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中央公园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1:06 字数:3264 阅读进度:1150/1780

吃过晚饭,又聊了一会,大家也都累了。 本来家里已经安排好了房间,但李园丽坚持要回自己家那边住,梁健也不好坚持,只好亲自送了回去。李园丽和老唐在北京的家,梁健还从未去过。不过,到了门口,李园丽却率先说道:“时间已经比较晚了,你回去吧。”

梁健愣了愣,道:“好的,那我把东西给你拎进去。”

李园丽却说:“你放在门口就好了,待会让保姆拿好了。”

梁健再傻也明白李园丽的意思了,便也不坚持,将东西放到门口后,就启动车子走了。开了一段,梁健回了个头,看到门开了,里面走出来一个人影,人还挺高的,应该是个男人,迎着李园丽进门了。

这男人是谁?梁健心里忽然有些说不出的滋味。李园丽的情人?不太可能,李园丽就算找情人,肯定也不会往家里带,李园丽和老唐这住的地方,可不是一般地方,这一点,从门口站着的那两个虽然穿着一般保安服但浑身上下那股子遮掩不住的军人气质,就可以看出来。

如果不是情人,那会是谁呢?

梁健一路都在想这个问题,快到项部长家这边的时候,梁健忽然想到,曾经李园丽跟他说过,他有一个名义上的“弟弟”。莫非,是他?

只是,就算是,为何李园丽连个门都不让他进?

梁健想了一路,这心里的那点说不出的不舒服,一分没少,反而还多了一些。

回到家,项瑾他们都已经睡了。梁健正准备也上楼洗洗睡了的时候,忽然项部长不知道从哪里走了出来,从背后叫住了他:“梁健,你等等。”

梁健回过头,项部长站在书房门口,对他招了招手:“过来,我们聊几句。”

“好的。”梁健一边应下,一边下楼,跟着项部长进书房。在梁健看来,项部长找他聊得,要么是工作的事情,要么是项瑾的事情。

可坐下后,项部长看着他,却是问了一个梁健怎么也想不到的问题:“你父亲做什么的,你知道吗?”

说完,又补了一句:“我说的是你的亲生父亲,唐宁国。”

梁健怔了怔,然后回答:“不是很清楚。他没怎么跟我说过。”

项部长沉默了下来,目光盯着梁健,似乎在分辨梁健这句话的真假。梁健看出了项部长目光中那丝毫不遮掩的审视,心里忽然突了起来,莫非老唐有什么问题?为什么自己这老丈人似乎对老唐很是警惕的样子。

对于老唐做什么,老唐曾经跟梁健说过一些,但并没有详细的说,只是提了提。梁健对项部长这么回答,一部分除了他不希望跟项部长说太多关于老唐的事情之外,另外一部分,也是确实不清楚。此刻看着项部长的反应,梁健忽然意识到,项部长作为顶端人物,未必不认识老唐。

想到这里,梁健心中不免诧然,脱口就问:“爸,你认识老唐?”

“老唐?”项部长惊讶地跟着念了一声,然后问:“你叫他老唐?”

梁健点点头:“有时候叫叫。”

“道上很多人也都叫他老唐。”项部长忽然说道。梁健愣了一下,道上?一般黑社会,才会被称为道上。

难道老唐是某个黑社会老大?梁健皱了皱眉头,可是之前他还在江中省的时候,看到的那些并不像啊。那些军人,都是真的军人。这一点,梁健可以肯定。

正在梁健诧异这道上二字的时候,项部长忽然说道:“我不清楚你对你父亲到底了解多少,不过我希望你今后能和你这个父亲保持距离,必要的话,和你那位母亲也保持距离。”

梁健一下子就怔住了。他皱着眉头,抿着嘴沉默了好一会,出声问项部长:“您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项部长摇头:“不行。你只需要保持距离就可以了,否则的话,我会让项瑾和你保持距离。”

梁健这下是彻底的懵住了,他抬头看项部长,他神情严肃,不似玩笑。

梁健不知道该怎么说,答应项部长吗?可李园丽怎么办?老唐怎么办?若要是没相认之前,还好说,可如今,他和老唐李园丽之间已有感情,尤其是李园丽,这种血浓于水的亲情又怎么能让他轻松地开口答应项部长。可要是不答应,按照项部长的性格,他肯定会说到做到。唐力还这么小,霓裳又是那么的乖巧可爱,项瑾如此贤惠体贴,他如何舍得?他还亏欠了他们那么多,又怎么能放开他们。

一瞬间,梁健就似乎站在了一根独木桥的中央,桥下是万丈深渊,他前进也不是,后退也不是。

正在梁健纠结的时候,项部长忽然又开口说道:“我听项瑾说,你后天打算去参加你父亲那边的一个亲戚的婚礼?”

