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暂时不要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1:16 字数:3225 阅读进度:1155/1780

禾常青愣了一下,回答:“一个科员和两个便衣。 ”

梁健点点头:“他们现在在这边吗?给他们安排一个会议室,待会我想跟他们聊聊。”

明德立马就说:“好的。”

安排好后,明德就带着梁健和禾常青去解剖室。法医打着哈欠正在整理工具,看到梁健他们过来,一下子精神了很多,打了招呼后,做了一个简单的解剖检查后,汇报了一个大概情况。

吴万博应该是醉酒后溺水身亡,死亡时间大概五六个小时左右。这些都是初步判定,精确的报告要等进一步的解剖后才能得知。梁健他们没在那里停留多久,就出来了。路上,禾常青神色凝重,不说话。明德走在梁健旁边,犹豫了好一会儿,忽然开口问:“家属那边怎么办?”

梁健想了一下,回答:“暂时不要通知吧?”

明德看了看禾常青,说:“我觉得,如果我们不及时通知的话,可能会在接下来的舆论中,对我们造成不利。刚才听禾书记说,这件事很可能是有些人故意针对我们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瞒着不通知家属,很可能会成为一些人的把柄,用来抹黑我们。”

明德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梁健想了一下,问明德:“详细的尸体解剖报告大概要多久才会出来?”

明德想了一下,不太肯定的回答:“最早也要等到今天中午吧。”

梁健听后,转向禾常青:“常青同志,你怎么看?”

禾常青似乎在想些什么,听到梁健叫他,惊了一下,回过神,道:“我认为明德同志担心的也不是没有可能。”

“那就通知家属吧。不过,这件事的消息尽量要封锁好,不要传出去。”梁健嘱咐道。明德和禾常青都点头。

从明德那里出来,外面的天空已经泛白。这离冬天越近,这早上便亮得越晚。梁健深吸了一口凛冽的空气,冰冷的气体从鼻腔穿过胸腔,一下子整个人都清醒了许多。梁健钻进车里,对小五说道:“回单位。”

清晨的街道很冷清,除了一些一早开工的出租车,还有打扫卫生的环卫车之外,很少有私家车这么早出门。

梁健靠在后座,看着窗外,脑子里想着吴万博的事情。先是莫名死在家后面的河里面,然后是陌生人打电话给禾常青的人,最后禾常青的人找到吴万博。关键就在于这个陌生人,如果能找到这个陌生人,吴万博为什么会死,到底怎么死的,就能一清二楚了。可这个陌生人,除了一个打不通的电话号码之外,根本没有任何的线索。

梁健揉了揉眉头,这时沈连清从前座递过来两个包子,还冒着热气。梁健不由诧异,问:“哪来的?”

沈连清道:“小五刚才去买的。”

梁健看了小五一眼,道了声谢谢,接过沈连清手里的包子,心不在焉地咬了几口。

包子刚吃完,车子也到了市政府大楼。看门的保安正在值班室里打盹,小五摁了摁喇叭,他才慌慌张张地起来打开了大门。

梁健下了车之后,就直奔位于顶楼的那个会议室。会议室门口坐着两个人,正靠着墙在打盹,听到脚步声,一个人先醒了过来,看到梁健和沈连清,立马叫醒了另一个。两人都站了起来,等到梁健走近后,喊了一声:“梁书记。”

梁健点点头,道:“把门开了吧。”

一个有些为难,看向另一个,另一个倒是识趣,伸手就掏钥匙。为难的看了,也立即掏出钥匙,和那个人一起打开了那扇门。

门一开,里面那些七倒八歪睡着的人,立即醒了不少,本要囔囔的嘴巴刚张开,就看到梁健走了进来,这到了嘴边的又吞了回去。

梁健走进去后,就吩咐沈连清将门关上。有人见刚打开的门又关上了,被关了一晚上的他们,情绪已经急躁到了顶点,一见这动作,立即就暴躁起来,张口就喊道:“梁书记,你凭什么把我们关在这里关一晚上?”

说话的是文体局的一个局长,梁健抬眼看了他一眼,冷冷问:“你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

话音落地,都沉默了下来。在这里的这些人,多多少少都有些问题,梁健这么一说,他们这心里都打起了鼓。

梁健走到最前面,拉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扫了一眼全场,有些人这瞌睡还没醒呢。梁健冷笑了一下,道:“今天呆在这里的人,你们有些什么问题,你们心里都清楚。不过,今天,我其他的事情不追究,就谈一个问题。”

下面的人沉默着,都在心里揣摩着梁健这句话,猜测着,他们的问题梁健到底知道多少。梁健看着他们,他们心里的那些小九九,他何尝不清楚。他哼了一声,道:“前段时间的公务用车拍卖,大家应该都清楚吧?”

