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都是秘密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1:31 字数:3206 阅读进度:1161/1780

听完项部长的话,梁健皱了眉头。 这会儿,他终于注意到项部长语气的不对,和他一直都没提他们去哪了。梁健就问:“爸,你们在哪呢?很远吗?要不我来找你们吧?”

“不用过来。项瑾和我在一起,没事的。对了,霓裳在你母亲那里,你可以去看看她。”项部长说到这里,忽然电话那头传来模糊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喊他,梁健没听清楚。不待他再多问几句,项部长就匆匆挂了电话。

梁健再打过去就没人接了。没办法,只好暂时作罢。想到刚才项部长说,霓裳在李园丽那里,梁健也没在项部长的家里多停留,出门就直奔李园丽那。

在路上的时候,梁健好几次都想到要不要给李园丽打个电话,通知一声。但想到,前两次李园丽的表现,梁健拿出来的手机又放了回去。

他想知道,李园丽到底在瞒些他什么。

亦或者,他实在有些厌倦,生活中,所有人似乎都有事瞒着他的这种感觉。就连项瑾也是。

梁健心中,忽然升起些许悲凉的感觉。为何,生活会变成这个样子,所有人都有事情要瞒着他?是他的问题,还是生活的问题,还是那些人的问题?

梁健想不明白。

因为送过李园丽两次回家,梁健记得李园丽家大概的位置,到了小区门口,这一次没有李园丽在,梁健立马就被拦了下来。

一个满身军人味道的保安走了过来,朝梁健敬了个礼,道:“请问您找谁?”

梁健报了李园丽的名字。保安又问:“请问,她知道您过来找她吗?”

梁健摇头。

保安又问:“那您稍等一下,我打个电话问一下。”

梁健一听,拦住了他,道:“电话能不能不打,要是你不放心的话,你上车,跟我一起过去。要是到时候她说不认识我,你把我送公安局都没关系,行不行?”

保安皱了皱眉头,有些为难。这时,走过来另一个保安,问了几句后,看向梁健,仔细打量了一下,道:“我认得你。这样吧,你把证件押在这里,回头出来的时候,再拿走,你看行吗?”

健忙把证件拿了出来,交到了这个保安手里,然后准备让出租车司机开车进去,还没启动又被拦下,保安说:“不好意思,出租车不能进去。麻烦你走几步了!”

梁健只好下车。门口到李园丽家,有好长一段路,梁健走了好一会,才看到李园丽家。李园丽家在一个半山坡上,背后是快很大的草坪,草坪上种着几棵树,孤独地站在那里,其中一棵树下,放着桌椅,有人正坐在那里品茗赏风景。至于是谁,梁健看不清楚。

梁健走过去,摁响了李园丽家的门铃。门铃响了一会门才打开,走出一个年轻的女子。梁健见到过一次。

女子显然也认出了梁健。

“是你!”女子很惊讶,目光在梁健身上打量了一下,问:“你是来找?”

“我找李园丽,她在家吗?”梁健问。

女子摇头:“她不在家。”

梁健皱了下眉头,女子停顿了一下,道:“要不你进来等等?她应该再过会也就回来了。”

梁健跟着她进去,家里摆设古朴,摆着许多不知真假的古董。别墅里面积很大,梁健四处看了几眼,没看到霓裳,刚想问,一转头,女子不知走去了哪里。

梁健也不好在人家家里随便走,便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刚坐下,屋子后面走进来一个男人,梁健也见过。

男人看到梁健,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脸色就难看了起来,冷声质问:“你来这里干嘛?”

梁健听他这话,好像是认识自己,便问:“你认识我?”

男人冷笑了一下,道:“梁健嘛,怎么可能不认识!”

梁健听到这话,不由好奇起来,对他的语气不客气也就不在意了,问:“那请问,你是谁?”

“我?”男人哼了一声:“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只要知道,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出去!”

话音刚落,传来一个女子声音:“靖宇,你怎么说话呢?”梁健闻声看去,是之前那个女子。她端着茶水,正走过来。

男子回头看到她手里的茶水,脸色难看:“你给他泡茶干什么?”

女子没理会他,径直走到梁健面前,将茶杯放在了梁健面前。还说道:“我有次听到妈妈说你比较喜欢喝绿茶,家里也没什么好的绿茶,你别嫌弃!”

梁健忙谢过。这时,男子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大步过来,一把扯住女子的胳膊,往后一扯,怒问:“你什么意思?”