婚礼的事情,梁健并未跟项瑾提过,因为不希望她跟着烦心。既然项瑾知道,那么应该是李园丽跟他说了。梁健点头:“是的。”

项部长一听就道:“我的建议是不用去了。你父亲那边的人,我都不建议你跟他们有过多的接触。接触多了,对你的仕途,没什么好处。而且,你的大伯,也就是你父亲的哥哥,跟你父亲矛盾很多,现在唐家的老爷子快不行了,你这个时候出现,对他来说是一种威胁,这个人手段狠辣,你应该懂我的意思。”

项部长的话已经说得很直白,梁健自然懂。可是,李园丽是他的亲生母亲,既然她希望他去,肯定也是考虑到了这些情况的。

梁健已经答应了李园丽,这个时候变卦,不合适。

梁健想了想,答:“谢谢爸的关系。但是这件事我已经答应了我母亲,这个时候再变卦,不太合适。但是,您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我自己,到时候我会让小五跟我一起去。”

听到小五的名字,项部长忽问:“这个小五是你父亲那边的人吧?”

梁健看了项部长一眼,点头:“是的。”项部长对老唐的忌惮,甚至可以说是敌意,很浓。梁健听到项部长这么问,担心项部长接下去会说,这个人不安全,不要用了这样的话,但还好,项部长并未说什么,只是说:“我以前听说过,据说身手很不错。唐宁国肯把他给你,说明他对你的关心是真的,不过我还是那句话,要么你跟唐宁国还有他的家人保持距离,要么你跟项瑾保持距离。”

项部长再次将这个进退两难的选择题放在了梁健面前。

“真的不能 告诉我为什么吗?”梁健很是痛苦地问项部长。项部长看着梁健,好一会儿,松了口:“多的我也不能说,一你知道得多对你没好处,二,有些东西我也知道得并不是很清楚。不过,我之所以这么做,是不希望唐宁国连累你连累项瑾还有孩子。你应该明白,项瑾是我唯一的女儿。唐宁国现在在做的事情,很危险。”

老唐已经失踪很久,偶尔有断断续续的联系,但也不多。梁健一直想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听到项部长这么说,立即问:“他现在在做什么?”

项部长看了他一眼,道:“好了,时间也晚了。你上去睡吧。”

梁健忽然间,觉得好累。

这一路走来,总是有很多事,他不能知道,不能掌控。他不喜欢这种只能由着人牵来牵去的感觉,他想看清事情的全局,想自己来判断到底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但这个想法,似乎很不现实。

梁健失眠了。

第二天快到中午的时候,梁健正和项瑾带着孩子从附近公园散步回来,刚到门口,接到了李园丽的电话。

李园丽问:“你现在有空吗?”

梁健看了眼项瑾,脑子里瞬间就想起了昨晚书房内项部长说的那些话,下意识地就犹豫了一下,才开口:“怎么了,妈?”

李园丽说:“我现在在中央公园这边,你能过来接我一下吗?”

李园丽让他过去接她。若要是平时,梁健肯定不会想多,可是从昨天梁健送李园丽回去李园丽不让他进门到后来项部长跟他说的那一番话之后,梁健听这句话,就多了一些心思。李园丽出门,肯定会有车。他这个时候,让梁健去接她,肯定是有什么事。但李园丽却在电话里不明说……

“你现在不方便吗?不方便的话就算了。”李园丽的声音打断了梁健的思绪。梁健回过神,道:“方便的,那我现在过来,你等我一会。”

挂了电话,梁健跟项瑾说了一声,正准备叫上小五,李园丽的电话又来了:“你一个人来,别带小五。”

梁健怔了怔,同意了。

所谓中央公园,顾名思义,就是在城市中央的一个公园。这个公园是古代就遗留下来的一个私人园林,具体户主是谁已经追究不清,早些年,曾有开发商想把这个园林给推了,建成房子,后来被北京人游行反抗放弃了。后来中央不知为何忽然就开了窍,就将这个园林给扩建了,弄成了一个中央公园,里面绿化设计很好,十分受北京人的欢迎,渐渐的这个地方倒成了像旅游景点一样了。

因为是周末,这中央公园里到处都是人,附近三个地下停车场都满位。梁健没办法只好找了一个路边稍微偏僻一点的位置停了车,然后给李园丽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