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煽风点火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1:29 字数:3198 阅读进度:1159/1780

梁健将刁一民的意思简单说了一下,娄江源听后,皱着眉头,表示这件事背后恐怕不简单,应该是有人给刁一民施了压。

但刁一民已经是省书记了,要给他施压,除非是上面。只是,吴万博是个什么角色?能惊动上面给刁一民施压?

总之,想来想去,总是有那么些想不通的地方。索性,两人也就不再去多想了。娄江源问梁健:“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梁健说:“还能怎么办?能拖就先拖着,等不能拖了再说吧。”

“也就只能这样了。”娄江源说道。

这边两人正说着能拖则拖,那边就有人想借此机会煽风点火,想伸手在梁健背后推上一把。当初那么多人被关在那个会议室里整整一个晚上,冷倒是不冷,可心里的煎熬一个个都记得清楚。最后,还心不甘情不愿地送出去几十万。虽说,不见得个个都有这个胆子敢报仇,但也不见得个个都甘愿这么认了。

这些人一出来之后,就收到了吴万博的死讯。梁健虽然极力封锁消息,但这些人本身就在这个圈子里,想打听总还是能打听到一些,几个人东一打听西一打听,再碰到一起拼凑拼凑,这事情大概的情况也就出来了。

吴万博的事情,本身就可大可小。当天晚上纪委的行动,若真要查,是掩盖不了的。如果真有人存心要将这事情往梁健和纪委书记禾常青身上泼,那梁健恐怕也是要惹上一身的臊味,好不到哪去。

这些人也是抓住了这个点,感觉到报仇的机会来了。对于他们来说,自从梁健上位,他们就一直有种憋屈的感觉,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可以将梁健给撬掉,又怎么能轻易放过。

于是,有人打着慰问的名号,去看了吴万博的家属。当时,吴万博的家属被明德又是告知可能是他杀又是苦口婆心的好言相劝,最终才答应先回家等消息。等了几天,一直没什么消息传来,心中已然开始着急。这个时候,有人出现,挑上几句,结果可想而知。

吴万博家属再次出现的时候,是带着媒体一起出现的。一辆印着‘做百姓口舌’五个字的白色面包车横在了政府大门口,吴万博的妻子,还有妻子的弟弟,吴万博的老父母,先后下了车,然后跟下来的是媒体的摄像师,记者等。

保安一看到摄像机,就知道事情不对,有些慌了。门也不敢开,忙躲到了值班室,跟办公室打电话汇报。

办公室问清了大概情况后,立即又向上面汇报。消息一层层递到梁健这边,已经五六分钟过去。门口已然围了不少人。

梁健站在窗口,看着大门处,忽然有些愤怒地感慨,从他上任到如今,才半年时间左右,这政府大门口都已经被人围了几次了?现在这些人,为什么总喜欢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诉求?

可稍一冷静,却又对这些人产生了一丝理解,当然并不是认同。或许是他们的工作机制出了问题,所以导致现在百姓一有问题都喜欢上访闹事,喜欢将小事搞大,大事搞得更大。

沈连清走进门,梁健转过头吩咐他:“你去通知值班室,让他们把人带进来,带到三楼会议室安排好,另外通知一下禾常青同志,让他带上那天晚上去带吴万博的那三位同志一起到会议室来。”

沈连清立即出去安排。

二十几分钟后,梁健和沈连清到达会议室。吴万博的那些家属都已经等得不耐烦,正在里面哭闹。见到梁健进去,记者一下就迎了上来,被沈连清挡了回去。梁健走到位子上去坐好,刚坐下没多久,禾常青也带着人来了。

梁健朝他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等他坐好后,梁健看着下面低着头抹眼泪的吴万博妻子,还有被吴万博父亲扶着的脸色苍白的吴万博母亲,心里忍不住有些恻隐。不管吴万博做过些什么,总归是一条人命,这剩下的孤儿寡母,还有两位老人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

梁健在心里叹了一声,开口:“既然你们今天都来了,那么想说什么都说了吧。能回答的我肯定回答。”

吴万博的妻子啜泣着不说话,母亲闭着眼睛,气息微弱,像是随时要晕过去,得靠父亲扶着自然也不说话。倒是吴万博妻子的那位弟弟,也就是小舅子开了口:“我姐夫意外发生到现在也有个把星期了,你们不管怎么样,总得要给个说法。总不能让我姐夫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待在太平间里,连入土都不行吧!”

