不同。所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张天不是小鬼,却也不是阎王,他是那索命的牛头马面。凡是被他惦记上的人,最终都是没有好下场的。

倪秀云越想,心里就越是过意不去,忍不住低头跟梁健道歉:“对不起。今天张天认出了你,他不是轻易善罢甘休的人,你小心点。”

梁健朝她笑了笑,道:“我也不是轻易善罢甘休的人,你应该也跟张天说一声,让他也小心一点。”

倪秀云被他这么一逗,噗嗤一声破涕为笑。抬手,粉拳带着几分娇羞的娇嗔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捶了一下后,压低了声音说道:“我是认真的。这张天你可能不清楚,这人不可小觑。罗贯中在他面前,都客气得很。”

听到罗贯中的名字,梁健一下子就来了兴趣,忙追问:“他跟罗贯中很熟?”

倪秀云犹豫了一下,压低声音,说道:“有些来往,我听说,罗贯中曾经给他送过钱。”

这可是大料,梁健立即精神起来,同时心里也充满了好奇。能让罗贯中送钱的人,何止是不可小觑。梁健继续追问:“知道为什么罗贯中会给他送钱吗?“

倪秀云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周围,确认没人后,略微松了口气,然后才回答:“不清楚,这件事我也是听说的。具体真假不好说。不过,这张天有本事是真的,据说,上面有好几个省部级都跟他多多少少有点关系。说起来,这绿萼……”倪秀云说到这里,又犹豫起来。

“没事,你想说就说。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梁健说道。倪秀云之前告诉他,绿萼是不是她亲妹妹还不知晓。可今天看倪秀云对绿萼的态度,在心底里倪秀云恐怕早已是将绿萼视作亲妹妹的。

倪秀云犹豫了一会,道:“说不说,你也都已经被张天盯上了。也罢,先是罗贯中,现在又是张天,你也是虱子多了不怕痒。像绿萼这样的小姑娘,其实在卿堂居,不止一个,而是很多个。她们都是很小就被卿堂居从各个地方搜集来的,有些是从人贩子手里买来的,有些是从孤儿院,还有些是被父母抛弃的。卿堂居将她们养在一个地方,有专门的人负责教育,等到十二岁左右,就开始进入卿堂居的各个门店,跟着主事的负责人,但只看不能说。大约两年后,这些姑娘就会被送给一些大富大贵的人。”说到这里,倪秀云笑了起来,只是凄凉,她看着梁健,道:“我以前看着电视里那些喜欢女的故事,都以为是假的,感觉很遥远。可没想到,这辈子,这一切竟然会有机会发生在眼前。而且,这个很可能是我亲妹妹的孩子,也被拉进了这样的命运,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说到此处,刚止住没多久的泪水又哗地流了下来,一瞬间,泣不成声。

梁健只好将她搂入怀中,轻抚安慰。她伏在肩上,许久,才平息下来。等冷静后,发现自己如此小鸟依人般依靠在梁健怀里,没想到风流场上混了这么久的她,也是红了脸,忙不好意思地坐直了身体,保持了距离。

梁健心里想着的都是刚才倪秀云说的事情。有一句俗语叫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个世界上那么多人,变态的人有一些也正常。可,在这支队伍中,出现这样的禽兽,甚至连禽兽都不如的东西,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无视的。

梁健没注意到倪秀云的那一丝娇态,见她平静下来后,立即问道:“你之前说绿萼明天就要被送走,是要被送人的意思吗?”

倪秀云脸上的那一丝娇羞瞬间烟消云散,眼底又黯淡了下来。她低头,满脸愧疚:“是的。具体是谁不清楚,不过,是上面的人。我没本事,救不了她。”

梁健皱着眉头,沉吟着,半响,问她:“明天什么时间,你知道吗?”

倪秀云愣了一下,问:“什么什么时间?”

“送绿萼走的时间。”梁健说道。

倪秀云怔了一下后,立即意识到了一些什么,皱眉问梁健:“你想做什么?”

梁健道:“既然在卿堂居抢不了人,那就在路上试试。今天不清楚状况没准备,明天好好准备一下,还是能搏一下的。”

倪秀云惊讶地看着梁健,半响才回过神,道:“你真的打算路上抢人?你是开玩笑的吧?”

梁健道:“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吗?”

倪秀云端详着梁健,片刻,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又重复问:“你真的打算抢人?”

梁健点头:“是的。既然我答应帮你,总是要帮到底。不然,也对不起你帮了我那么多次。”

“可是,这张天……”倪秀云的话想说,张天不是好惹的。梁健却抬手,一根手指轻轻按在了她的唇上,说来,这也是情急的举动。不远处,有人正往这走来,一看到梁健他们三人的身影,脚下的步子,已经快了起来。

小五走近,低声提醒:“哥,好像不太对。”

梁健也觉出了不对,一听这话,拉起倪秀云就跑。

本书来自 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