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泼妇难缠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0:39 字数:3237 阅读进度:1146/1780

回到单位,走在大楼里,交会而过的人,看他的眼神有些不一样。复制网址访问

到了办公室,刚坐下没多久,广豫元来了。一进门,广豫元就说:“怎么不多休息两天?”

梁健苦笑了一下,道:“劳碌命,放不下。”说着,又想起之前那些人怪异的目光,就问:“昨天发生什么事了吗?”

广豫元看了他一眼,问:“小沈跟你说了?”

“跟我说什么?”梁健愣了下。

广豫元看了他一会儿,道:“昨天,张启生的那个亲家的人闹到大楼里来了,在楼下又哭又闹的,说我们颠倒黑白,说你这手根本不是那个老头砸的,是你自己摔的!反正,就是闹!”

梁健皱了皱眉头,他没想到这事情都过了两天了,那天张启生也跟他保证了会处理好,竟然还闹出这样的后续来!他问广豫元:“那后来怎么处理的?”

“还能怎么处理,找保安轰出去了。我估计他们今天还得来!”广豫元说道。

梁健问:“张启生呢?”

广豫元摇摇头:“昨天就没来,说是病了。也不知道是真病,还是躲着。”

“既然是病了,那也应该派个代表去看下。这样,你辛苦一下,跑一趟。”梁健看着广豫元说。

广豫元点头:“行。那我待会把事情交代一下就去一趟。对了,华董那边问我,城东那个项目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梁健想了一下,道:“既然已经达成意向,那肯定是越快越好。这样,河对面那块地,原本是不在规划内的,现在要动,你先跟其他相关部门沟通一下,让他们跟相关居民和企业做好沟通协商工作,如果有问题的,尽早汇报,尽早解决。”

广豫元一一应下。

他走后,梁健又想到了之前车改的事情,这两天因为受伤,都将这件事情忘掉了,也不知道娄江源进行到什么程度了。想到这里,梁健就问了问沈连清,但据沈连清回答,这件事情阻力挺大,不少部门都在抗议,说本来就人多车少,再减,肯定会影响工作。

影响工作是肯定不会的,只不过这些人排场惯了,一下子没了专车司机,觉得没面子没排场才是真。

这话,梁健也只是在心里转了转,并没说给沈连清听。他想了会,决定召开一次会议,就这个车改的事情,摊开来好好说一说。

会议的事情,就交给了沈连清去安排。

正如广豫元所预料的,大概九点半左右,李春发的小女儿带着另外两个亲戚来了。不过这一次,她那句我是张启生媳妇的妹妹这句话,没让保安给她打开方便之门。她见这身份不管用了,连门都进不去了,眼珠子一转,就在保安室门口往地上一坐就开始撒泼。市政府门口路过的人还是有的,听见动静,没多久,就聚了十来个人,指指点点,窃窃私语。跟她一起来的两个亲戚也都是女人,见人多了,许是觉得有些丢脸,仿佛是要跟她划清界限一样,站开了一些。

梁健听到这消息后,站到窗口看了一眼,然后打了个电话给明德。没多久,警车就来了,警笛一拉,围观的人都呼啦啦散了,却也不肯走远,就那么远远地观望着。警察下车就把坐地上还在撒泼的她给拖了起来,上了手铐,就要往车里拖。那两个同来的亲戚一见这情形都慌了,忙上去说好话,拖拖拽拽的,也没能从警察手里抢下那女人,只好任由警察带走了。

人刚抓走没多久吧,明德那边就接到了张启生的电话,绕来绕去,大概意思就是希望明德放了人。

明德说:“人是梁书记让我抓的,你要说情得找梁书记。”

张启生沉默了,良久,说了声谢谢,挂了电话。

找梁健,他有这个脸吗?

张启生叹了一声,看了眼在他前面不停抹眼泪的媳妇,心里一片无奈。谁让他全家都亏欠这女人呢!

张启生终究还是硬着头皮来找梁健了。

来的时候,梁健正好不在,他在办公室外面等了大概有半个小时。梁健回来的时候,看到他站在垃圾桶旁边站着抽烟,低着头,原本挺拔的身材微微佝偻着,还意外发现,头发似乎也白了不少,也不知这几日一下子愁白的,还是原本就白的只是梁健没注意。

听到脚步声,张启生抬头看到是梁健,立即就将才抽了一半的烟摁灭在垃圾桶上面的石米中,然后迎上来,陪着笑,说道:“梁书记,我想跟您说点事,不知道方不方便?”