女子也沉下了脸,瞪他一眼,男子竟然被一瞪就松了手。女子立即又转过脸对梁健笑道:“不好意思,我老公脾气比较暴躁,又不太懂事。有什么得罪的,还望海涵。”

梁健笑笑:“没事。”

“那你先坐会,妈妈应该很快就回来了。”女子说完,拉着她称为靖宇的男子就走。梁健看着他们绕过一面墙消失不见,才收回目光。

茶不错,女子泡的也不错。梁健喝了一半的时候,门忽然开了。霓裳在李园丽前面走进来,蹦蹦跳跳地,走进客厅,一转身看到梁健,先是愣住了,而后啊地尖叫起来。

“霓裳,怎么啦?”后面的李园丽着急忙慌地过来,看到霓裳站在那里不动,一抬头,看到正从沙发上站起来的梁健,僵住了。

直到梁健走过去,将霓裳抱起来,李园丽才缓过来,神色尴尬,甚至紧张地问:“你怎么来了?”

梁健一边逗霓裳,一边回答:“我来看项瑾他们,他们说霓裳在这里,我就过来了。”说完,柔声问霓裳:“这几天在奶奶这里住得还习惯吗?”

霓裳奶声奶气地回答:“奶奶和阿姨都很好,就是那个叔叔不太爱笑,霓裳有点怕。”

梁健揉揉她的脑袋,正要说话,这时,那个女子和靖宇也走了出来。女子和李园丽打了招呼后,就想带霓裳到后面去玩,好让梁健他们说话。但霓裳好不容易才见梁健一回,哪里肯这么轻易地就松手。

梁健也不想跟她分开,就道:“没事,我抱着吧。”

李园丽在旁边说:“让小景带霓裳到后面去洗个手吃点东西吧。”

霓裳却紧紧搂住梁健的脖子,朝李园丽喊:“我不要。我要爸爸带我去。”

梁健便抱着霓裳,往后面走。李园丽看着梁健的背影,再转头看看旁边脸色阴沉得能滴下水来得靖宇,为难不已。

等霓裳吃过东西,梁健问她:“待会爸爸带你去外公家住好不好?”

“好。只要跟爸爸在一起,去哪里都行。”梁健心里柔软得先是棉花糖一样。虽然有心想问李园丽一些东西,但是看到霓裳,梁健觉得,此刻什么都是不重要的。

他抱起霓裳准备走,却被李园丽拦下,道:“孩子的东西都在这里,你就别折腾了。”

“我不!我就要跟爸爸一起去外公那里住!爸爸在哪我就在哪!”霓裳朝着李园丽撒娇。梁健看着李园丽不说话。

李园丽神情为难,始终不肯将那句话说出口。要说梁健心里不失望,那肯定是假的。靖宇是谁,没人介绍过,但梁健能猜到。李园丽曾提到过,他们有一个过继过来的孩子。李园丽如此的为难为了谁,梁健也很清楚。血缘又如何?终究还是抵不过人家二三十年的朝夕相处。

梁健曾在心底挣扎了许许多多的日日夜夜,辗转过多少痛苦,才终于决定与他们相认,才终于下定决心开口喊她一声妈妈。可最终呢……

梁健觉得自己的胸口像是被人塞了一团棉花进去,打着不疼,可闷闷得,难受极了。

他移开目光,不再看李园丽,道:“那你把霓裳的东西稍微收拾一下,我一起带过去,星期一早上麻烦你再去接一下。我会跟赵阿姨说的。”

李园丽沉默许久,道:“也行。那我去收拾,你等等。”

看着她转身离开,梁健心里某处地方,很疼。

你也是我的妈妈,为什么当初放低了姿态来相认,如今却要这么对待我?梁健已经不年轻,大哭大闹耍情绪,已然不是他的权力,也不是他的风格。可终究,李园丽还是让他觉得失望了。

心底里,有那么一丝丝的期望,或许老唐对他,会是不一样!

可是,真的会不一样吗?

梁健根本没有这个信心,敢去给自己一个肯定的答案。

李园丽的东西收拾了很久,都没收拾好。梁健在门口等得有些不耐烦,正准备让霓裳去看看,女子小景忽然走出来,对梁健说道:“妈妈说,要不你今晚就住在这里吧?霓裳好不容易才适应这边,突然换个地方,怕她晚上睡得不踏实。”

梁健看了她一会,没回答,低头问怀里的霓裳:“宝贝,今天晚上你想住在哪里?”

霓裳歪着脑袋想了一会,然后忽然说道:“我有些想妈妈了。”

梁健笑了起来,道:“那我们今天就回外公那里住。”说完,抬头对小景说道:“不好意思,我们还是回去住吧,麻烦你们了。”