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神秘大首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0:02 字数:3748 阅读进度:1130/1780

一路上,项部长一直未曾透露要带梁健去见的是谁,梁健也一直忍着没有问起。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项部长走在前面,背着手,走着方步,虽然悠闲,却依然抬头挺胸,姿态十足,这么多年了,他身上依然隐隐透着股军人的作风。两人走在这略为僻静的大街上,闲话家常,说说笑笑,字句虽不多,可也轻松,这竟有些不像是在北京的感觉,而身边的人也像只是个普通老人。可终究,这段路有尽头,项部长终究还是项部长,梁健终究还是梁健。

门口照样有警卫守着,不过梁健是需要通报的,项部长是刷脸的。顺利进门之后,项部长带着梁健径直穿过幽静的天井,前堂,直奔古朴的后院。

后院里,一位光着头,穿着合身服帖中山装的老人正在练字。见到他,或者说,见到那个光头之后,此人的身份便在梁健心里呼之欲出。这上面的大人物,除了一人之外,哪个是敢光着头出现在荧幕之上。猜出其身份之后,梁健便看了一眼走在他前面的项部长,此时,他带他来见这位首长的心思,也能猜出个几分了。

梁健略微低了头,跟着项部长走上前。差不多离着他大概有两三米远的地方,这大人物才抬头,看向项部长二人,将笔一放,绕过桌子,笑着迎过来:“老项,你来了,快过来,看看我这字写得怎么样?”

项部长快了两步走过去,一边看,一边笑道:“这字不错,比之前的有进步,不过,跟我的比,还是有差距。”

大人物哈哈笑了起来,道:“看你那得意的样子,上次让你占了赢了一次,你还真一直以为我比不过你了。”

项部长也笑了起来,两人哈哈了几声,然后转向了梁健。项部长介绍:“老赵啊,我跟你介绍一下,梁健,西陵省太和市的市委书记,早上我给你的那份资料,就是他给我的。”

“什么太和市市委书记,你就直说是你女婿不就是了。”大人物老赵瞪了项部长一眼,然后上前跟梁健握手。梁健有些受宠若惊,说实话,这上面的大人物,除了项部长之外,这老赵还是梁健头一个接触。

握过手之后,老赵将二人请到了屋中。刚开始,梁健还有些拘谨,但当开始说起正事的时候,许是因为精神的集中,顾不上拘谨了。

老赵问了一些关于那份录音资料的问题,第一个必然是问梁健这份资料的真实性。梁健虽然对倪秀云很信任,但在这件事情上,倪秀云本身就有一些难言之隐,这一点梁健是清楚的。再加上,面前的人,不是一般人,话说太满,万一不符实,这可不是他梁健一个人的事情,还会牵扯到项部长,所以梁健回答尽量保持了客观。但,录音中所暴露的事情,梁健个人角度,是认为起码有百分之八十是真的,否则也不会惊动项部长。对此,梁健也委婉的表述了一下自己的看法,并表示,此事牵涉甚大,自己不敢轻举妄动。

至于爆料人是谁,老赵也问了,梁健看了眼项部长,项部长靠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的,似乎对于两人的谈话,一点也不关心。梁健心里转了转,摇头回答:“不知道,这份录音是匿名寄到我这边的,目前还没查到是谁寄出来的。”

老赵看了梁健一眼,显然不是很相信梁健的这个回答,但梁健知道,看在项部长的面子上,老赵肯定是不会再追问他的。

问完这些问题后,老赵似乎就不想再提有关录音的这件事了,他的话题直接从录音的事情跳到了梁健的工作上,道:“西陵现在局势似乎不太好,太和市作为西陵省一个重要经济城市,你这市委书记应该当得不轻松吧?”

梁健苦笑了一下,道:“刚到那边,确实有点。”

项部长这时插进话来,道:“不轻松是应该的,太轻松还有什么意义!”

老赵看了眼项部长,笑着对梁健说道:“你岳父的话说得其实也没错,俗话说,玉不雕不成器,这年轻人嘛就应该多磨练磨练,这样以后才好当大任嘛!”

这当大任三个字,让梁健的心里忽然动了动。他仔细看了眼老赵,他的目光朝项部长瞟了一眼,项部长当做没看到,直接转向了梁健,目光平静中,却似又有深意。梁健不敢确定,但这心却又不可控制般的火热起来。

这时,老赵看了看时间,道:“我有个电话要打,这样,老项你们两个先坐一会,我先去把这个电话打了。”

老项却坐直了身体,道:“别,该说的也说了,我们也该走了,就不耽误你了。”

梁健一听这话,刚才的火热也顾不上了,心里顿时有些急了,想这才擦了个边,怎么就该说的也说了。当即,梁健就看向了项部长,想要说上

一句,但项部长一个眼神过来,就掐灭了梁健心里的那点念头。梁健只好重新按捺下来,老赵似乎注意到了两人间这点小动作,笑了笑,也不多言,只对项部长说道:“那我就不送你了,反正你也不算是客人。”

老项笑着摆摆手:“忙你的就行,我知道出去的路。”

说着,就带着梁健往外走。一直走到了外面,他才看了梁健一眼,道:“到底还是年轻,这老赵的话都说在那了,你就应该知道,这件事该你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

“但是……”梁健还是有些不甘心,既然项部长带着他来见了这个大人物,难道仅仅是问了那么几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项部长打断了梁健的话,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只问你一个问题。”

梁健沉下气来,问:“您问。”

项部长笔直地看着梁健,问:“你认为,作为一个市委书记,最应该做的是什么?”

