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梯中挑衅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0:10 字数:3293 阅读进度:1134/1780

这时,广豫元插进话来:“我觉得娄市长这主意倒是可以考虑。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太和市的整体规划本身就存在问题,如果能趁这次的改革重新规整,倒是也好,顺便还能解决资金的问题。”

梁健比两人考虑得更多,皱着眉头说道:“主意是不错,但是如果真要做,问题也很多。以我们现在的人力,这件事如果想要很好的完成,难度很大。”

广豫元接过话:“但是太和市的财政问题是个硬伤,如果我们不能自身消耗这个问题,想靠省里给我们解决,难度很大。霍省长虽然给了五百万,但不能保证他还能再给个五百万。而且,五百万对于太和市的问题来说,只是杯水车薪。照目前的形势,只要罗贯中在,想要让省里全力支持太和市,难度恐怕比城区改建更大。”

梁健皱眉沉默,广豫元的话说得不错,只要罗贯中在,想要完全依靠省里面,那是不现实的。梁健不由想起了那天项部长带他去见的那个光头大人物,也不知道那件事,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有点反应,接着,梁健又立即想到了倪秀云,也不知她到底怎样!

想了一会,他回过神,对娄江源和广豫元说道:“这样,回头我们把相关人员叫到一起大家开个会讨论一下。”

“行的。”娄江源和广豫元都点头。

三人又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后,娄江源和广豫元先后离开。房间里剩下梁健一人后,梁健忍不住又拿出手机,给倪秀云拨了过去。

短暂的沉默之后,他本以为又会是那阵熟悉的机械回答,可没想到,电话竟然痛了。梁健这颗一直悬着的心,不由往下落了落。

电话响了好长一段时间,才被接起,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倪秀云熟悉的声音,梁健心里这颗大石总算是落了地。

“你怎么样?还好吗?”梁健问她。

电话那头倪秀云的声音有些冷淡:“还好,你有事吗?”

梁健被她这冷淡的态度弄得愣了愣,但转念想到绿萼,或许她是因为绿萼的事情在怪他吧。梁健心底叹了一声,绿萼的事情,他确实有愧,答应了她却没做到,虽然他已经尽力。梁健道:“没事。你没事就行。”

“没事的话,那就这样吧。”倪秀云说着就要挂电话,冷淡得仿佛是另外一个人。梁健心里满满地都是不适应,但也无可奈何。

正在他忍不住感伤的时候,手机忽然收到短信:“刚才不方便,回头给你回电话。”

梁健一看这短信,心里的那点感伤顿时就散了。

一个小时后,倪秀云电话回过来,梁健接起后,就听得她在那头道歉:“不好意思,刚才不方便,对了,我忘了跟你说了,绿萼暂时没事,不过还在张天那边。谢谢你。”

听到绿萼没事,梁健从北京回来后心里一直都有的那点歉疚也就散了,他笑了笑,道:“我也没帮到什么,不用谢我。”

“不,要谢你,要不是你,绿萼现在肯定已经……”倪秀云没有再说下去,但意思大家都明白。梁健虽然不清楚,这两天具体发生了些什么,但绿萼没事,想来跟自己和项部长提了这件事或许有些联系,不过对倪秀云他也不好细说,见倪秀云语气坚定,他也就没在这个话题上纠结,问:“你还在北京?”

倪秀云回答:“没有,我当天就回晋阳了。”

梁健听到这话,心底疑惑更多,比如既然你回了晋阳,为什么这几天一直没去上班,但想到,这其中,说不定就是很多,梁健就没有多问。

两人闲聊了几句后,倪秀云忽然提醒梁健:“你最近自己注意一点,我担心张天会对你不利。”

“好的。我会注意的。”话虽这么说,但梁健却没太放在心上。第一自己除了上下班路上的时间,不是政府大楼就是宾馆,这张天就算想下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如果是从其他途径,那梁健更不怕了,已经有个罗贯中了,就算多个张天,又如何!

倪秀云察觉到了梁健的不以为意,她想告诫几句,但话到了嘴边,还是停住了。她如今自身难保,有什么资格去说梁健。更何况,相比于自己来说,梁健的情况要比她好太多。这么一想,心里忽然涌起许多感伤,想她大学毕业就进了机关,如今也在这条路上挣扎了十多年,可她得到了什么?除了这颗千疮百孔的心和狼藉声名之外,又剩下些什么?房子?车子?票子?

