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烫手山芋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49:56 字数:3239 阅读进度:1127/1780

倪秀云虽然是个女人,但性格也不是优柔寡断的人,甚至,相比较于很多男的,她更懂得取舍,也更果断。这个决定虽然很难,但摆在倪秀云面前的,是别无退路。

录音的时候,梁健被倪秀云婉转地要求待在书房外面,梁健虽然对倪秀云能翻出张天多少黑料有些好奇,但也能猜到一些倪秀云的心思,因此也不勉强。

倪秀云在书房里待了很久,足有一个小时。出来时,眼睛红肿,明显是哭过。梁健走上前,想关切一下,她偏过头,避开了梁健的视线。梁健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我知道的,都已经录下来了。”倪秀云伸手将录音笔递到梁健面前,梁健接过,可倪秀云始终不看梁健。

“我有点累了,先回房休息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倪秀云说完就走。梁健终究还是没有上前去安慰,一,小五在这,二,项瑾还在心里。

拿了录音笔后,梁健回房间,小五已经在靠着打盹了。梁健在床边坐了下来,看着手里的录音笔,有些犹豫。

一会儿后,小五睁开眼看到他坐那盯着一支录音笔发呆,犹豫了一下,问:“已经录好了吗?”

梁健回过神,点点头。

“你先休息,我去把这份录音处理一下,明天我们照计划行动。”梁健说着,就站起身,往外走。小五看着他的背影,眼里多了些忧虑。

他想不太明白,为什么梁健要做这件事。在他看来,明天这件事,成功率太低,甚至,一不小心就会把自己也栽进去。小五跟在梁健身边这么几年,虽然对政治上的事情,不在行,也从不插手,但总是跟在旁边,耳濡目染地,总是会知道一些,了解一些。何况,梁健也从不避讳他,加上他本身也不是笨的人,对太和市的局势,他还是能清楚一些的。在他看来,太和市虽然如今处境艰难,但梁健那一手关闭煤企做得十分漂亮,和罗贯中的这盘棋,他算是占了个先手。而且,有刁一民和徐京华,还有一个霍家驹在背后或明或暗地支持着,梁健完全不需要去冒这样的险,去搏这一把。

张天有料又如何,那得有这个机会才行啊!小五是军伍出身,他跟在老唐身边时,每次任务,每次行动,他必然奉行,无把握不出手。所以,他很少有失手的时候。明天的行动,一来人手不足,二来人生地不熟,三来,就算救下了绿萼,这后面也必然是会有无穷的麻烦。梁健和倪秀云都是明面上的人,可这张天不同,这样的人物,暗地里有着数不清的招,就算不一下弄死你,也能烦死你,耗死你,拖死你。

所以,在小五看来,梁健在这件事情上做的决定,实在不明智。就算,倪秀云帮他很多,但今天在卿堂居,他们已经努力过了,也已经因为这个事情,惹上了一身骚,如果仅仅是还人情债,小五觉得,这些已经足够了。

可梁健,明显不这么觉得。因此,小五觉得忧虑。不仅忧虑明天的行动,而且忧虑梁健。

他不瞎,早就看出了倪秀云面对梁健时,那眼神的那点暧昧。

小五想起菲菲告诉他的,嫂子最近似乎身体不好,这心里便有些糟。对梁健,他从最初的陌生疏离,到后来熟悉欣赏,如今他也真的是把他当亲人一样,这口口声声的一句哥,不是仅仅喊喊而已。对项瑾,他这一声声的嫂子,可也都是发自肺腑的尊敬。可如果,梁健真的在倪秀云处马失前蹄,那他该怎么做?

小五叹了一声,看了眼时间,已经快一点了。时间已经不早,他晃了晃脑袋,将这些烦心的事情甩出脑外,然后赶紧躺下闭目休息,养精蓄锐好迎战明天的事情。

书房内,梁健根本不知道他走后,小五内心所经历的矛盾挣扎,他的心思都被眼前这个录音笔引着。

梁健打开电脑,接好数据线后,先将录音笔内的录音文件,拷到了电脑上,然后发给了姚松。文件发送后,他给姚松发了条短信,备注了一些事情。

做完这些,他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拿过录音笔,按下了开始键。

倪秀云的声音,轻轻地响起,有些嘶哑,像是已经哭过。可她的叙述,很平静,真的很平静,平静得让梁健惊讶。而更让梁健惊讶得是倪秀云所说的内容。

抛开录音中,倪秀云不得不提到的一些有关于自己的内容,单说张天。

不得不说,张天是个很有能力的人。就倪秀云所知,这西陵省政府内的那些大领导,估计有一半都和张天或多或少有些联系。其中,数罗贯中和西陵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丁忠辉这两人,在这些人当中与张天之间的联系最多,资金来往明细,倪秀云不清楚,但她在录音中有提到,曾经有一次,她曾亲耳听罗贯中提到,他曾经给张天汇了一千万。一千万,可不是小钱。哪怕是罗贯中这个级别,如果是清清白白,一辈子的工资收入都没有一千万。