梁健皱了下眉头,这个问题,说简单很简单,梁健做市委书记,已经坐了三年多将近四年了,要说不懂怎么做,也不算,可要说很懂吧,那项部长为什么还要问?既然问,那就说明对他的工作,还是有不满意的地方。梁健没有立即回答。项部长也不急,一边走,一边等着答案。

大约有两分钟时间,梁健才开口回答:“我认为,作为一个市委书记,最应该做的,自然应该为民谋福利。”

走在前面的项部长摇了摇头,道:“太虚。”

梁健的眉头又皱了一些,沉吟了一下又道:“贯彻上级会议精神,发展地方经济,维持地方稳定,最大程度上为民谋福利。”

听他说完,项部长停了下来,看了他一眼,又继续往前走。梁健琢磨不透这刚才的一眼是什么含义,正想着,听得项部长说道:“既然你都懂,为什么有些事,还做得这么不成熟呢?”

梁健没接话,他知道这问句不是问他,而是表示一种质疑,一种疑惑。静了几秒后,项部长又接着说道:“你要知道,对于一个地方发展来说,经济和稳定才是第一位的。你作为地方上的一把手,这两点才是你工作上的重中之重。之前你在永州市,不能说你的工作不出色,确实,有些方面你很出色,你把永州那些隐患几乎能掀得都掀了,甚至江中省都被搅了个天翻地覆。但,我问你,被你这么一搅,这永州市,甚至江中省的经济和工作会受多大的影响,你想过没有?尤其是永州市,他的经济会退后多少你又想过没有?”

项部长这连着两个想过没有,问住了梁健。他想过吗?当然是想过的,在政治上,很多人都追求稳定,这一点,梁健从来都是深知的,但他在主观上,是有些不赞同的这种为了追求稳定,而不得不退而求其次默认有些违法的存在。但项部长此时这么严肃的两个想过没有,却不得不让他重新审视这个问题。

他在思考的时候,项部长一直没说话,继续走着他的方步。良久,项部长才开口打断了梁健的思绪,梁健抬头时才发现,不知不觉间,这路又快走到了尽头。

项部长说:“年轻人,心高气傲是正常的。但是,这条路,这么多年,这么多人这么走下来,难道每个人都是错的?自古以来就有一句老话,叫做家和万事兴。这国家虽大,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家。”

“可是……”梁健还是有些无法说服自己内心的那点执拗。项部长看了他一眼,制止了他往下说的,道:“这反腐的事情,不是逞一时之快。你作为一个市委书记,管得是一方百姓,想事情,要大局化。这一次的事情,你不用再管了,既然我今天带你去见了那个人,那就是在告诉你,这件事会有人管,至于怎么管,什么时候管,那就不是你要操心的事情了。”

梁健看着项部长,想说点什么,可又不知该说点什么。他想起他答应倪秀云的事情,那个叫绿萼的姑娘,心头便一阵烦躁。若是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那绿萼怎么办?项部长是不知道绿萼的事情的。梁健皱着眉头,犹豫不决。

正好这时,两人也走到了大门口,项部长停了下来,对梁健说道:“你也不用送我进去了,回去吧,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你自己掂量。刚才那个人的话你也听到了,你这今后到底能不能当大任,就看你这太和市市委书记这一位置坐得稳不稳了!”

项部长这话,分量很重。梁健到了嘴边的话,不由往下吞了几分。他站在门口没动,眼见着项部长就要进去,梁健还是没忍住,拔腿追了过去。门口的警卫见梁健突然动起来,差点就要拔枪,梁健见机快,喊了一声爸,这两人才收了动作。项部长停了下来,转过身看着梁健,梁健走上前,咬了咬牙,将绿萼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说完后,梁健又道:“我知道,这件事求您可能有些不合适。但是,绿萼只是个还未满十六岁的小姑娘,不管怎么说,既然我遇到了,我觉得我就有责任,我不能就这么放任不管。”

项部长看了梁健一会,道:“行,我有数了。你回去吧。”

梁健有些感激又有些愧疚地看了看项部长,点点头,道:“那您保重身体,我回去了。”

项部长点头。梁健转身,这一回项部长站在那,看着梁健走。

走了两步,听得项部长在后面喊:“等有空,带着项瑾一起来看看我。”

梁健忙转身,点头应是。

他这一句话,梁健原本沉重的心,一下子又轻松了许多。到底,这项部长还是将他当做家人看的。

背后,项部长也在想,或许当初项瑾看上这小子,就是看中他身上那股子怎么也磨不去的血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