小舅子开口倒也没有胡搅蛮缠,梁健心里微微松了口气,道:“你们放心,说法我们肯定会给你们的。我们和你们一样,也想尽快查清楚这件事,还吴万博同志一个公道。公安局的同志已经好几天都没休息了,一直都在查这件事,我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这时,吴万博妻子忽然抬头,哽咽着问:“公安局那边之前说,吴万博是他杀的,是真的吗?”

梁健犹豫了一下,这一刻,刁一民的话忽然浮现在脑海里。他这一丝犹豫,让下面的人本就摇摆不定的心,忽然彻底倒向了另一面。

媒体记者抓住了这个可趁之机,立即插进话来:“梁书记,我听说,吴万博同志出事的那天晚上,你们纪委有个行动,正好要带走吴万博同志问话对吗?”

梁健有些意外,那天晚上纪委行动的事情,除了那天晚上的当事人清楚之外,另外知晓的人并不多。虽然已经确定肯定有人走漏了消息,不然吴万博也就不会死,但梁健没想到,就连媒体都已经知晓了这件事。

梁健看了眼禾常青,禾常青神情严峻,微微摇头表示不知情况。

梁健的沉默,或许让记者有种胜利感,开始乘胜追击:“梁书记不说话,就表示默认了对吗?那么请问,吴万博同志的尸体,是不是纪委的同志第一时间发现的?”

这些事情,本应该都是属于机密的。

梁健心里有股怒火窜了起来,但当着记者和摄像头,得忍着。他点点头,道:“是的。”

记者立即又问:“那么,请问你们现在有确凿的证据可以证明吴万博同志是他杀的吗?”

梁健看着记者,他看到他眼睛里有一种得意的神采,仿佛在为梁健即将到来的全盘皆输而提前喝彩。梁健的心底里一下子就警惕起来,正好这时,禾常青插进话来,道:“目前有关于吴万博同志意外死亡的事情都由公安局那边全权负责,具体情况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如果你有什么疑问,可以去询问公安局。”

禾常青的话虽然有推托的嫌疑,但这个时候,无疑也是解了梁健的围。可这个记者,明显是有备而来,听到禾常青的回答,仿佛是没听到一半,只盯着梁健问:“如果你们没有什么确凿证据,凭什么就能这么肯定地认为吴万博同志是他杀的呢?”

话到此刻,梁健已经能够肯定,眼前的这些人今天不仅仅是来者不善,更是带着某种目的来的。

想着,梁健微微偏头时忽然瞄到坐在一旁的摄像师架着摄像机,摄像机上镜头上方有红光在闪。梁健转头叫过沈连清:“不是先前说了,进来要把摄像机关掉吗?”

沈连清转头看了眼那摄像师,没说话。梁健继续说道:“广豫元那边有消息了吗?这个记者是哪个媒体的?”

沈连清摇头:“还没消息。”

“等会结束的时候,别急着让他们走,问清楚了再放行。”梁健低声说道。沈连清皱了皱眉,道:“这样会不会不太好?万一这个记者出去乱说?”

梁健看了他一眼,道:“我们是请他坐一坐,又不是扣留他,他说什么?”

沈连清明白过来,点了点头,退了下去。梁健跟沈连清说话的这当口,记者忽然将目标转向了坐在禾常青旁边的那三位最先发现吴万博尸体的同志。记者似乎很清楚,这三个人是什么人。

“请问,你们三位是当时最先发现吴万博尸体的人,对吗?”记者的问题一出口,梁健就意识到,他让禾常青将这三人带到这里,将他们暴露在镜头之下,是一个十分不明智的决定。但事已至此,若是此时梁健将这三人从镜头面前带走,恐怕更是成了欲盖弥彰的证据。

三人看向梁健和禾常青。禾常青也看向梁健,梁健微微点头。禾常青开口回答:“是的。”

记者又问:“那请问,当时你们发现尸体的时候,旁边有其他人吗?或者有监控等录像设备吗?”

记者的目的已经很明显。

梁健和禾常青相视一眼,禾常青牛头就对记者说道:“不好意思,这些暂时还都属于保密资料,不能透露。”

等禾常青话说完,梁健站了起来,道:“我还有个会议要开,现在这个案子已经移交给公安局,如果还有什么疑问,可以去公安局那边询问。当然我也希望媒体朋友能够帮忙尽快把这件事情查清楚,而不是胡乱报道,带来一些不必要的影响。”

梁健说完就走,那个记者拔腿就要跟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