而最让梁健感觉张天不简单的是,倪秀云在录音中有提到过刁一民的名字。关于刁一民和张天的联系,倪秀云只是一语带过,并说到过,两人只是一起吃过一次饭,其他的联系,她并未听到过,具体有没有不是很清楚。倪秀云也在录音中提到,据她的了解,刁一民和张天有来往的可能性不大。

但,梁健不这么想。以梁健对刁一民这个人的了解,像张天这样的人,如果对刁一民没什么用,这餐饭,刁一民根本不会去吃。可刁一民去了,那就说明,张天在刁一民的眼里是有价值的。既然有价值,又怎么可能会一餐饭后,就再无联系?

而对于梁健来说,如果刁一民和张天有关系,那么如果他想从张天下手,搅一搅这西陵省风云的想法,很可能会受到刁一民的阻拦。甚至,这个时候刁一民已经知道,他梁健和倪秀云一起,去卿堂居闹了那一场。

如果,梁健猜测的都是真的,刁一民真的和张天有关系,刁一民一旦知道今天的事情,难保他不会为了保护自己的秘密,先下手为强。

一瞬间,梁健就觉得压力从四面八方涌来,如今西陵省这局势,刁一民的态度对梁健至关重要。这场局,刚有了点起色,如果这个时候刁一民倒戈,那么对梁健来说,就算不是灭顶之灾,也是极大的不利。

关于刁一民的消息,真的是一个不太受欢迎的意外。梁健叹了一声,这原本该是砝码的录音笔,因为刁一民名字的出现,变得更像是一个烫手山芋了。

但这烫手山芋,已经到了手里,想甩,也恐怕也甩不掉了。

梁健皱起了眉头,既然甩不掉,再烫,他也得拿稳了。窗外,夜深沉如海。梁健站起身,走到窗边,推开窗,风扑面而来,入秋的风,已有了几许冷冽的凉意。梁健打了个寒颤,思绪却在瞬间清楚了许多。

既然已经甩不掉,那就让这烫手山芋再烫一点。只有够烫,其他人才会有所顾忌,生怕拿山芋的人,逼急了狗急跳墙,到时候胡乱一扔,烫到了自身。

明天,倪秀云这边要帮,但关于这录音的事情,也得好好查查。可是涉及到了刁一民这些人的层面,姚松出手,恐怕是收获不多的,而且也容易连累到他。梁健想了许久,终于还是决定,在这深夜,唐突地打扰一回自己的岳父大人。

梁健不是没想到,去找老唐。可是,自从上次老唐失联之后,最近一直都是保持单线联系,只能老唐找他们,他们都是找不到老唐的。所以,梁健只能选择自己的岳父大人。

如此深夜,接到梁健的电话,项部长很是惊讶。初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听到梁健解释说,项瑾没事,只是自己有些事找他后,有些不悦,但还是没挂电话,问:“什么事这么急?”

“我这里有份录音文件,里面的内容,和西陵省的省书记刁一民同志有些关系。”梁健话先说了一半,探探自己这岳父大人的意思。

项部长原先是上面纪委的一把手,如今虽然刚退下来,但刁一民这个名字还是很熟悉的。听到梁健说起他,他顿时清醒了不少。

沉吟了一下后,他问梁健:“关系大不大?”

梁健回答:“目前不清楚,要查过才知道。而且,这份录音文件不仅只是跟刁一民同志一个人有关系。”

项部长听梁健话这么一说,便明白了梁健的意思,道:“我已经退下来了。”

梁健难得在项部长面前,厚了脸皮,道:“但我知道,您的关系还在。”

项部长沉默了好一会,才叹了一声,道:“记住,我是看在项瑾面子上。”

“嗯。谢谢爸。”梁健赶忙说道。

“待会把文件发到我邮箱,我明天看。”项部长说着就要挂电话。

梁健又厚了一次脸皮,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时间上,最好是能快一点。”

“再饿,饭也总是一口一口吃。现在这个时间,人都睡觉了。行了,明天一早起来,我就看。就这样吧,你也早点休息。”项部长说完,不给梁健说话的机会,就啪地挂断了电话。

本书来自 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