在场的人心里都立即清楚了起来,相互看来看去,都从各自目光中看到了答案。梁健道:“谁都有犯个错的时候,我呢,也不想一棒子就打死你们。这样,我给你们一个机会,车子呢还回来,谁帮你们出的钱去还给他们。怎么样?”

下面没人说话。这么多人呢,谁先说话,就等于在所有人面前承认自己拿了别人的好处。谁都丢不起这个面子,虽然大家心里都跟明镜似的。

梁健见没有人说话,冷笑了一下,道:“看来你们是没人想从这里出去了。既然这样,那你们就继续在这里好好反省一下。”说着,梁健站起来就往门口走。

这下,这些人开始慌了。

梁健走到门口,沈连清准备去开门的时候,那个之前说话的文体局局长最先撑不住,道:“梁书记,我同意。”

梁健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然后又扫了一眼其他人,笑了笑,对这文体局局长说道:“你过来吧。”

文体局局长忙往梁健这边走。他这一走,其他人也绷不住了,一个个开始争先恐后地表示同意。一阵嘈乱后,梁健道:“既然大家都同意,那我们可以说说接下去的事情了。小沈,把东西发给他们。”

这些人一听这话,一脸茫然的表情。沈连清从包里拿出一沓纸,递给了站在梁健旁边的文体局局长,道:“文局长,你帮忙发一下吧。”

文局长哪敢说不。

一张张发给在场的人后,梁健道:“虽然我可以不追究这件事情,但该有的惩罚还是得有。一人一份深刻检查,另外,按照车子的原车价两倍,交罚款。”

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人脸色都白了起来,有些人拿的车都是三四十万的好车,这两倍的价格,那就是七八十万啊。这可不是一笔小钱。

“梁书记……”有人想说些什么,被梁健抬手制止:“我知道你们这些部门的小金库里库存都不小,别在我跟前装可怜。你们有几斤几两,我清楚得很。”

这些人的脸一下子都苦了下来。

梁健看着他们,又说:“这笔罚款,会以你们部门捐赠的名义出现在太和市的财政帐上,具体用途,主要用于教育事业。所以,你们也不用觉得太委屈,你们一个个都身家几百上千万,为太和市的教育事业做点贡献也不冤,再说,这用得也不是你们个人的钱!”

梁健说完,点了点他们手里的纸,道:“想通的,都在上面签字吧。”

这些人尽管万分不情愿,但也只能签字,否则他们很担心,按照梁健的疯狂,他们今天恐怕真的走不出这个门。

签好字,沈连清将这些纸都收上来后,梁健道:“这笔钱,我希望在七个工作日内到账。如果到时候逾期没到账的,那我就只好请你们再来这里坐一坐了。”

这些人的脸色又难看了一点。

梁健笑了笑,抬手看了看时间,道:“时间还早,你们可以再坐会儿,我让人买点早饭给你们送过来,你们吃了,也差不多到上班的时间,就不用回家了!”

“这个就不用了,我们自己去吃好了。”立即就有人苦笑着拒绝。梁健看了他一眼,道:“连这个面子也不给我?”

“不是!不是!”那人立即摇头。

梁健道:“那就这么定了,你们再坐会。”

说完,梁健掉头就走,人一出来,就关了门。梁健站在门外,听到里面,砸桌子扔椅子还有骂娘的声音,脸色冷静。倒是旁边看门的两个人,悄悄看着梁健的脸色,很是尴尬。

“不到八点之前,不能把他们放出来。待会儿,会有人给他们送早饭。”梁健吩咐完就走了。沈连清则去安排早饭的事情了。

八点,那个会议室的门终于打开了,被关了一晚上的人,一个个偷偷摸摸地摸回办公室,生怕路上碰到个人,被看出什么来。

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刚回去办公室没多久,梁健就接到了明德的电话,说吴万博的家属现在在公安局闹。明德告诉梁健,似乎吴万博的家属早就收到了什么消息,闹的时候,话语间都针对纪委,甚至有话直接说,是纪委的人害死了吴万博。

陌生人的电话,溺死家后面河里,家人的控诉……这一切,都像是一个陷阱,正等着梁健他们踩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