梁健原本对他印象还不错,可昨天今天这两出闹剧,让他对他的印象急速下降。梁健脸上没什么表情,甚至脚步都没停,冷冷说道:“你要是想来给你那个亲家求情,那就没必要浪费口舌了,我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了。”

张启生脸上的笑容僵了僵,其实他心里也是有苦难言,摊上这样的亲家是他的运气太烂,可已经摊上了,能怎么办?

他缓了缓,又追了上去:“梁书记,那个李春发,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没有怨言。但是,他那个小女儿,毕竟也没犯什么大错,恳请梁书记大人有大量,放了她,行吗?”

梁健停下来,看向他,道:“那你倒是说说什么样的才叫大错?一定要是把人打进医院了才叫大错?”

张启生语噎。

梁健扭头就走。张启生苍白着脸色,几乎站不稳,但还是咬咬牙,追了上去。

梁健进门的时候,沈连清本想拦住张启生,但扭头看到他鬓角花白的头发,和那惨白的脸色,忽然觉得他挺可怜的,下意识地就退了一步,将张启生放了进去。

梁健也没说什么,自顾自地在办公桌后面坐了下来。张启生站在办公桌前面,也不敢坐,此刻在他身上,已经看不到一个副市长会有的傲气,只剩下一个老人低声下气的可怜。

梁健不是铁石心肠的人,看着他这副样子,终究还是狠不下心来。他叹了一声,口气松动了一些:“人,我原本也没打算拿她怎么样,不过,她这样闹下去也不是个事情。关她几天,让她长点教训也不是什么坏事。至于李春发,现在等医院的报告,如果确实精神有问题的,该治疗治疗,该怎样怎样。一切都按照规矩走。”

张启生张嘴还想再说些什么,梁健看到,烦躁地打断:“行了,你也不用多说。走吧,我还有事要忙。”

张启生看了梁健一会,脸上的颜色从红又到白,良久,他低头朝着梁健鞠了一躬:“梁书记,实在是对不起。”

梁健没想到他又鞠躬,想拦也来不及,只好受了。可心里受得不是那么舒坦。从这两天张启生的表现来看,他似乎并不是那么差。但知人知面难知心,有些人也许演技就是那么好。

梁健没说话,看着他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张启生伸手去开门,手还没碰到门把手,忽然间就一个踉跄,差点就摔倒在地,幸好一把扶住了门框。

梁健也是被惊了一跳,立即站了起来,边朝他快步走过去,边问:“你怎么样?”

张启生没回头,朝梁健摆摆手,说:“没事,老毛病了。”说着话,扶着门框喘了两口气,就开门出去了。梁健本想上去检查一下他的情况,见他走得还算稳当,也就是没怎么在意。

他走后没多久,广豫元回来了。

广豫元似乎没和张启生碰到,进门就跟梁健汇报:“这张启生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家里说他到单位来了,办公室的人又都说没见到他。”

梁健接话:“他刚才来过我这里。”

广豫元愣了一下,然后问:“他来这里了?来求情?”

梁健犹豫了一下,道:“算是吧。”

广豫元嘲讽地笑了笑,没说话。但那意思已经很明显。

梁健也没说什么。广豫元准备走,梁健忽然想起之前张启生出门前踉跄的那一下,便叫住他,问:“张启生的身体状况怎么样?”

广豫元回答:“你问到这个,我想起来,之前他家里人说他有心脏病,前天晚上心脏病发,还进了急诊,不过没什么事,挂了个盐水就回来了。”

“心脏病?”梁健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如果是心脏病,那张启生刚才那一下,就不可忽视了。再联想到他进门时那惨白的脸色。

梁健忙对广豫元说:“走,跟我去找张启生。”

广豫元怔住,刚想问,梁健已经快步走出去了,他只好跟了过去。梁健出去还叫上了沈连清。

在路上,梁健解释了一下。得知缘由的三人兵分三路,最终在一刻钟后,在安全出口的门后找到了张启生,他靠着门坐在地上,正闭目养神,脸色不是很好。

沈连清先找到的他,找到后,立即给梁健打了电话。梁健上来后,询问了一下情况后,担心出事,立即又给小五打了电话,让他准备车,送张启生去医院,沈连清跟了过去。

一直到沈连清打电话回来,说张启生问题不大时,这提着的心,才算是放下去了。

且不说这张启生如果真出了问题,他家里人会怎么个闹法,舆情又会出现怎样的风浪,就是梁健自己,这心理上,都会过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