倪秀云无声地笑了笑,颇为凄凉。

“怎么了?”梁健见她一直不说话,关心道。倪秀云回过神,忙答:“没事,那你先忙,我不打扰你了,回头有机会见面再聊。”

“好的。对了,你自己也注意安全。有什么事,不嫌弃的话就给我打电话。”梁健想到张天,便嘱咐了一句。倪秀云听了,心里不由一暖,嘴角勾了起来,分外愉悦,道:“好的。谢谢。”

“我们之间,这么客气干什么!”梁健笑道。

倪秀云娇笑了两声,挂断了电话。

日子,似乎风平浪静起来。月亮酒店的大火,原本传着,说罗贯中可能要迁怒于他,可梁健北京回来之后,这件事似乎就这样偃旗息鼓了,一点消息都没有再传来。而,关矿的事情,当时闹得沸沸扬扬,罗贯中摔了多少杯子,可当这件事成了既定事实后,罗贯中似乎认命了一般,也没了声息。他仿佛是认输了一般,对太和市放了手,任由梁健折腾了。

可,真的是这样吗?还是说,这只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到底是真宁静还是假宁静,梁健其实根本无心分别。上一次和娄江源和广豫元三人在办公室中提出了城区改建的意见后,这日子一下子就变得更加忙了。

先是会议。凡是跟城区改建相关的部门人员,都被梁健叫到了一起,开了三天会,研究了这个想法的可行性到底有多大。最终结果,困难很多,但在目前这样的情况下,也不妨试一试,说不定便是一个突破点。

既然可以试,那就试。目标定下之后,便是实行。梁健想到自己到太和之后,一直都没有过一次真正的考察,正好这次要改建,索性就来一次大考察,就能顺带系统地考察一下太和市城区和周边的环境,为接下去的规划做个准备。

主意定下之后,梁健想起以前的几次考察,记忆比较深刻的一次是和张强一起去考察的那一次。那时候,他还只是个秘书。一晃,这么多年过去,张强也已经许久不曾联系,也不知道他如今在北京怎么样。想到自己前段时间去北京,匆匆忙忙,也未能拜访一下他,不由有些可惜。

想到张强,不由又想起了一连串的人,最是深刻的,自然是胡小英。那时,在宁州,发生了那么多事。他和她之间关系的一个最大转折点,也是在那里。想起那些事,梁健心里某个地方,就有些疼。那些事,这一辈子都忘不掉,她也是。

你好吗?梁健转向窗外,些许无奈和伤感。命运弄人,本是要豁出一切,可几经辗转,到如今,却是天各一方,只能遥想思念。

到底,还是少了些缘分!

忽然,又想到倪秀云。想起那天晚上,自己身体里忽然涌动起的那些火热,梁健突然发现,倪秀云身上有些气质和胡小英相像。或许,这也是为什么自己能和倪秀云这么快走近的原因吧!

又是新的一周。

周一一早,车队和随行人员都已经做好准备等在大楼楼下了。梁健收拾了一下东西,从楼上下去,电梯下到六楼的时候,忽然停住。门开,走进来的,竟然是余有为。

有些惊讶,余有为的办公室可不在六楼,而且时间还早,还没到上班时间。余有为看到梁健也有些惊讶,打了招呼后,就往后面站。

对于他,梁健是不喜欢的。不过,大家都是聪明人,表面上的功夫总是有的。

电梯往下走的时候,余有为先开口:“梁书记,这次调研走这么多地方,可是要辛苦了。”

梁健笑笑回答:“工作,应该的。”

余有为又道:“我听说,梁书记的第一站好像是万和区的一家新能源企业?”

“是的。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梁健转头看向余有为。他今天说话的方式和语气,都让梁健觉得有些不喜欢。

余有为许是察觉到了梁健心里的些许不悦,忙笑道:“没事没事,我就瞎问问。”

梁健刚转过头去,忽又听得他语气一边,话锋一转,道:“不过,我上次听说,这家企业的老板欠了银行几千万,都快破产了。前段时间,好像还有员工在闹,说是好几个月没发工资了。”

负债的情况,梁健是知道的。不过,其中是有内情的。梁健要去做考察,自然也会先做了解。但员工闹,工资拖欠的情况,倒是头一回听说。梁健再次转向余有为,道:“是吗?余部长这是哪里听来的消息?”

余有为刚要回答,电梯门叮地一声开了。梁健收回目光,迈步出去,余有为也就收了话头。

梁健径直往前走去,余有为走出电梯口,盯着梁健的背影看了一会,转头往另外一个方向去了。

后来,坐在车里,梁健想着电梯里的那一幕,不由想,余有为这是在挑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